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24無賴流星  
   
224無賴流星

"放肆!本宮的稱號,也是你這臣女能夠謬論的?"淑妃顯然沒有料到慕容玥居然敢這樣對自己話,當下臉色一沉,便怒聲喝到.

"淑妃娘娘若是行得正坐的端,又豈會害怕他人論?身為淑妃,你竟然語汙穢,肆意汙蔑朝臣之女,何來賢淑之品德?身為母親,你居然見面就問自己的兒子是否出事了,是何居心?莫非你整日里便盼著自己的兒子出事嗎?"慕容玥最後一句話甚至是狂吼著出口的.

這段日子北辰星是在承受著怎樣的痛苦,她甚至不敢去想象.眼前這位身為北辰星母親的女人,居然見面就問了那麼一句可以算得上是詛咒的話,這怎能不讓慕容玥替北辰星痛心.有著這樣的一個母親,他的心,定然非常痛苦吧!

"放肆!"淑妃被慕容玥的最後一句話問得臉色一變,目中閃過一絲詭異之色,當下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道:"慕容玥,你敢汙蔑本宮,就不怕本宮把你問罪嗎?要知道,汙蔑皇家,可是死罪!"

慕容玥敏感地捕捉到淑妃方才眸中那一瞬間的神色,心中一跳,腦中靈光一閃,似乎有什麼東西閃過,卻還來不及抓住,便被淑妃的話給打斷了.

"臣女只是就事問事罷了,若是淑妃娘娘一定要弄個明白,皇上此刻還在乾清宮,臣女大可陪淑妃娘娘走這一遭!"慕容玥目光冷絕地看著淑妃,此時此刻,她對眼前的這個長輩已然沒有了半分尊重,若非對方是北辰星的生母,只怕她早已經一個巴掌揮了過去,讓她知道膽敢這般詛咒北辰星的代價.

"你……你給本宮滾出去!"淑妃目中閃過一絲殺意,卻被她斂入了眼底,一揮衣,轉過了頭,不再與慕容玥逞口舌之爭.

"臣女是人,不會滾,只有畜生才會滿地打滾呢!當然,那些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不曾憐惜的人,連畜生不如,或許是喜歡打滾的也不一定!"慕容玥冷笑一聲,此刻的她,終于明了為什麼北辰星在提及自己這位母妃時候的冷淡,更能夠深切地體會到了北辰星心中的痛苦.

"你……"淑妃被慕容玥的話刺得面色猙獰,一直素手掩在下握得青筋直冒,刺骨的殺意在胸口回蕩.此時的慕容玥,在她的眼里已然是一個死人,若非顧及慕容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到自己宮中的,她此刻定然會將慕容玥斃于掌下.

慕容玥敏感地感覺到了淑妃身上收斂的殺意,她水眸一凝,想起了那日在樹上見到的一幕,淑妃與麗妃之間的談話,再想到今日麗妃死時驚恐的表,心中頓時一驚,莫非,殺死麗妃的人,就是淑妃?

淑妃身懷武功?

慕容玥神智一冷,驚覺到自己此刻的處境,她習武的時間畢竟還短,若是淑妃一氣之下,不管不顧地將自己殺了,自己只怕還真不是淑妃的對手……

"玥兒還有事,恕不奉陪了!"慕容玥心中思緒百轉,卻不曾在臉上表露絲毫,而是依舊一副憤怒地模樣對淑妃冷冷地丟下了這麼一句話,便轉身朝外走去.

淑妃陰狠的目光如毒蛇一般緊緊地盯著慕容玥的背影,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永和宮門口處後,緊握了許久的手恨恨地朝著桌案上一拍,上等金絲楠木制成的厚重桌子在一聲巨響之後,化作了碎片落在地上.

"慕容玥,你這個踐人,本宮定要讓你生不如死,後悔今日所為……"淑妃冷若寒冰的聲音在空蕩的永和宮大廳內響起,那仿佛能夠刺入人心的冰冷經久不散……

慕容玥在走出永和宮大門的一刻心神驟然一松,這才發覺自己的後背已然起了一片冷汗,經秋風一吹,冰涼入骨.

"姐!"水菲菲在見到慕容玥有些蒼白的臉色後關切地上前低聲問道:"你怎麼了?可是淑妃為難你了?"

"沒事!"慕容玥有些虛弱地道,一拉水菲菲的手,"我們先回去再."

若是淑妃真是那殺害麗妃的凶手,更是喪心病狂到連對北辰星都有著殺意,只怕自己這麼一個十三歲的丫頭,還真不是她的對手,單憑方才淑妃在怒極之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慕容玥便知她定然是一個武功高深莫測之人.

若非自己今日是奉旨入宮,且進入永和宮時,有許多人知道,只怕憑自己方才那番話氣得淑妃那般模樣,還真不一定能夠走出永和宮大門.

"什麼?姐,你確定自己沒有弄錯?淑妃她……"水菲菲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慕容玥,不敢相信自己方才聽到的話.

淑妃,宸王的生母,居然對自己的兒子動了殺意,更是一個武林高手!功力只怕還在自己之上……

"我相信我的直覺,而且,那時候淑妃是真的對我動了殺念."慕容玥點頭道,"只是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淑妃要對北辰星這般殘忍,虎毒尚且不食子呢!是什麼樣的恨,才會讓一個母親對自己的孩子動了殺念呢?"

慕容玥的話帶著全然的心痛,有這樣的母親,當真還不如沒有吧……北辰星,以你的睿智,想必定然早就感覺到了吧!

"姐的是,奴婢向來只聽過一些後媽或者是抱養孩子的母親才會對自己的孩子如此,淑妃她……"水菲菲亦是痛心地道,她是和北辰星一起長大的,卻從來沒有發現,北辰星的身上,有這麼悲慘的事.

"慢著,你什麼?"慕容玥猛地打斷了水菲菲的話,秋眸一睜,定定地看著水菲菲道.

"奴婢,只有一些後媽或者孩子是抱養來的母親才會這樣對自己的孩子,怎麼了,奴婢錯了什麼嗎?"水菲菲被慕容玥的模樣嚇了一跳,再次重複道.

"後媽?抱養?狸貓換太子……我想我應該明白了……"慕容玥喃喃地開口道,目中有著一絲不敢置信的駭然,若真是自己所想的那般,那麼,一切都可以解釋了!

"姐明白了什麼?"水菲菲疑惑地問道.似乎無法理解慕容玥為何驟變為驚駭的神.

"我只是一個設想,具體如何,要等北辰星來了之後才能確定,菲菲,這幾天,你也別進宮了,我擔心淑妃會對你下手.一切事,都等我和北辰星確定了之後再."事還只是自己的猜測,慕容玥也沒有打算那麼早告訴水菲菲,若是自己弄錯了,對自己和對北辰星,都不利.

這並不是自己不信任水菲菲,正是因為信任,才要保護水菲菲.

"是!"見慕容玥表凝重,水菲菲也不敢大意,而是嚴肅地回答到.

待得慕容玥將思緒清理好之後,天色已然蒙蒙亮,慕容玥這才朦朧睡去.

肆宮這臣害.不知睡了多久,慕容玥被一陣窸窣聲驚醒過來,凝眸望去,卻望進了一張久違的,戴著銀色面具,只露出一雙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中.

那眼眸帶著濃濃的誼望著自己,仿佛盛入了無數打碎了的琉璃,無盡光彩盡斂其間,縈縈繞繞,絲絲綿綿,讓人望去,仿佛連靈魂都要墜入其中.

該死的桃花眼……

慕容玥在那一瞬間,差點哭出來,卻在下一秒跳起身來暴喝道:"誰准你進來的,慕容府攬月園,宸王與北辰星不准入內,你忘記了嗎?"

慕容玥完這句話後立即故作惱怒地轉過了頭,看向一旁的帷帳,將眼中的水色盡斂眸底.

北辰星,你個混賬,你終于出現了,你可知道我好擔心,好擔心你……擔心你痛……擔心你冷……擔心你真的被我打傷了心……擔心你再也不來找我了……那我該怎麼辦……除了你,還會有誰這般珍我愛我寵我哄我讓我,將我捧在心間上,怕我傷心怕我流淚,甯可自己痛苦自己流血……

北辰星,該死的,你對我這般好,若是離開了你,我的眼里還能裝入誰?

可是我偏生還要這樣對你凶,對你吼,還要這樣假裝生你氣,趕你走!

一切……只為了能夠更好的愛你……

"今日來的不是宸王不是北辰星,而是天機閣的閣主流星!莫非玥兒忘記當初本座送了你一顆仙露玉髓丹作為定信物了?"宸王魅然一笑,信步閑庭地走道了房內的圓桌前,徑自為自己斟上一杯茶後,輕輕一抿,歎道:"果然是美人閨房,就連這隔了夜的茶,飲起來,也是特別的香!"

慕容玥一聽,回頭見到宸王喝的茶水後,心頭一跳,那可是冰冷的茶水,北辰星此刻身子不好,喝這冷茶,只怕會對他的身體不好吧!

想到這里,慕容玥故意冷著臉道:"不准喝!快吧,你今天來是為了什麼事?若是無事,便可早早離開了!"

宸王聞目光一斂,頓時化作了可憐巴巴的模樣道:"玥兒,我可是想盡了辦法,才能夠來看你的,此時天色以黑,你這樣趕我出去,我若是在路上出了什麼事,你就不怕父皇到時候又找你下棋?"

"胡些什麼?"慕容玥心頭一跳,在望見那銀色面具下戲謔的眸光後,臉色一,故作惱怒地道:"你監視我?"

宸王忙舉起雙手道:"沒有,絕對沒有,這事都已經在宮中穿得沸沸揚揚了,我即便是想聽不到都難啊!玥兒,這麼久沒有見到你,你可曾有一些想我?"

"你……"慕容玥有些無語地看著宸王順竿子向上爬的賴皮勁,她只是一時被他的話題繞開了沒有出趕人,這家伙居然就厚著臉皮問自己是否有想他了!她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這家伙是個這樣無賴的人啊!

"玥兒害羞了!那定然是想我了!"宸王身形微動,就那麼一閃,便來到了慕容玥的面前,將自己絕色的容顏靠在了慕容玥的額頭上方,深深地嗅了一口慕容玥身上散發出來的馥雅清香,頗為陶醉地道:"玥兒,不生我氣了好不好,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該不一聲就離開,我不該不經過你的同意就悄無聲息,你就原諒我這一回,好不好?這段時間,我好想你,想得我心都痛了,你就別趕我走了,好不好?"

慕容玥被宸王一連幾個"好不好"的心頭一酸,差點就落下淚來.北辰星方才的想盡辦法才能來看自己,究竟是怎麼樣一個想盡辦法,若是他強撐著未複原的身子來到攬月園,是否會對他的身子有所傷害?

想到這里,慕容玥便再也不忍心對他冷著一張臉,輕輕地點了點頭,自鼻間輕輕地哼出一個字:"嗯!"

只覺宸王的身子微微一顫,驚喜地開口問道:"玥兒,你的意思是,你原諒我了?"

"怎麼?你還想我趕你走嗎?"慕容玥有些羞赧地瞪了北辰星一眼,轉過身去,"既然你要走,便走吧!記得幫我把窗子關上!"

完,慕容玥只感覺身後一輕,宸王已然離開了自己的床沿,接下來便聽到了窗子被關上的聲音.

慕容玥心中一驚,才要轉身看去,卻在下一秒落入了一個寬厚的懷抱,耳邊響起了宸王溫柔的聲音:"我的玥兒終于肯原諒我了,我怎麼舍得就此離開呢?"

聽著宸王欣喜的聲音,慕容玥心頭一暖,而後緩緩地伸出手,回抱著那具尤帶著涼涼秋意的身子,將自己的臉貼到了那寬厚的胸膛上,聽著那平穩有力的心跳聲,感受著身旁人兒的存在,微微開口道:"只要你會回來,離開多久,我都等……"

慕容玥不願在此時什麼"以後都不准你離開"的傻話,因為她心知,身旁的人兒在明日之後,就要再次離開自己,遠赴雪山去壓制寒毒,此刻任何任性的話,都會帶給北辰星無形的壓力.

所以,正如她話中所的,只要他會回來,離開多久,她都會等帶他回來的那一天,只要心有所依,等待再久,也不會感覺到苦,況且這樣的男人,值得她用盡一生去愛對方……

"玥兒,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宸王身子微微一僵,開口問道,想要低頭去看懷中的女子,卻被慕容玥緊緊地抱住了身體,不讓他動彈半分.

須臾,慕容玥抬頭看向北辰星,絕色的容顏得仿佛天際的云霞,溫柔而俏皮地看著宸王,開口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問?北辰星,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瞞著我?告訴你,以後不准再欺騙我,不准再躲著我,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原諒你!"

宸王見到慕容玥這般模樣,心中微微一松,而後開口道:"好,我以後再也不會欺騙你,也不會再躲著你,只要玥兒需要,我即便用盡一切辦法,也要陪伴在玥兒的身邊!"

頓了頓,宸王目光有些閃躲地看向床幔,道:"玥兒,我現在就和你坦白一件事!"13acV.

"什麼事?"慕容玥心中陡然一驚,出聲問道,莫非……北辰星又想告訴自己他的身體……

"我想的是,玥兒,你的衣服散開了,而且,粉色,很適合你……"宸王的聲音中帶著男性動時候的沙啞,亦有著幾許故作的戲謔.

"什麼……啊……"慕容玥聞低頭看向自己的衣襟,在見到那松開的胸口,以及露出粉色肚兜,以及那深深溝壑時,驚叫一聲,伸手攏住衣襟,羞了一張俏臉叫到:"北辰星,你這個色狼!"

由于昨夜慕容玥一夜無法入眠,翻來覆去,早已經把一身衣服折騰的松散了.加上如今在宸王的懷中磨蹭,早已經松開的衣襟自是敞了開來,露出了無盡旖旎的惷光.

"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沒有穿好衣服的,再了,我不是已經提醒你了嗎?雖然我也很不想提醒,非常願意繼續欣賞下去,只是苦于剛剛已經答應了什麼事都要向你坦白,本王可是信守承諾的人,自然不能做那等食而肥的事,即便要做,也是光明正大地做……"

到這里,宸王驟然低下頭去,噙住了面前抹張迷人的唇,將慕容玥才要出口的"無賴"二字盡數吞沒.

左右方才已經當了一回正人君子了,既然面前的女子不願意,那他便做回了那無賴吧!

事實證明了,男人,有時候還是得無賴一點才好,這不,這般甜美的唇,可不是正人君子能夠品嘗到的.

"唔……"慕容玥才欲下意識地躲開,卻在觸及那久違的青竹清香之後,理智哄然塌陷,轉而熱地回應著面前的男子,比之更加瘋狂地回吻著他,一雙柔軟的手臂,也如靈蛇一般纏繞上了宸王的頸脖,將他拉向了自己,讓彼此的身子更加緊貼.

帷幔落下,秋日的夜,春意暖暖……

PS:推薦好友魚的都市文《前妻的男人》

上篇:223舌戰淑妃     下篇:225秋夜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