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0千鈞一發  
   
250千鈞一發

"咦!"

似乎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擊會失手,那暗襲之人驚訝地出聲,看著已然警覺地背靠著宮牆,做出了完美防禦姿態的慕容玥.

"你是誰?"慕容玥看著面前這個全身黑衣,黑巾蒙面,渾身掩于黑暗之中的男子.

"丫頭,我是誰不要緊,怪就怪你的存在,阻擾了別人的好事!"那男子嘿嘿一笑,聲音低沉地道,手下已然毫不留地朝慕容玥劈來.

慕容玥身子一矮,避過男子的突襲,右手的星翼已然發動,射出了三只淬了見血封喉的毒藥的銀針,分別襲向男子臉部,胸口,及大腿.

那男子顯然是對陣經驗極強之人,在慕容玥右手才動之際,身子已然橫向漂移,避開了慕容玥這一招,隨之右腳就地一蹬,身子快如閃電地朝慕容玥撲來.

而此時,黑衣人黑色面巾之下的臉上,已然揚起了篤定的笑容,概因自己方才的一招,已然將慕容玥逼到了牆角之處,且慕容玥此刻是彎下身子的,無論如何,自己這一招,她是絕然避不過去了.

就在這時,黑衣人的身後遠遠傳來一聲嬌喝:"住手!慕容玥,快躺下!"

黑衣人聽到聲音,身形非但未停,反而驟然加快了三分,眨眼間,已然來到了離慕容玥只有三步的距離.

"住手!"

萱若看著慕容玥被那黑衣人逼在了角落之中,眼看就要喪命于黑衣人的手下,頓時臉色蒼白,兩行清淚狂飆而出,原本就已然拼盡了全力的速度更是猛然加快了三分,真氣的超負荷運轉,讓得她心頭一痛,一口心血已然噴出……

"慕容玥,閃開……"萱若厲聲一喊,見自己已然來不及趕在黑衣人殺死慕容玥之前救下慕容玥,手腕一動,上面的玉鐲脫手而出,直直向黑衣人的後背襲去.

但即便如此,那黑衣人卻仿若鐵了心要將慕容玥擊斃于掌下一般,不閃不避,目標直指慕容玥.

慕容玥早在萱若叫出第一句話之時,已然認出了她的聲音,心下雖然訝然,但卻不曾被其驚的分了神,目光冷然地看著黑衣人,在見到他那冷酷得布滿殺意的眼眸時,唇冷冷一抿,右臂一舉,一條細如發帶的鏈子自她的中躥出,卷上了宮牆之上的飛簷,在黑衣人微訝的目光下,慕容玥的身子平地飛起,有驚無險地避開了他的必殺一擊.

"該結束了!"在黑衣人駭然的目光下,慕容玥唇微動,聲音冰冷地出這三個字.

黑衣人在慕容玥冰冷的目光下,只感覺後背一痛,身形被砸得往前釀蹌兩步,與此同時,胸口三處一麻,身子便僵硬地倒在了地上.

"玥兒,你,你沒事吧……"萱若終于趕到了黑衣人的面前,見黑衣人睜著眼睛倒在地上,心知定然是慕容玥出手所致,而後急急抬起頭來,看向慕容玥問道.

似沒一會巾."我沒事."著,慕容玥的身形便飄然而下,看著面前嘴角尤帶著鮮血的萱若,秋眸滿是擔憂與感動地看著萱若:"你的傷,可要緊?"

萱若上下打量了慕容玥一番,見她沒事,這才松了一口氣,而後無謂地擺了擺手,嘻嘻一笑,道:"我沒事,不過是點問題,吃顆丹藥就解決啦!"

著,她自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倒了顆晶瑩剔透的白色丹藥丟如口中,啪嚓一聲咬碎,吞了下去,感覺到那股清涼的氣息平緩了胸口的疼痛之後,輕輕地呼了一聲,幸好,沒有傷到心脈.13acV.

見到慕容玥一臉擔憂的模樣,她忙換上一張笑臉,道:"哎呀,還好你沒有事,否則流星那家伙非殺了我不可,對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這家伙想要殺你?"

慕容玥見萱若原本慘白的臉色在吞服下那顆丹藥之後變得稍稍有了幾分血色,這才放下了心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他人在這里,總會問出來的."

慕容玥著,右手一動,那牽連著宮牆飛簷的鏈子便應聲收回.

萱若見此,精靈般的雙眸頓時一亮,如獲至寶般盯著慕容玥的右手看個不停.

慕容玥見此,微微一笑,道:"回去之後,再給你慢慢看,現在,我們先把這人弄走再,否則只怕那些巡邏的侍衛就要到了!"

"好啊,你可是答應我了哦!"萱若聽到慕容玥這般,不等慕容玥反應過來,便一把抓起地上的黑衣人,跳上了宮牆,轉頭朝慕容玥叫到:"不是要走嗎?快啊,那些侍衛可是就要到了!"

慕容玥見萱若這般急不可耐的模樣,不由會心一笑,亦是跟著跳上了宮牆,兩人相攜著朝慕容府所在之處奔去.

慕容府.

才入了攬月園,萱若便將那黑衣人"噗通"一聲丟在地上,嬌俏地揉了揉自己纖細的胳膊,堵起了唇喃喃道:"好重,提得我手都酸了!"

著,還不甘心地踢了那黑衣人一腳,而後才朝慕容玥問道:"玥兒,快問吧,問清楚了,把這家伙丟出去,早些休息吧!"

萱若只感覺自己今日可是累倒了極點了,因為擔心著慕容玥的安危,她可是馬不停蹄地自百里之外趕到了慕容府,而後又從慕容府趕到了皇宮,再又發生了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身心都疲倦到了極點,只盼著能快些洗個熱水澡,便早早爬上床睡一個昏頭暗地,什麼都不用管才好.

慕容玥又怎會看不到萱若臉上的疲憊,但也心知,若是自己沒有將這黑衣人解決了,萱若定然不放心.

不再耽擱時間,慕容玥徑自上前將黑衣人胸口的三支銀針拔下,而後將黑衣人蒙著的黑巾拉下,露出了一張四十歲左右的長相普通卻滿是怨毒之色的臉.

慕容玥見此,秋眸之中的平靜之色不變,只是伸手在他臉頰上一捏,迫使他將嘴張開,檢查了他的牙齒一番,而後不意外地發現了他口中藏有毒藥的牙齒.

見此,慕容玥冷然一笑,素手粉拳一握,毫不留地在黑衣人的臉上來了一拳,將那顆大牙打落,同時又在黑衣人的胸口一拍,那顆藏著毒藥的牙齒便從黑衣人的口中掉了出來.

直到這時候,慕容玥才解開了黑衣人的啞穴,冷冷地開口問道:"你是打算輕輕松松地出來我想知道的,還是吃一番苦頭之後,再交待?"

那黑衣人目含譏諷地掃了慕容玥一眼,便平靜地閉上了雙眼,顯然,他並沒有將慕容玥這麼一個才滿十四歲的少女放在眼中,在他想來,若非是借著那精巧的機關暗器,以及萱若的到來,即便再有十個慕容玥,也已經命喪他的掌下.他又怎會被慕容玥這麼一句平平淡淡的威脅給嚇倒了呢!

慕容玥顯然也沒有指望自己的這麼一句話就能夠讓黑衣人開口,之前的那句話,也只是讓黑衣人明白自己的決心罷了.

在黑衣人閉上雙眼後,她眸中戾色一閃,抓起黑衣人的右手,將手中自黑衣人身上拔出來的銀針之一,連根插入了他手中的某根血管之中.

銀針全身一沒入黑衣人的血管之中,便緩緩地順著黑衣人的血管游動起來.

本在感覺到慕容玥舉動的黑衣人原先的不屑頓時消失,換上的,卻是不敢置信的痛苦神色.

一個人的身上足有兩百五十萬億根血管,除去了大動脈之外,其他的血管,在武林高手的眼中,根本是不足為懼的.黑衣人怎麼也沒有想到,慕容玥只是這本輕輕巧巧地將那麼一根細如牛毛的銀針插入了自己身上一根他從未在意過的血管之內,就能夠使得他痛苦如斯.

"啊……"黑衣人一聲低吼,全身瞬間被汗水濕透.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黑衣人目光如看一個惡魔一般看著臉色平靜地站在他的身旁俯視著他的慕容玥,只有他才明白,此刻的他,在承受著怎樣的痛苦.

那根銀針雖然是在極為緩慢地游動著,但每游動一下,都如同刺入了他的骨髓深處一般痛苦,那種痛苦,比當年他的身上同時被刺穿了三個窟窿還要痛苦百倍.

"很痛苦嗎?"慕容玥淡淡問道,纖指靈巧地把玩著手上余下的兩根銀針,口吻溫和地道:"若是你還不肯的話,下一根銀針,我將會刺入你的肝髒之內,讓你嘗嘗痛徹心扉的痛.若是那樣還不肯的話,最後一根,將會刺入你的骨髓之中,讓你感受人間至痛.你確定,你要將這三種疼痛都嘗試一番嗎?"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黑衣人不敢置信地看著慕容玥,明明眼前的少女只有十四歲而已,為何竟會冷酷如斯,更有這般殘酷卻可怕的手段.

主子要與這樣一個可怕的人作對,在他看來,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不,他絕對不能出賣主子,否則,只怕主子對上了這樣的一個敵人,多年的努力,都會毀于一旦……

上篇:249死因真相     下篇:251幕後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