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15相見  
   
215相見

若是父皇和玥兒之間真的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玥兒那夜又怎會接受了自己的親近?這件事,定然還有轉機!

想要這里,宸王心中便一陣懊惱,後悔自己那日冒然離開,沒有留下來陪伴玥兒,那時候的玥兒,心里一定很難受吧!

強忍著就此不管不顧跑去看慕容玥的沖動,宸王將自己渾身上下清洗了幾遍後,確定沒有再殘留一絲萱若的氣息後,這才自溫泉內走了出來.

若萱若是他勉強能夠接受其靠近自己,接觸自己的唯一女性的話,這在碰觸之後,便一定要進行沐浴淨身,則是絕對的前提.

"主子!"星風見宸王出來,為其披上一件外衣後,面色凝重地開口道:"老大還有星火,星土三人正跪在外面."

星殤等人為何跪在浴室外,星風自然是知道的,此時此刻,他亦是氣恨三人那榆木疙瘩的腦袋,即便不能告訴慕容玥主子的病,亦可換一種方式來將慕容玥給留下啊!即便換成主子受了重傷,正閉關療傷,也比那般讓慕容玥傷心離去要好的多.平日里他們欺負自己的時候倒是花樣多多了,怎麼一旦真要他們動腦筋的時候,反而一個個都不懂變通了!

"跪在外面?為何?"宸王凝眉道.卻不等星風回答,便疾步朝浴室外走去.

對于這些手下,他自然是了解透徹的,若不是犯了極為嚴重的錯誤,他們是不會做出這種行為的,因為,即便是睿智淡然如他,眸中也出現了波動.

"請主子懲罰!"以星殤為首,跪在地上的三人,在見到披著青衣的宸王出現時,同時開口道.

"什麼事?你們知道我不喜歡你們下跪,若不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你們便都下靈窟六層去!"宸王完,便往一旁的椅子上一坐,面色冷然地看著這三個自己最為得力的手下.

"是!"星殤等人心中暗暗苦笑,若是這事是他們下靈窟便能夠解決的,那他們甯願在靈窟中呆上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以那蝕骨的痛苦來懲罰自己.

"主子……在你昏睡之後,准王妃找到天機來了!"星殤看著宸王目光對上了自己,不敢耽擱,立即將慕容玥到來的事出來.

"什麼?她是怎麼來的?現在人在哪里?"聽到事關慕容玥,宸王心頭一動,坐直了身子問道.

"是靈寶帶她來的,屬下的了主子的吩咐,不敢讓准王妃進入天機閣,于是……"星殤看到宸王激動的模樣,心頭更是緊張,硬著頭皮將七日前發生的事盡數到來.

"什麼?你們居然膽敢如此對待她……該死……咳……"宸王心中一怒,氣血一個翻騰,嘴角再次溢出一絲嫣,才恢複了些許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主子……主子!你別動怒,都是屬下的錯,屬下等這就去求准王妃原諒……若是准王妃不原諒屬下,屬下便跪死在攬月園中……"

星殤見到宸王憤怒氣結的模樣,嚇得上前兩步,開口完,就要轉身朝慕容府走去.

"站住!"宸王釀蹌地站起身來,一旁的星風忙伸手扶住宸王開口道:"主子,你千萬別動怒,准王妃那里只要解釋清楚了,就一定會理解主子的苦衷的!"

宸王對星風的話半分沒有聽進,而是目光冰冷地看著星殤,寒聲道:"你跪死在攬月園?可是要以死來逼玥兒原諒我?咳咳……"13acV.

宸王氣喘幾句,慘然一笑:"玥兒本性善良,即便是因此原諒了我又如何?我還能得到她的心嗎?"

"主子,屬下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讓准王妃……"

"閉嘴!"宸王陡然暴喝一句:"玥兒是你們的主母!她要進天機閣,誰人能攔?即便是她要毀了這天機閣,本王也毫無半句怨!你們……居然敢如何羞辱玥兒!你們這是將玥兒這個主母置于何地?"

"主子!"星殤,星火與星土在聽到宸王傷心憤怒的話後,皆是齊齊對宸王嗑了一個頭後,齊聲道:"請主子懲罰!"

宸王聞僅是冷冷地看了三人一眼,便抬腳朝外走去.

"流星,你們吵吵鬧鬧的在些什麼?"萱若打著呵欠自走廊處走來,訝異地看著面前的五人.

宸王冷著一張臉,徑自朝外奔去,完全沒有聽進萱若的話.

"站住,流星,你的身體還沒有好,還需要在白玉床上修養,不能出去……"萱若被宸王憤怒的模樣嚇了一跳,伸手就要攔住宸王.

"讓開!"宸王此時滿心滿腦都是慕容玥傷心的模樣,哪里還會理會面前這人是誰,當下伸手就朝萱若劈去.

"流星,你瘋了!"萱若又哪里敢和宸王對掌,身形一閃,忙避開了這蘊含了宸王十層內力的一掌,大聲叫到:"流星,你差點傷到我了!該死的,別以為你仗著身體不好就能欺負我!"

宸王見萱若讓開,身形一閃,就沖了出去!

"萱若姐,請別怪主子,主子是心急准王妃才會這般……"

星風見萱若氣得俏臉通,忙開口解釋道,而後亦是急急地朝宸王追了上去.畢竟以宸王此刻的身體狀態,加上緒不穩,隨時都可能出現狀況,他不能不跟在身邊照應著.

"准王妃?!哎……"萱若一聽星風的話,頓時忘記了生氣,雙目興奮地發光,滿心都是星風口中的准王妃三字.

才想問些什麼,卻不見了星風的身影,只能轉而抓住亦是想要跟上,卻慢了一步的星殤,問道:"流星有心上人了?"

星殤看著萱若滿眼好奇的模樣,心知自己不回答她的問題,她決計不可能放過自己離開,只得示意星火和星土兩人先行去追宸王,自己則留下來回答萱若的問題.

宸王飛奔至攬月園的時候,正見到一身白衣周身泛著清冷氣息的慕容玥自外面走來,一顆心頓時仿佛被一只巨大的錘子捶了一下,痛得險些無法呼吸.

這些日子,她的心中,都在想些什麼?

好不容易,才讓她真正地敞開心扉接受了自己,卻在第三天,便遭受到了那般羞辱的對待.

憑著她的聰慧,又怎會發覺不了自己身體的異狀,若非自己一向隱瞞得極好,只怕早就被她發現了!

那日的玥兒,心中,一定是非常的著急吧!

擔心著自己的狀況,卻不得相見.

眼看著萱若在自己的面前進入天機閣,而她這個未婚妻卻被他的下屬給阻隔在門外.那是怎樣的一種悲憤.

玥兒,這是他的玥兒!

宸王心痛地看著慕容玥較之初見之時,愈加清冷的氣息,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離,淡淡地散發出來.

那雙曾經在自己的身下柔似水的眸子,此刻已然如同幽潭一般沉靜.仿佛世間已無任何人能夠左右她的懷.

宸王驟然捂住胸口,深深地吸了幾口氣,才將那股幾欲迸發的痛苦壓下.

不!這不是他的玥兒!

他不要他的玥兒變成這般模樣!

他喜歡她對弈時柔柔地笑,淡淡地揚眉,淺淺地勾唇……

他最愛她動時嬌嬌地吟,怯怯地斂眉,深深地喘息……

卻最不願看到這樣的她!幽幽的怨,漣漣的愁緒,氤氳的黑眸……

仿佛是誤入凡塵的仙子,隨時都要禦風而去一般……

思及此處,無的恐怖自宸王的心頭蔓延開,他不再等待,而是身形一動,已然來到了慕容玥的身前,輕抬雙臂,就欲將慕容玥摟入懷中.

是皇的什沒."玥兒!"低低的呼喊,卻包含了無盡的深,仿佛深埋了千年的感,在這一呼喊中,傾瀉而出.

慕容玥身子一陣,抬頭對上了宸王滿是深的眸子,深潭般的黑眸微微一動,似有光彩于其中乍現,卻快得讓人無法捕捉.

"是我,我來了!"宸王勾唇微笑,看著慕容玥站立不動的身子,眸中有欣喜湧出,就要將那馥郁的嬌軀擁入懷中.

慕容玥身形一退,避開了宸王的擁抱,冷聲喝道:"菲菲!"

"姐!"跟在慕容玥身後進入攬月園的水菲菲上前一步,應到.

"將他給我丟出去!"慕容玥冷冷吩咐一聲,就要饒過宸王,回自己的房間.

"這……"水菲菲訝異地看著慕容玥,雖然她感覺到自家姐和王爺之間似乎出了什麼問題,以至這七天來,姐都是安靜得可怕,除了在老爺面前還如往常一般笑.

其他的時間,不是瘋狂地練功,便是呆在房間中不不語,任憑她和肖嬤嬤怎麼努力,也無法探得其中緣由,只能暗暗心急,祈禱著宸王早日出現,解開慕容玥的心結.

但水菲菲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慕容玥在宸王終于出現的時候,下達的,卻是這樣的一個命令.

PS:安然給寶寶喂了些開水,今天寶寶咳的比較少了,就沒有帶去醫院,畢竟寶寶太,用藥什麼的不好,能夠抗過去是最好的,如今看來母乳喂養免疫力地比較強,謝謝大家的關心,安然替寶寶群麼大家一個!

上篇:213宸王醒來     下篇:215有?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