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47暴怒  
   
247暴怒

聽到北辰皇顯然已經不打算輕易放過自己,軒轅曼舞嚇得身子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花容失色地道:"皇上,北辰皇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一時氣糊塗了……才會對星月郡主無禮,還請北辰皇上看在曼舞年幼且是無心之失的份上,饒過曼舞這一次吧!"

完,軒轅曼舞又朝著一旁清冷端坐著的慕容玥懇求道:"星月郡主,你大人大量,就別和曼舞計較了!曼舞知道自己錯了……"

慕容玥輕輕地摩擦著手中的茶杯,目光剪剪地看著軒轅曼舞,那清冷的目光,讓得軒轅曼舞的聲音越來越,最終消失無聲.

就在眾人都以為慕容玥會揪著軒轅曼舞這一錯處,讓她付出足夠慘痛的代價時,卻見慕容玥驀然一笑,笑容如春花綻開,眩目絕麗,話語輕輕柔柔地道:"曼舞郡主既然知道自己錯了,今後注意些就是了,何須行此大禮呢?你我都是郡主,你這樣朝本郡主行跪拜之禮,豈不是讓得他人以為你東籬有稱臣之心嗎?這宴席之上,來的可都是諸國的使者,曼舞郡主行還需謹慎才是!"

軒轅曼舞被慕容玥的一番話得心中一陣迷糊,就在她琢磨不清慕容玥的態度時,慕容玥卻轉頭看向了高座之上的北辰皇,清靈地開口道:"皇上,玥兒見這曼舞郡主已經知錯了,咱們北辰乃是大國,人都宰相肚里能撐船,您是一國之君,這容人之量,定然比宰相要大的多,就饒過曼舞郡主這一次吧!相信經過了這一次的教訓,她以後定然會謹慎行,更會謹記皇上的恩,咱們何樂而不為呢?"

北辰皇見慕容玥在和自己這一番話的時候,眸子內光輝熠熠,心知她定然有了自己的主張,而若是自己真的就在這中秋盛宴之上,將別國郡主扣下,傳揚出去,也的確有損國譽,還不如就依了慕容玥這麼一次,左右軒轅曼舞如今人在北辰,還怕沒有機會懲治她嗎?想必以玥兒的鬼精靈,心中早已經有了方案了吧!

"既然玥兒幫你求了,那朕便再饒你一次,不過這宴席上,你也不適合再呆下去了,我北辰的民風,可沒有你們東籬這般開放."北辰皇鄙夷地掃了軒轅曼舞一眼,而後對著東籬國其他的使者道:"你們還不把你們的郡主帶下去,莫非還要再挑釁朕的威嚴不成?"

"是,是,屬下多謝北辰皇上的恩典,多謝星月郡主求."東籬國的使者慌忙上前將軒轅曼舞扶了起來,帶著一干東籬國來人,急急退了下去.

軒轅曼舞被帶下去之後,納蘭夜目光冷然地掃了一眼那空著的席位,心中對軒轅曼舞的愚蠢呲之以鼻,看來,此行的成敗,還需靠自己努力才行,這樣愚蠢的合作伙伴,不要也罷.

"星月郡主的胸襟果真是讓納蘭夜佩服,納蘭夜再此敬星月郡主一杯酒,還望星月郡主不怪罪方才納蘭夜為曼舞郡主之舉."

宴席再度繼續,納蘭夜端著一杯酒,來到慕容玥的面前,笑著開口道.

慕容玥淡然輕笑,看著面前豐神俊朗的納蘭夜,端起面前的茶水道:"納蘭太子似乎一向喜歡英雄救美,慕容玥又怎會怪罪呢?只是納蘭太子行善亦是需要謹慎,這人,可不是誰都能夠出手相助的,不定,就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的!"

納蘭夜挑了挑眉,有些意外慕容玥語帶深意的話,但他卻是不在意地道:"星月郡主的教誨,納蘭夜記下了,不知星月郡主明天可有時間,讓得納蘭略備酒菜,為今日的莽撞向郡主賠禮."

慕容玥將手中的茶水舉了舉,而後一口印下,客氣而疏離地道:"納蘭太子太過多禮了,你不是已經以這杯酒賠過罪了嗎?至于另備酒菜,那就不必了.納蘭太子遠道而來,想必定然舟車勞累了,就不必這般麻煩了!"

完,慕容玥便低下了眼眸,不再多,示意納蘭夜可以離開了,畢竟她如今的身份可是未來的宸王妃,若是與別國的太子過多的交談,定然會惹來他人非議.加上她家的美人星可是一個大醋壇子,若是讓他知道自己與一個美男子多加交談,定然又會吃醋折騰,如今那家伙的身體可是不大好,自己還是少讓他操心為妙.

"既然如此,納蘭夜便先告退了!"納蘭夜目光明亮地看了眼白衣飄然的慕容玥,這才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席座.

"算你識相,知道避嫌,不壞了我二皇兄的名聲,不過你也太能招事了吧!這納蘭夜什麼時候和你這般熟悉了?"一旁的北辰蘭在納蘭夜走後,又湊過身來沒好氣地問道.

慕容玥掃了眼臉色蒼白的北辰蘭,想到她此刻腹中已然懷中耶律風那種無恥之徒的骨血,心中突然有種莫明的傷感,當然,這並不是因為耶律風,而是因為眼前的這張臉和自己的容顏有著七分的相像,畢竟身體里還是帶著幾分血緣的.

北辰蘭未來的命運,想必也不會幸福吧!選擇了那樣的一個男人,注定是無法得到快樂的.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還是管好自己吧!"雖然心中感傷,但想到以前這北辰蘭對"慕容玥"所做的一切,慕容玥卻還是別過了頭,冷冷地回到.13acV.

"我只是擔心你壞了我二皇兄的名聲,誰管你的事了!"見自己難得關心一下慕容玥,對方居然還不領,北辰蘭亦是動了怒氣,別過頭,便不再理會慕容玥.

慕容玥聞只是淡淡笑了笑,不再多,沒有誰能夠比她更愛惜北辰星了,但這又何必對他人,更無需對北辰蘭.

想到北辰星,慕容玥的眼前仿若再次出現了那張魅惑眾生的妖孽容顏,那熠熠生輝,光豔流溢的星眸,就那般對著她眨啊眨的,眨的她的心都醉了!

那妖孽,不知現在如何了!定然還在前往雪山的路上吧!星殤他們可曾照顧好了他,他的身子那般的弱,是否經得起旅途的奔波.

這個傻瓜,為何一定要堅持陪自己過了生日才肯啟程,有這份心就夠了,為何一定要著了相,堅持陪自己守到生日的凌晨,才肯離開.

還有他送自己的生日禮物,竟是如此貼心,他定然想不到,就在他送自己生日禮物的當天,這羽衣就已經派上了用場了吧!

若是他知道了,自己在穿了他送的羽衣後,依舊避免不了在肩膀處,堪堪是羽衣沒有蓋到的地方受了傷,定然會心疼地罵她是笨蛋吧!

就這般,慕容玥坐在中秋宴席之上,右手端著茶杯,左手托著香腮,進入了甜蜜的回憶之中,那嘴角甜美幸福的笑靨,不知醉了多少在座男兒的心.

紫千幻狹長的眼眸看著慕容玥甜美的笑容,閃過一絲莫明的光彩,那緋的薄唇揚起,揚出的,卻是一抹冰冷的笑容:幸福與快樂,真的會因為心有牽掛而產生嗎?慕容玥,你的話,希望會由你自己來印證.

就在慕容玥無心觀看場上的舞蹈,一心回憶著自己心中的那顆美人星之際.奔波旅途之上的北辰星亦是在想著慕容玥.

只是,慕容玥的想,是溫柔而甜蜜的.

而宸王的想,卻是暴怒而心疼的……

"該死的!到底是誰,是誰派的殺手,星殤,立即下令,讓天機閣的報組給本王去查清楚,查明之後,不論是誰,直接讓天機閣的人下特級追殺令.將對方的人頭提來見本王!"

一輛黑色的馬車內,傳來宸王暴怒的聲音.

只見厚厚的帷幔遮蓋的馬車內,宸王正虛弱地倚在軟塌的靠墊上,惱怒地看著手中的靈隼傳來的信,就著馬車內熊熊燃燒著的爐火,看著信上的內容,心中揪痛不已,饒是馬車內已然燒著旺盛的爐火,亦是無法讓他感覺到一絲暖意.

他才離開,他的玥兒便受傷了,這如何不讓他心急如焚,狠狠一抓手中的信紙,宸王問向一旁的星殤:"星風呢?不是讓他隨行保護著嗎?"

"主子,星風當時一直在暗中保護,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那些殺手,只是,那些殺手的身手也十分好,且彼此之間,都配合的十分精妙,若非是星風已然殺死對方眾多的羽箭手,只怕主母就不止是肩膀處受傷這麼簡單了.星風在殺了對方十數人之後,自身亦是受了重傷,元氣大傷,為了不讓主母擔心,他才沒有出現在主母的面前.直接由天機的兄弟帶回了天機閣養傷."星殤開口回到.

到辰打輕郡.宸王聞眼眸一暗,仿若星際黑洞般席卷著危險的風暴,無雙魅然的容顏上滿是擔憂與心疼,緊緊地握了握拳頭,他看了眼身旁的星殤和星海,斟酌了片刻,才緩緩地道:"即是如此,讓星海回去隨行保護玥兒,我這里不需要他!"

上篇:246暴怒     下篇:248對峙太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