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29溫馨  
   
229溫馨

"甚至,有可能,連你的'病逝’都會被她當作了踏腳石來上位……"慕容玥到這里,上一世游弋各個國家之中,混跡皇室高層,獲取各種斗爭手段信息時的經驗,讓得她的頭腦再次精密地運行起來.

"嗯,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北辰之中,定然還有一個人,是太子爭奪皇位的威脅,而你的存在,則是平衡了這個局勢,因為,太子最為有利的依靠是他的身世,云惜皇後之子.但是他的缺點也很明顯,心胸狹隘,格局不夠,沒有為君者該有的手段和智慧.想必,其他的皇子之中,定然有一個人具有了太子缺乏的一切,卻偏生沒有他那樣輝煌的出身吧!"

慕容玥睜開眼睛看著宸王道.

"不錯,你的那個人,便是三皇子北辰睿,無論是心胸還是格局,甚至為君者該有的手段智慧,他都具備了,在朝中的聲望很高,若不是因為云惜皇後在朝中老一派大臣心中有著至高無上,無可替代的地位,只怕太子的地位早就不保了!"

慕容玥聽到這里,目光戲謔地看著宸王,調侃到:"北辰星,你為什麼就不你自己呢?無論是心胸格局,還是手段智慧,甚至民心所向,只怕你都在那個三皇子北辰睿之上吧!若不是你頂著個活不過二十歲的名頭,只怕北辰昊早就坐不住了,不是嗎?"

宸王燦然一笑,寵溺地一點慕容玥的瓊鼻,憐愛道:"就你聰明,只是為君為皇,並不是我心中所願,所以,這些事,我並不在意."

"你不在意,自然有人在意,有時候,想不想當皇帝,也並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慕容開口道,在她所了解的曆史上,的確有些皇帝並不是真心想做皇帝的,至少,那位愛江山不愛美人的順治皇帝,就是其中一個.

"玥兒放心,真到那一天,上位的人也不是我!"宸王突然發現自己愛死了如今這一身靈動之氣,嘴角噙著自信笑靨,眸中閃著智慧光彩的慕容玥,這樣的她,渾身散發出一種耀眼的光彩,讓人無法逼視.

"哦?你心中已經料到這一步了?是誰?"慕容玥腦中靈光一閃,而後眸子一亮,繼而賊贓地看著宸王道:"是北辰睿?他就是你的後手?"

"不錯!猜對了,可惜沒有獎!"宸王點頭笑道,而後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靠近了慕容玥道:"要麼,本王以身相許好了,免得玥兒失望!"

"一邊去!"慕容玥一推宸王送上來的腦袋,將那張魅惑絕然,風萬種容顏推離自己,以免自己再次被you惑,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太難受了,他可以靠自己的雙腿來疏泄,自己則只能強行壓下浴火,真是不公平!

至可都被驗."正事呢!那北辰睿,是你的人?"慕容玥清清一咳,正色道,目光終究還是受了點影響地在那張風姿卓越的容顏上轉了幾圈.

"不錯,北辰睿是慧妃所出,一次意外時我救過他的性命,之後便為我所用了!上一次你在怡和宮之中的事,便是他通知我的,即便你那時候無法用核對指紋的方法脫身,我也已經安排好了,關鍵時刻,他會出來為你解困."宸王開口道,對慕容玥的敏銳投去了贊賞的目光.

慕容玥點了點頭,難怪,那次他來的那麼及時,若是那次沒有了他在一旁的推波助瀾,或許自己想要脫身,還需要多費些勁吧!

"看來,有時間的話,我得會會這個北辰睿才是!"能夠得到北辰星那般贊賞,想必這個北辰睿也非池中之物.

這個北辰睿還真是引起她的興趣了,欲要見識一番,畢竟,北辰星的兄弟姐妹里,太子北辰昊她已經見過了,雖貴為儲君,心機深沉,卻是屬于那種陰沉狹隘的人,看北辰星和自己的目光,總是透著那麼一股陰森森,邪乎乎的感覺,古怪得狠,著實不討人喜歡.

而北辰蘭,只是一個被寵壞了的孩子,總是一副天下我最大的刁蠻模樣,凶悍有余,頭腦不足,否則也不會被耶律風騙了心還奉上了身子,更懷上了身孕,總有一天會自食惡果.

而這個北辰睿,雖未曾謀面,但已然幫助了自己一次,更是北辰星認可的人,北辰星離開的這段日子,她的確可以考慮和這個北辰睿合作一番,左右她家的美人星對皇位沒有興趣,既然這樣,扶持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儲君,可是一筆不錯的買賣.

"玥兒……"某只美人星撲扇著長長的睫翼,委屈無比卻you惑十足地看著出神了的慕容玥.聽那拉得長長的語調,顯然是在控訴慕容玥忽視了自己.

"啊?"慕容玥被宸王這麼一聲肉麻兮兮的叫聲驚回了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胳膊上冒起的雞皮疙瘩,有些莫明地看著宸王.

"我不准你看著我的時候,心中想的卻是其他男人!"宸王帶著幾分撒嬌意味地蹭了蹭慕容玥的手臂,心中好笑地看著她被自己驚到的模樣,看來玥兒對自己的撒嬌可是敏感的很啊,不錯,以後若有需要的時候,撒嬌刷無賴,可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慕容玥被宸王的話弄的哭笑不得,這家伙總是這樣,當你以為他的心脆弱的時候,想要好好地安慰安慰他,卻不期然發現,你自己才是需要安慰的那一個,概因你永遠也想不到這個北辰星下一分鍾會做些什麼,想些什麼,往往被他的舉動弄的措手不及.

"那你要想辦法把我的心牢牢的拴住啊!否則,萬一我管不住自己的心怎麼辦?"既然這家伙喜歡鬧,那自己便陪他鬧吧!

宸王見慕容玥居然識破了自己的意圖,魅然一笑,長臂一伸,便將慕容玥擁入懷中,低低魅惑道:"玥兒的心,莫非還沒有拴住麼?即是這樣,那本王便該繼續努力才是!"

完,宸王便抱起慕容玥就要往床上走去,慕容玥一見,忙急急叫到:"喂,站住,北辰星,你想要做什麼?"

宸王依停住身子,戲謔地看著懷中的慕容玥,笑道:"怎麼,玥兒此刻心中可還在想著別的男人嗎?"

"別鬧了,談正事呢!"慕容玥沒好氣地瞪了宸王一眼,身子一翻,便姿勢優美如一只輕靈燕兒一般落在了地上,坐回了椅子上,端起桌上的茶水輕輕一抿,潤了潤方才被美人you惑得有些干渴的嗓子,再開口道:"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只怕淑妃的計劃,便是在適當的時候,讓你'病逝’,並將你'病逝’的原因嫁禍到北辰睿的身上,給他冠上一個謀害兄長的罪名,徹底斷了他登上皇位的可能."

宸王在慕容玥的身旁坐下,為慕容玥喝盡的杯中續上了茶水,而後就著慕容玥喝過的杯子,飲下了杯中茶水,目光瀲灩著流光自慕容玥緋了的俏臉上掃過,魅然一笑,而後帶著幾分釋然,幾分嘲諷道:"看來我家玥兒果然是冰雪聰明,僅憑這些蛛絲馬跡,便將淑妃這十幾年來的精心算籌給推算的**不離十,若是淑妃知道了,只怕會被你氣得七竅生煙吧!"

慕容玥聽到這句話,終于徹底放下心來,看來,北辰星已然徹底將對淑妃作為"母親"的感剝離了,否則,他會稱呼淑妃為"母妃",而不是淑妃.

其實有時候,很多事並非沒有發覺,而是因為剝離不開的感,而一直在自欺罷了,北辰星如此聰明的人,有怎麼會沒有發覺到淑妃的面目,只是他不願意承認罷了.

而自己的出現,正好可以填補將宸王內心之中將淑妃剝離後的空白,才能揭開了這一段痛苦的過去.

北辰星,風萬種,絕色魅惑,清冷淡然的外表下,也不過是一顆害怕孤寂的脆弱內心啊!

"那個,北辰星,其實我想要跟你坦白的是,淑妃她,早在昨日,就被我氣得七竅生煙,面色發青了……"

慕容玥在話語聲,在宸王愈加幽深不可揣測的目光威壓下愈加變得低微,最後,更在宸王周身瞬間散發的冰冷氣息下消失……

"!"宸王淡淡地了一個字,而後身子緩緩向後一靠,慵懶高貴如冥王哈德斯般的氣息頓時流露無遺.

"昨天,我被你父皇召入宮後,就……"慕容玥老老實實地將昨天自己在怡和宮和永和宮內發生的一切都如竹筒倒豆子般地交代出來.

宸王聽著慕容玥的話,如玉的臉色愈加蒼白,粉色的薄唇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直線,魅惑的星眸微微眯起,爆出懾人的光彩,就那般看著眼前的慕容玥,周身卷起了駭人的風暴.

素白的手掌狠狠地握起,用過于用力而顫抖著,一如此刻他的心一般.

"她叫你去你就去嗎?你不會拒絕?該死的,你怎麼可以這麼大意?"宸王一把將慕容玥拉入懷中,緊緊地摟著她,心中恨不得將她摁在腿上,狠狠地揍一頓,只是,滿腔的怒火在沖出胸口之後,到了口中,只化作了一句:"你可曾想過,若是你出了事,我該怎麼辦?我去哪里再找一個你?"

慕容玥本被宸王憤怒的質問惹得心頭一惱,執拗的性子才上來欲與其爭辯,但卻在聽到宸王最後惶恐的那一句話時,化作了煙消云散.

尤其是在被宸王抱入懷中,感受到宸王渾身因害怕而顫抖之時,心中一緊,伸手緊緊地回抱著宸王,原本不甘的怒氣皆化作了內疚:"對不起,北辰星,我不知道她竟是那般可怕的一個人,否則,我不會那樣莽撞地去頂撞她.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是在為我抱不平,你是在心疼我……玥兒,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對你發脾氣!"

宸王緊緊地抱住慕容玥,在聽到她的那一句"對不起"後,心中懊惱得幾乎要抽自己一巴掌,他明明知道慕容玥是因為淑妃對自己的惡劣態度,才會出聲頂撞對方,她是那樣的愛自己,愛到不願讓任何人欺負自己,即使那個人的身份是自己的母妃.

她是那樣聰明的女子,怎會沒有發覺到淑妃的可怕,可是她依舊義無反顧地站出來,將所有對自己的不平之事盡數奉還,讓得淑妃那樣陰森城府之人,都氣得青了臉.一切的一切,只是因為她愛著自己,自己又怎麼能夠對她發火呢?13acV.

宸王懊惱地在心中罵著自己,卻忘了自己的方才的怒氣,皆是因為擔心害怕慕容玥出事而衍生的.

"北辰星,你不用自責,我知道,是我莽撞了,我不應該讓自己處于危險之境,我明白你的怒火,當時的處境,是那般的危險,若當時不是身在皇宮之中,想必我一定沒有命回來了,你生氣也是應該的,我保證,我下次一定不會再這般魯莽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慕容玥聽到北辰星自責的話,在他的懷中搖了搖頭,嗅著那清新的青竹香,感動地笑道:"你這般疼我,憐我,愛我,我是不會舍得早早死去的,就算是死了,我也會想盡辦法回來找你的……"

即便再有一個機會穿越輪回,再有更加燦爛的人生等著她,她也不會舍得放棄眼前這個完美如神祗般的男子離開,只因那千百個輪回之中,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北辰星.

"別胡,誰也別想把你從我身邊帶走!"宸王聽到慕容玥的話,繃著一張俊臉冷聲喝到.

"嗯,我不走,我可還沒有把你這個絕世美男給弄到手,吃進嘴里呢,哪里舍得離開!"慕容玥有些不甘心地道,明明是二十多歲的成熟靈魂,偏生給穿越到這麼一個未成年少女的身上,眼睜睜地看著美男子在自己的面前,卻能看能摸能親,偏生不能動真格,只能硬生生忍著**的感覺,真心讓人抓狂啊!

上篇:228身世     下篇:230所犯何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