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23舌戰淑妃  
   
223舌戰淑妃

北辰皇的怒氣讓得怡和宮內的氣溫陡然一降,一股猶如實質的氣壓壓在了每個人的心頭,眾人皆是大氣都不敢喘地眼觀鼻鼻觀心.

慕容玥低垂的眼眸內閃過一絲冷芒,方才她狀似勸慰的話,的確讓北辰皇的心中多了一絲懷疑,此刻的德妃,是絕然不能再為畫眉求了,否則,只會讓得北辰皇愈加懷疑她.

"皇上,奴婢真的不曾殺害麗妃娘娘,求皇上明察啊!"畫眉此刻早已沒有了往日里不變的鎮定,一向掛著親切笑容的臉上,也已然滿是惶恐之色.

她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在無意之間陷入了別人的陷阱,對方定然是一個武功高不可測之人,否則以自己的功力,又怎麼可能在對方將那些衣服放入自己房中而不曾覺察.對方為什麼要來害自己這麼一個婢女.

在深宮中生存了十幾年的她,自然知道這宮闈的可怕,所以才會常年揚著最為親善的笑容,從不曾得罪任何一個人,哪怕是一個剛進宮的宮女太監,她都會親和以待.只怕哪日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她已經這般心翼翼了,為何還是被人所不容,落到如今這個地步,連她忠心耿耿為其辦差事的主子,也不敢來搭救自己.

北辰皇顯然已經沒有耐心再與畫眉這般糾纏下去,徑自傳來宗人府的王大人,命其將畫眉帶下徹查此事.

畫眉被帶離後,怡和宮內恢複了短暫的沉靜,而後北辰皇看向慕容玥,稍稍緩和了些面色開口道:"玥兒匆匆被朕喚進宮來,應該還沒有用過晚膳吧!若是不急著回府,便留下來陪朕吃過晚膳再走吧!"

慕容玥聞溫順地點了點頭,道:"皇上,不如讓姨陪玥兒一道用膳吧!畫眉是姨的貼身婢女,發生了這樣的事,姨一定非常傷心難過,她的身子最近又不好,少了畫眉幫忙打理怡和宮,定然會非常操心,若不是玥兒不能不回家,都想求皇上讓玥兒留下來幫忙姨打理怡和宮人,讓她好好養身子了……"

慕容玥表純良而真切地看著德妃蒼白的臉色道,滿意地看著德妃因為自己的話而愈加蒼白的臉色.

"玥兒,姨只是一時身子不適,修養些日子就好,你別擔心!"德妃心頭一跳,目光緊張地看著北辰皇,心中有股想要將慕容玥就地掐死的念頭.

"姨,要不要我和爹爹一聲,讓我在宮里住些日子,好生照顧你?"慕容玥仿佛沒有看見德妃那吃人般的眼神,表關切地道.

德妃不是喜歡演戲嗎?喜歡扮作善良無害嗎?那她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慕容玥心頭暗笑,才完,不等德妃回答,便轉而朝北辰皇撒嬌道:"皇上,要不你現在就差人回去和我爹爹一聲,我今晚就住進怡和宮吧!姨身子不好,畫眉又被宗人府帶走了,玥兒實在是擔心的很!"

"玥兒,真的不用,本宮宮里還有很多宮人,你放心……"德妃長下的手緊緊地握著,尖銳的指甲深深地掐進了掌心之中,借由那股刺痛讓自己不要被憤怒給沖昏了頭,表現出不該有的緒.

"皇上,星月郡主一片孝心,你便成全了她吧!以臣妾看,德妃姐姐的身子的確是虛弱的很,若是不好好照顧,傷了底子,到時候心疼的便是皇上你了!"慧妃美眸淡淡地瞟了一眼德妃難看的臉色,心中暗笑她氣極卻不得不做出一副慈愛模樣的狼狽,嘴上卻是一副姐妹深地開口為德妃""到.

"即是這樣……"北辰皇聞望了一眼慕容玥,又看了眼笑盈盈望著自己的慧妃,眸中閃過一絲了然,而後道:"那管轄後宮的事,便暫時交給慧妃來操心吧!德妃,你身子不好,就心養著,莫要累壞了自己!"

"皇上,臣妾……"德妃氣結地看了眼一臉關切看著自己的慕容玥和慧妃,有心想要些什麼,卻被北辰皇打斷了!

"玥丫頭,事已經安排好了,朕也沒有讓你的姨母累著,你現在可以放心地陪朕去用晚膳了吧!你這丫頭,什麼時候能這般關心朕,朕就心滿意足了!"

北辰皇伸了伸懶腰,站起身來朝慕容玥道.

慕容玥嘻嘻一笑,上前抱住了北辰皇的手臂笑道:"玥兒哪里沒有關心皇上了,只不過是關心皇上的人實在太多了,所以輪不到玥兒來獻孝心啊!皇上就知道欺負玥兒!"

"得了,怎麼都是你有理,李德全,快讓禦膳房多准備些玥丫頭喜歡吃的菜,這丫頭可好長時間沒有好好陪朕用膳了,朕若是不好好犒勞她一頓,下次想要讓她陪朕用膳可就不容易咯!"

北辰皇在慕容玥抱上自己手臂的那一刹,身子一震,而後心頭流淌過一股暖流,目光在落到那雙柔荑上時,變得慈愛而感動.

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讓得北辰皇雙眸有霧氣飄過,身為帝王,他享受了常人所不能享受的尊榮,卻也失去了常人最普通的親.他的幾個孩子對他敬畏有加,星兒雖然親近,但也因身體不好而自幼離開了自己,讓他心懷遺憾.

而此刻,慕容玥的這一抱,卻讓他感受到了孩子對一個長輩的濡慕之,玥丫頭,當真是一個可心的人兒,不愧是月靈的女兒,讓他真心喜歡的緊.

慕容玥被北辰皇的一番話得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莫非這北辰皇心里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只知滿足口腹之欲的饞貓不成?

德妃目光陰冷地看著慕容玥擁著北辰皇離開,兩人此刻已然完全忘記了方才討論的是自己,將自己徹底地忽視了,仿佛自己此刻就是一團空氣一般.

"臣妾恭送皇上!"慧妃與淑妃兩人站起身來,齊聲道.

慧妃在見到北辰皇的背影已然消失在門外後,轉過頭來看著目光陰冷的德妃,笑意怡然地開口道:"德妃姐姐就安心地養病吧!妹妹一定會好好地代替姐姐來把後宮管理好的.姐姐就無需再操勞了!"

雖然只是暫代德妃管轄後宮,但慧妃相信,只要有了暫時,她就一定能夠做到永遠.少了麗妃這個刺頭,淑妃雖是宸王生母,但一向深居簡出,不理外事,一旦等宸王病逝,她就是一個沒有皇嗣伴身的妃子,完全不足為懼.

而眼前的德妃,已然背負上了殺害麗妃的嫌疑,自己想要管轄好後宮,就只需震懾住那些嬪妃和貴人罷了,相信以自己的手段,定然不是什麼難事.

德妃看著表面謙恭,實則滿目喜意的慧妃,有心想要呵斥對方,但想到如今自己的處境,只得咬牙切齒地道:"那便有勞妹妹暫代本宮管轄後宮了,還望妹妹多費些心,莫要待得還回本宮的時候,後宮被弄的烏煙瘴氣才是!"辰的宮溫似.

慧妃欣然一笑,輕輕地撫了撫鬢角的珠花,雖已年屆三十,卻風姿絲毫不減的姣好容顏上風流露無遺:"姐姐請放心,皇上已經了今夜在妹妹那里留宿,妹妹若是有什麼不懂得的,會向皇上請教的,姐姐就不用擔心了!"

德妃目光幾欲噴火地看著慧妃,不就是有一個三皇子伴身嗎?至于這般顯擺?這後宮之中雖有著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但真正讓自己忌憚的,也不過是面前這兩個平日里深居簡出,不顯山露水的淑妃和慧妃.而想麗妃那樣處處顯擺囂張跋扈的刺頭,卻終究是死的最快的.

只是她千算萬算,卻不曾算到,這麗妃的死,居然會讓人將汙水潑到了自己的頭上,都怪自己這段時間竟顧著操心北辰蘭的事了,才會讓人有機可乘!

"你們慢慢聊,本宮先回去了!"淑妃淡淡地開口到,對于這兩個平日里一個裝賢德,一個扮淑慧的女人,她一向沒有什麼興趣搭理,更頗為不屑.若非是今日皇上讓她們這些妃子都必須到場,只怕她甯願呆在自己的永和宮中侍弄花草,也懶得過來看她們這些無謂的斗嘴.

"淑妃姐姐要走了啊,那本宮也就不留下了,德妃姐姐,你就安心養身子吧!不用送我們了!"慧妃優雅地一笑,轉身跟著淑妃離開了怡和宮,徒留德妃一人在原地氣青了俏臉.

"該死!"

見眾人都已經離開,德妃再也忍受不住滿腔的怒火,一把抓起身旁的茶杯便狠狠地摔在地上.

"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在陷害本宮!到底是誰……"

"娘娘!"一個宮女匆匆跑來朝德妃行了一禮叫到.

"什麼事?"德妃怒喝一聲問道,此時已然沒有外人,而她宮里的人,她自然有手段管束,因此她並不擔心自己此刻的舉動會傳揚出去,只要踏出了怡和宮大門,她依舊是那個優雅高貴的德妃.

"是七公主她,七公主她不肯吃東西,吃下去後,又盡數吐了出來……"那宮女被德妃一瞪,心中一顫,便結結巴巴地將自己的來意了出來.

"不肯吃就不要給她吃,餓個幾天就什麼都吃了!"德妃冷喝到,不耐地揮手示意那宮女退下:"以後這種事無需回報給本宮,每日的吃食都給她送去,隨便她吃不吃!"

"是!"那宮女應到,不敢再留下,急急退了下去……

乾清宮內,北辰皇目光深邃地看著面前胃口極好的慕容玥,突然開口問道:"玥丫頭,你跟朕,為什麼要那般針對德妃?"

"噗……咳咳……"慕容玥被北辰皇突然的問話嗆得差點一口氣沒有接上來,連連咳了好幾聲才平複了呼吸,當下不滿地朝北辰皇道:"皇上,你什麼呢?我哪里有針對德妃了?"

"沒有嗎?"北辰皇淡淡一笑,夾起一塊芙蓉香酥魚悠悠然放入口中,細細咀嚼後,咽下肚,這才悠悠然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朕明日便下旨恢複她管轄後宮的職權吧!畢竟她可是你的姨母,那麗妃之事,也只是畫眉所為,朕總不能不給玥丫頭面子不是?"

"這也成?"慕容玥有些瞠目結舌地看著北辰皇道:"皇上,君無戲不是,你總不能朝令夕改啊!"

"哦?朕只是暫時讓慧妃代替德妃管轄後宮,何時過不能還給她了?"北辰皇挑了挑好看的劍眉朝慕容玥問道.

"這,這管轄後宮,也不是換人就換人吧!你這樣未免也太不給慧妃娘娘顏面了吧!再了,任何事,就需要給人一點時間來做准備,皇上,你是吧!"慕容玥諂媚地用公筷夾了份八寶桂花鴨放入北辰皇的碗里,臉上泛著最為純良無辜的笑容看著北辰皇道.

"時間?"北辰皇很是受用地將桂花鴨放入口中咬了一口,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桂花鴨燉的時間充足,夠火候,確實不錯!"

"然後呢?"慕容玥雙目亮晶晶地看著北辰皇問道.

"然後?嗯……既然需要時間,那朕就給你時間,記住,不准拖太久!"北辰皇被慕容玥那可愛的模樣逗得一笑,好心地允諾道.

在他看來,後宮的嬪妃只不過是他用來平衡朝政的必須手段罷了!除了云惜,沒有任何女人值得他用太多的心思去對待.

而玥丫頭,卻是星兒最重視的女子.不僅如此,玥丫頭也著實讓他喜歡的緊,偶爾寵溺她一次也無妨.況且以玥丫頭的聰明懂事,定然不會做出什麼讓自己為難的事.

"多謝皇上!"慕容玥開心地叫了一聲,繼而再次朝自己喜歡吃的菜進攻,不再繼續和北辰皇耍性子.

"嗯!"北辰皇冷冷哼了一聲,正欲再些什麼,卻見慕容玥心思早已不在自己身上,更不用指望她還會給自己夾菜了,不由氣呼呼地轉頭朝一旁微笑地侍候著的李德全道:"看看,看看,這玥丫頭,目的達成了就不理會朕了……"

李德全見狀,只得忙朝慕容玥使了個眼色,卻見慕容玥早已經夾起一堆菜放入了北辰皇的碗中,逗得北辰皇哈哈大笑.

李德全看著北辰皇開心暢懷的模樣,不由地在心中暗暗回憶著,自己又多久不曾見到北辰皇如此開心了!似乎上一次,還是云惜皇後在世的時候吧……

慕容玥陪北辰皇吃完晚膳後,婉拒絕了李德全的送行,而是在水菲菲的陪同下朝宮門處走去.

"星月郡主,我家主子請你過去一趟."就在慕容玥走出乾清宮百米之外的時候,一個宮女走上前來行了一禮,開口道.

"你們主子?是哪個?"慕容玥凝眸看著眼前的宮女,開口問道.

"奴婢的主子是淑妃娘娘,還請星月郡主和奴婢走一趟!"那宮女保持著恭敬的姿態道.

"姐?"水菲菲看了慕容玥一眼,以目光詢問著慕容玥的態度,上前一步擋在慕容玥的身前.

"無妨,既然淑妃娘娘要見我,那我便去一趟吧!"慕容玥搖頭示意水菲菲無事,開口道.

不論淑妃對自己的態度是如何,但她終究是北辰星的母妃,即便自己心中再不喜,也要顧及北辰星的心幾分,若是自己拒絕了淑妃的邀請,傳揚了出去,只怕對北辰星的聲名亦是有損.13acV.

"星月郡主請……"那宮女退後一步,對慕容玥恭敬地一揮手,自己則心地退至一旁領路.

"慕容玥見過淑妃娘娘!"才入永和宮,便見淑妃坐于大廳上座,在見到自己進來時,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慕容玥面色不變,淡然行禮開口道.

"起來吧!"淑妃緩緩開口道,也不招呼慕容玥坐下,直接開口問道:"本宮有些日子沒有看見星兒進宮了,他可是出了什麼事嗎?"

慕容玥眸光一斂,面色愈加淡了幾分,口氣疏離地回到:"臣女雖與宸王殿下定親,但終究男女有別,不曾刻意去探聽宸王殿下的行蹤,還請淑妃娘娘見怪!"

"男女有別?"淑妃聲調微微抬高,臉上閃過一絲不屑,目光鄙夷地看著慕容玥道:"哼!好一個男女有別!如今這京城之中誰人不知宰相府的姐與宸王出雙入對,舉止親密,如膠似漆,不曾完婚勝過新婚.到頭來你居然來告訴本宮,你和星兒男女有別?你這是在當本宮是眼瞎耳聾,還是在挑釁本宮的威嚴?"

慕容玥聽了淑妃這番冷嘲熱諷,用詞極具侮辱的話之後,臉色一沉,挺直了脊背,冷然看向高坐于上位的淑妃一眼,用著比之更加不屑的語氣回到:"傳聞淑妃娘娘素以賢淑而聞名北辰,今日一見,慕容玥才得知聞名不如見面這一詞的詮釋.淑妃娘娘還真是有愧于這淑妃的稱號!若是北辰百姓見到你這幅模樣,只怕會大失所望吧!……"

PS:還有一更,應該在十一點半左右,若是明日要上班上學的姐妹們不用等了,早些洗白白睡覺哦!麼麼……

上篇:222麗妃之死     下篇:224無賴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