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21諒解  
   
221諒解

北辰皇對慕容玥點了點頭,雙手捧著茶杯,輕輕地摩擦著,目光已然飄遠:"這北辰誰人都知道,星兒是朕最疼愛的兒子.朕當初將你指婚給他,他雖然沒有反對,但朕心中卻是愧疚的.畢竟,當初的你,是任何男人都避之不及的,玥丫頭,這點雖然朕的有些殘忍,但卻是事實."

"玥兒明白!"慕容玥低下的俏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看來北辰星在這一點上可是連老狐狸都瞞過去了,若不是自己知道了流星就是北辰星,只怕也會在心中感動一把北辰星的至孝和善良吧!居然會為了大局,而答應娶一個以癡傻和丑陋聞名北辰的女子,況且這個女子還是被別的男人退婚的恥辱存在.

"過了一些日子,朕聽聞你恢複了容貌,更展露出了無人能及的智慧,心中才稍稍平複了些,至少這樣的你,已然擁有了匹配星兒的資格.而到如今,朕見你和星兒兩相悅,終于放下了心,星兒雖然看似親和淡然,實則最是難以接近,就連朕其他的幾個兒女,也都無法與之相交.他能夠接受你,心悅于你,著實大出朕所預料,玥丫頭,朕此刻只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來請求你,不管星兒做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事,或者是讓你誤會了什麼,朕都請求你,不要和他慪氣,他的身子,經不起折騰,朕如今最希望的,就是星兒能夠開開心心地過完剩下的日子了……"

北辰皇在到最後一句時,臉色黯淡了許多,縱然他貴為九五之尊,又能如何,他最疼愛的兒子,也不過只剩下最多三年的性命了,眼睜睜地看著兒子的生命在消逝,他只能無力地承受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無力回天,這是多麼讓人痛心……

"宸王他……究竟得的是什麼病?"慕容玥沉默了片刻後開口問道.

直到如今,她也不能明白,為何在初見北辰星的時候,對方還是一個生龍活虎,飛簷走壁的武林高手,為何在後來的相處中,卻逐漸感覺到北辰星的衰弱,那絕色魅惑的容顏,愈加蒼白如玉,尤其是在最近,她總能夠感覺到那削瘦的身體內,似乎在隱忍著某種痛苦.她是在生北辰星的氣,但這股氣,又何嘗不是深藏著關切?

"星兒他,先天便帶著寒毒,宮中的太醫皆是束手無策,朕遍尋了天下神醫,才請得上一代的賽閻王為其續命,代價卻是星兒自幼便離開了朕,在雪山之巔生活了近十年,才得以回到京城.即便是如此,星兒也在要每年的秋天回到雪山之中避寒,否則,一旦天氣轉涼,便會誘發他體內的寒毒發作!"

北辰皇有些痛苦地開口回答著慕容玥的問題,在他看來,宸王的病雖然是對外保密的,知的人,也只有寥寥幾人,但慕容玥已然是宸王的未婚妻,且與宸王兩相悅,自然無需再對她隱瞞.

"秋天?"慕容玥蹙眉到,而後猛地抬頭看向北辰皇:"如今已然是中秋時節,為何宸王他……"

"他還留在京城是嗎?"北辰皇凝目看向慕容玥,目中有怨亦有悲:"你真以為朕是相信了星兒的話,聽信了他自己身體已然恢複得與常人無異的話?玥丫頭,既然賽閻王了星兒活不過二十歲,又豈能不告知朕,星兒的病,會隨著他年齡的增長逐漸變得嚴重,其中的痛苦,也亦是隨之加深!朕之所以答應了他留至中秋之後才走,皆是因為明白了他的心意.星兒他……是為了你才留下的!玥丫頭,你朕是該怪你,還是該更加愛護你,以免傷了星兒的心?"

"是為了我?"慕容玥心頭一震,隨之想到了上次父親與自己提及了自己生辰的事,中秋節,正巧是自己的生日,北辰星他……他居然就是因為想要陪著自己過生日,就甯願承受著寒毒之痛,留在京城……

辰對雙捧愧.難怪,隨著氣溫的轉涼,北辰星的臉色愈加蒼白!

難怪,隨著時間的推移,北辰星的體溫愈加冰涼!

寒毒……

寒毒!

是什麼樣的寒毒,才會讓北辰星這樣一個功力深厚的男子都承受不住?

是什麼樣的寒毒,才會讓北辰星這樣一個鍾天地之靈秀的男子要為之殞命?

若是自己沒有猜錯,北辰星之所以不在自己的面前咳嗽,並非是因為他的身體已然沒有問題,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在自己的面前表露出脆弱的一面吧!

或者,他是不想讓自己擔心,不想讓自己傷心……

他……好傻……

慕容玥的心驟然一痛,痛得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她想起了昨日自己給宸王的一掌,想起了宸王在承受自己一掌時寵溺的笑容,想起了他摟著自己,將頭輕靠在自己頸窩處,溫柔一句"玥兒想打,就打吧!我絕對不反抗,生是玥兒的人,打死了,便是玥兒的鬼,永伴玥兒左右……"

那時的他,是在承受著怎樣的一種痛,強作歡笑地來哄著自己?

她真是該死,居然這樣傷他……

她不是已經清清楚楚地明白著北辰星即便是有事瞞著自己,也是為了讓自己安心嗎?

她那日強闖天機閣,不也是為了得知北辰星安好的消息嗎?

為何在他安然無恙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又要那樣執拗地去傷害對方,只為了心中的那股不甘?13acV.

突然間,慕容玥竟有了一種若是北辰星有事,便毀滅了這天地的沖動.

上天何其不公,居然會讓北辰星這樣一個如玉的無雙男子承受這種不公的命運!

他若死了,自己該怎麼辦?

慕容玥恍惚間,只想到這樣的一句話……

不!

不對!

慕容玥水眸一張,腦中忽然想起了自己與北辰星的約定,那時候的他,與自己約定,只要自己在及笄後,能夠真心接受他,便會陪著自己一生一世.

他那樣驕傲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會失信呢!

若是自己猜的沒有錯,他的寒毒,定然已經找到了根治的辦法……

北辰皇看著慕容玥臉上表的多變,卻沒有再多,他相信,以慕容玥的聰明,定然已經明白了星兒的苦心與真.

不錯,鬼谷子的確已經找到了根治星兒寒毒的辦法,但那也只有五層的希望,不管成與不成,他身為宸王的父親,都會盡一切努力去完成.

若是成功了,以星兒和玥兒的智慧,若能輔佐太子治理北辰,定然能夠讓北辰迎來新的盛世,若是失敗了,自己也不至因為沒有盡全力而悔恨終生.

"皇上想玥兒怎麼做?"慕容玥想通了一切後,壓下了心頭的震動,轉而抬眸看向北辰皇,在見到對方眸子中無盡的包容後,心頭流淌過濃濃的暖意,這樣的北辰皇,真的很讓人感動.

"朕不會要求你做什麼,你只要跟隨著自己的心走即可!不過,若是可以,你別讓星發覺你已經知曉了一切,星兒他自幼就被當作一個病人看待,或許,他的心里,是希望你能夠把他當作普通人對待的,可以和他一起暢聲歡笑,可以使性子和他慪氣,可以肆無忌憚地陪他做任何的事……玥丫頭,你能明白朕的意思嗎?"

慕容玥點了點頭,應到:"玥兒明白,皇上,若無其他事,玥兒想要先回去了!"

北辰皇笑著揮了揮手道:"去吧去吧!年輕人,就是一點定性都沒有,看來這棋局,還是得朕親自來解咯!"

慕容玥聞嫣然一笑:"能者多勞啊皇上,你看玥兒心頭的迷局,不也是讓皇上給解了嗎?"

"你這丫頭,當朕是那些三姑六婆嗎?每天淨管你們這些兒女私的事了?"北辰皇有些哭笑不得地朝慕容玥瞪視道.

"如今玥兒的眼前可沒有皇上,只有一個父親,做父親的關心自己兒子的事,誰人能夠三道四?"慕容玥嘻嘻一笑後,不再多,而是朝著北辰皇行了一禮後,徑自退出了禦書房.

北辰皇看著慕容玥與來時完全不同的輕快步伐,笑著搖了搖頭,這玥丫頭,真是惹人憐愛,難怪星兒那淡泊的心性,也會為之心動.

星兒啊星兒,朕這個做父皇的,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想到宸王的身子,北辰皇不由地輕歎了一口氣,再次拿起那本宸王解毒需要用的藥材冊子,看著上面那幾味依舊沒有消息的珍稀藥材,才舒展了不久的眉頭,再次凝起……

"籲……"

馬車才停穩,慕容才下馬車,便聽見了慕容宰相的身影迎面奔來,震耳的嗓音立即響起:"玥兒,你可回來了!快,快告訴爹爹,是不是北辰星那子欺負你了?"

"呃……什麼?"這是哪般對哪般?

一路還在思索著北辰皇話的慕容玥陡然一聽慕容宰相的話,腦子竟是有些轉不過彎來.

"別瞞著爹爹了,爹爹已經聽了,你昨天把北辰星那子趕出了攬月園,怎麼?是不是他惹你生氣了!若是他敢惹你生氣,爹爹這就去掀了他的宸王府去!莫要以為我家玥兒好欺負!"慕容宰相氣呼呼地道,邊邊撚起衣,仿佛這就要沖到宸王府去把宸王抓來暴揍一頓似得.

"爹爹!"慕容玥頓時了眼眶,感受到慕容宰相毫不掩飾的關愛之意,她的心,頓時比吃了蜜還要甜.

這些日子來,她和北辰星之間出了問題,求如水菲菲的有,勸慰如肖嬤嬤的有,護犢如北辰皇的亦有.卻從來沒有人真正地,毫無理由地就站在了自己這邊,為自己遮風擋雨,讓自己可以毫無道理地撒嬌耍性子.

只有慕容宰相,只有她這個便宜老爹,會這樣毫不講理地站在她的身旁,大聲地告訴自己,只要是北辰星惹她生氣了,他便去掀了宸王府!

夠了!

足夠了!

有這樣一個爹,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誰人不知慕容宰相最是忠君愛國,誰人不知慕容宰相最是公正廉明,但誰人又能夠知道,深受百姓愛戴,深得百官推崇的慕容宰相,居然也有這樣蠻不講理地護短的時候?

愛她的北辰星,疼她的慕容震天,忠心耿耿的水菲菲,慈愛體貼的肖嬤嬤……

她慕容玥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玥兒,怎麼了,你怎麼哭了!北辰星這個臭子,爹爹這就找他去!莫要以為我家玥兒就一定是他的人了,回頭我就去找皇上,我要退婚,我要退婚……我家玥兒這般好,他居然不知道珍惜,玥兒,別急,咱們不嫁了,爹爹養你一輩子,讓你再不受人欺負!"

見到慕容玥了眼,慕容宰相頓時心急如焚,忙不迭地了一大推.

"爹爹!北辰星沒有欺負我,你別急,再退婚了,女兒就真的嫁不出去了!你可別去宸王府鬧事!"慕容玥忙攔住就要騎上馬趕往宸王府的慕容宰相,連聲安慰道.若是就讓慕容宰相這般去了宸王府,豈不是要鬧的全京城都知道了!

"嫁不出去就不嫁了,我慕容震天養你一輩子又如何!"慕容宰相眼睛一瞪,卻在見到慕容玥眼淚再次落下來後急急放軟了聲音:"乖女兒,我聽你的還不成嗎?我不去,不去宸王府了還不成,不過你總得告訴爹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否則爹爹心里又怎麼能放心的下?"

慕容玥忙拉住下了馬的慕容宰相朝慕容府內走去,畢竟慕容宰相鬧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了,若是再這樣讓他下去,自己可真的是羞于見人了.

"是女兒前些日子和北辰星鬧了些誤會,如今誤會已經解開,已經沒有事了!爹爹你就別擔心了!"

慕容宰相聞雖是松了口氣,卻依舊是有些氣不過地道:"好好地怎麼就會鬧了誤會了,定然是北辰星那子做事沒有分寸,回頭等他來了,我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否則今後你嫁給他,豈不是要吃虧,不行,不行,我得讓人把這府邸給擴大了些,今後你成親了,就住在咱們府里,不要去那勞什子的宸王府,否則爹爹定要擔心死了!"

著,慕容宰相便轉身吩咐管家明日一早便去找來建築工人,探討擴建慕容府的事.儼然是准備不經和宸王商量,便定下了這等重要的事.

慕容玥看著慕容宰相忙前忙後,慕容府內一干人等被他指揮的雞飛狗跳的模樣,心頭的暖意經久不散,看來,北辰星即使過了自己這一關,回頭來了慕容府,也要被爹爹好生教訓了……

天機閣內.

宸王悠悠地張開了雙眸,看著頭頂上方散發著柔和光彩的夜明珠,開口問道:"如今是什麼時辰了?"

"回主子,如今戌時剛過!"星殤看著宸王依舊蒼白的臉色,擔憂地開口道:"主子,你今日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去攬月園了,慕容姐火氣未消,你再去只怕……況且,萱若姐了,你傷勢未好,不能下床走動,若是冒然離開白玉床,只怕才壓制下去的寒毒會躁動!"

"不起來便不起來吧!"宸王也感覺到自己身體一陣無力,他心知,有些時候,一味的強撐,只會適得其反,再有兩日便是慕容玥的生辰了,自己堅持到現在,不就是為了陪她過生辰嗎?若是此刻再倒下,只怕以萱若丫頭的性子,真會不顧自己的意願,強行將自己帶回雪山.他雖然能夠命令星殤幾人,但對萱若,著實還是少了幾分威懾力.

"主子……"星殤似乎沒有意料到這次宸王居然會這麼好話,當下便欣喜地開口叫到.

"玥兒她今日都去了哪里,做了什麼?"宸王閉上了雙眼,開口問道.

星殤聞不敢有所隱瞞,忙將慕容玥的行蹤都和宸王了一遍.

宸王聽完後,緩緩睜開雙眸,問道:"你玥兒在進入怡和宮後,出來時,水菲菲的手上卻多了一個盒子,那盒子里裝了什麼?"

星殤回到:"根據我們的人回報,那盒子里裝了一支五百年年份的人參,是德妃送給准王妃的.只是聽星風,水在昨日夜里,曾來過天機閣內找星海談了許久,屬下後來聽星海了,水問的,都是一些如何分辨各種毒藥的事."

星風和水菲菲的事,天機內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而水菲菲更是宸王送給慕容玥的人,因此大家對水菲菲,都沒有設防,星風和水菲菲的感,自然也是大家樂見其成的.

"你差人去攬月園將那只人參取來,心些,別讓玥兒發現."宸王開口下令到.聽星殤如此一,宸王又哪里會不明白,定然是德妃送給慕容玥的人參有問題,而慕容玥又因和自己置氣,而不願找他的人幫忙.

想必那水菲菲也是實在出于無奈,且擔心慕容玥的安危,這才動了自行學毒術的心思.

只是這毒術又豈是那般容易就能摸索通透的,想那星海天資聰明,也在云逸的身後學了三年之久,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是!"星殤得了宸王的命令,忙出房間,尋來星風,讓他去辦此時,以星風的輕功身手,想要不被慕容玥發覺,自然不是難事.

"主子!"星木興沖沖地進了宸王的房間,將手上的東西拿到宸王的面前,面上完全是遮掩不住的喜色.

"這是……玥兒讓你做的東西?"宸王在見到那個精致巧的鐲子時,星眸也是為之一亮,看來,玥兒的生日,自己帶給她的,可是不止一個驚喜了!

"是的!屬下終于完成了,主子,你可別看了這麼的一個鐲子,其中的機關暗器,可謂是防不勝防,若非是見過其作用的人,決計想不到,這樣一個漂亮的鐲子,居然是有著集殺人防護和集日常生活中一些自救功能與一體的武器."星木著,目中卻閃過了一絲遺憾,"只可惜了,這要求的材質實在是珍稀,否則,若是讓我們天機內的人都用上這樣的武器,想必整體的防護力定然會更上一層樓!"

宸王聞目光一閃,帶著一股毫無商量余地的口氣道:"即是如此,那你便將玥兒給你的圖紙毀了!"

"毀了?"星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話,"主子,這圖紙可是只有一份,若是毀了,即便屬下已然成功了一件,也不可能再做出第二件這一摸一樣的暗器了!"

"不錯,毀了,既然這個鐲子是玥兒今後的保命武器,那便不能讓世人知道它的作用和用法,只有這樣,這手鐲才能發揮最大的能力."宸王不容回絕地道.

"是!"星木在聽到宸王的話後,立即點頭應到,無論這圖紙再珍貴,但若是會威脅到准王妃的安危,那便只有毀去一個選擇.更何況,即便以後再要做,只要有准王妃在,這圖紙還怕沒有?

"主子,既然屬下已經做好了手鐲,那屬下這便給准王妃送去?"星木已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慕容玥之後要給自己的圖紙是什麼武器的了.

"不必了,鐲子給我,我明日給玥兒送去."宸王素手一伸,便在面前的手鐲拿了過來,而後眯上了眼睛.

面上神色不動,心頭卻是暗樂,這下可是有著冠冕堂皇的理由進入攬月園了!玥兒即便再生氣,也不可能將自己等了這麼久的手鐲拒之門外吧!

"啊!呃……是,那屬下就先告退了!"星木眼睜睜地看著手鐲被宸王收走,只得苦著臉道.天知道他心里有多麼迫切想要得到剩下的圖紙,但既然主子發話了,他也只能無奈地接受.

"下去吧!"宸王完後,便再次運功恢複起身上的傷勢來,明日到玥兒那里,可還有一場苦戰要打呢!只希望玥兒明日下手能輕點,畢竟,玥兒的柔荑雖然摸著舒服,但打在身上,也還是痛的……

PS:第一更送到,大家別忘記給投票哦!

上篇:220交談     下篇:222麗妃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