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0所犯何錯  
   
230所犯何錯

"哦?沒有把我弄到手,吃干抹淨,你就不會舍得離開?"宸王臉色有些怪異地開口問道,目中閃過一絲暗芒,一閃即逝,快得讓慕容玥無法看清其內含義.

"嗯,那是當然的,你這樣的絕世美男,我可是第一次看見,如果不把你給吃了,我可是做鬼都不甘心啊!"慕容玥很是認真地點了點頭,北辰星的絕世風華,魅惑天成的清華無雙,可是上輩子再高明的整容技術都無法造就的.

若是這樣的一個無雙男子送上門了都讓她放走了,讓狐狸知道了,只怕自己幾輩子都無法洗脫這個恥辱吧!

"我明白了!"

宸王晏然一笑,半眯的星眸中轉出流光溢彩,讓得慕容玥閃了眼,傻傻地問道:"什麼意思?"

他明白了?他明白了什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宸王笑得很是開心,一拽慕容玥的手,將她摟在懷中,來到美人榻前坐下,而後開口問道:"既然淑妃已經將殺害麗妃的罪名扣在了德妃的身上,並且讓她因為這一事而失去了管轄後宮的職權,那麼你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准備何時向德妃動手?"

"你都知道了?"慕容玥一怔,原本她還准備和宸王明德妃的事,在聽聞宸王如此問自己後,便明白自己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都被眼前的這個男子默默地看在了眼里,他之所以不曾出手幫助自己,是因為對自己的尊重,給自己足夠的空間,讓自己成長.但卻不會放任自己處于危險之地,一旦有危及自己性命的人事出現,他便會在第一時間為自己保駕護航.

"那只人參之中下的是腐心蝕神散,和你之前所中的毒是一樣的,只是藥量下得要比之前重上數倍,看來,德妃心中已經對你產生忌憚了."宸王道,一道寒光自他的星眸中閃過,隨即隱于無形.

他已經讓天機在宮中的暗衛將腐心蝕神散放入了德妃的飲食之中,只需一段的時間,便能夠產生效果,皆是想必玥兒也該收網了,有了腐心蝕神散的幫助,想必到時候玥兒要輕松許多.

也是時候讓那德妃嘗嘗玥兒之前所受的苦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次被剝奪了管轄後宮之權,的確讓她感受到危機了!"慕容玥冷冷一笑,德妃,不知道當你被剝奪了妃位之後,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景呢?

自己最為重視的東西,一樣一樣地被剝奪,那種惶恐,那種痛苦,一定會讓你寢食難安痛徹心扉吧!

"玥兒准備下一步做些什麼?"宸王看著慕容玥瞬間冷然的表,心疼地皺了皺眉.

"下一步,我要讓她在失去妃位的同時,將她所有的希望都湮滅!"慕容玥的話,帶上了幾分殺氣.

她已經得到了精確的消息,德妃准備將北辰蘭嫁給兵部尚書之子,昨日上午,已經召了兵部尚書的夫人入宮相談,只怕再有幾日,就連婚期都會定下了!

這樣以來,只要北辰蘭的事一曝光,德妃定然會同時得罪了兵部尚書,耶律韜以及護國公.若是到時候連同殺死麗妃的嫌疑在身,讓得文相暴怒,以這四人在朝中的勢力,一旦同時要做一件事,只怕連北辰皇都不得不慎重對待.更何況,只是對付一個後宮的妃子.

德妃,即便再受寵,也只能落得剝奪妃位,打入冷宮的下場吧!

冷宮里的德妃,是否依舊能夠保持住那份優雅與高貴呢?慕容玥冷然一笑,這些,就等著她去證實了!

"既然玥兒已經決定了,就直接做吧!到時候有什麼需要天機出手的,直接和菲菲,星風那臭子這段時間天天在攬月園外溜達,有機會讓他辦事,相信他可是求之不得!"

宸王寵溺地摸了摸慕容玥的長發,心中著實放心布下留慕容玥一人在京城,他這一去,可是要等到春暖花開時,才能夠回來了!

"看來我可留不住菲菲多長時間了!"慕容玥的眼中有了些許暖意,水菲菲能夠和星風走到一起,她可是十分樂見其成的.

"為什麼要留?即便菲菲嫁給了星風,也一樣能夠在你的身邊的,別忘記了,你可是宸王妃,天機閣主母,我的北辰夫人!"宸王不悅地提醒著慕容玥她的身份,有些不滿這妮子對自己身份和未來日子的忽視.

"是,只是我這個宸王妃,天機閣主母,北辰夫人,可是連你們天機閣的大門都不曾進過呢?宸王殿下,天機閣主,北辰星,請問你對這件事,可是有什麼交待嗎?"慕容玥在聽到宸王的話後,水眸微微一斂,嘴角勾起了一絲燦爛的笑靨,笑語嫣然地朝宸王問道.

宸王心中一緊,心知這丫頭開始秋後算賬了,當下朝窗外叫了一聲:"你們幾個進來!"

話音剛落,慕容玥便見窗戶被人自外面打開,星殤,星土及星火三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齊齊跪倒在地,叫到:"屬下見過主子,主母!"

慕容玥一見這三人,猛然掙脫了宸王的懷抱,當下俏臉一,開口問道:"你們一直在外面?"

嘴里雖然問著星殤三人,一雙秋眸卻是狠狠地瞪著宸王,若是他們三人一直都在外面,那……那豈不是把之前她和北辰星之間的事都聽了去?

看著面色緋如云彩般迷人的慕容玥,再感受著懷中空蕩蕩的清涼,宸王眯了眯星眸,有些後悔自己將星殤三人這麼早便叫出來,有心想要將三人趕出去繼續和慕容玥膩歪,卻心知若是此刻不給這妮子一個滿意的解釋,只怕下次再想要享受到美人恩,只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主母放心,屬下不該聽到的,一句也沒有聽到."星火抬起頭來嘻嘻笑道,心中對宸王和慕容玥的和好可是欣喜萬分,這樣一來,他們就不用每天生活在悔恨懊惱和戰戰兢兢之中了.

慕容玥聽到星火的話後,臉上的熱潮非但沒有退卻,反而更是嫣眩目,這家伙的叫個什麼話,什麼叫不該聽到的一句也沒有聽到?那豈不是,該聽到的,一句也沒有漏掉嗎?

"北辰星,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慕容玥的眼睛危險地眯起來,心中大有不個明白,便一腳把你踹飛的沖動.

"玥兒,他們方才可是離房間足有十丈之遠的,你不想讓他們聽到的,絕對一句都聽不到!"宸王有些好笑地看著慕容玥此刻羞憤難當的模樣,無奈地撫著額頭道.他家的玥兒什麼都好,就是似乎有些過于害羞了!

"十丈,那你方才只是輕輕一喊,他們就出現了,怎麼可能?"慕容玥才問完,便心知自己問了一句傻話,憑宸王的功力,雖然只是輕輕一喊,想要送入星殤等人的耳中,又豈是難事?

反而自己,這般緊張,儼然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只怕此刻星殤三人心中還不知道在怎麼樣笑話自己呢!

慕容玥瞬間有種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的強烈想法,只可惜,她沒有土行孫的能力.

"你們自行向主母請罪,若是玥兒不原諒你們,你們便下靈窟六層去贖罪吧!無需再跟我出門了!"宸王淡淡地開口道,而後輕輕地闔上了雙眸,示意慕容玥自行處置星殤三人.

沒把抹你當."星殤(星火,星土)向主母請罪,求主母降罪!"星殤三人聽了宸王的話,忙朝慕容玥道.

若是在平日里,下靈窟也無所謂,雖然痛苦萬分,卻也能夠讓自己的能力得到極大的進步,可是此時正是主子要去雪山的緊要關頭,自己三人如果不跟隨左右,若是主子路上出了什麼事,身邊不夠人手用,該如何是好?

無論如何,自己等人都要求得慕容玥的原諒,即便是不原諒自己,哪怕是留守觀察,等到來年春天回來,也足矣.

"你們自覺所犯何罪?"慕容玥輕輕一歎,開口問道.造成他們性格的,是煉獄那個可怕的地方,自生活在那樣毫無人性,只有命令,沒有解釋的地方,養成這般謹慎的性子,也無可厚非.

"屬下不該阻攔主母進入天機閣."星殤三人連思考都沒有,便瞬間回答出來.

"為什麼不該阻攔?"慕容玥秋眸一閃,再次開口問道.

"因為主母是主子的未婚妻,擁有進入天機閣的資格!"星殤三人依舊回答的極為迅速.

慕容玥緩緩地搖了搖頭,道:"不對,若是按照你們這樣,豈不是天機所有核心成員的配偶都擁有進出天機閣的權力了?"

星殤三人聽到慕容玥這話之後,當下一怔,看看慕容玥,再彼此對視一眼,皆是不明白慕容玥這話是什麼意思.

莫非主母是不願意原諒自己,才這般?

星殤看了眼慕容玥,抿了抿嘴道:"主母,一些事都是由屬下決定的,星火和星土只是因為服從屬下的命令,主母若是要懲罰,就懲罰屬下一人好了!與他們二人無關."

慕容玥緩步走到星殤三人面前,伸手將三人扶起,道:"北辰星一直把你們當成了自己的兄弟,共同進退的伙伴,可以在戰場上將後背交給對方的戰友,唯獨沒有把你們當初需要在自己面前下跪的奴才,所以,我也不要你們對我下跪.那日,你們是因為忠于北辰星,才將我阻擋在天機閣外,今日,你們更是因為忠于北辰星而拋卻自己的驕傲,跪在我的面前.北辰星有你們這樣為了他而能夠舍棄一切的好兄弟,你們又身犯何罪?我又為何要懲罰你們?"

"主母!"星殤三人在聽到了慕容玥的話後,皆是動容地看著她.

星殤動了動唇,還想要些什麼,卻沒有出口,只是眼中卻多了幾分往日沒有的尊重,這份尊重,在以往的十幾年里,只給了鬼谷子和北辰星,如今,卻多了一個慕容玥.

"只是!"到這里,慕容玥原本緩和的臉色一變,化作了凝重和嚴肅,身上更是隱隱地散發著威嚴之氣,如一個身經百戰,曆劫歸來的不敗戰神.

"雖然你們沒有罪,但是你們卻犯了一個極其嚴重的錯誤.不錯,你們是北辰星最忠實的伙伴,但是想要更好的為主子效勞,並不是死死地抱著主子的命令嚴格執行就可以的.有句話叫做'事急從權’,更有句話叫做'計劃不如變化快’,在戰場上,在行動時,若是主子的命令受到了外界因素的影響,而不能夠再一成不變的執行下去,你們就需要改變方案,以另一種更為適合變化的方案來執行."

慕容玥到這里,抬頭看向面前的星殤三人,開口問道:"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若是有一日,你們的主子性命受到威脅,有兩種方法可以救他,一種是他認可的,另一中是他不能夠接受的,可是眼前的條件,只能用那種他不能夠接受的方式來拯救他,而他在昏迷之前,曾下令不允許用那種方式來救他,否則便是他醒來後,也要你們以死謝罪,你們又該如何選擇?"

"這……"星殤三人皆是抬頭看了眼宸王,而後又看了眼面前的慕容玥,最後則是齊齊低下了頭,默然不語.心中雖是瞬間就有了答案,卻皆是不敢開口,生怕自己的回答觸怒了慕容玥.

"星殤,星火,星土,你們回答我?"慕容玥的聲音陡然降低了幾分,開口喝道.

"屬下選擇救主子!"星殤三人對視了幾眼後,皆是開口回答道.

"然後呢?"慕容玥繼續開口問道.

"然後,我們自刎向主子贖罪!"星殤三人見躲不過去,便齊聲回答到.

宸王臉色不便,只是睜開了星眸,看了眼星殤等人,再看了眼慕容玥,便又緩緩地閉上了雙眸,淡然無波,只是,若是細心觀察,便可看見那雙如遠山般的眉,已然輕輕蹙起.

"愚忠!愚昧!"慕容玥怒喝一聲,恨鐵不成鋼地看著面前的三人,此時此刻,她才能夠理解到之前為何宸王會那般的作為,有這樣的下屬,這不知是慶幸還是氣憤.

"你們就不會在救了主子之後,謊欺騙主子嗎?這種善意的欺騙,得到的是皆大歡喜,你們為什麼就要選擇一種讓自己失去性命,也讓主子痛苦一生的方法來解決事呢?"

慕容玥氣急地道,而身旁的宸王則再次睜眼看了眼慕容玥.

星殤三人聽了慕容玥後,皆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慕容玥心知想要扭轉面前這三個榆木疙瘩腦袋的想法,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事,需要一段時間來完成.也不再逼他們,轉而揮了揮手,淡淡地道:"你們先回去好好地想想我過的話,若是以後你們再犯下同樣的錯誤,連同這次的錯,一並處罰,處罰加倍!"

"是!屬下多謝主母開恩!"星殤三人聞皆是一臉喜色地看向慕容玥,心知自己這次能夠跟隨著宸王一同去雪山了,不用留在天機閣內擔心受怕.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這個時機吧!"慕容玥意有所指地道,他們擔心著北辰星,自己又如何不是.

眼前這三人都是天機閣內的精英,北辰星的貼身護衛,若是這次處罰了他們,北辰星此次出門,身旁的防護定然會松了許多,若是路上出了什麼事,可是她所不能夠承受的.

"屬下告退!"星殤三人見狀,朝二人行了一禮,便准備離開.

"下去吧!星殤,你回去之後,記得多想想我今夜所的話!我不想你讓我失望!"慕容玥突然開口了這麼一句話.話的同時,慕容玥亦是向星殤使了個眼色.

"是!"星殤在接收到慕容玥的眼色後,默記于心,而後帶著星火和星土退了下去.

"老大,主母最後和你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莫非她還沒有原諒你?"才退出攬月園,星火便急急朝星殤開口問道.

"不是!"星殤回頭看著攬月園內,幽深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光芒,他緩緩地勾起了性感的薄唇,開口道:"星火,我們都看了主母了!她比我們想象中的,更聰明!以前,我還總覺得她配不上我們主子,如今看來,或許,這世上,只有她,才配站在主子的身旁!主子的眼光,的確是我們不能及的!"

慕容玥最後的那句話,分明是讓自己多琢磨她所舉的那個例子,看來,她已經知道了主子的病,且對主子要離開的原因清楚得很,所以才會出那樣的一番話,讓自己以後在保護主子的同時,要嚴加看管主子,不得再讓主子做出什麼感用事的事來.

由此看來,主母對主子的感,並不比主子對主母的少上半分,主子的付出,終于有了回報了!

===================================================================================13acV.

第一更送到,今日還有更新,大家記得投票哦!

上篇:229溫馨     下篇:231離別總是最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