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6挑釁  
   
236挑釁

聽到北辰皇明顯是一副要自己感恩圖報的模樣,慕容玥不由地在心中暗暗翻了個白眼,道:"皇上,玥兒前幾日才陪你下過一下午的棋吧!"

北辰皇聞施施然笑道:"你這丫頭也知道那時前幾日的事了,莫非你又忘記了朕和你過的話了?雖然星兒是走了,可是明年春天就會回來了,看來,有些事,還是比較適合春暖花開的時候做的?玥兒覺得朕的話,可對?"

明年春天?自己可才十四歲呢?這北辰皇莫非就真怕自己的兒子娶不著老婆不成,非盯著自己了?

北辰星這家伙還真幸福,居然有個這麼關心他的老爸!

二十年的皇帝做下來,卻不曾讓北辰皇養成了常年高位上該有的孤家寡人性子,確實難得,或許,北辰皇該是最為人性化的皇帝吧!

只可惜即便是他不曾想做孤家寡人,但這北辰又有幾人能夠以平常心帶他呢?帝王的孤獨,又怎是他自己所願?

看來自己還真不能辜負了他的厚愛,有時間,多陪陪他的好.

不過話回來,慕容玥卻也不想想,若是這北辰皇不盯著她,而是去盯著別的女人,只怕她的心還要更糟糕了!

"皇上,有些事,還是要看時機的,就比如,玥兒明天就很空,可以用一天的時間來下棋,不知道皇上有沒有時間呢?"慕容玥朝著北辰皇明媚地笑著,眸子多了幾分濡慕之.

看來,北辰皇也知道北辰星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來參加中秋盛宴了,否則不會出這樣的一番話.他的心里,也定然是非常擔憂的吧!偏生身為北辰皇帝,要顧著大局,不能因為私事而誤了國事.

"明天朕要和列國使者去狩獵,玥兒要不要一起去?"北辰皇一臉疼愛地看著慕容玥問道.13acV.

"狩獵?好啊!"才答應著,慕容玥便看到了一旁神關切地看著自己的慕容宰相,慕容玥頓時扁了扁嘴,道:"皇上,不是玥兒不想去,只是,不知道爹爹是否會同意呢!"

北辰皇聞看了眼關切著這邊動靜的慕容宰相,道:"慕容愛卿也會去,玥兒就一起去吧!朕會親自和慕容愛卿的.不過玥兒,這慕容愛卿今日煥然一新的儀表,定然是你的功勞吧!不錯,有你這麼一個女兒,是慕容愛卿的福分,也是朕的福分,哈哈哈哈……"

北辰皇到這里,不由開心地笑出了聲.

此時德妃聽到北辰皇的笑聲,輕笑著倚了過來,嬌聲問道:"皇上,你和玥兒在些什麼呢?這般的開心?"

北辰皇看了一眼氣色顯然有些憔悴的德妃,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柔荑道:"朕是見慕容愛卿今日儀表非凡,心知是玥兒的功勞,真想著怎麼獎賞她,愛妃,該怎麼獎賞玥兒呢?"

德妃聽了北辰皇的話,凝目朝慕容宰相所坐的位置看去,在見到那張刮淨了胡子,精心束起一頭黑發的慕容宰相時,心中微微一顫,眼前的男人,似乎與當年那個氣宇軒昂的男子重疊在一起.那張充滿了陽剛氣息,散發著無盡魅力的臉上,似乎不曾留下一絲歲月的痕跡,有的,只是時光沉澱後的韻味.比之十幾年前,更加讓人為之著迷.

"愛妃還沒有回答朕的問題呢?"北辰皇悠悠然的嗓音再度想起.

德妃心中一驚,絕麗的容顏上卻不露一絲痕跡,而是極為自然地轉回了頭,眸光瀲灩地對上了北辰皇深不可測的眸子,清然笑道:"臣妾一時想不到該如何獎賞玥兒,還是由皇上做主好了!"

不慌張,不解釋,只是淡淡地回答著北辰皇的問話,甚至連眼眸中都不留一絲破綻,坦然地對上了北辰皇探究的目光.

不得不,德妃在養氣這方面的功夫,已然修養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這也是她之所以沒能夠在心中裝著另外一個男人的同時,得到北辰皇的寵愛.

有時候,女人偽裝起來,的確是極為可怕的.

眼前的德妃是如此,而一旁的淑妃,更是如此.

"皇上,你剛才不是了讓玥兒一同去狩獵嗎?那便賜玥兒一匹好馬吧!否則若是到時候玥兒要跟著去湊熱鬧,豈不是沒有一匹稱心的坐騎?"淑妃溫煦的話語緩緩響起,臉上的笑容真摯而溫暖,目光慈愛地看著慕容玥,仿佛是欣慰慕容玥能夠得到北辰皇的寵愛,儼然是一個慈祥的婆婆模樣.

北辰皇聞點了點頭,道:"淑妃的沒錯,玥兒,即是這般,朕便賜你一批汗血寶馬,明ri你可要給朕好好表現一番,多給朕獵殺些獵物,別丟了朕的顏面才是."

宸王教授慕容玥武功的事,北辰皇自然是知道的,這般,也是有心想要看看慕容玥這些日子來的成果.

"本以為皇上是讓玥兒去看熱鬧呢,沒有想到,皇上卻是想要讓玥兒去做苦力啊,不過皇上,咱們可好了,回頭獵了獵物,你可不准全部拿走,玥兒可還要留些給爹爹呢!"慕容玥嬌憨地翻了翻白眼,一臉心疼地道.到辰要己頭.

北辰皇聞一笑,有些無奈的朝慕容玥道:"你這丫頭,朕還能白要了你那些獵物不成,再你能否射殺到獵物還是未知數呢,現在就開始心疼是不是早了點?"

"玥兒自然是不會讓皇上失望的!"慕容玥揚了揚精致的下巴,一臉不服氣地道.

"好!即是這樣,那明ri你便和朕的皇子們一道下場吧!可別輸的太難看才是!"皇上有心逗弄著道.

"皇上就放心吧!"慕容玥順著北辰皇的目光,看了眼對面的席座.之間北辰皇的下方,第一位,儼然是坐著太子,太子此刻正一臉笑容地看著自己和北辰皇之間的談話,儼然是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只是不知為何,慕容玥總感覺他的目光中,帶著一股自己無法琢磨出來的意味,那種感覺,讓她非常的不舒服,卻無法出個究竟來.但慕容玥可以確定的是,那種目光,絕對不是友好的.

仔細想來,這種感覺,從那日太子到慕容府去送禮的時候就開始了.而之前"慕容玥"的記憶中,太子看她的目光,只有厭惡和鄙夷.

莫非是因為自己和北辰星訂婚了,被北辰星給連累了的原因?這太子心胸也未免太狹隘了吧!北辰星又不可能爭他的儲君之位,太沒有容人之心了!

慕容玥在心中暗暗地搖了搖頭,再向太子下方的那個皇子看去.卻不期然撞上了一雙探究的目光.

慕容玥對上了那雙眼睛,微微一怔,隨即便猜出了此人的身份,定然是那北辰睿無疑.

只因這雙眼眸與慧妃的眼眸一摸一樣,都是屬于那種溫煦而無害的甯靜,即便此時他正充滿了趣味地看著自己,也不曾讓她心生敵意.

除了這雙眼眸長得像慧妃之外,北辰睿其他部分,都與北辰皇如出一轍,若是單論長相,可以,北辰睿是最像北辰皇的,是屬于那種俊美得沒有攻擊力的美男子類型.據心理學來,這種美男子是最受人歡迎的,因為女人會因為他的長相而被他吸引,男人也不會因為他俊美卻不搶眼的長相而排斥他.

若是做特工的話,這北辰睿還真是一個好苗子.尤其是那身溫煦而內斂的氣息,讓人無法對其產生惡感.無怪會得到北辰星那般的贊譽.

慕容玥想到宸王的話,心知這家伙定然是因為自己和北辰星的關系,而對自己多加注意,當下便朝北辰睿翻了個白眼,轉而收回了目光.

"花癡!"一聲明顯帶著敵意的聲音在慕容玥的耳邊響起,音量不大,卻足以讓慕容玥聽清.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慕容玥不由地勾起了嘴角,看來,即便是她有心忽略了一些人,但對方卻總會不甘寂寞地找上門來.

想到這里,慕容玥轉過頭朝那一臉不屑的北辰蘭嫣然一笑,笑容燦爛而明媚,話語清靈而友好:"七公主是在臣女嗎?"

北辰蘭不屑地哼了一聲,道:"別以為我剛才沒有發現你在偷看我三皇兄,你可別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我二皇兄的未婚妻,即便將來我二皇子死了,你也得老老實實的守寡,別不知廉恥地盯著別的男人看."

慕容玥聽到北辰蘭這番惡毒的話,目光陡然一寒,冷冷地盯著北辰蘭,那比寒冰更要冷上幾分的目光讓得北辰蘭心頭一顫,高傲的神頓時一萎,有些色厲內荏地朝慕容玥叫到:"你看什麼看,難道我錯了嗎?誰讓你不知廉恥地盯著我三皇兄看的,別以為我沒有發現?"

慕容玥悠悠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斂下了眸中的殺氣,施施然將目光自北辰蘭消瘦了幾分,即便是搽了粉,亦是遮掩不了其蒼白的容顏,緩緩地往下掃去,落在了她依舊平坦的腹上……

上篇:234中秋盛宴     下篇:236再見納蘭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