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4中秋盛宴  
   
234中秋盛宴

"姐?"水菲菲聽得這般盛氣凌人的話語,不由暗暗皺了皺眉,看向慕容玥.

慕容玥朝她搖了搖頭,伸手清理了一番自己的儀態,而後邁出馬車,目光淡淡一掃那白衣女子,而後緩緩地落在座攆上的紫衣男子身上:"多謝公子出手相助,女子感激不盡."

"哼!"那白衣女子冷哼一聲,似乎還想些什麼,卻聽得紫衣男子淡淡喚道:"梨花,退下!"

"是!"那名為梨花的白衣女子在聽得紫衣男子的話後,連忙恭敬地退了下去,不敢再語.

紫衣男子狹長的目光落在了慕容玥的身上,透著幾分迷惘,幾分探究,須臾,在慕容玥有些不耐地時候,才開口道:"你,很快樂?"

慕容玥聽到那充滿磁性的好聽聲音,竟是問出這樣的一句話後,微微一怔,而後開口回道:"有關愛自己的人陪伴著自己,為何不快樂?"

"關愛自己的人?"那紫衣男子聽到慕容玥的話後,轉眸看了看馬車內的水菲菲和肖嬤嬤,想到了方才的那一幕,而後點了點頭,道:"不錯,有這樣可以舍棄性命來保護你的下屬,的確是值得慶幸."

慕容玥緩緩地搖了搖頭,隔著輕紗,看著那道紫色的身影道:"若只是這樣,那的確只能稱之為慶幸,若想要幸福快樂,則是應該要有著至少一個能夠讓自己甘願舍棄性命去救對方的人,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幸福快樂!"

那紫衣男子聞怔了怔,眸中閃過幾絲迷惑,須臾,目光飄落在慕容玥的發鬢之間,緋色嫣的唇微微勾起,笑出了妖冶的風,修長如玉的手指在手中的玉蘭花針上輕輕一抹,便將那白銀鑄就的玉蘭花針拉長,化作了一支巧的玉蘭花簪.

打量了手中的玉蘭花簪一眼,紫衣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隨即手指微微一動,玉蘭花簪已然射出,直直飛向慕容玥的發髻,"叮!"的一聲,將原本插在慕容玥發髻上的梅花簪擊落,插在了原本梅花簪的位置.

"莫要侮辱了這一身玉蘭繡裙!"紫衣男子低低地完這一句,便再次眯起了那一雙妖孽般狹長迷人的雙眸.微微擺了擺手,梨花便帶著那四名白衣轎夫再次抬著座攆錯過了慕容玥的身子,朝著之前的方向走去.

"什麼意思?什麼叫侮辱了玉蘭繡裙?"慕容玥納悶地將手伸到發髻上,將玉蘭花簪拔下,目光在落到簪子上後,有些傻眼地看著地上斷成了兩節的梅花簪.

方才紫衣男子出手的速度太快,快得慕容玥甚至來不及反應,連飛向發髻的東西都不曾看清.所以才任由紫衣男子將玉蘭花簪插到了自己的頭上.

此時想來,更是對紫衣男子高深莫測的功力吃驚不已,非但能夠單憑一雙肉掌便將這白銀鑄就的玉蘭花針化作了玉蘭花簪,更能夠如此精巧地擊飛了自己的梅花簪,轉而將玉蘭花簪插在了自己的發間,還絲毫不曾到到自己半分.

只是……只是這一切,都不能掩蓋他狂妄的性子,憑什麼不征求自己的意見,不征得自己的同意,就毀了自己的發簪,肆意地將他的東西,插在了自己的發髻上.

"莫要侮辱了玉蘭繡裙?"該死的,你丫的喜歡玉蘭花,關本姑娘什麼事,本姑娘只是覺得這玉蘭繡裙適合今日的場合罷了,你在那邊自作多什麼?

慕容玥恨恨地瞪了紫衣男子離去的方向一眼.而後抓起玉蘭花簪想要丟掉,卻又想到不管這個紫衣男子多麼的狂傲,終歸是救了自己三人一命,若非是他的出手,只怕自己等人會齊齊喪命于此,罷了,這玉蘭花簪就先留著吧!看下次若是遇上了,再還給他也不遲.

姐菲凌的落."遭了!"才收起玉蘭花簪,慕容玥心中暗叫一聲糟糕,才要轉身,便聽見慕容宰相的聲音傳來:"玥兒,你受傷了!"

慕容宰相的聲音狂暴如雷,顯然,慕容玥的受傷,已經深深地觸及了他的逆鱗.

"爹爹,你們沒事!太好了!"慕容玥轉身見到慕容宰相和柳姨娘雖然發絲有些亂,但周身卻是完好無損,陡然提起的心放了下來.

"玥兒,你且莫要再話了,先把傷勢處理一下."慕容宰相的眸子在見到慕容玥肩膀上的羽箭後,閃過一絲殺氣,將慕容玥一把攔腰抱起,躥上了馬車,便吩咐車夫趕回慕容府.

慕容玥朝水菲菲二人打了個手勢,示意自己無事,讓水菲菲自行療傷後,便被慕容宰相抱上馬車.

看著慕容宰相陰沉的臉色,慕容玥安撫地拉了拉他的衣道:"爹爹,女兒無事,先去祭拜娘親吧!"

"玥兒,你看你都流了這麼多血了,怎麼會沒有事,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在這個日子在大街上行刺.玥兒,你最近進宮,得罪了什麼人嗎?"慕容宰相開口問道.他最近的行蹤很是簡單,都是宮里府中兩頭跑,更沒有接手什麼大案子,自然不存在得罪人的可能.

唯獨的可能,就是玥兒,她最近可是做了不少大事,且能夠在京城中做下這等大手筆的,自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最大的可能,便是宮里的那幾位.

"應該不是德妃!"慕容玥原本想到的是德妃,但是慕容宰相的出現,讓得她首先便排除了德妃的可能,因為若是德妃出手,定然只是針對自己,慕容玥對德妃這類人的心理把握的很准.

德妃這類人的心理,幾乎都已經有了一種病態的執著,得不到的,甯可緊緊的抓住,也不肯給對方一個痛快.她太明白慕容宰相的心思了,死亡對他來,非但不可怕,反而是一種解脫.而德妃還沒有得到慕容宰相,又怎麼舍得殺死他呢?

所以,這次出手的,應該是淑妃.

看來,自己那日的話,真的是刺激到她了!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淑妃派來的人!"慕容玥開口道,到了這個時候,她也不想再隱瞞慕容宰相和柳姨娘了.13acV.

畢竟淑妃是如此瘋狂的人,居然連自己的父親也不願意放過,若是再隱瞞下去,只會讓自己的父親陷入了危險之中.

"玥兒,你為何會如此?"慕容宰相驚訝地看著慕容玥,畢竟淑妃的與世無爭可是朝堂之上的重臣都知道的,更何況,自己的女兒可是淑妃未過門的兒媳婦,為何淑妃會喪心病狂到派人來刺殺她?

"此事待得拜祭過娘親之後,女兒自會想父親明,父親,我們還是先去拜祭娘親吧,女兒的傷不要緊.再那些刺客在這次行刺失敗後,絕然不會再來第二次,所以現在去,定然是安全的."

慕容玥完,便從中掏出了一瓶得自天機閣中的金創藥,對一旁坐著的柳姨娘道:"有勞姨娘為玥兒上藥了!"

"你這孩子,就是如此固執!"慕容宰相也不再堅持,而是退出了馬車,讓柳姨娘方便為慕容玥上藥.吩咐著車夫再次朝城外駛去.

"玥兒,都怪姨娘不好,若是此次我沒有跟來,你和老爺一輛車,定然不會受傷了!"柳姨娘有些愧疚地看著慕容玥,低聲道.

"姨娘不必如此,若是我們都坐在一輛馬車上,刺客的羽箭聚在一起,殺傷力反而更大,不定,我們大家都脫不了身,姨娘跟來了,反而幫助玥兒保護了爹爹,不是嗎?"慕容玥柔聲安慰著柳姨娘,她的的確是實話,若是大家都在一亮馬車上,只怕受到的損傷還更大.

"老爺他,並不需要我的保護,玥兒,你莫要看了你爹爹,他可是戰場上赫赫有名的將軍呢!"柳姨娘為慕容玥的傷口上著藥,想要慕容宰相,她的眸光頓時溫和下來.

"姨娘是什麼時候愛上爹爹的?"慕容玥在柳姨娘為自己上好藥後,有些好奇地問道.

柳姨娘聽到慕容玥的問話後,婉約的容顏一,有些羞赧地道:"玥兒,你可是個姑娘家,哪里有姑娘家這種話的……"

慕容玥嘻嘻一笑,緊挨著柳姨娘坐下,輕聲道:"姨娘就和玥兒嘛,玥兒對爹爹以前的事可是好奇得狠呢!"

柳姨娘經不住慕容玥的撒嬌,便羞澀一笑,柔柔道:"玥兒,當年我是服侍你***婢女,見到你爹爹的時候,也只是在你爹爹去給你奶奶請安的時候,隨著他在戰場上的威名越來越盛,我對他的好奇,也就越加深刻……"

柳姨娘的話,透過馬車的門簾傳到了慕容宰相的耳里,他的記憶中,亦是出現了那個總是心翼翼地站在母親身後,怯怯地看著自己的丫頭……

"籲……"時間在交談中不知不覺流逝,馬車停在了一個青草茵茵,清泉淙淙的山谷中.

慕容玥在柳姨娘的攙扶下,下了馬車,便看到了一座精致的墓碑,立在了一顆梅花樹下.

"靈兒,我來了!又是一年未見了!你在那個世界,可還好?"慕容宰相立在墓碑之前,柔聲道:"這次我帶了玥兒過來看你,以前,玥兒的身子不好,一直沒有來過,你一定很想她了吧!都怪我,我沒有把女兒照顧好,讓她吃了不少的苦頭,我不是一個好父親,若是你還在,一定不會讓玥兒吃一點苦頭的……"

慕容宰相的話,低低沉沉,帶著難以訴的深,緩緩地著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慕容玥站在慕容宰相的身後,聽著慕容宰相的話,眸中氤氳上了幾分感觸,若是自己沒有出現,那麼眼前的這個男子,是否依舊沉溺于過去,不願走出那片迷霧,就這般守著一個癡傻的女兒,直至混沌一生?

"玥兒,過來看看你娘,她十幾年沒有看見你了,一定非常想你!"慕容宰相將慕容玥帶上前,對慕容玥道.

"娘!我是玥兒,我來看你了!"慕容玥溫順地跪在了墓前,看著墓碑之上的月靈二字,腦中再次出現了那日在書房內看到的絕美女子.

"娘,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地照顧好爹爹,不再讓他沉溺在過去,會引導著他積極向上的生活,開開心心地過日子.我相信,這也是你想要看到的,對嗎?……"

慕容玥微笑地看著面前的墓碑,緩緩地著……

慕容宰相就站在一旁,欣慰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周身散發出的樂觀氣息,有女如此,夫複何求.

"夫人,奴婢來看你了!"柳姨娘柔柔地拜倒在月靈的墓前,心中默道:"夫人,奴婢已經告訴了姐,月穎就是害死你的凶手,姐很聰明,也很懂事,她和奴婢一樣,選擇了對老爺隱瞞你死因的真相.自己一個人背負了為你報仇的重任.夫人,你放心,奴婢一定會用生命來守護姐,不會讓她出任何的危險.姐的複仇已經開始了,月穎的報應很快就會降臨了!夫人,你若在天有靈,就看著我們如何把月穎那偽善的面具打碎吧……"

"爹,我們回去吧!"

祭拜完月靈後,慕容玥輕聲喚著看著墓碑失神的慕容宰相.

"好!我們回去!"慕容宰相點了點頭,轉而深地對著墓碑道:"靈兒,我們下次再來看你!"

如同慕容玥所料的一般,那些殺手在之前的行刺失敗後,便不再出現,眾人一路無事地回到了慕容府.

慕容玥梳洗一番後,敲開了慕容宰相的書房,將淑妃與宸王的事皆告訴了慕容宰相.

慕容宰相聽完慕容玥的話後,長歎一聲:"原來,這淑妃居然也是隱藏的如此之深.幸而她並不是一個有著雄厚勢力背景的人,否則,只怕這北辰的半邊天下,都要被她謀算了!"

"爹爹的是,如今,我們最要緊的,就是找出太子乃是淑妃親生子的證據,將太子和淑妃一網打盡,否則,若是等到太子登基了,淑妃的目的便達成了!"慕容玥目光冷凝,神堅毅地道.淑妃居然如此對待北辰星,她若不讓她為此付出代價,誓不為人.

"玥兒,若真如你所,太子乃是淑妃所生,爹爹卻是有一方法可以證實."慕容宰相開口道.

"什麼方法?"慕容玥眼眸一亮,急急問道.她本對此時抱有的希望並不大,畢竟此時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什麼證據只怕都已經湮滅了,卻沒有想到,慕容宰相竟會出這樣的一番話來.

"云惜皇後乃是迷族之人,且是迷族之中血脈最為純淨的皇族,迷族的皇室之人,無論男女,背上都會有著鳳凰的胎記,只是這個胎記只有在受熱出汗之際,才會顯示出來.若太子是淑妃的兒子,他的身上定然不會有這個胎記.你只需想方法證明這一點,便可揭露淑妃的陰謀.不過玥兒,此事和皇室血脈有關,茲事體大,你還是在有了真憑實據之後,再將此時揭開的比較好!"慕容宰相慎重地對慕容玥交代道.

"爹爹請放心,既然這事有了入手查證的方向,那便不再是難事,女兒定然會慎重對待,不會輕舉妄動."慕容玥得了這個消息,眼眸一亮,腦中已經開始想辦法如何去證明此事.

"嗯,我自然是放心你的性子,只是如今那淑妃已經對你動了殺念,且付諸了行動,這些日子,你還是心一些,若無必要,就別出門了!"慕容宰相眼了眼慕容玥的左肩,沉聲道.

"啊!爹爹,女兒這只是意外,你放心,下次不會了!"慕容玥在聽到慕容宰相這般後,頓時苦著臉道.

她對付德妃的事已經有了計劃,若是此時被慕容宰相限制了行動,那還如何施行啊!

"淑妃要對付的人是你,你若不出門,不管你將事交代給誰,都不會對那人造成傷害,我限制你的行動,並不會對你的計劃造成影響,你又何必做出這幅模樣?"慕容宰相見到慕容玥一臉苦巴巴的模樣,不由地搖頭歎道.

"玥兒,你要記住,你身邊並非是無人可用,水菲菲不是你的下屬嗎?還有爹爹的護衛,更有北辰星那家伙留給你的天機閣,你又何必事事親力親為呢?"

"爹爹的是,女兒受教了!"慕容玥聞目光一亮,這才發覺了自己的一個習慣,什麼事都是親自出手,如同上一世身為特工的時候一般.這一世她不再是一個聽從指揮的特工,只要自己將計劃布置好,又何必事事都自己參與呢?

"下去休息吧!你的傷,要好好地養些日子才行!"慕容宰相開口道,看著女兒的目光寵溺而欣慰.

"老爺,宮里來了人,讓你和姐進宮去參加今年的中秋盛宴."管家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讓得慕容玥的臉色一怔,而後有些無奈地笑出了聲:"爹爹,不是女兒不聽你的話,而是,這身不由己啊!"

看來自己注定是勞碌命了,就連想要好好休息一天都不行.不過這樣也好,反正自己本就准備在這一天見見那慈甯宮的太後的,娘親的死因,還等著她來給自己解惑呢!

"你這丫頭,還不是隨了你的意了,罷了,就隨爹爹一道入宮吧!記住,不准離開爹爹的身邊.否則,下次即便是聖旨來了,爹爹也要抗旨把你鎖在府中."慕容宰相故意繃著臉道.

"是!爹爹放心,女兒定然遵守爹爹的命令,不敢有所違抗!"慕容玥吐了吐丁香舌,一臉俏皮地道.

由于水菲菲受了傷,肖嬤嬤又受了驚嚇,慕容玥索性就一人隨著慕容宰相進了宮,左右進了宮,里面宮女多的是,即便帶著水菲菲和肖嬤嬤,也不過是為了場面,如今她的盛名,宮中誰人不知,也就無需再顧忌這一點了.

中秋盛宴是在禦花園中舉行的,慕容玥來到禦花園中時,盛宴已然開始,北辰皇遠遠地看見了她的出現,見她被慕容宰相牢牢地看守在身邊,一臉苦巴巴的模樣,不由會心一笑,仿佛猜透了她心中的想法,便轉頭朝李德全吩咐了一句.

李德全得了皇上的吩咐,來到了慕容宰相和慕容玥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禮道:"奴才參見宰相大人,星月郡主!"

"李公公不必多禮,可是皇上有吩咐?"慕容宰相見到李德全來,心知定然是北辰皇有所指示,便開口問道.

"皇上讓奴才來迎星月郡主到前方的公主席位,以免影響了宰相大人的興致,也讓得星月郡主可以和公主們多交流番感."李德全笑著道.

慕容玥聞感激地朝坐在上方的北辰皇吐了吐舌頭,心中對北辰皇洞徹人心的敏銳觀察力驚歎不已.果然不愧是做了近二十年皇帝的人,這眼睛都快修煉成X光了.

"這……"慕容宰相似乎沒有想到北辰皇居然會給慕容玥安排了這麼一個位置,看來,今夜想要盯著慕容玥的目的再次泡湯了.

"玥兒,既然皇上讓你過去,你便老老實實地坐著,不准亂走."慕容宰相目帶威脅地看了慕容玥一眼,在見到她老實地點頭應允後,這才放心讓她離開.只是即便如此,慕容宰相還是有些顧忌地看了一眼上頭坐著的德妃和淑妃二人.

不論如何,今夜自己都要心地看著玥兒,不能讓她出現任何意外,若是必要之時,即便是冒著殺頭大罪,他也要將淑妃和德妃這兩個禍害給斃于掌下.

慕容玥跟著李德全來到皇室一族所處的位置後,不遠處的北辰皇轉頭高深莫測地朝她笑道:"玥兒,朕可是救了你一回,你准備如何回報朕呢?"

===========================================

今日兩萬更新送到,姐妹們再檢查下自己推薦票是否投了哦,沒有投的馬上就浪費了呢!大麼麼個,我去洗澡了!

上篇:233遇襲     下篇:236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