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1離別總是最傷感  
   
231離別總是最傷感

"老大,你的話,我怎麼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星土有些納悶地看著星殤,有些納悶他為什麼會這些話.

主母當然是聰明的,否則她的一張設計圖紙又怎麼會讓一向眼高于頂的星木欣喜若狂.

主子的目光更是他們所不能及的,這點想來都是無須質疑的.在他看來,主子要自己忠于主母,如對待主子一般對待主母,那麼他便照辦就是,今後主母什麼,他便做什麼,如此便是.

同樣的想法,也出現在星火的腦中.他的想法就更是簡單,主子和主母,本就是一體的,聽誰的不是一樣?還有星木那塊木頭,雖然有時候看來傻里傻氣的,誰不知道,一旦遇上了什麼事,他可是最聰明的一個,連他都對主母推崇萬分,心服口服,那麼自己等人又有何不服的!

"慢慢的你就會明明了!"星殤酷酷地一笑,而後便閉上了雙眼假寐,等待著宸王自攬月園出來後啟程.

慕容玥立于窗前,目送著星殤三人離開攬月園,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穿著雪蓮水裳的身姿,在窗外明月光的照耀下,周身散發出一種柔美的氣息,夜風吹來,水裳飄動,朵朵雪蓮仿佛活了般輕輕搖曳,湖色水澤蕩漾,泛出點點水光,讓得那絕美的人兒,仿若月光之精華凝就而成,飄然如仙.

"玥兒,你是在鼓勵我的下屬在適當的時候可以違背我的命令嗎?"宸王自榻上站起身,輕輕走到慕容玥的身旁,伸手摟著慕容玥,心中有種錯覺,仿佛方才身旁的人兒就要隨風飛離,化作了九霄仙女一般.

也正是這種錯覺,讓得他一時未曾去注意慕容玥最後對星殤的那段話,沒有發現到慕容玥的心思.

聽到宸王故作惱怒的話,慕容玥璀璨一笑,偎依在宸王的懷中,嬌聲道:"北辰星,你是在擔心我拐跑了你的下屬嗎?還是,在擔心我奪了你的權?"

"本王的便是玥兒的,玥兒想要,隨時取走便是."宸王溫香軟玉在懷,樂得逍遙,又怎會計較這些.13acV.

"那你可記住哦,以後我對他們下令,你可不許反悔."慕容玥眼眸流轉,笑得風萬種,北辰星可是一個不會心疼自己的人,方才她已經暗示過星殤了,相信以星殤的聰明,定然會明白該怎麼做.以後在必要的時候,定然會以保重北辰星的身體為第一守則.

"玥兒開心便好!"宸王承諾道,舉目看向天際明亮的圓月,十五的月亮十六圓,雖今日只是十四子夜的月亮,亦是美若明玉,只是,月圓,人卻要分離了!

"玥兒,我該走了!"宸王上一刻還邪魅明快的話,在此刻陡然帶上了幾分傷感,無雙的容顏亦是暗了幾分.

才與愛人甜蜜如斯,卻立即就要分離,饒是以宸王這般堅韌的性子,也感覺到萬分不舍,竟有一種不顧一切留下來的沖動,即便是身受寒毒再凶猛的沖擊侵腐,只要有玥兒在身邊,又有何懼,身體再痛苦,只要心是幸福的,又有何妨?

"好!"慕容玥聞心一顫,抬起頭來,卻是滿臉燦爛的笑容,燦若春花,明豔如玉.她知道,任何一句不舍難分的話,都會讓眼前這個男子更加痛苦,所以,她要笑著分離,笑得等候,笑著迎接他的歸來.

"來年春暖花開時,便是我們重聚之日.玥兒,你等我!"宸王伸手撫著慕容玥的璀璨嬌顏,諾道.

"好!"慕容玥再次應道,無法多一個字,她生怕自己哪怕多上一個字,都會將滿心的不舍傾瀉出來,化作了嗚咽,化作了淚水,化作了相思雨……

大明是目."以後你不得父皇宣召,不准進宮,到哪里都要把水菲菲帶上,不准一人行動,報仇的事,不能急于一時,萬事都以安全為第一,不准做出任何讓我擔心的事……"宸王看著慕容玥水霧氤氳的眸子,一把抓住她的腦袋,摁入了自己的懷中,不敢再看那雙有水澤蕩漾的眸子,只怕自己在未來的幾個月,午夜夢回間,想起了這雙帶雨水眸,會心痛欲裂……

于是他抬起了頭,閉上了眼,一句一字,緩緩地著這些,交代著自己所能夠交代的話,恨不得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讓他和心愛的人兒永遠這樣相擁到天荒地老.

"那件羽衣要記得貼身穿好,星木已經把你的手鐲做好了,我已經放在你的枕頭底下了,還有……云逸送你的云霞紫晶千萬記得要時刻戴著,它能夠吸收你身上殘留的毒素,且可以解世間百毒,讓你不受毒物傷害……"

"好!"

"嗯……"

"好……"

慕容玥聽著宸王交代的一句一字,將頭緊緊地埋在那厚實的胸膛之中,也只有這樣,她才能夠任性地讓自己的淚水盡地流出……

"我走了……"將所有的事都交代清楚之後,宸王才戀戀不舍地開口出這三個字.

"保重……"慕容玥悶悶地出這兩個字後,退出了宸王的懷抱,轉過身去,背對著宸王.

"等我……"宸王最後二字完,人已經飄出了三丈之遠.

月色下,青衣男子隨風飄遠,淡淡的青竹清香縈繞在攬月園屋,經久不散,仿佛男子牽絆的心,始終不曾離開……

宸王不曾回頭,慕容玥也不曾轉身,兩人就這般背對著對方,生怕再看上對方一眼,就再也不能承受離別.

拉開距離的,是雙方的身體,只是兩顆年輕的跳動的心,卻愈加靠得更近……

宸王緩緩落在星殤三人等候的地方,一輛黑色的馬車已然等候在原地,星木坐在馬車上,見宸王到來,忙撩起了門簾,宸王身形一閃,坐入了馬車.

隱約中,攬月園內傳來了清靈飄渺的歌聲:"記得你的笑容總在我夢里,陪我度過孤獨的夜晚,記得你的聲音總在我耳邊,陪我度過彷徨的時光,想起我們在一起,那幸福讓我沉醉,想起你在雨中的身影,我不禁淚流滿面,我的愛人,如果你要離去就請記住,我依然愛你,如果你要回來,我會在這兒等你……"

原本一身冷清氣息的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歌聲後,粉色的薄唇輕然勾起,漆黑如墨的眸子中流轉過燦然的光澤.

"玥兒,春暖花開時……等我……"

慕容玥的歌一遍又一遍地響起,直至再也感覺不到宸王的氣息殘留,她的淚才再次落了下來,在月光之下反射著悲傷的光澤.

"姐!王爺走了!"水菲菲的身影出現在窗前,擔憂地看著慕容玥,才墜入戀的水菲菲,又怎麼會體會不到慕容玥的心.

若是這次星風也隨著姐離開,她定然做不到像姐這麼完美吧!姐為了讓王爺能夠安心地養病,將最為燦爛的笑容放在臉上,更以最美好的歌聲為王爺送行.堅強地將自己所有的不舍與擔憂地深深地藏在心底……

"是的,他走了……"慕容玥抬了抬頭,看向天際愈加黑暗的迷霧,"但又如何,黎明前的一刻,不正是最為黑暗的嗎?菲菲,他今日走了,是為了他日更加完好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又有何不舍呢?"

完,慕容玥輕輕地閉上了眼,精致的下巴高高地抬起,如同一只最為驕傲的天鵝,等待著自己的伴侶歸來,神聖潔得讓人無法逼視.

就在她的話音落下之際,一抹亮光劃破了天際,照在了慕容玥的臉上,告示著黎明的到來.

"菲菲,准備溫水給我洗漱更衣,該是練武的時間了!"慕容玥跳下窗台,回頭看向水菲菲,已然換上了一張笑臉.

"姐……"水菲菲驚訝地叫到,似乎無法接受慕容玥能夠如此快地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我要盡快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才能讓他放心,不是嗎?"慕容玥點了點水菲菲的俏鼻,轉身回到了房內.目中,滿是堅毅之色.

北辰星,你一定要給我好好地養病,若是讓我知道你不好好照顧自己,你可就心了!

……

八月十五,是北辰皇朝的中秋佳節,天色才亮,整座城市便籠罩在了一股歡樂的氣氛之中,大街上更是熱鬧非凡,非但有著本土的百姓,更有著不少自其他國家來到的客人.

慕容宰相才下了早朝,連朝服都來不及換,就趕到了攬月園,抓住了正在練武的慕容玥道:"玥兒,快,洗漱一番便陪爹爹去前廳,爹爹讓夢之坊的繡娘給你制了幾套衣裳,你去看看有沒有你喜歡的,還有頭飾和胭脂水粉,爹爹都一並讓夢之坊的繡娘給帶來了,今天可是你的生辰,你可要好好地妝扮一番,陪爹爹去祭拜你娘."

"是,爹爹先去前廳稍等片刻,女兒梳洗一下就來."慕容玥看著慕容宰相一副欣慰且傷感的模樣,便心知他定是又響起了自己的娘親月靈,便溫聲開口道.

上篇:230所犯何錯     下篇:232拜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