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13宸王醒來  
   
213宸王醒來

"准王妃!"星火與星土在聽到慕容玥的話之後,心中一驚,猛地跪倒在地喊道:"千錯萬錯都是屬下的錯,你有任何氣都只管與屬下撒,千萬別和主子置氣!"

慕容玥冷然一笑,將手中握著的長鞭往後一丟,身形一閃,已然朝院外飛奔而去……

"准王妃……"星火臉色煞白地看著慕容玥頭也不回地離去的背影,喃喃地叫到:"完了,完了……"

"星火,事麻煩了……"星土亦是臉色難看地看著慕容玥離去的方向,只要一想到慕容玥方才的那句話,他的頭皮就一陣發緊.

以宸王對慕容玥的寶貝程度,若是知道慕容玥將他劃作了拒絕往來的目標,只怕會發狂了吧!

……

慕容玥才奔出天機閣所在的院子不遠,便喉嚨一甜,方才強忍下的心血再次噴出,落在滿是枯葉的地上,觸目驚心.

"吳玥啊吳玥,你怎能忘記了自己曾經過的話……"慕容玥帶著幾分自嘲地道.

前世那般瀟灑如仙光潔如鏡的自己,為何會在換了一具身體後,在短短的月余時間,就這般輕易地將心交了出去?

太傻了!

還是孑然一身吧!莫要再為了男人而作踐了自己了……

抬頭看向蔚藍的天空,此時,豔陽高照,光芒四射地讓慕容玥無法逼視,她緩緩地閉上了沉痛的雙眸,低下頭,再次張開,已然清冷如霜,沉靜得如同一潭深淵.

"姐?!"水菲菲看著周身泛著清冷氣息的慕容玥自門外走進來,有些訝異地叫到,她明顯能夠感覺到,慕容玥身上的氣息變了,變得比自己剛來到攬月園時,更加的清冷.

"備水,我要沐浴!"慕容玥朝肖嬤嬤微微一笑,道.13acV.

"是!"肖嬤嬤亦是感覺到了慕容玥氣息的變化,卻沒有開口問什麼,她心知,若是慕容玥不肯,即便自己開口問,也不會有答案.

"姐,你,可見到王爺了?"水菲菲心翼翼地開口,見靈寶一臉氣憤地自慕容玥的懷中跳了出來,站在桌子上吱吱叫著朝自己揮舞著兩只前爪,似乎是在控訴著什麼,只可惜,水菲菲一點也看不明白.

"靈寶,沒事你就去睡覺,消化你的大肚皮,否則你再這樣胖下去,難保哪一天我不要你了!"慕容玥淡淡地開口,將靈寶拎起來,朝一旁用上等錦緞給它做成的窩中丟去,而後對水菲菲道:"沒有見到,不過也一樣!"

若是無心,見到了又如何?

"吱吱!"靈寶還想些什麼,卻在慕容玥輕飄飄的一個眼刀下,老實地閉嘴,往窩里一爬,乖乖地閉目消化肚子去了.

"一樣?"水菲菲有些不明白慕容玥的話,卻也沒有再問.

慕容玥進入房間,讓肖嬤嬤退下後,輕輕褪去衣服,進入浴桶,就這般緩緩地,讓自己整個人都沉入了浴桶中,半晌無聲……

七天後,天機閣最為隱密的密室內.

宸王沉睡了三天的身子微微一動,在感覺到緊貼著自己後背的手掌時,目光猛地睜開,下一瞬間,身形不動,身子已然就地平移出三尺,這才回頭看向臉色蒼白的萱若,冷聲開口問道:"誰讓你來的?"

才完,宸王目光暴然一射,急急問道:"我昏睡了多久?"

萱若緩緩地收回手,有些惱怒地等著宸王,開口指責到:"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你可知道你這次的況有多麼嚴重,我可是足足耗費了全身內力,為你壓制了七天,才把寒毒給壓制下去的!你居然一醒過來,就給人家臉色看!"

"七天?還好!"宸王的臉色頓時緩和了許多,幸好,時間還沒有過去,否則自己的苦心就白費了!

"七天時間,你居然還好?你知不知道你這次的況多麼的危險,如果不是我恰好趕到,恐怕你的一身功夫都會廢了!"萱若聽到宸王的話後,頓時如一直被踩到尾巴的貓一般跳起身來叫到.

宸王瞥了眼萱若,之前的怒氣已然消散一空,只是淡淡地了句:"七天時間是很長了,你也該回去了!"

著,宸王便站起身來,施施然往外走去,徒留下目瞪口呆的萱若站在原地道:"奇了,這流星莫非是被人掉包了,居然沒有生氣自己為了給他壓制寒毒而靠近了他的身體?不對!有問題,絕對有問題!哈!看來這次下山不會無聊了,想就這樣趕本姐回雪山,門都沒有,本姐這次不揪出你堅持要留在京城的原因,就絕不回去!"

著,萱若便緊跟著宸王的腳步,來到他的身後,叫到:"喂,流星,你去哪里?"

宸王淡淡地掃視了臉色蒼白卻依舊活力四射的萱若,神色平靜地道:"沐浴,更衣!"

萱若一聽,當下雙眼一瞪,朝宸王道:"喂,流星,你是什麼意思?被本姐碰了一下,就這麼讓你難受?"況且還只是隔著衣服為他調理身體而已,有必要這樣嗎?

若不是自己剛好是火屬性的內力,且自幼與火蓮生活在一起,恰巧可以壓制宸王體內的寒毒,她才不會自討苦吃,七天一動不動地為他壓制寒毒呢!

這家伙非但不感恩,居然還一副嫌棄的模樣,一醒過來,就要跑去沐浴更衣.

宸王聽了萱若的話,神不變,只是那般云淡風輕地看著萱若,道:"即便你不來,師父也會來的,而且能夠做的更好!吧,你又闖了什麼禍,要我幫你求了?"

"咳咳……"得知宸王醒來,聞訊趕來的星木聽到宸王的話,頓時一個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呃……"萱若囂張的氣勢頓時一泄,瞪了星木一眼,而後有些挫敗地看著宸王道:"流星,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聰明,稍稍給我留一點面子好不好?"

"好!那你就不用吧!"宸王著,腳下一步不停,就要朝僅隔了數米的溫泉浴室走去.

"哎!等等……"萱若連忙上前一步,在差點碰到宸王的況下,急急刹住腳步,可憐兮兮地朝宸王雙掌並攏,哀聲道:"我不心燒了爹爹的藥經,還有,還有,不心,打爛了云逸那個家伙的藥爐……"

"天!"一旁的星木在聽到萱若的話後,當下撫額叫了一聲.

誰人不知道,鬼谷子最最寶貝的,就是他的藥經了,而云逸的藥爐,也是費勁了數年之久,才得到的.

如今這萱若一下子就得罪了雪山之上的兩個權勢最大的人,難怪要偷溜下山避難了!

"我幫不了你,你還是趕緊走吧,師父一定會追來我這里的,到時候我也保不住你!"宸王亦是對這個師妹的淘氣無奈至極,若是他猜的沒有錯,師父早就已經算到萱若會來自己這里了,之所以沒有追來,只是為了給自己三天後一年一次的逼毒做准備罷了!

"流星!"萱若可憐兮兮地叫到,見他依舊面無表,再次開口,已然改了稱呼:"師兄,你就救救我吧!看在我因為你,足足被困在火蓮洞內習了十年內功……"

聽到萱若再次拿這件事來道,宸王薄唇微微一抽,只得開口問道:"你燒了師父的藥經,或許我還有辦法幫你,只是你為何又要把云逸的藥爐給打爛了?"

是不心打爛,誰能能信,云逸的藥爐可不是尋常的爐子,若是沒有深厚的內力,是絕對無法對那藥爐造成傷害的.

"這……"萱若唇撅起,臉上閃過一絲落寞之色,卻是一不發.王星慕玥丟.

"唉!好吧!到時候云逸若是怪你,我便幫你找一個藥爐賠償給他吧!"宸王又哪里會不知道自己這個師妹的心思,只是云逸他的心,卻是……

"嗯!"萱若聽了宸王的話,也不再攔著他進入溫泉浴室,而是打著呵欠轉身朝自己的房間內走去,足足為宸王調息了七天,饒是她內功深厚,也已經疲憊至極.

宸王雖然依舊感覺到身子十分的虛弱,但因心系慕容玥,便打算沐浴過後,就趕去攬月園見玥兒.

自認識玥兒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久沒有看到玥兒,心中早已經是思念至極,恨不得立即出現在慕容玥的身邊,將她那馥雅的嬌軀擁入懷中.

雖然上次慕容玥的一句話讓他心痛不已,但在昏睡前聽得星火慕容玥關心地詢問自己的身體狀況後,他的心中,便早無芥蒂.

無論慕容玥是為了什麼而隱瞞他乾清宮內的事,但至少慕容玥對自己是坦白的,她沒有選擇回避自己的話題,而是坦然地告訴自己,這件事她拒絕回答.

這不正是自己所預料到了的嗎?只怪自己當時太過心急了,才會造成了兩人之間的不愉快.

PS:寶寶身體不舒服,似乎有些咳嗽了,安然心里難受,進入不了狀態,今日更新遲了,大家見諒!若是明日寶寶還沒有好轉的話,安然便帶他去醫院看看,才四十多天,這麼,就生病,安然心里真的很自責……

上篇:212被阻,心殤     下篇:215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