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37曼舞郡主  
   
237曼舞郡主

納蘭夜看著慕容玥的眸子中有了一抹趣味,嘴角噙著一抹抹淡淡的笑容,若是有熟知他的人在此,便能夠看出,納蘭夜這番神已然明了他對慕容玥的興趣.

納蘭夜舉起面前的酒杯,遙遙對著慕容玥舉了舉,如鷹般尖銳的目光落在慕容玥絕美的容顏上時難得多了幾分柔和.

慕容玥本就清冷的眸光在見到納蘭夜的舉動時,轉過一道光芒,僅是微微一點螓首,轉而將眸光斂下,並未回應納蘭夜的舉動.

納蘭夜見此,薄唇一抿,徑自飲下杯中的酒,卻也未惱怒,在他看來,如慕容玥這般出塵的人兒,若是那般簡單地就回應了自己,只會讓人輕賤了她,褻瀆了那張天仙般的容顏.這般不遠不近,清雅淡然,端莊睿智,正是最為恰當的距離,不高傲,不做作.

這樣的女子,才是最為讓人珍愛的,就如同一杯清茶,沁人心脾.

納蘭夜發覺自己對這次來北辰的任務多了幾分期待,或許,帶著這樣的一個女子回到自己的國土,對自己來,絕對是一大助力.

思及此,納蘭夜仿佛感應到什麼一般,轉頭看向某處,卻不期然地撞入了一雙深不可測的黑色眼眸中,那雙眼眸仿佛無時不刻都帶著淡淡的笑容,讓人不自覺地放松了心神.讓納蘭夜在第一時間便想起了自己國家的海洋,那仿若能包容一切的無盡海洋.

只是,深知了大海脾性的納蘭夜卻知道,有時候,包容,也是埋葬的一種方式.13acV.

"此人,應當就是那三皇子北辰睿吧!果然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物,若非太子是那傳中的奇女子云惜皇後之子,只怕這北辰儲君,定然是非他莫屬!"

納蘭夜心中暗忖,面上卻是恰到好處地露出一抹優雅而高貴的笑容,端起已然被身旁侍候著的宮人續滿的酒杯,謙和地對著三皇子北辰睿道:"久聞三皇子的大名,如今一見,果然是人中之龍,本宮可是早就想與三皇子把酒歡了,不知可由此榮幸?"

坐于三皇子身旁的太子北辰昊在聽到納蘭夜的話後,眸中閃過一絲暗芒,淡淡地掃過了納蘭夜臉上謙和的笑容,雖不曾語,但誰人都能夠感受到其身上的冷意.

周圍的皇子和朝臣們在聽到納蘭夜的話時,誰人都知道,兩個月前,三皇子還未回京之時,這納蘭太子可是和太子北辰昊走的非常近的,如今這三皇子才出現,納蘭太子便轉移了視線,對三皇子熱切以待,莫非,這其中有什麼他們所不知道的內幕不成?

三皇子北辰睿看著納蘭夜端著的酒杯,卻也不著急舉杯,而是拎起面前桌子上的酒壺,恭敬地為太子北辰昊倒上了一杯酒,而後端起自己的酒杯開口道:"納蘭太子遠道而來,我北辰自然是要為納蘭太子設宴洗塵的,不知太子明日可有時間,將宴席設在太子府可好?"

太子北辰昊在聽到北辰睿的話後,眸中的冷意頓時散去,哈哈一笑,道:"三弟既然這般,本宮又豈能不應,明日本宮便令人在府中設宴為納蘭太子洗塵,納蘭太子可還得給本宮這個薄面才是."

雖然太子北辰昊已刻意擺出了謙和之態,但話中那高傲的姿態卻是誰人都能夠看得出來.且僅是這一番話,分明是已然把前兩個月和納蘭夜的一番交盡數抹除了,留下的,只有兩國相交的冠冕之話.

"北辰太子相邀,納蘭夜又怎敢推辭,納蘭夜還記得前祁兒前些日子還要納蘭夜給他帶些納蘭國特有的零嘴給他吃呢,若是納蘭夜不帶去給他,豈非成了而無信之人?"納蘭夜笑得愈發溫煦,尊貴不凡的臉上,眸子閃著迷人的光彩.

一旁的朝臣們在見到此一幕後皆是在心中歎了口氣,不得不,自己國家的太子與人家納蘭太子一比,可就是遜色太多了,單憑這胸襟氣度,就不是在一個水平線上的,反觀那三皇子北辰睿,在面對納蘭太子有意為之的分化之時,能夠盡斂自身的風華,而將機會給了太子,的確是一個可造之才,只可惜,有云惜皇後的威名在前,即便這三皇子的才華再盛,終究是改變不了那些深受云惜皇後恩澤的重臣態度.

就在這方心思各異之際,只聽下方的太監通報道聲傳來:"東籬使者到!"

東籬國國境偏于東南方,在新月大陸上,雖亦屬大國,但與北辰,納蘭兩國來,卻是弱了不止一籌,因此每遇兩國佳節之際,都會備上厚禮前往朝賀.

往年前來朝賀的,都是一些朝中重臣,偶有一些不得寵的公主郡主之流,也只是用來籠絡人心,送給一些朝中貴胄為寵妾.

去年來的使者,乃是東籬國的天舞郡主,那天舞郡主本欲與太子北辰昊結親,卻被北辰皇婉謝絕了.

今年來的,聽聞亦是東籬並肩王軒轅昊的女兒軒轅曼舞,只怕又是一個政治聯姻的棋子吧!

想到這里,有些素喜美色的朝臣心頭有些期待起來.去年來的天舞郡主可謂是天姿國色,若非是因其的目標是太子,只怕很多朝臣都願意將起收入府中.

竊竊私語聲中,之間一道身著色輕紗舞衣,紗蒙面的曼妙的身姿在四個白色妙齡女子的擁簇下娉娉婷婷地走了上來.

"軒轅曼舞參見北辰皇上,願北辰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一道刻意帶著幾分勾動人心之沙啞的嗓音輕柔地響起,那色的曼妙身姿盈盈下拜,隨著她的動作,纖細的腰與挺翹的臀,在紗的包裹下,愈加突出了屬于女子專有的曲線,引得在場無數的男子直了眼.

尤其是那飽滿的豐胸,在紗的包裹下,本就已然半隱半現,此刻這般一彎身子,更是露出了一大片雪白,深深的溝壑,帶起了場中此起彼伏的吸氣聲.

若女人,在場的男人雖不是人人都閱女無數,但絕然是不缺乏的,只不過眼前的女子,那一身紗幾乎是半透明的存在,即便是多加包裹了幾層,亦然無法將其身姿遮掩,這般的朦朧可見,比之全果,更加讓人心癢難耐.再加上那誘人的姿勢,刻意沙啞的嗓音,半蒙面的神秘,仿佛經過了千錘百煉的姿態,的確可謂是人間一尤物,不過,這樣的尤物,讓男人看見的第一想法,卻不是捧在手心好好珍惜,而是壓在床上狠狠蹂躪.

"不要臉!"北辰蘭在見到耶律風亦是被那衣女子的身子勾得直了眼後,不甘地低罵了一聲.

"的確……"首次,慕容玥在心中認可了北辰蘭的話,雖然北辰皇朝民風並不是特別封建保守的,但如眼前如曼舞郡主這般的打扮,在光天化日之下,卻是難得一見的,當然,那青樓的流鶯,不在這一類.

凝眸看著眼前的曼舞郡主,慕容玥總感覺到有一種熟悉感,仿佛在哪里見過一般.只是,隔著一段距離,對方蒙著面,且著了一臉妖異的濃妝,卻讓得慕容玥無法看得究竟.

"曼舞郡主請起."北辰皇面色不變地看著面前的曼舞郡主,眸中暗暗閃過了一道厭惡之色.

這東籬國出來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雖去年來的天舞郡主欲與太子聯姻,被自己給拒絕了,但那清高的姿態和優雅的氣度,卻讓他高看了一眼.

眼前的曼舞郡主,雖亦是東籬並肩王軒轅昊的女兒,但與天舞郡主一比較,無異是云泥之別.

"謝北辰皇上!"曼舞郡主柔柔起身,一雙塗著濃濃眼妝的眸子勾魂地看著北辰皇,輕聲道:"曼舞受吾皇所托,為北辰的中秋盛宴前來朝賀,特送上我國精心調教的四名少女,為北辰的中秋盛宴添花,還望北辰皇上笑納!"

隨著曼舞郡主的話,她身旁的四名少女皆是齊齊上前一步,柔柔拜倒:"奴婢參見北辰皇上!"

在座的眾人聽了曼舞郡主的話,不由地皺了皺眉,心中皆是對東籬國低看了一眼,雖然素知這東籬國貧窮,但怎麼也不至于來北辰皇朝朝賀之際,只是送上了四名少女吧!

雖然這四名少女都算得上是容貌出眾,只是,這送女人的事,雖然常見,但也終究是上不了台面之事,況且還是送四名舞女,果真是有損國譽.蘭看子有目.

這也就是諸國之間,即便是要送些公主郡主的和親,也是以聯姻的姿態來進行的原因.

北辰皇看著面前的四名少女,輕輕皺了皺眉頭,卻也不曾些什麼,只是淡淡地道:"即是東籬皇的一番心意,那朕便留下她們四人吧!來人……"

北辰皇才欲叫人將四人帶下,卻聽得那曼舞郡主開口道:"北辰皇,曼舞還有事稟告."

北辰皇聞,淡淡開口問道:"曼舞郡主請講."

=====================

這曼舞郡主是誰呢?相信大家都已經猜到了吧!

上篇:236再見納蘭夜     下篇:238迷族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