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45音樂機關  
   
245音樂機關

見得靈寶已然朝軒轅曼舞的方向跑去,慕容玥抿了抿嘴,轉身朝著自己的席位走去.

回到席位上坐下,慕容玥才喝了一口茶,潤了潤喉,便見北辰蘭俯過身湊到自己耳邊,輕聲問道:"喂,慕容玥,你有沒有辦法打壓一下那個軒轅曼舞的傲氣,太氣人了!"

慕容玥本就在斟酌著如何應對面前的形,聽見北辰蘭的問話,低斂了眼眸,眸中閃過一絲光彩,微微一笑,倒不急著站出身,而是悠閑地問道:"我為什麼要出面打壓她的傲氣,反正人家找的是公主,我只不過是一個臣女罷了!再了,不是還有你嗎?你可是北辰第一才女啊!你都不出面,我又憑什麼出面呢?"

"你!"北辰蘭被慕容玥的話一噎,有心怒罵慕容玥,卻沒有辦法反駁慕容玥的話.有心不理會慕容玥,卻又不願意看著自己北辰在眾多國家的使者面前落了下風.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北辰蘭強行壓著心頭的不甘,繼續道:"慕容玥,我知道你有辦法,你就再出手一次吧!大不了,大不了以後我不再叫你丑八怪了!我也不再和你吃醋了,母妃以後把好東西給你,我也不搶了還不行嗎?"

北辰蘭有些委屈地看著慕容玥,在她看來,最受委屈的人就是她了.

自己的母妃,自就對慕容玥的關心比對自己多.自己喜歡的耶律風,偏偏又是慕容玥的未婚夫.甚至到如今,耶律風還總是關注慕容玥,連一向最疼愛自己的父皇,也對慕容玥疼愛有加.

雖然她是一國公主,又如何,現在這樣的場合,即便她空有北辰第一才女的名頭又如何,還不是要在這里低聲下氣地央求自己最討厭最妒忌的慕容玥來出手.

慕容玥有些意外地看著北辰蘭,之前的話,只不過是她故意刺激北辰蘭而的,畢竟這北辰蘭之前對自己所做的那些事,不可謂是居心不良.

且北辰蘭一向給她的印象就是一個被寵壞了不明是非,囂張跋扈的刁蠻公主,卻不想,今日她居然會為了北辰皇朝的榮辱,而放下身份來央求自己,且還因此而做出了對她來極為難得的讓步.

慕容玥深深地看了北辰蘭一眼,而後若有所思地望了眼高坐于上方的德妃.若是按照德妃的心機深沉來,德妃養出的孩子,不是一個真正的端莊嫻雅,才氣橫溢的公主,便應當是一個城府深沉,陰險毒辣的陰謀家.斷不該會教育出北辰蘭這樣一個心思簡單,囂張跋扈的女兒來,是不是,她遺漏了什麼沒有想到的.

不等慕容玥細思,北辰蘭便不慍地推了推慕容玥,道:"到底行不行你一聲啊,若是你沒有辦法,就別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若是你不願意,就別故意拿喬捉弄我!"

在北辰蘭看來,她能夠讓步的都已經讓步了,若是慕容玥當真沒有辦法,她豈不是白白便宜慕容玥了!

"要我出手可以,你不准再動我那狐狸的心思!"慕容玥故意冷著一張臉道.雖然北辰蘭是絕對抓不到靈寶那個鬼精靈的,但若是北辰蘭一味糾纏著自己,也是件麻煩事,還不如將計就計,先將這個麻煩給解決了.

"只要你能夠將他們的氣焰打壓下去,我就依你!"北辰蘭心中雖然遺憾自己不能再得到靈寶了,但卻毫不猶豫地回答到.

"成交!"慕容玥清然一笑,開口到.而後娉娉婷婷地站起身來,朝正望自己這邊看來的北辰皇一笑,開口道:"皇上,玥兒這才想起,這中秋盛宴,玥兒還不曾送禮給皇上呢!皇上可否容玥兒一炷香的時間,讓玥兒把禮物給做出來?"

"哈哈,你這玥丫頭,果真沒有讓朕白疼你,准了,需要什麼,可以讓李德全准備好!"北辰皇哈哈一笑,開口道,方才在見到慕容玥自外面走來的時候,北辰皇心中已經有了定奪,此刻聽得慕容玥如此,自然是放下了心.

慕容玥想了想,轉眸看向荷花池旁的一片假山,開口道:"玥兒需要那一片假山作為基地,還要一個武功高強之人輔助玥兒!"

北辰皇道:"那片假山就任由玥兒處置,只是這武功高強之人……"

北辰皇本欲將張云澈喚來,但話未完,便聽得那一直慵懶倚在席座之上的紫千幻開口道:"本座對星月郡主的禮物很是好奇,不如就由本座來輔助星月郡主如何?"

慕容玥下意識就要想要拒絕這個霸道而高傲的家伙的幫忙,卻見那紫千幻已然站起身朝假山走去,心中頓時一陣無語,這家伙果真還真是霸道到了極點,就連施與別人的幫助,都不容對方拒絕.莫非這家伙就不知道什麼叫禮貌嗎?

北辰皇見狀亦是一怔,只不過,迷族的人,想來狂莽不羈,他也無法左右紫千幻的行為,加上紫千幻也了,是對慕容玥的禮物好奇,他也無法多些什麼,只是給了慕容玥一個"謹慎行事"的眼神,便不再多.

慕容玥在心中翻了翻白眼,無奈地跟著紫千幻的腳步,來到了假山之上.

"你似乎很抗拒我的幫忙?"紫千幻狹長的眼眸懶懶地掃了慕容玥一眼,面色依舊是清傲不羈,就連那緋的薄唇揚著的弧度,都是那麼的孤傲.

慕容玥點了點頭,毫不客氣地道:"慕容玥只擔心會怠慢了紫禦座!"眼前這尊可是大佛啊,若是一個不心怠慢了,他那可以將銀子隨意揉捏的纖纖玉指若是在自己纖細的脖子上一擰,她豈不是又要死一回?

紫千幻聞輕聲一笑,笑聲不若北辰星那般魅惑,卻也是帶著一種煽動人心的磁性,讓人不自覺心神向往:"你都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13acV.

慕容玥一聽,本刺猬般的抵觸頓時地收了一收,的確,雖然自己身上穿著北辰星送的羽衣,但若是那明顯是帶了內力的羽箭射在她的身上,也難免會受到些內傷.況且對方顯然是經由了十足准備來的,若不是紫千幻的到來嚇退了對方,即便自己能夠活命,也難保水菲菲或肖嬤嬤會因此而喪命.

如此想來,自己當真不應該這般對待紫千幻.

思及此,慕容玥有些赧然地道:"我的可是真的,我要一個武功高強的人輔助,可是為了搬動這些假山石塊,以及劈斷這些竹子,還有要打水什麼的,你確定你能?"

紫千幻淡淡地掃了慕容玥一眼,道:"先做什麼?"

顯然,他沒有耐心繼續和慕容玥磨嘰,而是直接選擇了開始.

慕容玥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而後纖指一指假山最大的那塊石頭,道:"把這塊石頭搬到那里……對,就是這里,心放下……還有這塊……放這里……"

既然對方主動要做苦力,那慕容玥也就不再客氣,而是直接開始下令,讓紫千幻搬動那些石頭.

原本以為會看到美男吃力狼狽的模樣,卻不想,紫千幻卻是輕輕松松地將石頭搬起,毫不費力地按照她的要求,一塊塊擺好.

甚至即便是搬動著石頭,亦是無損他那天生自帶的尊貴氣度,以及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妖魅風.

果然是受到上天寵愛的驕子,真不知這樣的美男,是否到了白發蒼蒼的時候,依舊能夠不減絲毫魅力.

將幾塊石頭放好之後,慕容玥再一指假山旁的竹林,讓紫千幻幫忙劈斷了幾根竹子,打通了其內的關節,一根根擺好.

而後又讓李德全差人找來一些繩子,水桶之類的工具,裝好沙子,石塊之類的東西.又七手八腳地忙活了一些時間,這才將整座假山給改造好了.

"這樣就行了?"紫千幻看著被慕容玥改造得面目全非,但卻別有一番風的假山,有些不明白她這般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難道就是為了幫這禦花園改造假山了,那可就太讓他失望了!

紫千幻揉了揉自己沾染了繼續泥土的素手,他堂堂紫禦座,何曾做過這等"底下"的事,居然聽從一個女人的指揮,幫石頭,劈竹子!

不,她還只是個少女而已!紫千幻狹長的眼眸,流轉著眩目的光彩,自慕容玥絕色的容顏上掃過.

那無暇的容顏上,剪剪秋眸中倒映著荷花池的水波,晶瑩得讓人心神蕩漾.

紫千幻有些失神地撫了撫自己的胸口,但下一瞬間,他便放下手,轉過了身,走向自己的席座.

"喂,你就這樣走了?"慕容玥突然出聲叫住了紫千幻.

"怎麼,你不是已經完工了嗎?"紫千幻有些漠然地看著慕容玥,莫非這丫頭還真將自己當成了搬運工不曾?

"你就不想看看你忙了這麼久的成果嗎?"慕容玥沒好氣就看著紫千幻驟然變得有些疏離的態度.這家伙果真是孤傲得難以相處,方才還好好的,突然就變臉了.

"你是,這假山還有其他的妙處?"紫千幻挑了挑眉,看著明顯要變得有詩意許多的假山,莫非方才的一番辛苦,回報的不僅僅是這些嗎?

"當然拉!你去拉一拉那根繩子!"慕容玥撇了撇嘴,她精心算計過的設計,又豈是美觀這一點效果呢?方才那些人不是要音樂嗎?那她便給他們音樂就是.

紫千幻踱步上前,拉了一下那被青竹竹節裝飾起來的繩子,只聽"咚"的一聲,緊接著,便是石頭滾過竹筒的聲音,石頭終于自三排並排的竹筒上落下,打在了一塊擋住石頭的竹片上,竹片被擊倒,又撞擊在了一塊石頭上,石頭應聲滾動,掉在了一根傾瀉的竹筒內,繼續滾動,只是,那竹筒因為聽從慕容玥的指示,將里頭關節打得留下了高低不平的竹節,因此,石頭在滾過之時,傳來了高低不平,抑揚頓挫的聲音,交織起來,顯然就是"高山流水"的節奏.

緊接著,石塊滾到了盡頭,打開了剛好蓄滿沙子的機關,沙子緩緩在竹筒中流淌……

細沙自傾斜的竹筒流過的聲音……

細沙落入垂直竹筒的聲音……

得寶舞方有.細水蜿蜒過假山的流水聲……

水滴滴在石頭上濺起的聲音……

急水沖擊在石壁上的聲音……

水流刷過竹葉的聲音……

僅僅是一拉那開啟石塊機關的繩子,那些之前按照位置高低不平擺好的工具,一一開啟了其作用.演奏成了一副完美的"高山流水"之曲.最後,那些被水流沖開的機關又啟動了最後一道程序,推動了一根竹筒,那竹筒再次將最開始的石頭送回了之前的位置.

人們本以為到此結束的曲子,卻因為擺放石頭的竹片角度問題,再次滾落,又開始循環之前的曲子.

"太神奇了!"

"太奇妙了!"

"天哪!這……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鬼斧神工!簡直是鬼斧神工!"

"不,這簡直不敢置信!"

眾人聽著這不斷循環著的"高山流水",皆是不敢置信地叫著.就連之前一臉倨傲的東籬國使者,亦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一幕.

而軒轅曼舞,一雙陰柔的眸子,已經如見鬼似的看著一身白衣立于假山之上的慕容玥,仿佛此時的慕容玥,突然有了三頭六臂一般.

"這不是真的,這絕對不是真的!"軒轅曼舞喃喃地到,僅僅靠著一座假山,便能夠制造出高山流水的曲子,經過今日一事,想必慕容玥的美名,定然會傳遍新月大陸,她苦心經營的一切,卻白白成就了慕容玥的美名,這讓她怎麼能夠甘心.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紫千幻亦是失去了一向的淡然,開口問道.

"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只是動了動嘴巴而已,難道還有人比你更清楚的嗎?"慕容玥看著面前滾動的石頭,聽著耳邊熟悉的高山流水之聲,眼前仿佛又出現了自己生活在二十一世紀時候的景.

那時候她和戰友們在孤島上生活了半年之久,百般無聊之下就利用島上的石塊等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制造出各種機關.

這音樂機關,只不過是其中一種罷了,真正厲害的,當屬當時隊伍中的孤狼,他做的機關,甚至能夠演幻出人聲影像,迷惑眾人.讓人仿佛身處幻境之中一般.

與孤狼一比,星木所做的機關,只能算得上是初入門而已.

"你的計算能力,當真可怕!"紫千幻聞,亦是轉頭看著那些不斷流動的細沙和池水.的確,這演奏音樂,白了只是利用各種聲音銜接的時間形成的,但這些工具擺放的位置,石塊的大,水流的急緩,都需要精心計算過.

而慕容玥只是臨時起意,站在假山上的時間才是短短的十息時間,便開始指揮自己搬動石塊,之後的工作,也只是偶爾停頓片刻思考罷了.

其過人的心智,讓得一向自視頗高的紫千幻,也不得不高看了一眼.

"不過是熟能生巧罷了!"慕容玥淡淡一笑,眸中並沒有自得之色.

與當初人人都有著一手精妙技能的戰友們想比,自己,果真是太過普通了,若是他們還在身邊,自己又何須在這新月大陸,生活得如此之類.憑他們的魅影隊,想要在這新月大陸,打下一片天地,著實再簡單不過.

"你在想些什麼?"紫千幻看著慕容玥若有所思的眸子,帶著幾分好奇地開口問道:"是在想念那讓你感覺到快樂的人嗎?"

慕容玥的回憶被紫千幻的聲音打斷,她有些不悅地看了眼紫千幻,點了點頭,便回身朝宴席的方向走去.

"我看你的目光和早上的有所不同,莫非你愛的人,並不只有一人?"紫千幻的話,再次響起,只是口氣卻多了幾分冷意,顯然,慕容玥的態度,惹得他不虞了.

慕容玥回頭看向紫千幻,卻撞入了一雙清冷孤寂的眼眸之中,那狹長的桃花眼,盛著清冷孤寂,竟是分外的勾人心魄.

"若是你不放開自己的心接納別人,別人又如何能夠給你帶來快樂?能夠讓自己開心的人,並不是只有愛人!"慕容玥淡淡地完這句話,便不再理會眼眸瞬間變得暗黑的紫千幻.徑自回到了席位之上坐下.

自顧自地給自己倒了杯茶水,大口幾口喝下,慕容玥這才感覺到干渴的嗓子得到了緩解,方才為了能迅速地布好機關,她可是連續不斷地了一炷香的時間,嗓子早已經火辣辣得難受了,所以才會懶得理會那孤傲的紫千幻,急急回來宴席之中.

"慕容玥,你真是太厲害了!你看,你看,那個不知羞恥的軒轅曼舞氣得,嘖嘖,整個人都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了!"慕容玥才坐下,北辰蘭便湊過身來道.話中滿是勝利的喜悅,仿佛出了風頭的人是她一般.

上篇:244教訓     下篇:246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