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48對峙太後  
   
248對峙太後

"主子!屬下不能離開主子身邊的!請主子收回命令!"一旁的星海驀然睜大了眼眸,一張俊臉之上滿是驚愕之色,他可是宸王的隨行大夫,不僅武功高強,醫術更是超絕,自出師以來,從不曾離開宸王過,即便是宸王有事離開幾個時辰,也是由星殤等人隨身帶著他煉制的丹藥隨行,如今,宸王居然會因為主母肩膀受了箭傷,就要將自己安排到主母的身邊隨身保護.

當然,星海之所以會如此驚訝,並非是心中不願意去保護慕容玥,而是因為,他可是宸王的隨身大夫,若是他離開後,誰來照顧宸王,若是他離開後,宸王的寒毒又發作了該怎麼辦?

"主子,還是讓屬下去吧!屬下定然會保護好主母的!"一旁的星殤亦是開口道,無論如何,星海是萬萬不能離開主子的,雖然主子的寒毒已經控制住了,但若是這路途之中,身體過于虛弱而感染了風寒什麼的,以主子此時身體的虛弱,可是絲毫大意不得的.

"讓星海去,你留下!"宸王緩緩地闔上了眼眸,神有些倦怠了,並非是他不心系慕容玥,不著急,只是如今的他,因為體內的寒毒,過于畏寒,因而引發了身體內自我保護的意識,總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主子!"星殤和星海為難地叫到.但宸王卻絲毫沒有為之所動.

"還是讓我去吧!"一個如銀鈴般清脆的嗓音響起,馬車內影一閃,萱若如精靈般可愛的身姿出現在馬車內.

"我去你總放心了吧!流星,我武功比星殤高,醫術比星海好,還能夠陪你的寶貝玥兒聊天解悶,怎麼樣,我是最適合的任選吧!"萱若故作認真地到,心中卻是笑開了花.這慕容玥果真是深得她心啊,知道她不願意就這樣被流星抓回雪山,去面對那可怕的鬼谷子父親和假佛云逸,所以才鬧出了一點動靜,給自己找理由不回雪山.

等了半晌,萱若卻沒有得到宸王的回答,定眸一看,才發現宸王已然睡了過去.

萱若見此,頓時懊惱地跺了跺腳,道:"流星,你這個混蛋,居然這麼快就睡著了!"

到這里,萱若靈動的眼眸一轉,轉而故意道:"反正你不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好了,星殤星海,你們好生照顧流星,我就辛苦一趟,回去幫你們照顧你們未來的主母了,記住,等流星醒過來後,就我是得了他的指使回的北辰哦!"

"是!屬下一定會謹遵萱若姐的指示的!"不等星海回答,星殤便搶先一步應到.

萱若嘻嘻一笑,精靈般的眼眸在星殤的俊臉上一轉,點了點頭道:"不錯,星殤真是越來越聰明了!我走啦,別太想我!"

完,不等星殤等人回答,那耀眼而充滿了生命活力的衣這般一閃,便從馬車內消失.

"老大,你怎麼就答應了萱若姐了,若是主子醒來,發現我們沒有經過他同意,就放走了萱若姐,只怕……"星海有些忐忑地看著宸王,朝星殤道.

"萱若姐也沒有錯,或許主子已經聽到了萱若姐的話,只是還沒有來得及同意就昏睡了,我們總不能耽擱時間,萬一主母那里因為我們的耽擱,出了問題,主子責怪下來,我們可都擔當不起."星殤低垂著眼眸,長長的眼睫將他閃著別樣光澤的眸子遮掩住了.

看來主母的沒有錯,一旦主子有了什麼不顧自身安危的決定時,他們這些做屬下的,就應該以主子的安全為第一准則行事,而不是任由主子執意任性.

禦花園內.

慕容玥好不容易捱到了宴席結束,便在頌秋的陪同下,朝慈甯宮走去.

方才太後在宴席結束之前,就已經讓頌秋候在了禦花園外,待得慕容宰相帶著慕容玥出來後,征得了慕容宰相的同意,將慕容玥帶離了他的身邊.

"星月郡主真是好福氣,慕容宰相對你的疼愛,真是讓人羨慕."頌秋看著慕容宰相依舊目送著慕容玥離開的身影,有些忍俊不住地笑道.

"爹爹他就是太過緊張我了!"慕容玥亦是被慕容宰相的心惹得無奈笑道.雖然那淑妃是膽大之徒,但這畢竟是皇宮之內,總要收斂一二吧!除非她想要讓自己苦心經營了近二十年的一切都毀于一旦,否則是絕對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自己動手的.

"天下父母心,都是全然為了子女的."頌秋若有所感地道.

"頌秋姑姑也有孩子嗎?"慕容玥看著頌秋問道.子下的收以.

"奴婢自幼就跟著太後了,並沒有嫁人,哪里會有孩子呢!"頌秋笑到,笑容帶著幾許落寞,但卻無悔.

"頌秋姑姑全心服侍太後,真是讓人敬佩."慕容玥看著頌秋的一頭銀發,感歎地道.這世界上,又有幾人,能夠如頌秋一般,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自己的主子,卻從來不曾有過自己的生活呢.如頌秋這般的人,讓慕容玥敬佩,但不贊同.畢竟人之一生,總要為自己活一些,才能終身無憾.

頌秋淡淡笑道:"太後是奴婢的救命恩人,若是沒有太後,早就沒有如今的頌秋了,太後的恩德,奴婢就是終其一生,也無法回報."

慕容玥點了點頭,確實,這個時代的人,對救命之恩的回報,一向都是以認對方為主子,以自己的一身來回報的.這頌秋,是其一,而柳姨娘,亦是其一.正因為自己的娘親救過她,便甘願冒生命危險,為娘親報仇.13acV.

正想著,便聽到頌秋道:"郡主,太後娘娘就在里面等你,奴婢在外頭侍候著,若有需要,吩咐奴婢一聲就行."

頌秋將慕容玥帶到了上次慕容玥到過的佛堂之前,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慕容玥,雖然不知道太後讓自己將慕容玥帶到佛堂之中是為了什麼,但她卻總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有心想要跟進去,但卻得了太後的指示,不得不候在門外.

隔著門板,慕容玥便聽到了里頭木魚的敲擊聲,想必太後定然又是在誦經拜佛了.

慕容玥點了點頭,推開佛堂的門走了進去,便看到了跪在蒲團上的太後.

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太後緩緩地轉過身來,慈愛地看著慕容玥,道:"你來了!"

慕容玥對上那雙睿智的眼眸,嘴角微微一抿,而後堅定對看著對方,輕聲道:"是的,太後,臣女來了!"

此時的慕容玥,已然沒有之前在禦花園中的少女之嬌憨與可愛之態,而是沉靜得如同一名經過了歲月洗禮的智者,眼眸中滿是堅忍之色.

"孩子,你一定有很多話想要問哀家吧!"太後閉上眼睛,道了一聲佛偈,而後站起身來,朝慕容玥問道.

雖是問話,但卻充滿了肯定.

"還望太後告知臣女娘親的死因!"慕容玥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慈祥老者,有心想要質問,但到口的話,卻是柔軟了幾分.

"這一天,終于來了!"太後撥弄著手上的佛珠,雖是看著慕容玥,但眼眸卻仿佛已經穿越了時空,看見了以前那個絕色的女子,那個善良得讓人不忍心傷害,但自己卻迫于無奈,傷害了的女子.

"我娘親,真的是你害死的?"慕容玥雙眉一凝,一股肅殺之氣頓時自她的身上發出.

"砰!"的一聲,門再次自外面被人打開,頌秋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太後的身前,將太後擋在自己的身後,開口道:"星月郡主,不可對太後無禮!"

慕容玥眼眸一冷,卻不理會頌秋,而是再次看向太後,冷聲問道:"太後,我娘親,究竟是不是你害死的?你為什麼要害死她?"

"星月郡主,太後沒有害死你娘親,她……"頌秋眼眸一暗,右手抬起,就欲將慕容玥擒之掌下.

誠然,她並沒有傷害慕容玥的心,只是准備將慕容玥控制住後,送出慈甯宮,繼而稟告北辰皇,讓北辰皇來處理此事,無論如何,她也不能讓慕容玥傷害太後.

"頌秋!"太後突然開口制止了頌秋的行為,歎息一聲,道:"頌秋,玥兒既然已經找上門來了,我們再隱瞞下去,也無濟于事,你總不希望下次我這慈甯宮,再被人闖入吧!"

"太後!"頌秋聞一愣,眸光帶著幾分冷色看向慕容玥:"上一次的人,是你?"

"不錯!"慕容玥點頭,無畏地看著頌秋,"除非你將我殺死在這里,否則,即便你阻止了我一次,也阻止不了我下一次,下下次!頌秋,救命之恩當報,殺母之仇,就不當報了嗎?若你是這樣不明是非之人,那便動手吧!"

著,慕容玥右手一震,其上戴著的暗器手鐲"星翼"已然准備待發,一旦頌秋朝自己動手,那麼其內隱藏的細如牛毛沾染了麻藥的針便會射出,將頌秋麻醉.

上篇:247暴怒     下篇:249死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