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1幕後凶手  
   
251幕後凶手

極度的痛苦中,黑衣人想到了自家主子平日里對自己的恩德,心中一個念頭閃過,張開嘴巴,就要將自己的舌頭咬斷.

萱若見此,身形一動,就要上前阻擋,慕容玥冷笑一聲,攔住了她,笑道:"不用急,讓他咬!"

萱若聽慕容玥如此,當下便明白了慕容玥定然是對黑衣人做了什麼,停下了身子,笑道:"玥兒果然聰明!"

完,見那黑衣人已然一愣驚愕恐懼地看著慕容玥,唇一撇,道:"不准這樣看著玥兒,否則心本姑娘揍你!"著,萱若還揚了揚自己的粉拳,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慕容玥對古靈精怪的萱若甚是喜歡,忍不住被逗笑道:"等我問完後,隨你怎麼處置他,想怎麼揍都隨你!"

"呃……算了,算了,玥兒,還是你自己處置吧!"萱若忙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只是而已.

慕容玥又哪里知道,萱若雖然武功高深,但自幼便生活在雪山之巔,甚少入世,手上從未沾染過鮮血,更別"處置"一個大活人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萱若的身上從未放置利器,才會在方才為救慕容玥的時候,萬般無奈之下,將自己的玉鐲砸了出去.

看著萱若急急退切的模樣,慕容玥眸中光彩一閃,似乎明白了什麼,對著萱若道:"既然這樣,你先去沐浴吧!我讓菲菲給你准備一下熱水."

"哦,好,那我先出去了!"萱若這次不再堅持,打了個呵欠,便退出了這個房間.

慕容玥見萱若離開後,便不再與那黑衣人多廢話,而是直接將第二根銀針刺入了那黑衣人的肝髒之中,冷臉看著黑衣人驟然扭曲的面孔:"既然你選擇了第二條路,那麼希望你能夠多堅持一些,自盡這個心思,你還是收了吧!在我的麻藥之下,你就連大聲呼喊都做不到,更何況想要自盡!"

"啊……你,你殺了我吧!"黑衣人自感覺自己的肝髒一陣劇烈的疼痛,那根銀針在插入了他的肝髒之後,就開始順著肝髒的蠕動而游動,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帶起一陣疼痛,這種痛徹心扉的痛,讓得他整個人都痙,攣起來,恨不得立即昏死過去.

"出我想要的一切,我便滿足你的心願."跳動的燭火下,慕容玥那絕色的容顏忽明忽暗,目光深冷如冰.

來到新月大陸之後,她的心願其實很簡單,只是想要簡簡單單地活著,笑看云卷云舒,閑看花開花落,若是可以,便走遍新月大陸,活得瀟瀟灑灑.

只是,就連這般最為簡單的生活,對她來,都是一種奢望,先是有陳姨娘母女三人加害再先,再有德妃陰謀算計,如今更有淑妃在一旁虎視眈眈,她就如同一只隨時隨地都要處于戰備狀態的獸,沒有一處安然可以留給自己.

莫非是之前的她都太過心善了嗎?才會讓得這些人一個個都以為自己好欺?若是這般,她甯可將自己多余的善良盡數拋卻,給敵人看看自己最為冷酷的一面.

"殺了我……殺……了我……"黑衣人手掌緊緊地抓著自己肝髒的位置,將黑衣下的肌膚抓出了道道血痕,似乎想要抓破自己的血肉,將那根帶給自己無盡痛苦的銀針抓出,但奈何他在之前身中慕容玥銀針之時,已然被其上的藥物麻醉了身體,渾身的力氣,連一個三歲的嬰孩都沒有,拼盡了全力,也只能抓破了表皮而已.

度痛到自攔."招供,或者,繼續!"慕容玥把玩著手上的最後一根銀針,燭火照射下,銀針泛出點點銀光,仿佛是幽冥之路上的鬼火,又如天堂之路上的光輝.

"魔鬼……魔鬼……"黑衣人看著慕容玥手上的銀針,想到之前慕容玥的徹骨之痛,正在"享受"著心肺之痛的他,身子下意識瑟縮了一下,看著慕容玥的目光滿是驚駭之色.

"嗯?"慕容玥唇勾起,勾出了一抹地獄羅刹般的美豔冷笑,纖足一抬,就准備上前將最後一只銀針插入黑衣人的頸椎之內.

"不……我,我……是太子,是太子殿下讓我殺你的!"那黑衣人終于受不了這種明明痛到恨不得死去,卻連昏迷都做不到的痛苦,驚駭地大聲叫出聲來.

"太子!"慕容玥意外地道,她想過是德妃,亦猜過是淑妃,更連慕容霜一同來到北辰的使者也懷疑過了,卻沒有懷疑過是太子.

畢竟如今北辰星已然病發去了雪山,想必太子亦是會得到這個消息的.在太子想來,北辰星已然對他的儲君之位沒有半分威脅了才對,又為何要這般大費周章地派人前來刺殺自己呢?

"你的可是實話?"慕容玥凝眉問道,若真是太子的話,豈不是明,她的敵人,又多了一人.

莫非她天生和皇宮犯克嗎?不但德妃和淑妃是自己的敵人,就連太子,也成了自己的對手?

"是……實話……"那黑衣人似乎有些無法再承受痛苦,臉色已然蒼白如紙.

慕容玥上前一步,纖指在黑衣人肝髒位置疾點幾下,逼出了那根銀針,而後問道:"太子為何要殺我?"

黑衣人請舒了口氣,道:"今ri你在中秋盛宴之上大放異彩,博得了美名,太子擔心你會成為宸王的助力,對他的儲君之位造成威脅,所以才讓我來刺殺你!"

黑衣人既然已經招供了,也就不再做無謂的隱藏,直接將太子對他的話盡數道出,而後閉上眼睛道:"我所知道的,都已經了,你若是沒有問題了,就給我來個痛快的吧!"

作為一個死士,他自然知道,有時候死亡並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就如方才那般,他連想要一死了之,都做不到.

善于洞徹人心的慕容玥,又怎會不知道黑衣人的想法,對他的供詞,自然是相信了,當下手中銀針一閃,便沒入了黑衣人的眉心之中.

冷冷地換來水菲菲將黑衣人帶下去處理,慕容玥揉了揉眉心,只感覺到渾身一股難的疲憊.

淑妃……北辰昊……該死的!北辰星,這個兩個可都是你給我招惹的麻煩!你最好給我快回來!你給我招惹來的麻煩,你必須自己解決!

心中不甘地罵道,慕容玥的腦中又再次響起了那張蒼白如水晶般剔透的無雙容顏,一種相思,如蝕骨的蠱,在她的心頭無蔓延,又酸又澀,其中還帶著些許的甜,讓人感傷而難舍.

"玥兒!"房門被人自外面推開,萱若那精靈般可愛的巧俏臉出現在門外,才沐浴過的長發被隨意地編成了一道麻花辮,垂在赤,裸的纖足旁,皎潔的月光自門外照射過來,那纖細的身姿,仿佛被籠罩了一層熒光,整個人仿佛一個月光下的精靈般嬌俏可愛!

"嗯,萱若,洗完澡了?"慕容玥望向一身白衣的萱若,只感覺到一股清新的雪蓮清香撲鼻而來,那純潔得不帶一絲凡塵氣息的清香,瞬間將她心頭的煩躁驅逐,不知覺地勾起了唇.

與方才冷豔的笑容不同,此刻的笑,卻是自內心發出的溫暖笑容,眼前的萱若,純淨的如同天山上的雪一般,讓人無法不對其產生好感.

"哇,玥兒,你不要這樣對人家笑嘛!會迷死人啦!那個流星真是好命,居然回來一次北辰,就能夠給他撿到一個這麼漂亮的未婚妻,真是太不公平了!"看著慕容玥絕美如雪蓮綻開般的迷人微笑,萱若可愛地捂住了雙眼,脆聲叫到,而後又自己忍不住地放下了手,上前牽起了慕容玥,叫到:"玥兒,你快些來陪我睡覺,我一個人睡不著!"

"什麼?陪你睡覺?"慕容玥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就這般被萱若拉著朝外走去.13acV.

"是啊!我一個人好無聊啊!你的床那麼大,睡兩個人足夠啦!怎麼,你不喜歡有人陪你睡嗎?"萱若有些不解地轉過頭看著慕容玥,眨巴著黑白分明的水眸,深怕慕容玥出不願意自己和她一道睡的話.

慕容玥本想拒絕的話,在看到那雙純淨的眼眸後,卻怎麼也不出來,只得道:"沒有,不過,我要先去洗澡才行,你先去休息吧!"

"好啊!那我等你哦!"萱若高興地笑道,雙手朝身後一背,連蹦帶跳地朝慕容玥的房間走去.

"姐!"水菲菲的身影出現在慕容玥的身後.臉色有些奇怪地看著慕容玥.

"怎麼了?"慕容玥看著水菲菲欲又止的模樣,開口問道.

"我剛才將黑衣人帶出去處理的時候,被萱若姐看到了!"水菲菲偷偷地看了眼分明沒有關緊的房門,開口道.

"嗯?有什麼問題嗎?"慕容玥繼續問道,攬月園就這麼大,水菲菲提著那麼大的一個人出去,會被萱若撞見,也不奇怪,為何水菲菲卻會為了這個事來找自己?

=======================

那啥,嘿嘿,安然今天偷偷地冒出頭來打了個醬油,乃們發現了嗎?發現了嗎?另外,萱若為何要和慕容玥一起睡呢?

上篇:250千鈞一發     下篇:252以命換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