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2以命換命  
   
252以命換命

聽到慕容玥的問話,水菲菲一副想笑又不敢笑出來的模樣道:"姐,萱若姐她,她是害怕了,所以才不敢一個人睡的."

到容一想去.慕容玥聞,表一愣,而後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且先進去陪萱若,我先去沐浴一番."

"是!"水菲菲點頭應道,而後先行退下朝慕容玥的房間走去.

才走入房間,水菲菲便見得萱若整個人鑽進被窩之中,聽見腳步聲後,一頭鑽出,見是水菲菲,嘴巴扁了扁,一臉不依地道:"水,你太壞了,怎麼能夠出賣我嘛!"

水菲菲見得萱若一副委屈的模樣,不由會心地一笑,走上前道:"萱若姐,奴婢可沒有什麼哦……奴婢只是實話實而已呀!"

萱若再次將頭縮入被窩之中,悶悶地道:"玥兒一定在笑話我了!"

水菲菲見狀好笑地將被窩中的萱若一把拉出道:"姐不會笑你的,她只是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奴婢才要將萱若姐的況告訴姐."

"這樣啊!那我就原諒你一次吧!"萱若被水菲菲自被窩中拎出,也就不再躲避,而是明眸一轉,轉而興致勃勃地朝水菲菲道:"水,你如果我把流星時候的趣事都告訴玥兒,會不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水菲菲聽了萱若了話後,眼眸驀然睜大,有些無語地看著萱若一臉壞笑的模樣,而後無奈地攤了攤手道:"萱若姐決定就好!不過,萱若姐,你真的確定要這樣做?你就不怕以後王爺他找你的麻煩,別忘了,你可是犯了錯才逃下雪山的,到時候王爺如果把你交給云少主,你可就要……"

"哼,他敢,他如果敢這樣做,以後我就天天粘著玥兒,讓他無法和玥兒單獨相處!"萱若聞咻地坐直了身子,一抬精致的下巴道.

水菲菲好笑地看著萱若一臉鬼精靈的模樣,道:"萱若姐決定就好."若是萱若真的那樣做,只怕不超過三天,就會被王爺五花大綁地送回雪山去了吧!

水菲菲心中暗忖,卻也知道這些話不能當著萱若的面,否則,只會給自己找麻煩,萱若纏起人來的本事,他們幾人可是領教過的.

陪著萱若再聊了會,便見已然沐浴完的慕容玥邊擦拭著長發,便走了進來.水菲菲忙迎上去幫著肖嬤嬤一道為慕容玥擦拭著如絲的長發.

"我來,我來!"萱若自床上躍起,拿著面巾,運起內力,加熱了面巾為慕容玥擦著長發,不一會,便將慕容玥的長發擦干了.

萱若見狀,嘻嘻一笑,對慕容玥道:"怎麼樣?我擦的很快吧!"

慕容玥摸了摸已然干透的長發,心中亦是贊歎不已:"萱若,你的內力好厲害,居然能夠發熱!"

萱若擺了擺手道:"這算什麼,我幫流星壓制寒毒的時候,那才叫……啊……遭了……"到這里,萱若才驚覺自己已然泄露了什麼,素手忙捂住自己的唇,瞪大了眼睛看著慕容玥.

"這些年,你為了幫北辰星壓制體內的寒毒,一定吃了不少苦吧!"慕容玥示意一旁的肖嬤嬤和水菲菲退下,這才看著萱若問道.

"也沒有啦,只是常常被我那無良的父親逼著練功而已."萱若心知以慕容玥的聰明,早就發覺了什麼,也就不再遮遮掩掩,而是揮了揮手道.

"北辰星的寒毒,可有辦法根治?"慕容玥美眸中流光一閃,開口問道.

萱若轉身在慕容玥的床上坐下,雙手托腮,有些苦惱地道:"其實我父親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找出了根治流星體內寒毒的辦法,只是無奈所需要的藥材都是天地之間稀有的珍寶,即便是他苦心找了五年,也還差其中三種."

"哪三種,都是些什麼作用的?"慕容玥急急問道.

萱若看著慕容玥著急的模樣,也不再做無謂的隱瞞,而是直接回答道:"還差一珠火鳶蘭,一塊火靈石以及天狐之血,這三種東西,其實父親也只是在一本上古的醫書上看到過,如今這世上究竟是否還存在,卻是無人知道了."

"火鳶蘭,火靈石,天狐……"慕容玥輕聲重複到,單單是聽這三種東西的名字,就能夠想象得出,這三種東西是多麼的稀有,難怪以北辰皇以及北辰星之師父那般通天的手段,都無法湊齊了.

"我下山之前,曾經聽父親過那火靈石似乎有了消息,只是他還無法肯定而已."萱若突然開口道.

"哦,什麼消息?"慕容玥連忙問道.事關宸王是否能夠恢複健康,慕容玥自然無法不緊張.

"父親曾聽一個出海的人,似乎在一個海外之人的身上佩戴了一塊色的寶石,散發著火焰般的光彩,若是沒有差錯的話,那人身上的,應該就是火靈石."萱若道."父親已經派人去追查那人的去向的,想必等這次流星的寒毒壓制下去後,父親就會親自出海去尋找那人."

"希望鬼谷子前輩能夠成功的找到那人!"慕容玥眸中閃過希翼之色,任誰都知道,大海茫茫,想要在漂泊的海上找一個不知行蹤之人,是多麼渺茫的事,只是事關北辰星能夠恢複,即便是再渺茫的事,她也要盡一切力量去做到.13acV.

"那火鳶蘭是怎麼模樣?你可知道?"慕容玥問道,火靈石已然有了消息,剩下的,就是火鳶蘭和天狐了,這寒毒果真非同可,要的三種東西,一個是植物,一個是礦物,一個卻是動物,當真是讓人費心思.

"火鳶蘭外形是蘭花模樣,只是顏色卻是火如晚霞,且在夜晚會散發出火光般的光澤,如同燃燒的火焰一般,且火鳶蘭生性喜熱,只有在極熱的環境之下才能生長.流星的寒毒,只要取得火鳶蘭的根就可以了,因為它的根部,與火靈石一般,都聚集了天地間最為炎熱的精華.只是一個性烈,一個性溫,相互作用,只有這樣的熱性,才能將他體內的寒毒盡數去除.而天狐之血,則是在寒毒逼出之後,修複流星因為逼出寒毒而傷了的肺腑所用.因為流星的身體,自幼就被寒毒侵蝕,可以,這寒毒已經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一旦去除,他的身體將會受到寒毒前所未有的反撲,定然會傷及根本,只有天地聖物的天狐之血,才能彌補這種傷害."

萱若開口道:"玥兒,其實,真正找不到天狐,也沒有關系的,只要能夠湊齊另外兩種藥材,剩下的天狐之血,可以用別的代替."

"什麼辦法!"慕容玥凝眸問道.

"以命換命!"萱若看著玥兒,一字一頓地道.

"以命換命?"慕容玥皺眉,似乎有些無法理解萱若的話.

"只要世間有另外一人的血中帶有各種珍稀藥材的溫補藥性,且是帶著天地中最為炎熱的精華的話,將這個人的血給了流星,那流星就得以保住性命."萱若表有些迷蒙地道.

"帶有各種珍稀藥,炎熱的精華……"慕容玥思索了片刻,而後驀然睜大了眼眸看著眼前的萱若,道:"你的是……不……萱若,你不能這樣做……"

"為什麼不行呢?若是真有那麼一天,萱若能夠拿自己的命來換流星的命,也並不是不可以的."萱若抬眸看向慕容玥,迷蒙的表不再,而是換上了一張純淨的笑容:"流星可是北辰的宸王,是大家心中的北辰之神,你不知道流星有多能干,他用自己的智慧,救了多少北辰的百姓,為北辰做下了多大的貢獻,若是沒有流星,還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流離失所,為生計而犯愁呢!玥兒,和流星比,萱若只是一個愛玩愛鬧的丫頭而已,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拿萱若去換流星,一點也不虧!"

慕容玥看著面前笑得一臉純真的萱若,忍不住將她擁入懷中,道:"萱若,你錯了,雖然我也很想快些讓北辰星把身體治好,但我絕對不同意你用這種辦法來救他.每一條生命都是同等的,並沒有誰比誰更應該活著,當然,那些大殲大惡的人除外.你這麼聰明可愛,美好的生命才開始,又為什麼要為了救另外一個人,而付出自己的生命.相信北辰星還不知道這件事吧!若是他知道了,定然不會同意你這樣做的."

慕容玥嚴肅地道,她不能想象,眼前的萱若,為了救北辰星而生生將自己渾身的鮮血流干的模樣,即便那是為了救她的愛人,她也無法接受.若是有那麼一天,相信北辰星即便活下來了,也不會開心的.

萱若嘻嘻一笑,道:"玥兒,你可比我還一歲哦,怎麼能夠就用這樣老成的口氣來教導我呢!再了,現在另外兩種藥材還沒有找到不是,等找到了,再來考慮這些吧!"

上篇:251幕後凶手     下篇:253云逸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