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22麗妃之死  
   
222麗妃之死

滿懷心事回到攬月園的慕容玥,等了一天一夜,卻沒有如意料之中那般等到了宸王出現的身影,有心想要讓水菲菲去探聽消息,卻又擔心讓宸王發覺了自己已然得知他病.只得強行按捺下欲要飛奔到他身邊的沖動,繼續了第二天的等待.

卻未想到,這日沒有等到宸王的到來,反而等到了一個讓她意外的人——李德全.

李德全將自己的來意清楚後,繼而神恭敬地開口道:"郡主,皇上如今已經在怡和宮內了,正大發雷霆地要德妃娘娘給他一個解釋呢,郡主,你看,這德妃娘娘讓你進宮……"

李德全後面的話沒有出口,但其中的意思卻已然是非常明顯,此次他受命前來迎慕容玥進宮,定然是德妃的意思.

"麗妃死了?"慕容玥有些意外地道,麗妃可是北辰四大妃子之一,更是當朝禮部尚書顧清云的女兒,居然死就死了,而且殺人疑凶,居然就是德妃.

德妃為什麼要殺麗妃?這似乎有些不和理啊?

慕容玥在心中暗自斟酌到,德妃與麗妃素來並無利害關系,若是只為爭寵,斷然不可能去殺麗妃,畢竟德妃這十多年來,在宮中六宮之首的地位無人能撼動.那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去殺死麗妃呢?

看來,自己是該進宮一趟了,且不論德妃想要讓自己進宮是為什麼,單是此事已然牽扯到德妃,就不能讓她坐視不理,若是能夠借此機會削弱德妃在宮中的勢力,那便是再好不過了!

只可惜,自己當初定下的計劃又得變動了,原本麗妃是最好的人選,如今已死,便只能從其他方面著手了!

"多謝李公公了,玥兒明白該怎麼做!"慕容玥朝李德全笑道,李德全的一片好意,她當然明白.13acV.

"那奴才就在外邊等候,郡主准備一番,便可隨奴才一道進宮."李德全雖是北辰皇身旁的人,卻不曾在慕容玥面前有任何的倨傲,而是不卑不亢地進退有禮.

"有勞公公了!"

慕容玥在肖嬤嬤的服侍下梳洗一番後,便隨著李德全來到了怡和宮.

才進怡和宮,便看見而畫眉滿臉淚水地跪在地上,身旁不遠處,躺著一具白布蒙面的尸體,顯然,那便是死去的麗妃了!

淑妃與慧妃各自坐于大廳的兩側,淑妃臉色平靜,目光深遠,而慧妃則一臉憐惜與悲傷地看著下方不遠處的麗妃.德妃則臉色難看地坐于北辰皇的身側,北辰皇面色清冷,目中有著顯而易見的慍怒.

"玥兒參加皇上與各位娘娘!"慕容玥走上前行禮道.

"玥兒來了!"北辰皇威嚴地坐在主位上,在見到慕容玥進門時,也只是淡淡地了句,並不如往日在禦書房內時候的慈愛.顯然,麗妃的死,讓北辰皇的心非常糟糕,已然無心再與慕容玥多什麼,徑自道:

"想必李德全已經將今日的事與你了,這麗妃今日一早被侍衛發現溺斃于禦花園的荷花池中,朕已經讓宮中侍衛查探過了,她是被人推下荷花池的,身上也有掙紮過的痕跡,顯然是被人殺死的.而昨夜有侍衛聲稱見到怡和宮女官畫眉鬼鬼祟祟地從禦花園中出來,顯然是與此事逃脫不了干系.只是畫眉口口聲聲稱自己昨夜一夜都未曾出過怡和宮,且有德妃與一干怡和宮宮人為證.玥兒,朕今日找你過來,卻是因為這麗妃的尸首已經泡了一夜的水,用你的方法已經驗不出指紋了,可還有其他煩方法能夠找出殺害麗妃的真凶?"

慕容玥沒有立即回答北辰皇的話,而是神色平靜地開口道:"玥兒能否先查看一番麗妃娘娘的遺體?"

北辰皇聞一怔,有些意外地看了眼慕容玥,畢竟,對于一般人來,接觸一具尸體,都是非常讓人不舒服甚至恐懼的事,況且慕容玥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女,她能夠提出這樣的要求,著實是出了北辰皇的意料.

"可以,李德全,將朕的那副冰蠶絲手套取來給玥兒."北辰皇點了點頭後,朝李德全吩咐道.

"謝皇上!"慕容玥秋眸中閃過了一絲感動,看來,北辰皇是真心疼愛自己的,冰蠶絲手套,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聖品,戴上之後,刀槍不入不,更為難能可貴的是百毒不侵,皇上這一副冰蠶絲手套,據聞是當初攻陷一個傳承了千年的世家後得到的,如今能夠因為顧忌到麗妃身上不知是否還有其他的暗傷,未免傷害到自己,便將這幅手套借予自己使用,怎能不證明北辰皇是真心疼愛著自己,將自己放在了心頭上,才能有這番思量.

李德全心翼翼地將冰蠶絲手套捧到了慕容玥的面前,慕容玥恭敬地朝北辰皇行了一禮後,才將手套戴上,而後走到麗妃的尸首前,蹲下身子,緩緩地揭開了蒙在麗妃身上的白布.

"嘶……"

白布才揭開,怡和宮內便響起一片抽氣聲.概因麗妃此刻的表過于扭曲,仿佛是見到了多麼可怕的一幕,或者,是不敢置信的一幕,才會在她的臉上留下了這樣的表.

懷事慕玥只.慕容玥臉色巍然不變,只是在眼眸深處閃過了一絲探究,目光在麗妃的臉上幾經查看,而後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將麗妃的嘴扳開,探入了中指和食指.

慧妃娘娘見狀低呼一聲,別過了頭,不敢再看.而淑妃亦是低下了頭,沒有再繼續看下去,德妃則是有些受驚般地捂住了唇,仿佛這一幕已然挑戰了她的極限,就要嘔吐一般.

顯然,慕容玥的作為,讓得這幾位養尊處優的娘娘,無法接受.

唯獨北辰皇臉色不變地看著慕容玥的舉動,心中亦是對慕容玥這番出人意料的舉動驚訝萬分,只是他已經習慣了慕容玥的出人意料,並不如其他人一般表露出來罷了!

半晌,慕容玥收回手指,細細地看過麗妃的接過一旁宮人遞來的絲絹拭淨手指,而後又細細看過麗妃的兩條手臂和每一根手指.

這才站起身來道:"皇上,這麗妃娘娘並非是溺斃的,而是被人害死之後,投入荷花池中的."

"哦?為何如此?"北辰皇愣了一下,分明那些太醫都已經認定了麗妃是溺斃而亡,為何慕容玥才查看幾番,便定下了這段話.

"皇上,麗妃娘娘的手指縫中雖然如其他溺斃的人一般有泥土,但玥兒來之前,特意繞行進過禦花園去查看了一番禦花園內的土.禦花園內的土質松軟細膩且色深,但麗妃娘娘指甲縫內的泥土卻粗糙質硬且色淺,顯然並不是在禦花園內掙紮留下的.還有,麗妃娘娘雖然口中有沙土的存在,但卻未深入喉中,顯然是被人刻意灌入偽裝成溺斃的.只是麗妃娘娘身無外傷,且無中毒跡象,若是玥兒猜的沒有錯,麗妃娘娘應該是被人蒙死的."

慕容玥一口氣完這些後,微微停頓了一下,繼續開口道:"殺死麗妃娘娘的人,應該是身懷武功,且有不低的修為,才能夠讓麗妃娘娘毫無反抗地被殺死,皇上可以讓人根據這個目標來找出殺人凶手."

慕容玥在到這里的時候,目光淡淡地掃了跪在一旁的畫眉一眼,若是她沒有看錯的話,這畫眉可是一個身懷武功的人,只是究竟是不是殺死麗妃的人,就不需要自己關心了!

在她看來,究竟是誰殺死麗妃,並不重要,左右不過是涉及了那些宮闈之中的算計,即便是北辰皇尋錯了目標,錯殺了畫眉,但若能夠借助這一事,先除了畫眉,斷了德妃一臂,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畫眉,你還有何話可?"北辰皇冷冷地看著畫眉道,一股無形的帝王威嚴,就這般猶如實質地朝著跪于下方的畫眉壓來.

畫眉聞連連朝北辰皇磕頭道:"皇上,奴婢真的沒有殺死麗妃娘娘啊,奴婢只是一個下人,又怎麼有膽子去殺死麗妃呢?奴婢沒有理由這樣做啊!"

到這里,畫眉轉而朝慕容玥懇求到:"慕容姐,你可一定要救奴婢啊!奴婢真的沒有殺死麗妃,你這麼聰明,一定能夠想到辦法證明不是奴婢的,對吧!慕容姐,奴婢求你了!"

慕容玥悠悠一歎,神悲憫地開口道:"畫眉,你一向對我尊重有加,我又何嘗不想救你呢?只是麗妃她……因為在荷花池中浸泡時間過長,即便身上留有指紋,也已然被銷毀了.我即便是有心,也無力為之啊!你不是你一夜都在怡和宮內沒有出過門嗎?姨她們定然能夠為你做主,你是姨最貼心的女官,她不會見死不救的!"

"娘娘……"畫眉聞忙轉身看向一旁面色蒼白,神憔悴的德妃:"娘娘,你可一定要救奴婢啊!奴婢昨夜可是切切實實侍候了你一夜,半步未曾出過怡和宮的,你快替奴婢向皇上啊!"

德妃見此一幕,美眸帶著幾分莫明的光彩自慕容玥的身上掃過,方才慕容玥那一番話,竟是如此的意味難測.若她是真心為畫眉著想,想要救出畫眉也可以,但若是反之來想,欲要更進一步,將畫眉推入絕境,也未嘗不可.

慕容玥對上了德妃探究的目光,眸中光彩瀲灩,一抹關切之色適時地自瞳中蕩過,真摯得讓人無法懷疑,論演戲,誰人不會?

前世她別的事做的不多,但演戲,可是無時不刻的.

德妃在望見慕容玥眼中的那抹關懷時,心中微微一怔,這般的真摯的目光,確是她往日所見的那個對自己信賴有加百般依戀的慕容玥,不會有錯,或許是自己太多心了吧!

思及此,德妃轉而對北辰皇道:"皇上,畫眉所確是屬實,她昨夜一夜都是和臣妾在一起,並未外出,臣妾和臣妾宮中所有的宮人都可以作證,皇上……"

"愛妃的話,朕自然是相信的……"北辰皇面色平靜地看了德妃一眼,在見到對方那絕色的容顏上泛起一絲喜色後,繼而淡淡地道:"只是愛妃昨夜未睡之際自是能夠看著這畫眉的,但若是這畫眉趁著愛妃熟睡之際離開,愛妃又豈會疑心自己最貼心的婢女呢?再這畫眉乃是有功力伴身之人,她若想要做些什麼,不被人發覺,可不是什麼難事!不過是一個婢女而已,愛妃還是莫要因此而亂了分寸!"

最後一句話,北辰皇的音調微微沉了幾分,但也正是這幾分,讓得德妃的臉色一變,美眸一凝,卻是不敢再多.

如今一切的證據都指向了畫眉,若是自己再多,只怕非但救不了畫眉,反而會讓得皇上更加不信任自己.

該死的,這麗妃到底是誰害死的,那人究竟是什麼居心,為何偏生將一切的髒水都潑到了她的身上!

若是讓她查出是誰在陷害自己,定然會讓那人後悔來到這世上!

德妃在北辰皇威嚴的目光下溫順地低下了頭,只是那低斂的美眸中,閃過一絲戾色,讓得她那絕色的容顏驟然多了幾分猙獰,破壞了緣由的美貌.

"畫眉,已經有人親眼目睹你自禦花園內鬼鬼祟祟的走出來,身上沾滿了荷花池的水和泥土,今日宮中侍衛亦從你的房中搜出了還來不及毀去的昨夜穿的衣服,你還有何話可,莫非你當朕的那些巡夜侍衛都是瞎子不成,或者,他們竟會統一口徑來陷害你這麼一個婢女?"

北辰皇冷聲喝到,麗妃可是自己的四妃之一,她這麼一死,可不僅僅是損了皇家顏面,再有一日便是中秋佳節,各國的使者已然到達了京城,若是讓得那些國家的使者得了消息,又會怎樣看待他們北辰?

一個妃子,居然能夠在宮闈之中被害,他北辰三丈高的宮牆,近千禦林軍,莫非都是擺設不成?

PS:今日還有一萬更新,姐妹們若是沒有早睡的,應該可以看到!

上篇:221諒解     下篇:223舌戰淑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