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46暴怒  
   
246暴怒

聽到北辰蘭的話,慕容玥差點一口水噴了出來,她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你可是個公主,注意形象."

北辰蘭不屑地朝慕容玥翻了翻白眼:"和那個軒轅曼舞一比,我的形象可是光潔得足以當楷模了,慕容玥,你能不能教教我,這是怎麼弄的?"

"不能!"慕容玥很是干脆地拒絕了北辰蘭,讓她教人弄這個,不如殺了她,光是明白其中的原理,就足以把她累死了,更不用是去搬動那些巨大的石頭作為根基了.若是沒有紫千幻那BT的高手來當勞力,在這個沒有精進機器的時代,只怕她還真無法完成這一個工程.

北辰蘭聽得慕容玥如此,惱怒地瞪了她一眼,才想要些什麼,卻見北辰皇已然注意到了自己這一邊,頓時老老實實地低頭不再糾纏慕容玥.

而此時,慕容玥只感覺到子一重,儼然是靈寶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吩咐回來了.見狀,慕容玥趕緊將第二杯茶水喝下,而後端坐了身形,朝北辰皇眨了眨眼,便朝軒轅曼舞問道:"不知曼舞郡主對于本郡主的無樂器演奏,可還滿意?"

這次不等北辰皇出面,慕容玥直接了當地朝軒轅曼舞回擊了,畢竟有些事,北辰皇身為一國之君不好得太過,而自己如今的身份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女,且還是她被屢次挑釁再先,此刻回擊,也是順勢而為.

軒轅曼舞聽得慕容玥的話,身子一震,抬起頭看來看向慕容玥問道:"曼舞不知星月郡主為何會如此問?曼舞只是彈奏了一曲秋思罷了,可不曾得罪星月郡主,郡主莫非誤會了什麼?"

慕容玥聽得軒轅曼舞這麼一番反客為主的話,冷笑一聲,眯起了一雙水眸,氣勢不怒而威,話語清靈地道:"軒轅曼舞,明人面前不暗話,你既然有心來我北辰和親,又偏偏有意嫁給宸王,想要為難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想要挑戰,就要輸得起.莫非東籬國堂堂郡主,就是這般的教養嗎?行的都是贏了趾高氣揚,輸了不敢承認的行徑?"

"你……"軒轅曼舞被慕容玥的話激得臉色一變,站起身來就要反駁,卻不想,她的身體才站起,便聽得"嗤啦!"一聲撕裂聲,她那被就緊繃繃裹在身上的紗齊齊斷開,露出了她那曼妙的身子.

眾人皆是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中秋盛宴,居然還能夠看到這樣香豔的一幕.竟有郡主當眾果體.

"啊……"軒轅曼舞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得一呆,但很快地就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地抓著身上的紗.

只可惜,她身上裹著的紗本就是堪堪能夠裹住身體,所以少得可憐,如今一斷,自然就不夠她遮掩身體的了.反之,卻因為她的慌亂遮掩,愈加露出了白嫩的大片肌膚,甚至連那豐盈得雪峰,也露出了一只.

"嘶……"在看清了軒轅曼舞身上的肌膚後,眾人皆是忍不住抽了一口涼氣.

不因為別的,只因為,軒轅曼舞白嫩的嬌軀上,竟是滿布了抓痕和咬痕,雖然此時已經愈合,但那些抓痕和咬痕卻依舊清晰可見,顯然是這十日左右的時間才造成的.

"不知羞恥!皇上,哀家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此事,你自行處理吧!"太後終于忍不住喝了一聲,而後閉上了雙眼,朝身後的頌秋道:"頌秋,扶哀家回慈甯宮去吧!"

"是!"頌秋忙上前一步,托起太後的手,心地扶著太後就要離開.

"太後莫要動怒,兒子回頭讓禦膳房送些新鮮的水果到慈甯宮,太後先好生歇息吧!"北辰皇心知太後脾性,方才軒轅曼舞一直挑釁北辰威嚴,她已然是心生不虞了,此時那軒轅曼舞居然還在這中秋盛宴之上袒露身體,太後未曾大發雷霆,已然是極為難得了.

"太後莫要動怒,玥兒送送太後吧!"慕容玥站起身來,朝太後道.難得有機會能夠光明正大地與太後交談,她自然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向她詢問自己娘親的事,是否會和她有關了.

太後慈愛地朝慕容玥點了點頭,充滿了睿智的眼眸明亮地看著慕容玥,輕笑道:"玥丫頭有心了,不過這宴席雖然有些讓人不愉快,但你是年輕人,還是多湊湊熱鬧的好,回頭宴席結束了,再到慈甯宮陪哀家坐坐也不遲."

"是!玥兒明白了!"慕容玥對上了太後睿智的眼眸,所有所悟地點頭道,不再堅持要此時與太後一道離開.

太後離開後,軒轅曼舞再次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概因方才她身上那些明顯是歡愛之後留下的痕跡,太過觸目驚心,那樣慘烈的抓痕與咬痕,該是多麼殘忍的男子,才能這樣對待床上的伴侶啊!

況且這軒轅曼舞,生的如此妖嬈曼妙之資,更是一國之郡主,又是什麼人,才敢如此對待她?她又怎麼能夠忍受這樣的男人?

北辰皇在太後離開後,深沉的眼眸第一次帶上了緒,憤怒地看著軒轅曼舞,道:"曼舞郡主是否該給朕一個解釋?就如你這般破敗的身子,居然膽敢前來我北辰請求聯姻,莫非東籬國是當我北辰好欺不成?居然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夠派來聯姻?"

軒轅曼舞臉色一白,釀蹌退了一步,饒是以她深沉的心機,此刻面對北辰皇的怒火,亦是無以對.她即便是到現在也沒能想明白,她這一身看似輕薄,但卻極為柔韌的紗,為何會突然斷裂開來.到底是什麼人,能夠在不知不覺中,暗算了自己.

慌亂中,軒轅曼舞看到了慕容玥包含譏誚的目光,以及嘴角那一絲嘲諷的笑容,惱怒之下,軒轅曼舞氣血一沖,便指著慕容玥叫到:"慕容玥,是你對不對,一定是你在暗算我,你這個踐人……"13acV.

不得不,衣服,的確是人類最為重要的遮羞體,再心性堅韌之人,若是失去了蔽體的衣物,內心也會變得脆弱,理智也會變得混亂.

更何況,軒轅曼舞本就是對慕容玥嫉恨有加,可以,她此次出使北辰皇朝,最大的目的,就是能夠徹底地羞辱慕容玥一番,將自己之前十幾年所受到的不甘之氣盡數奉還,為自己的娘親和姐姐報仇.

畢竟,她怎麼也不能夠接受,被自己當做玩物一般耍弄欺壓了十幾年的慕容玥,不但奪走了原本屬于自己的一切,害死了自己的娘親,逼走了自己的姐姐,如今居然還能夠風光無限地站在了北辰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受人景仰.而她,不但被數名看不清面容的男人給侮辱了,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成了東籬國的郡主,卻還要被丟入那可怕的訓練營中,卑躬屈膝,惡意奉承,白天被人當傻子玩弄,晚上被人當妓女蹂躪.

曆盡了千辛萬苦,終于走到了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北辰的至高無上的禦花園中秋盛宴之上,滿心歡喜地等待著接受眾人仰慕的目光,卻一再因為慕容玥的出現而受挫,如今更是被弄得衣不蔽體,赤身裸露在如此多人的面前,被人用鄙視厭惡及惡心的目光肆意打量.,

這一切的一切,怎能不讓她羞憤發狂,怎能還讓她保存理智,此時此刻的她,只恨不得能夠沖上前去,將慕容玥那一身高雅聖潔,皎然如月的清華氣息打碎,將她那張絕色無雙,傾世飄靈的容顏撕爛,將她永生永世都踩在腳底,生生世世不得翻身.

眾人皆是被軒轅曼舞的話給驚得一愣,而後皆是不屑地看著軒轅曼舞,分明是自己為博出位,故意穿著這麼一套讓人臆想的衣物出現,如今這緊繃于身上的紗斷裂,卻不思己錯,反而想要將此罪名給強加在人家星月郡主的頭上,更口口聲聲敢罵人家堂堂一個郡主,未來的宸王妃是踐人,莫非這軒轅曼舞是瘋了不成.

還是因為接受不了自己接連輸給了星月郡主,而失去了理智不成?

"放肆!"北辰皇陡然大喝,"來人,將軒轅曼舞給朕押下,傳信給東籬皇,若是他不能夠給朕一個滿意的解釋,這軒轅曼舞的性命,朕亦不惜留下."

到辰差一當."北辰皇上息怒!"一旁隨行的東籬國使者慌忙上前跪下,連連磕頭道:"請北辰皇上念在曼舞郡主年幼無知,在慌忙之下失去了神智,才會這般胡亂語,請北辰皇上息怒,我等回到東籬之後,定然會將此事回報我朝皇上,今後定然會對曼舞郡主嚴加管教."

北辰皇冷哼一聲,道:"北辰與東籬一向交好,你東籬郡主今日居然對我北辰的郡主如此口出狂,肆意辱罵,若朕輕易饒過了在軒轅曼舞,豈不是讓天下之人,笑我北辰軟弱可欺?"

================================

PS:今日兩萬更新,大家票票神馬的,不要吝嗇哈,多多支持安然,給安然動力哦,群麼個!

上篇:245音樂機關     下篇:247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