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12被阻,心殤  
   
212被阻,心殤

"是,老大放心,下次絕對不會出現這種錯誤了!"星火慚愧地低下了頭,心知自己今日是再次哉在了慕容玥的手里.但卻沒有半死不甘或者怨恨,反而對慕容玥的手段甚是佩服.

先是示敵以弱,用一副困乏的模樣讓得自己降低戒心,再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樣,要求自己回答出主子的所在,然後再次做出對自己莫可奈何的模樣,讓自己以為她已經放棄了追問自己,而降低了戒心,只一心想要逃離攬月園,甚至在離開還後怕不已,這才降低了自己的警覺性,讓慕容玥得以跟蹤成功.

"下次,哼,還有下次?"星殤雖然氣赧,卻也心知性格活躍,對慕容玥甚是敬佩的星火,會著了慕容玥的道,著實有可原."等王爺醒來後,自請處置."

"是!"星火不敢多,點頭應到.

"老大,老大,出大事了!"星土自外面沖進來,朝星殤道.

"什麼事?"星殤皺眉問道.

"准王妃她,她找上門來了!"星土有些無措地道.

"什麼?"星殤亦是驚訝地叫到:"准王妃怎麼會找到這里的?莫非是水?"才完,星殤卻是自己否認了,他們天機閣出去的人,自然是絕對信得過的,既然星水已經改名為如今的水菲菲,就代表著脫離的天機閣,更要舍棄天機閣的一切,但是舍棄不代表背叛,自然是不可能會泄露天機閣的所在的.

星火亦是滿臉訝異地看著星土,雖然他被慕容玥跟蹤了一段路,但離天機閣卻還有不少距離,以天機閣的隱秘,沒有人帶領,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找到的啊!

"是,是靈寶帶來的!"星土到這里,亦是有些哭笑不得.

誰能想到,天機閣戒備森嚴,紀律嚴格,所有的成員皆是忠誠不二的.千防萬防,卻哪里會想到,最終卻被一只狐狸給泄露了機密.

"靈寶?那就難怪了!"星殤亦是哭笑不得地摸了摸鼻子.

"老大,現在該怎麼辦?"星火開口問道,若是讓慕容玥就這般闖了進來,發現了主子的病,那主子苦心隱瞞的一切,就白費心機了!

"我能怎麼辦,大家都一起出去,無論如何也要把准王妃給攔在外面!記住,萬萬不得傷害准王妃絲毫,否則,你們就都給我下靈窟六層去!"星殤下令到.

若是旁人也罷,發現了,就地滅口便是,偏生此人乃是天機閣未來的主母,若是傷了她,不等主子動手,他們便一個個自裁算了!

"是!"星火和星土齊齊領命之後,便沖出門外,自密道之中來到外面,看著站在院子中,被幾個天機成員圍著的慕容玥,心中稍稍松了口氣,幸虧當日王爺是把靈寶塞在懷里進出密道的,否則,不用等他們攔了,一個個都等著被王爺降罪吧!

"准王妃!"星土和星火朝慕容玥行禮道.

"北辰星呢?讓他出來見我!"慕容玥看著星火和星土道.天機閣的所在,果然是非常隱秘,饒是有靈寶帶路,她也差點沒有找到,誰能想到,這樣一間普通的院子內部,居然大有乾坤,這,一定是星木的手筆吧!

"請准王妃體諒,屬下等真的不知道主子的去向,還請准王妃回府,一旦主子回來,屬下定然將准王妃的話帶到."星火頭痛地看著慕容玥,再次硬著頭皮將不久前才過的話再次了一遍.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慕容玥挑了挑眉,冷然問道.

"請准王妃回府!"星土上前一步,恭敬地朝慕容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讓北辰星出來!"慕容玥再次道,聲音降了好幾分的溫度,並且將圍在腰上的皮鞭解了下來,拿在手中,大有一不合便動手的意思.

星火二人越是不願意讓自己見到北辰星,那便越能明事的嚴重性,只要一想到這點,慕容玥又怎能不心急如焚?

"准王妃別為難屬下,主子真的出遠門了!"星土再次開口,依舊是堅持著自己的法,天機閣的鐵律便是"忠誠,無條件遵守命令",既然宸王不願意讓慕容玥知道自己的況,那麼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慕容玥進入天機閣,見到宸王.

"一是讓他出來,二是讓我打進去,看來,你們是選擇後者了!"完,慕容玥便將靈寶往自己的懷中一塞,揮著長鞭便沖向了星火與星土.

"准王妃別為難屬下!"星火與星土一面躲閃著慕容玥,一面開口道.

"我不為難你們,我只想進去!"慕容玥揮動著手中的長鞭,一次次想要沖破星火與星土,進入房中,卻一次次被星火二人給阻隔.

"你們再不讓開,我就不客氣了!"雖然星火二人只是恭謹地防守著,不出手攻擊自己,但慕容玥心系北辰星,又怎能不心急.

"請准王妃回府!"星火依舊是那句話,星土亦是沉默地看著慕容玥.老放會現示.

"准王妃請別為難我們,主子真的離開了!"星殤自房中走出來,看著慕容玥道.

"是你,我還沒有找你麻煩呢,你居然自行出來了!"想到之前被星殤偷襲,慕容玥氣便不打一處來.

"請准王妃恕罪,星殤只是職責所在!"星殤朝慕容玥行了一禮,恭敬地道.

"職責所在,是北辰星要求你們攔著我的嗎?"慕容玥反問.

"主子離開了,過些時日便會回來,准王妃請離開吧!"星殤不回答慕容玥的問題,示意星火等人退下,自己則攔在了天機閣入口處.

"既然如此,那便讓我進去看看!"慕容玥一揮長鞭,再次攻了上去.

星殤眼眸一閃,卻沒有如同星火二人一般躲閃開,而是靜靜地等待著長鞭的到來.

"啪!"長鞭掃過,結結實實地抽在了星殤的身上,一道淡淡的血痕,自單薄的秋衣上現了出來.

"老大!"星火二人緊張地看著星殤,有心想要勸解慕容玥,卻被星殤的目光阻止.

"你為什麼不躲!"慕容玥有些訝異地看著星殤,卻沒有再進攻.不得不,若是星殤用這招來阻止自己進入天機閣,的確是成功了!

"星殤今日冒犯了准王妃,自該接受准王妃懲罰!"星殤對上了慕容玥的目光,微微一笑,開口道.

"你……"慕容玥見到這樣的星殤,果真是拿他沒有辦法.

"哇!好熱鬧哦!怎麼?星殤,星火,星土,你們是在歡迎我嗎?你們怎麼猜到我會來,是流星告訴你們的嗎?我就知道,流星和我,最是心有靈犀,快,快帶我去看流星,我好久沒有見到他了,還真是想念的緊呢!"

一道清脆悅耳的嗓音自慕容玥的背後傳來.

慕容玥只發現,原本身上帶著幾分凝重氣息的星殤三人,在聽到那道聲音後,皆是欣喜地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身後.

慕容玥緩緩轉身,只見自己的身後,一個衣少女婷婷而立,俏臉之上,洋溢著一抹清純動人的笑容,如清泉般剔透的明眸上,彎彎的秀眉在眉峰之處微微上揚,為其嬌俏的容顏添加了幾分英氣.

不得不,這個女子的容顏,堪稱絕色,與德妃的雍容大方,自己的清冷淡然不同,這個少女,就仿佛是一個誤入凡塵的精靈一般可愛,讓人一見,便不由自主地產生了好感,心生親近之感.

少女似乎沒有注意到慕容玥打量自己的目光,而是揚了揚手中的竹筒,開口問道:"怎麼,你們都傻了嗎?哈哈,你們肯定沒有算到我的到來吧!你們送的信,已經到我手上了,所以不用擔心會驚動我爹爹.看來,我和流星還真是默契十足啊,居然就猜到他的身體肯定是需要我了,居然來的這般及時,你們還等什麼,趕快帶我去見流星吧!他一定對我思念非常了!"

慕容玥目光一凝,沉默地看著少女,貝齒輕輕地咬了咬唇,不發一語地轉身看向星殤,敬候著他的回答.

星殤看著臉色突然變得蒼白的慕容玥,雙唇動了動,想要解釋,卻發現自己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解釋的話,最後只能看向那衣少女,臉上帶著幾分慌亂地道:"這……萱若姐,我們……"

"還什麼,快點帶我進去,流星一定等不及想要見我了!快!"著,那衣少女便當先朝屋內走去,星殤見狀,只得急急跟上,嘴里還道:"萱若姐,主子他在……"

"我知道,還在老地方嘛!看來,我還能不知道他睡的地方嗎?別啰嗦了,快把機關打開.真是的,那塊木頭設置的機關就是討厭,要讓人根據時辰的不同來打開,誰不知道我最討厭記時辰了!"那衣少女萱若不滿地叫到.

"是……是……"星殤抬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顯然被萱若的突然出現弄的不知所措.很快地,入口的機關被打開,萱若帶著星殤的聲音齊齊消失在機關後面.

"准王妃,主子他……"星火見星殤帶著萱若消失,硬著頭皮走上前開口道.

"不用了!我知道了!"慕容玥輕輕地擺了擺手,示意星火不用再,而後漠然轉過身,朝外走去.

"准王妃……"星火有些無措地看著慕容玥此刻面色蒼白的模樣,有心想要解釋萱若的身份,以及她和宸王的關系,卻怎麼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無論自己什麼,都會違背宸王最初的意願.

但若不解釋,方才萱若開口的那些話,任由誰聽了,都會往那處想去.該死的,難怪星殤老大要逃,這場面,分明是一個打不開的死結.

"別再這樣叫我了,我擔當不起."慕容玥自然不會如一般的狗血電視中那些沖動的女人,見到自己的男人與別的女人糾纏,就會認定自己的男人背叛的自己,但是方才那個名為萱若的衣女子的那些話,分明表示了自己和北辰星不一般的關系.

更何況,星殤三人也沒有對此表示反駁,更連對自己解釋都做不到,不是嗎?

"准王妃,事不是你想的那樣……"星火急急走過來阻攔著慕容玥,生怕她就這般心懷誤會地離開.

"那是怎樣,你們不是一直告訴我,北辰星離開了嗎?那方才的一切,又作何解釋?"慕容玥冷冷一笑,朝星火問道.

他們都是北辰星最衷心的手下,卻齊齊來欺騙自己,如今,更是當著自己的面,將另一名絕色少女領進了自己費盡全力都無法進入的地方.甚者……是將那名少女帶到了北辰星的房間……

"這,准王妃,請你相信我,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星火再次一閃,攔在了慕容玥的身前……13acV.

"方才我要進去,你們攔著我,如今我要離開,你還是攔著我.莫非你真當我是這般好欺負的不成?你若想要讓我相信,便讓我進去,讓北辰星親口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慕容玥強忍下心頭怒火,盡量讓自己理智地開口道.

"這……"星火沉吟片刻,退後一步,恭敬地彎腰道:"請准王妃先行回府,主子一旦……回來,就會到慕容府為今日之事給准王妃解釋的!"

"咳……"慕容玥喉嚨一甜,一口心血險些就此噴出,卻生生被其咽下,不讓自己脆弱的一面顯露在星火等人的面前.

她緩緩地回頭看了站于一旁的星火,星土,以及眾多天機成員一眼,冷然一笑,聲音冷漠地道:"今日羞辱,我慕容玥定然銘記于心.你們轉告北辰星,慕容府,謝絕宸王殿下進入,若有雷池,我慕容玥,定不輕饒……"

PS:咳咳,安然頂著鍋蓋經過……姐妹表拍我,我也不舍得咱們的玥兒這般傷心的……劇需要……劇需要哈……另外,萱若的出現絕對不狗血,萱若也不會是什麼第三者哈,放心……放心……

上篇:211天機閣     下篇:213宸王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