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6再見納蘭夜  
   
236再見納蘭夜

北辰蘭本見慕容玥這般深得北辰皇的疼愛,原本疼愛自己的北辰皇如今眼中只有慕容玥,卻是連看向自己一眼都不曾,反而對慕容玥予取予求,寵愛萬分,一時妒忌之下,才會開口挑釁慕容玥.

此時被慕容玥那詭異得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看得心頭一驚,下意識地捂住了肚子瞪著慕容玥問道:"你,你看什麼?"

慕容玥目光涼涼地在北辰蘭心虛的臉上轉了個圈,而後懶懶地朝椅背上一靠,笑道:"你在害怕什麼?我只不過是在想若看了異性幾眼就叫做不知廉恥的話,若是未婚先孕的話,又該如何評價呢?"

"你,你什麼,我……我懶得理你!"北辰蘭被慕容玥的一句未婚先孕的差點當場跳起身來,驚駭地看了慕容玥一眼,而後怯怯地看了眼高座之上的北辰皇與德妃,見他們正和朝臣們交談著,沒有注意到這邊,這才松了一口氣.

當下惱怒地瞪了慕容玥一眼,卻也識相地不敢再招惹慕容玥,轉而斗氣似的大口吃著面前桌上的食物,狠狠地咀嚼著,仿佛那些食物就是慕容玥一般.

慕容玥冷冷一笑,眸光如冰般看向對面下方端坐于席位上的耶律風,才幾天的時間,耶律風已然沒有了當初意氣風發的俊朗模樣,而是頹廢得仿佛幾天幾夜未眠,雖然他極力遮掩,但下巴上隱約可見的青痕,顯然是安平郡主的傑作,曖昧地闡述著他這幾天過的"性福"生活之激烈.

安平郡主正歪歪斜斜地坐在了耶律風的對面,毫無形象地啃著一只烤雞,按理,這宴席上雖有烤雞,但一般也只是做做樣子,即便是那些不拘節的武將,在這樣隆重的宴席上,也會收斂幾分,注重些形象問題.也只有安平郡主這般狂莽不羈的女漢子,才會這般肆意妄為,決然無意于保持形象了!

耶律風的目光掃過安平郡主吃得滿嘴滿臉油膩的模樣,嘴角抽了抽,目中閃過一絲厭惡與痛恨之色,當下扭過頭,卻不期然撞上了慕容玥看好戲般的戲謔目光.

仿佛是心底深處最為恥辱的一面被人窺探,耶律風的一張俊臉頓時得火燒火燎,他惱怒地對上了慕容玥的目光,帶著幾分殘存地傲氣,仿若是在宣告著自己的驕傲.

只可惜,他無謂的掙紮與粉飾的驕傲,只換來慕容玥譏諷的回視.

慕容玥優雅地端起面前的茶水,遠遠地對著耶律風舉了舉,而後用口型無聲地道:"新婚快樂!"

新婚快樂!

這四個字仿佛最為尖利的劍,刺穿了耶律風故作驕傲的偽裝,他陡然想起了新婚之夜時,被安平郡主以鐐銬鎖在特制的大床上,肆意侮辱的形.

那種足以將他淹沒的屈辱,讓他恨不得殺了安平郡主戳骨揚灰,只可惜,他終究下不了那個手,不僅僅是因為安平郡主比他高上太多的實力,且夜夜身邊都有著武功高絕的護衛守護,更因為他是耶律府的嫡子,若是他做出了殺害安平郡主的事,只怕整個耶律府都要為他陪葬.

想他耶律風何等天子驕子,竟會淪落到這等屈辱的地步,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陡然出落得貌似天仙聰慧過人的前未婚妻.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賜!

耶律風長掩蓋下的大掌緊握成拳,青筋跳動.他的身上,還留著昨夜被安平郡主蹂躪的痕跡,手腕腳腕上,還殘存著因掙紮而被鐐銬磨出的傷痕.

如此狼狽的他,在慕容玥的目光下,竟有著一種自慚形穢的自卑.明明是該恨她的,可不知為何,在見到這般絕色姿容,高雅聖潔的慕容玥時,他的心,竟不可自抑地砰砰直跳.

莫明地,他的腦中閃過一絲念頭:若是當初自己沒有那般對待她,若是那日他沒有去慕容府退婚,那麼,一切都不會是這般模樣?自己便能夠順理成章地將面前這個天仙般的絕色女子擁入懷中,豔羨他人……

慕容玥本以為會看到一雙仇恨充滿殺意的目光,卻不想,耶律風在這般的況下,居然還對自己露出了一臉垂涎愛慕與貪婪,當下俏臉一冷,目光閃過一絲嫌惡,冷然轉過了頭,暗惱著耶律風的不知死活,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居然還不忘染指自己的念頭.

看了眼一旁大口大口吃著東西的北辰蘭,慕容玥心中不由地升起了一股憐憫之,這北辰蘭雖然刁蠻任性,且心思歹毒,但至少是一片真心對待耶律風的,甚至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尚未成親,便將自己的身子給了耶律風,更為他隱瞞有了身孕的事實.

只可惜,多女子無漢,北辰蘭的一片深,卻錯放在了耶律風這樣一個薄幸的男人身上了……

"納蘭太子到!"一個高聲將慕容玥的心思自北辰蘭和耶律風的身上拉回,將目光轉向了下方.

只見納蘭夜自不遠處踏著優雅而高貴地步子走了上來,遠遠看去,納蘭夜身著繡著金色蟒紋的黑色華服,上扣一條金色腰帶,腰帶上嵌著一枚鴿蛋大的黑色寶珠,在陽光下流溢著尊貴的光澤,豐神俊朗的臉上噙著淡淡的笑容,尊貴如神祗一般.

慕容玥的眸光微微斂了斂,今日的納蘭夜與她剛穿越過來時所見到的納蘭夜簡直可以用判若兩人來形容.

那日所見到的納蘭夜,尤帶著幾分十幾歲少年當有的青澀與明朗.而才短短的兩個月時間,納蘭夜卻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此時的他,已然有了一國儲君當有的內斂,尊貴的氣質不經刻意,便散發而出,讓得他本就俊朗的容顏,平添了幾分風華,使得在座不少的待嫁少女都看得入了迷,了臉,亂了氣息,醉了芳心.

"納蘭夜見過北辰皇上!"納蘭夜朝著北辰皇行了一禮,而後朝身後的四個隨從一揮手,氣度非凡地道:"納蘭夜遵從父皇之命,為慶賀北辰中秋盛宴敬上賀禮,海南夜明珠十枚,深海七彩珊瑚一座,七彩琉璃瓶一對,暖玉佛主一尊……恭賀北辰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著納蘭夜的話,他身後的四個隨從將手上端著的托盤揭開,散發著珠光寶氣的寶物便呈現在眾人的面前,引來一聲聲的驚歎.

納蘭皇朝屬于臨海大國,送來的賀禮也多是海中寶物,尤其是那十枚明珠,每一棵都有鴿蛋大,色澤瑩潤,無一絲瑕疵,顯然是不可多得之物,雖不比納蘭夜腰帶上的那顆黑色寶珠,但每一枚,都是價值千金.更別提那七彩珊瑚,更是稀世少見的寶物.

北辰皇見得納蘭夜送來這等比往年要貴重上不少的禮物,眼眸微微一斂,眸中的思量皆被收于眼底深處,臉上笑容不變,話語親切地道:"納蘭皇有心了,納蘭賢侄遠道而來,辛苦了,快快看座!"

"謝北辰皇上!"納蘭夜不卑不亢地再次行了一禮,李德全已然帶著幾位太監將賀禮收下,而後親自將納蘭夜引到了貴賓席上入座.

慕容玥淡淡地將目光收回,心中亦是有些疑惑,對于北辰和納蘭兩個皇朝之間的禮尚往來,慕容玥亦是有所了解.

只是往年納蘭皇朝送來的禮品不過是一些盛產的物品而已,雖然珍貴,卻也不是多麼的珍稀.今年突然這般大的手筆,定然還有下文.

想到這里,慕容玥在心中暗暗一笑自己的多慮,這些事,有著北辰皇操心便是了,自己在這里費些什麼心思.

雖然這納蘭夜上次出手來偷過北辰星送給自己的仙露玉髓丹,但她也不能因此就忘記了納蘭夜的救命之恩.

雖然那次是星殤出手將自己從水里拎出來的,但若是沒有納蘭夜的幫助,自己也未必能夠將那嗆在胸內的水給吐出.辰本深皇詭.

那時候的自己,不過是一個無顏的傻子,更是一身狼狽至極,納蘭夜能夠出手救自己,不管是出于什麼心理,自己都要念他這一份恩.

以後,若是有機會,自己還需將這份恩還給他才是.否則,心里牽掛著,總是不舒服.

想到這里,慕容玥不由地再次朝納蘭夜那方看了一眼,卻不期然對上了納蘭夜打量著自己的目光.

納蘭夜的眸中閃著一抹淡淡的光彩,深深地打量著對面的慕容玥,方才他走入宴席的時候,就已然見到了一身白衣的慕容玥.她雖然就那般靜怡地端坐著,白衣素雅,神恬靜,氣息淡然,但即便是如此,他依舊在繁花錦簇般的女方席位中第一眼就看見了她.13acV.

當初在惜云園之中,他隨手搭救的一個丑八怪傻子,在恢複了容貌神智後,居然會出落得這般出塵絕代.

這卻是納蘭夜怎麼也預料不到的事,當初會出手,只不過是見慕容玥遭遇太過淒慘,也有著幾分惡心耶律風的心態在內.如今看來,這卻是他做的再正確不過的事了!

上篇:236挑釁     下篇:237曼舞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