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2拜祭  
   
232拜祭

慕容玥梳洗了一番,才欲要重新穿上宸王送的那件雪蓮水裳,卻在摸到那如水般柔和的觸感後,頓了頓,秋眸幾閃,終究又是將它珍而重之地收起,放在了衣櫃的最里層.

"姐,您今天要穿哪件衣服呢?"肖嬤嬤見到慕容玥的舉動後,慈愛的眸中閃過一絲了然之色,而後看向衣櫃之中其他的衣服.

慕容玥眼眸掃過衣櫃之中眾多的衣服,而後定眸在其中一件繡著玉蘭花的淺色繡裙之上:"就穿那件吧!"

既然是要去祭拜娘親,就不宜穿得過于豔麗,還是素雅些好.

"是,姐."肖嬤嬤取過那件玉蘭花繡裙為慕容玥穿上,而後為其梳了個雅致的蘭花髻.

由于慕容宰相還在前廳等著自己,慕容玥在眾多的首飾中隨意看了幾眼,選了一只同樣白色的梅花發簪插在發髻上,便不再選用其他的發簪,徑自朝前廳趕去.

"爹爹久等了!"慕容玥來到前廳的時候,正看見慕容宰相已換了一身素色的便服,在前廳中等著自己.

"玥兒,來看看,這些是爹爹前幾日在夢之坊訂的衣服和配套的首飾,你看看喜歡嗎?"慕容宰相見到慕容玥到來,臉上露出了疼愛的笑容,示意她先選擇好衣服再出門.13acV.

"爹爹選的,自然是極好的.不過女兒就穿身上這套就好了,這套衣服女兒極為喜歡."慕容宰相雖不喜歡裝扮自己,但眼光無疑是非常好的,慕容玥所有的衣服都是慕容宰相一手操辦的,但每一件,無論是豔麗的還是素雅的,都各有特色,穿在身上,皆是襯托出慕容玥高貴典雅的氣質.

慕容宰相聽到慕容玥的話後,目光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玉蘭花繡裙,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而後點了點頭道:"不錯,玥兒的對,這套便是很適合,當初你娘,也是極喜歡玉蘭的清香的."

慕容玥揮手示意肖嬤嬤將繡娘帶下去領賞錢,而後看著慕容宰相微微笑道:"爹爹莫非就想這般去見娘親嗎?"

慕容宰相聞一怔,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有些疑惑地看向慕容玥問道:"爹爹的衣服有什麼不對嗎?"

慕容玥抿嘴笑道:"玥兒的並非爹爹的衣服,而是爹爹的頭發和胡子,莫非爹爹准備就這般去見娘親嗎?爹爹就不怕娘親見到爹爹一直這樣下去,在九霄之上也心中難安嗎?"

慕容玥到這里,看著慕容宰相有些複雜的目光,走上前去摟著慕容宰相的臂膀撒嬌道:"爹爹,玥兒知道你心中忘不了娘親,玥兒也不希望爹爹忘記了娘親,只是,娘親已經死去這麼多年了,我們可以緬懷她,可以追憶她,但是不能讓自己的心也跟著她一起死了,逝者已矣,活著的人要更好地生活下去,爹爹,玥兒知道你一直都是為了玥兒才堅持下來這十幾年的,可是玥兒真的想讓你開開心心地活著,而不是這樣放任著自己活在過去."

慕容宰相看著慕容玥目光盈盈地看著自己,在聽完慕容玥的話後,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大掌溫柔地撫上了她纖瘦的肩膀,點了點頭道:"玥兒長大了,懂事了!哈哈,好,爹爹知道你的心意,但是爹爹已經習慣了這麼多年了……罷了……你且等爹爹一下!"

完,慕容宰相便向後院走去,慕容玥看著慕容宰相感觸的模樣,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揮手招過身後的水菲菲,在她的耳邊輕聲了幾句話後,見到水菲菲訝異地看著自己,笑著朝她點了點頭.

水菲菲得了命令,便迅速地退了下去……

不多時,慕容玥便看見一個渾身散發著不羈氣質的成熟男子自外面走了進來,劍眉入鬢,眸光如電,薄厚適中的唇抿出一道淺淺的弧,身上的氣質雖不若北辰星那般傾國傾城,不若云逸那般淡然似佛,卻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是那種最為陽剛的英俊男子.

你可以眼前的男子是二十歲,也可以他是三十歲,更能夠在他的身上感受到天命年齡該有的歲月沉澱.

他緩緩地自門外走進,仿佛帶著歲月荏苒的甯靜,在慕容玥的身旁站定,慈愛地一笑,開口,熟悉的聲音響起:"怎麼,玥兒不認識爹爹了?"

慕容玥嫣然一笑,看著慕容宰相那張足以讓無數少婦為之瘋狂的俊臉,開口道:"玥兒只是沒有想到爹爹居然是這樣迷人的美男子而已!"

慕容宰相的俊臉一,輕輕地在慕容玥的頭上一拍,道:"別胡,該走了,否則你娘要久等了!"

到這里,慕容宰相便想起,往年的這個時候,他已經在趕往月靈所在的路上了,這次雖會遲了些許,但卻帶上了玥兒,想必靈兒見到了玥兒,定然會很開心吧!容梳要新里.

"嗯,爹爹都給娘帶了些什麼?"慕容玥見慕容宰相自管家的手中接過了一個食盒,開口問道.

慕容宰相在慕容玥的相攜下,朝門外走去,回答道:"都是一些你娘愛吃的東西,我早上起來的時候做了一些,給她帶去……"

兩人著話來到門口處,正准備上馬車,卻見到另一個一身素白的女子立于馬車旁.

慕容宰相在見到女子時一愣,開口問道:"柳絮,你怎麼會在這里?"

那女子正是柳姨娘,她朝慕容宰相俯了俯身,行了一禮後答道:"老爺,奴婢也想去拜祭夫人,求老爺應允."

慕容宰相聞臉色微緩,目光深沉地看了眼柳姨娘,須臾,才開口道:"你往年沒有經過我的應允,不也都去了嗎?今年為何又要來問我?"

其實並沒有人知道,慕容宰相每年中秋的清晨都去祭拜過月靈之後,還會在每年這日的晚上,都一夜宿在月靈的墓前,因此他才會發現,每年自己去祭拜過月靈後,還會有人在去祭拜她.

只要稍加留意,他便知道那人是翠柳居的柳姨娘,雖然有感于柳姨娘對月靈的誼,但他的心已經隨著月靈的死去而逝去了,自然不會再有其他的想法.

柳姨娘聽了慕容宰相的話,俏臉一,雖不知為何自己的舉動會被慕容宰相得知,有心想要些什麼,卻不曾出,只是目光不自覺地看了眼慕容玥,動作雖然隱秘,卻依舊被慕容宰相敏銳地捕捉到了.

見到柳姨娘這般,再聯系慕容玥方才過的話,慕容宰相又哪里還會想不出來柳姨娘會這麼巧地出現在此處.當下心中幽幽一歎,便開口道:"即是如此,你便一起來吧!"

別人的想法,他都可以罔顧,但玥兒的想法,他不能不重視,只是,看來女兒太過貼心,也是一種煩惱啊!

想到這里,慕容宰相便先行一步跨上馬車,而後朝慕容玥伸出了手.

慕容玥卻輕輕一退,笑語嫣然地道:"爹爹,女兒身邊還有菲菲和肖嬤嬤要跟著,就不和爹爹姨娘擠一輛馬車了,女兒已經讓菲菲准備好馬車了,爹爹先行一步,女兒跟在後頭就好了!"

"玥兒……"柳姨娘被慕容玥過于明顯的舉動斗得臉一,道:"我也去和你一輛馬車吧!"

著,柳姨娘還轉頭看了慕容宰相一眼,生怕他被自己的輕舉妄動惹怒了,心中暗暗後悔不該被水菲菲的話打動,過來這一趟.

"姨娘可別再過來和玥兒擠了,玥兒的馬車已經坐了三個人了,姨娘再來就太擠了!"慕容玥開口笑道,若是柳姨娘再過來,豈不是白費了自己的一番心意.

"既然這般,柳絮,你就上車吧!"慕容宰相抬頭看了看天色,不再矯,而是直接喚柳姨娘上車.

柳姨娘聞心中一顫,咬了咬唇,點頭應道:"是!"著便攀著馬車的扶手,就要上車.

慕容宰相見到柳姨娘那分心翼翼的模樣,心中不忍,便伸出手去,示意柳姨娘抓著自己的手上來.

柳姨娘將自己的素手放入了慕容宰相的大掌之中,肌膚相觸的一瞬間,一滴清淚隨之落下,她忙低下了頭,不敢讓慕容宰相看見自己的淚水,生怕因此而惹得他不虞.

十幾年了,已經十幾年了,她終于再次和老爺見面了,午夜夢回間,心心念念的男子,終于對自己伸出了手……

慕容宰相又怎麼會沒有見到柳姨娘的淚水,對于這個在自己年少輕狂之時收下的通房,他的心中到底還是有著深深的虧欠的,若非自己的酒醉之舉,或許,她可以嫁入一個平民百姓的家中,雖不能大富大貴,但至少可以相夫教子,充實地過一生.

而不是如同在慕容府中一般,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更在翠柳居內空度了十幾年.將自己的大好青春,就此埋葬.

"柳絮,這些年,苦了你了!"一時間,有些無法面對柳姨娘的淚水,慕容宰相歉疚地看著柳姨娘道.

上篇:231離別總是最傷感     下篇:233遇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