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3遇襲  
   
233遇襲

聽到慕容宰相的一句:"這些年,苦了你了!"柳姨娘的淚水便再也忍不住,如同雨兒般落了下來.

"老爺……柳絮,不苦,不苦……"柳姨娘驚覺淚水的傾瀉,慌忙低下頭拭去臉上的淚水,急急道.

"以後你也別總是呆在翠柳居中了,有時間多出來走走."慕容宰相心知柳姨娘的心意,但卻怎麼也無法忘卻月靈,只能先這般到.

"是!"柳姨娘抹去了淚水,靜怡地笑到.她心知這個男人的癡都給了月靈,但她不嫉妒,不怨恨,當初若不是月靈救了自己,只怕她早已經不在這個人世上了.

慕容宰相看著那靜雅如風中翠柳般的女子,心中某處最柔軟的地方似有些感觸,和柳姨娘的緣,是起于在月靈之前的,那時的自己,只是因為要為慕容家傳宗接代,而接連納入了陳倩和柳絮,所有的教合,都只有欲,而無愛,所以才會在遇上了月靈之後,便不再去她們的房中,整顆心都被月靈占的滿滿的.

這正是如此,才引發了陳倩的怨恨,而眼前的這個女子,顯然是屬于那種最為嫻靜善良的,所以才會謹記著月靈給她的恩惠,默默地守候在翠柳居,不爭不搶不怨不恨,只守著幾株翠柳,幾棵牡丹,聽著風,看著雨,數著日出日落,就這般靜默無聲地過了十幾年.

即便是慕容宰相這般整顆心都被另外一個女子占據得毫無空隙的男子,在面對這樣繞指柔的女子時,也無法繼續保持堅硬如鐵的心,想到十幾年前失去的長子,慕容宰相心中也是一陣唏噓,柔聲開口道:"柳絮,既然玥兒喜歡你,你以後就多去看看玥兒,玥兒從沒有娘親,你就多費些心照顧她吧!"

"是!奴婢一定會盡心服侍姐!"柳姨娘溫順地點頭應到,聽到慕容宰相這些話,即便是等候了十幾年,她也心中無憾了!

慕容玥三人坐在後面的一輛馬車上,水菲菲看著馬車外沿街叫賣的販和不時出現的其他國家的各異風格穿著的人,眸子也不禁起了幾分興趣,以往雖然因為執行任務到過不同的地方,卻總是來去匆匆,不曾瀏覽過那些地方的人風俗.

"菲菲,你若想出去玩,就去吧!"慕容玥好笑地看著水菲菲明亮的雙眸,開口到,水菲菲也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女孩,讓她這樣成天跟在自己的身邊服侍著自己,也真是為難她了,在二十一世紀,這樣的年紀,還是在學校里上學,在父母身邊撒嬌的天真女孩吧!

水菲菲聞愣了一下,而後笑道:"姐,我還是跟在你身邊吧!若是要玩,等王爺回來了,我們一道出去玩."

慕容玥聽了水菲菲的話,心知她是不放心自己的安危,也不破,便笑著點點頭:"好,到時候再把星風也叫上."

水菲菲聞俏臉一,微微嘟起了唇嬌嗔道:"姐最壞了,就喜歡打趣我."

"我只是很久沒有見到星風了,有些想念他,怎麼你就覺得這也是在打趣你了呢?"慕容玥挑了挑好看的黛眉,目露戲謔之色看著水菲菲道.

"呵呵!"肖嬤嬤見到慕容玥和水菲菲打趣的樣子,不禁和藹地笑出聲,而後看了看水菲菲道:"菲菲,什麼時候把那個星風帶來給嬤嬤看看,嬤嬤也很好奇什麼樣的男孩,居然能夠把我們菲菲的心給勾走了!"

"嬤嬤!"水菲菲聞俏臉更加嫣似火,不依地跺了跺腳,叫到:"嬤嬤,你怎麼也幫著姐來欺負我!你們……"

"這怎麼就是欺負了呢?姐,你看看菲菲,嬤嬤只不過是想看看那男孩是什麼樣出色的人,才會讓我們家菲菲動心了,姐,你可要把菲菲看緊了些啊,別讓菲菲太早嫁人了,嬤嬤可舍不得!"肖嬤嬤慈愛地看著慕容玥和水菲菲,心中暗暗祈禱著上天一定要讓這兩個孩子幸福.13acV.

"嬤嬤放心,今夜玥兒就讓那星風出來給嬤嬤看看,若是嬤嬤不願意,玥兒就讓菲菲多留幾年,我也不舍得菲菲太早嫁出去呢!"慕容玥一把摟過水菲菲,好笑地看著水菲菲臉的嬌俏模樣.

"菲菲可不要那麼早嫁人,要嫁也是姐先嫁,王爺可是等不及了哦!昨夜里菲菲可是聽到……"水菲菲被慕容玥和肖嬤嬤兩人聯趣得經受不住,明眸一轉,轉而將話題轉到了慕容玥的身上.

"哎呀!菲菲,你居然偷聽,你……"慕容玥一聽水菲菲的話,頓時羞赧萬分,不依地將手伸到水菲菲的腋窩下一撓.

"啊……姐,不帶你這樣的……"水菲菲措不及防,被慕容玥撓了個正著,當下便身子一縮,轉而開始回擊起來.

"啊……菲菲,不准動用武功的,你作弊!"慕容玥才要躲開,卻不及水菲菲一個擒拿,抓到了她的軟筋,身子一軟,便被回擊了個正著,驚聲叫到.

"姐,你不是也作弊了,哈哈哈,好癢……"

水菲菲和慕容玥二人清脆的笑聲傳出了馬車,傳入了路人的耳中,那仿佛能夠感染人心的笑聲,讓得路人都不由會心地揚起了笑容.

就在此時,幾十道快如流星的羽箭驀然自兩旁的建築之中發出,直直射向了慕容玥所乘的馬車.

"籲……"趕車的車夫見狀,忙急急一拉馬繩,身形一偏,躲開了一道羽箭,卻不奈那羽箭太多,馬車上可以騰挪的地方太少,再次一偏,已然被羽箭射中,失去了控制的馬車頓時在大街上狂奔起來.

"姐心!"水菲菲第一時間便撲向慕容玥,怕馬車的疾奔中,慕容玥會受到傷害.

與此同時,又一波羽箭射來,慕容玥才避開一只射向自己的箭,卻見到其中兩只箭已然射到了肖嬤嬤的面前,當下臉色一變,飛身撲向肖嬤嬤:"嬤嬤心!"

"姐不要……"肖嬤嬤見到慕容玥不顧自己的安危撲來,驚駭地大叫道,有心要替慕容玥擋箭,卻無奈渾身被慕容玥抱住動彈不得,只恨得雙目通,淚水狂飆.

"噗!"一只箭毫不留地射入了慕容玥的肩膀之處,而另一只,則直直地射向了慕容玥的背心之處.

"姐!"水菲菲見慕容玥眼看就要遇險,一咬牙,不顧眼前就要襲來的羽箭,身形一閃,就來到了慕容玥的背後,以自己纖瘦的身子擋在了慕容玥的身後.

"啪啪啪……"幾聲清脆的撞擊聲響起,空中的羽箭紛紛被人擊落,幾顆以白銀鑄就的木蘭花針落在了慕容玥的裙擺旁.

大街上的路人早在第一支羽箭驚了慕容玥的馬車之際便遠遠地逃離了開,一時之間,大街上靜的只余慕容玥幾人的喘息聲.

"菲菲,你沒事吧!"慕容玥焦急地問著身後的水菲菲,目光在觸及水菲菲手臂上的嫣時一暗.

"沒事,姐,你的傷……"水菲菲看著慕容玥肩膀之處的羽箭時,雙眸一,滿是自責之色.

"我的傷無礙……"慕容玥忙沖水菲菲打了個眼色,不意外地聽到了身後的肖嬤嬤自責的哭聲:"姐,姐,你怎麼能夠這樣,老奴這條賤命死不足惜,可是姐你若是因為救老奴而出了什麼事,老奴即便是死了,也無顏去見夫人啊……"

"嬤嬤,我沒事!你別擔心.只是一些皮外傷!"慕容玥有些無奈地看著肖嬤嬤煞白的臉上,輕聲安慰著她.到容些苦呆.

"哼!你們幾個真是好大的架勢,我家主子救了你們,你們居然連感恩道謝都不曾,自顧著自己話,真是白費了我家主子的玉蘭花針了!"一個盛氣凌人的嗓音響起,不知何時,馬車外已然出現了幾道身影.

為首一人正是話的女子,身著一身白色梨花繡裙,梳著精致的飛天髻,姣好面容上,滿是對慕容玥三人得就後自顧自己話,而不知出來道謝的不滿.

另外四人則是抬著一頂座攆,座攆之上,白紗飄飛,紫金為椅,之上懶懶躺著一人,那人一身紫色流溢的華裳,衣襟口處,繡著幾朵白色的玉蘭,衣擺處以金線走邊,繡出華麗而絢麗的紋路,腰帶亦是以紫金為扣,上面墜著一塊雕刻著玉蘭的無暇玉佩,顯出了來人身份之高貴.

那人慵懶地躺在座攆之上,如墨的長發披泄在紫金座攆之上,性感緋色的唇噙著淡淡的笑容,尊貴如阿波羅神的氣息,就在這一笑之中顯露無遺.

在聽到了自己婢女的話後,那人高挑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似慵懶似無害的目光迷離地掃過那已然殘破了的馬車,而後再次落回了自己的手上.

如玉的修長手指輕輕地撚著一只白銀鑄就的玉蘭花針,熟練懶散地把玩著,顯然,方才那些擊落了羽箭的玉蘭花針便是由他發出.

上篇:232拜祭     下篇:234中秋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