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19德妃出手  
   
219德妃出手

"看來,我們的德妃娘娘開始坐不住了!"慕容玥冷冷一笑,嘴角噙著一抹篤定的笑容,秋眸水色悠悠蕩蕩,仿佛透過精美的宮殿,看進了其中端坐的美豔女子,那般天仙似的皮囊下,有著怎樣一顆惡魔般的心,只是如今那顆深沉算計的心,終究也開始不安了嗎?

"姐,你是,那些畫像,都是德妃用來給北辰蘭做駙馬的人選?"水菲菲也明白了方才慕容玥讓自己那樣做的目的.

"不錯,北辰蘭的事,雖然已經被德妃壓下了,但終究紙是包不了火的,宮里其他的幾個妃子,以及朝中的大臣,都不是吃素的,每一個人都虎視眈眈的盯著德妃的位置,甚至之上的皇後之位,你,德妃的心頭懸著這一柄劍,能安心嗎?"

此處離德妃的宮殿只有百步之遙,且這段距離並不通其他嬪妃的宮殿,那管事太監自然是從德妃的宮殿出來的,此事不做他想.

慕容玥心知水菲菲乃是一個玲瓏剔透的人,只是之前一直是以殺手的身份存在,因此並不需要涉及這些陰謀算計之事,如今她已然是自己最有力的臂膀,讓她多接觸這些,對自己有利無害.

"所以德妃想盡快把北辰蘭嫁出去,而且是嫁給一個手握重權的朝中重臣,將這柄劍化作攻擊自己對手的利器.只是奴婢想不明白,北辰蘭已經失貞,德妃即使在後宮中的權勢再大,也影響不到朝堂之中,她將北辰蘭嫁給那些位高權重之人,就不怕對方惱怒自己被算計了,反而對她不利嗎?"水菲菲經慕容玥提點,當下便想明白了德妃的用意,只是德妃再神通廣大,也不能讓北辰蘭破壁還原吧!

慕容玥點了點頭,道:"這便是我今日過來的原因,雖然我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准備,但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走吧!咱們去給德妃請安去!"

"是!"水菲菲好笑地看著慕容玥精神煥發斗志昂然的模樣,這樣的姐,才是她最為崇拜的主子.

"玥兒給姨請安!"慕容玥在給德妃行了一禮後,坐到了德妃不遠處的椅子上,目光悠悠地打量著氣色較之之前,顯然差了許多的德妃.

看來這些日子,德妃顯然北辰蘭鬧得心神不安,眉目之間,已然染上了幾分憔悴,只是雖然如此,卻依舊遮掩不了她過人的美麗,不愧是寵冠後宮的德妃.13acV.

德妃顯然對慕容玥的到來有些意外,但只是微微一怔,便恢複了往日柔和親切的笑容,高雅的氣質顯露無遺,一顰一笑,皆是如同經過了千錘百煉後的優雅,讓人無法挑剔出絲毫破綻.若非要出有什麼不足之處,那便是痕跡太重,過于注重了些:"玥兒今日怎麼有空過來看姨了?聽前些日子你的身子不好,現在可好完全了?"

"不過是偶感風寒罷了,讓姨擔心了,如今已經好完全了,便急著來看姨了,姨上次身子不適,似乎還沒有好轉,神色還是這般勞累?"慕容玥笑容可可,目光真摯地看著德妃,眸中有著瀲灩的光彩,映著怡和宮內明珠的光澤,仿佛是上等的琉璃般讓人轉不開眼.

德妃見著眼前這出落的越發光彩照人的慕容玥,那絕色的身姿不覺間已悄然長成了女子婀娜的身段,柔美得仿佛鍾聚了天地靈氣,望之心生向往.

那煙色繡裙上朵朵冷傲的梅,更是為她平添了幾許傲骨清然,一如那個帶給自己生命中絕恨的女子……

這踐人長得越發像她了……

當年的她,亦是這般,身著一身煙色繡裙,漫步在梅花飄落的林間,面色不喜不悲,姿態不卑不亢,沒有刻意的修飾,卻步出了無盡的優雅,迷了無數男子的眼,醉了無盡男子的心……

只要有她的出現,人們的眼光便會一刻不離地追逐著她,再也容不下別的女子的存在,即便自己再如何努力,那些驚采絕豔的男子的眼里嘴里心里,便只有月靈這個名字……

月靈……

月靈……

憑什麼她就是月靈?而自己,卻是月影?

沒錯,當初的她,只是月影!

月靈是明月之精靈,而自己,則是她那個精靈的影子,無論身處何地,只能作為影子的存在……

直到……來們坐住怎.

即便自己如今已然改名為月穎,也依舊洗脫不了當初的恥辱……更擺脫不了那些蝕骨的夢魘……

慕容玥眸底深處蘊著最冰冷的寒霜,定定地看著德妃緊緊握著椅子扶手處的柔荑,由于用力過大,那手背上,已然冒起了根根青筋,失去了原有的美感,反而多了幾分猙獰.

果然,德妃對自己的娘親是有著刻苦的恨的,否則不會因為自己刻意穿了一身娘親當初最愛的顏色的衣服,便露出這般的模樣.

"姨,你怎麼了?"緩緩一眨美眸,慕容玥斂去眼底的寒意,突然開口問道.

德妃陡然一驚,看向慕容玥泛著漣漣水澤的眼眸,心頭莫明地閃過一絲寒意,仿佛在隱隱間,覺得面前的慕容玥會帶給自己致命的威脅一般,那種不安,在心頭縈繞不散.

只是很快地,她便理好了自己紊亂的思緒,轉而柔柔笑道:"沒什麼,姨只是在感動玥兒對姨的關心,姨的身子只是一時有些不適,反之你的身子,卻是自幼體弱,大意不得.對了!姨的宮里還有一支上次皇上送來的五百年分的老參,給你養身子正是剛好.畫眉,你去取來給玥兒,這孩子,就是不知道愛惜自個身子,好容易才恢複了,莫要再傷著底子了!"

德妃美眸望了望畫眉,朝她吩咐道.

畫眉觸及德妃的目光,眼底轉過一絲了然,恭敬地回答道:"是!奴婢這就去為慕容姐取來."

"玥兒多謝姨,對了,玥兒可好些日子沒有見到七公主了,她的心可好些了?"慕容玥只當沒有看見德妃與畫眉之間的互動,轉而開口將話題換到了北辰蘭的身上.

"蘭兒她……"德妃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起來,眸中閃過了一絲慍怒,卻只是淡淡地道:"她若是有你一半懂事,本宮也不用這般操心了!"

到這里,德妃不由地再看了慕容玥一眼,雖然這踐人長得和那踐人如同一個模子里出來一般,但看這些日子病好後的表現,卻甚是聽話體貼,若是當年,自己的選擇……或許就不會造成今天這個處境……

慕容玥聞體貼地開口道:"七公主她只是孩子心性,受人蒙蔽,或許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想開了,畢竟那耶律風已經成親了,想必她也應該會死心了!"

"希望是如此!"德妃顯然不願意多談這方面的話,卻被慕容玥的一句話勾得心思一動.不錯,蘭兒雖性子有些刁蠻,卻也不是那種不識大體的孩子,那日會做下那等不知羞恥的事,定然是受人蒙蔽了!

莫非,是耶律風那個狼子野心的家伙不甘心放棄自己這個靠山,又得罪不起護國公那邊,想要魚與熊掌兼得,才唆使蘭兒,想要在造成既定事實之後,逼得自己將蘭兒許配給他,成就他的美夢!

定然是如此!該死的,耶律風,本宮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

"不如讓玥兒再去勸勸七公主,或許七公主會看在我們都曾經受過耶律風那無恥之徒的傷害的份上,更容易聽進玥兒的話也不定."慕容玥卻不肯就這般放過德妃,反而一句一個耶律風,讓得德妃的臉色愈加難看.

"不用了!"德妃強忍心頭之氣,用著溫和的語氣開口道.

同樣是曾經和耶律風訂婚,同樣是……偏生這慕容玥能夠在和耶律風退婚後,被皇上指婚給了宸王那樣驚采絕豔,尊榮顯貴的男子,而自己的蘭兒,卻被那賊人給玷汙了身子,更要自己費盡心機,想方設法為她謀得一樁好的親事.

若不是因為自己就這麼一個伴身的蘭兒,若是自己有幸生下一個皇子,自己又何須這般辛苦地守護著這一切.只恨那些如夢魘一般躲不開的魔鬼,才讓得自己連想要一個皇子都不能……

終有一日……她定然要擺脫那些魔鬼,活得極盡尊容,皇後之位她要,慕容震天,她也一定要讓他臣服在自己的腳下.

"娘娘,奴婢把人參取來了!"就在德妃極力忍受慕容玥看似貼心,卻句句刺心的話的時候,畫眉笑意盈盈地走了進來,手上則是捧著一個華貴的盒子,想必其內裝著的,便是那有著五百年分的老參了!

慕容玥目光在畫眉的臉上游弋過,而後落在了她手上的盒子上,眸中閃過一絲冷嘲:只是取一只人參,用得著這麼久的時間嗎?這五百年份的老參,服下去,只怕效果不僅僅是"補身子"這般簡單吧!

德妃,我的好姨母,你這手筆,也未免下得太大了!我又該如何回報你才好呢?

PS:今天在群里聊了幾句,發現姐妹們一個個都是陰謀家啊!其中更不乏腹黑狼,餓得嗷嗷叫的狼,那啥,吃素有助身心健康啊!肉神馬的,會膩的……

上篇:218看望德妃     下篇:220交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