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27往事  
   
227往事

"呃……"

聽宸驀睜誒.聽了宸王的話,慕容玥驀然睜大了眼睛看著面前這個笑得如一只成精了的狐狸般的家伙!什麼叫得了便宜賣乖,這就是!

男人這方面有吃虧的嗎?慕容玥很是懷疑!

不過!這家伙是第一次誒,而且聽水菲菲過,北辰星可是有著嚴重潔癖的人,從不讓任何女人近身,這樣算來,自己的確還真是撿到寶了!乾淨得比蒸餾水還要純的絕世好男人啊!

"你想要我怎麼補償呢?"慕容玥緩緩地伸了伸懶腰,感覺到腰部舒適了許多,轉而調過頭來,摟住宸王的脖子,吐氣如蘭地道.

"我需要離開一段日子,要很長時間才能回來!"宸王輕聲道.有些緊張地看著慕容玥,在見到其眸子中只是有些疑問和不舍後,才微微松了口氣,繼續開口:"這段日子里,你要好好地保護自己,不准讓自己受到傷害,不准讓自己受到委屈,不准因為我的離開而胡思亂想,不准因為心不好就不好好用膳睡覺,要好好地照顧自己,這就是對我最大的補償,玥兒,你能為我做到嗎?"

慕容玥聽著宸王那一連串的不准,秋眸中染上了氤氳的水霧,在宸王那嚴肅而寵溺的目光下,輕輕地點了點頭,而後亦是開口道:"我答應你,但是你也要記住,出門後,一定要多穿些衣服,不准凍到了;一定要讓星殤他們隨身保護你,不准一個人亂走;一定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不准讓自己瘦了;回來之後,我要檢查的!記住,你可是我的人了,沒有我的允許,不准你不珍愛自己."

他的寒毒隨時會發作,若是在發作的時候,身邊沒有人在保護著他,該怎麼辦?那火蓮洞之中,是否特別的炎熱,以他的血肉之軀,呆在里面,是否會非常的痛苦.以炎熱,壓制冰寒,兩種極端在他的身體內糾纏,那該是怎樣一種徹骨的痛苦……慕容玥揪心地想著,滿是心疼地偎在心愛的人兒懷中,恨不能以身相代.

宸王輕輕地擁著慕容玥,感受著懷中人兒對自己滿滿的愛意,他的丫頭可是霸道得緊呢!可是偏生他就愛死了這份霸道,原來,被一個人珍視的感覺,是這樣的美好!

"好,沒有你的允許,我一定不敢不珍愛自己!"宸王一雙星眸笑得光華瀲灩,愈加發現自己有變身妻奴的潛質.

"嗯,知道就好!"慕容玥很是囂張地揚了揚精致的下巴,而後似是想到了什麼,轉身問道:"北辰星,你的生辰是哪一天?"

"我的生辰?"宸王原本光華流溢的星眸陡然一暗,緘默下來.

慕容玥只感覺自己靠著的厚實胸膛溫度涼了幾分,她心中一慌,忙握住了宸王停在自己發間的手,開口道:"若是你不願意,我便不問了,你別不開心!"

感受到慕容玥的緊張關懷,宸王眼睫輕輕一扇,嘴角噙起淡淡的笑靨,語帶溫柔地道:"對玥兒,有何不願意,只是,我的生辰,總是被人忘記,連我自己……都幾乎想不起來了!"

慕容玥聽到宸王平平淡淡的一句"連我自己都幾乎想不起來了!",心中驟然一痛,她狠狠地保住面前的男子,似是在宣誓一般道:"我不會忘記的,就算世界上的人都忘記了,我也不會忘記!"

宸王看著慕容玥滿是心疼的眼神,魅然一笑,揉了揉她那一頭柔軟順滑的青絲,語氣淡然地到:"我一個男子,要慶生做什麼?玥兒的生日,便是我的生日!"

慕容玥本還想問,卻驀然想起了自己的懷疑,若真是自己猜想的那般,宸王的生日,還當真不如不慶賀.當下眸子一轉,便試探著問到:"北辰星,你你要離開,那你什麼時候去和你母妃辭行?"

宸王目光微斂,素手緩緩地順著慕容玥的發絲滑下,來到那線條優美,觸感細膩的腰肢上,心中卻無半絲旖旎之念,而是帶著些許脆弱地摟著慕容玥,將頭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整張臉埋入了慕容玥披散的發絲之中,靜靜地道:"不用和她告別,再過幾個時辰,我就要走了!"

慕容玥感受到宸王心中的脆弱,舉起受,回抱著他,心中雖然不忍,斟酌了須臾,終還是開口問道:"星,我昨天去了永和宮……"

慕容玥話還沒有完,宸王驟然直起身子,一把抓住慕容玥的雙臂,冷聲問道:"誰讓你自己跑去永和宮的!"

慕容玥從來未曾見過這樣的宸王,更不曾聽宸王用過如此嚴肅的語氣對自己話,一時居然就那般愣在那里,半天沒有話.

宸王臉色冰凝,目光幽深,粉色的唇抿得緊緊的,本有幾分血色的絕色容顏此刻竟白得有些嚇人,他再次追問到:"回答我,你怎麼會跑去永和宮的?"

慕容玥感受到雙臂被宸王抓得有些生疼,卻清晰地感覺到宸王的身體在顫抖,仿佛自己了一件讓他恐慌不已的事.

他為什麼會恐慌自己去了永和宮,或者,恐慌自己會單獨去了永和宮?13acV.

莫非,他亦是發覺了什麼?

"北辰星,你冷靜點!"慕容玥凝眸看著宸王,語清脆地道:"我沒有事,沒有出任何事,我很好,你放心!"

宸王聞身子一震,驚覺到自己的失態,忙松了雙手,急急問道:"玥兒,我弄傷你了嗎,痛不痛?"

慕容玥揚起一張溫暖的笑臉,看著宸王道:"我不痛,北辰星,你別緊張."

聽到慕容玥這般,宸王才緩緩地呼出一口氣,而後蹙眉看向慕容玥,開口問道:"玥兒,你……為什麼會……"

慕容玥溫柔地看著宸王,道:"我為什麼知道你想問什麼?我為什麼會這樣回答你,是嗎?"

完,不等宸王回答,慕容玥再次開口道:"北辰星,我們將會是夫妻,夫妻乃是一體,我知道,我現在的實力,連自保,都未必能夠做到,但是,我是你的愛人,我亦是深深地愛著你,我想要為你分擔痛苦,分擔煩惱,即便我無法為你做些什麼,但是我想讓你知道,我在擔心你!"

一句柔柔的"我在擔心你",如一抹陽光般照進了宸王的心,讓他那顆原本清冷的心,瞬間變得溫暖起來,他低低歎息一聲,輕輕地用自己的下巴磨蹭著慕容玥的頭頂,那三千青絲纏纏繞繞,輕輕飛揚過宸王絕色魅惑的容顏,如墨黑發中透出的白玉雪膚,仿佛是一抹蒼然的潑墨畫就.青絲飛舞,仿佛就要這般癡癡纏纏地將他的心盡數包裹,不讓他的心受到一絲的傷害,宸王清然喟歎:"玥兒,你這般美好,讓我怎能舍得離開你……"

"今日的分別,是為了來日更加美好的相聚……"慕容玥心知宸王這般,已然是敞開了自己的心門,她柔柔在宸王的頰上印下一吻,站起身來,為彼此倒上了一杯茶水,而後在他的身旁坐下.

"兩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玥兒一直會在你的身旁,只要星需要,玥兒便不會離開!"

宸王星眸流光瀲灩,牽起慕容玥放在桌上的手,放在唇邊深深一吻,幽深的瞳孔仿若暗無邊際的星際黑洞,空曠而蒼然.

"很的時候,我就知道母妃她,心里其實是在恨我的……我總是不明白,時候,才存在記憶的我,便知道,母妃並不只是我一個人的母妃,也是太子的.那時候的我,其實並不喜歡回到皇宮.因為每一次回去,母妃都是將我丟在永和宮最幽暗的房間內,不聞不問,而她,則是陪著太子在富麗堂皇的正廳內,精心照料,那時候的我,曾經問過母妃,為何對太子那般好,為何不喜歡我,母妃只是冷笑地看著我,那目光,仿佛我是她的仇人一般,一不發,靜靜地等畏懼地低下了頭,才開口命宮人將我帶回屋."

"永和宮何等富麗堂皇,是多少嬪妃貴人做夢都想要入住的宮殿,可是,對我來,卻是噩夢般的存在,在我的記憶里,永和宮給我的,只有寒冷與饑餓,孤單與無盡的黑暗.那時候的我,就一直期盼著秋天的到來,因為只有天氣涼了,師父才會派人下山來將我待會雪山.在雪山的日子雖然清苦,雖然會讓我……"

宸王的話語驟然停頓,慕容玥發現他的星眸愈加漆黑,仿佛被無盡的黑暗包圍,她反手握住了宸王的手,不曾語,卻緘默著給予了最真摯的關懷,只想著用自己的體溫溫暖那只冰涼的手.

宸王似感受到了慕容玥的心疼,他轉頭,緩緩一笑,傾世的風綻開,渲染出了彼岸花最為燦然的淒美,長長的睫毛煽動,星眸開闔間,似有無數的星辰湮滅.

慕容玥只感覺心跳一窒,她緊緊地握住了宸王的手,仿佛生怕自己一松手,眼前的男子就會隨風而逝一般……

上篇:226誰吃虧?     下篇:228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