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3云逸來了  
   
253云逸來了

慕容玥怔怔地看著萱若可愛的笑顏,搖了搖頭道:"萱若,你死了這份心吧!無論如何,即便是找到了另外兩種藥材,我和北辰星也不會允許你這樣做的!"

著,慕容玥將萱若抱入懷中,開口道:"你放心,北辰星他就是個妖孽,注定要禍害人間的,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禍害遺千年,他這種妖孽級的禍水,絕對不會早夭的!天狐,我們一定會找到的."

若是一定要用天狐之血才能彌補北辰星身體的空缺,只要天狐存在這個世界,那即便是上天入地,她也要天狐給找出來,絕不可能用萱若的命,來換取北辰星的生存.

萱若低下了頭,眸中一片堅定,在她想來,父親已經用了五年的時間來尋找天狐都一無所獲,那麼只剩下三年不到的時間,還要尋找另外兩種藥材,希望已然渺茫到幾乎不存在了,又怎麼可能會找得到天狐呢?

若是找到另外兩種藥材後,即便慕容玥和流星兩人萬般不同意,她也一定要為流星清楚寒毒.

"玥兒,我們先不談這個了,告訴你一個很好玩的事哦!你知道流星那家伙時候穿過女裝的事嗎?"萱若眼眸一轉,轉而朝慕容玥神秘兮兮地道.

"什麼?女裝?"慕容玥愣了一下,怎麼也沒有想到北辰星那般高傲的人,居然會穿女裝.

"你一定猜不到吧!"萱若賊兮兮地道,"那次我和云逸悄悄地下山來找流星玩,卻沒有想到那天卻看到了流星被打扮成女孩的模樣,和太子一塊在禦花園的假山後面玩,不過那時候流星哭得慘兮兮的,似乎被太子欺負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慕容玥在聽到北辰星哭了的時候,心頭一痛,有一種現在就沖入太子府內將太子暴打一頓的沖動.

"那時候,我四歲,流星七歲.不過流星自幼身體就不好,羸弱瘦,看起來就像五歲的樣子,所以才會被太子欺負吧!"萱若若有所思地道,那個時候的流星看起來可是一副倍受委屈的模樣,眼神可是恨不得把太子給吃了.

"北辰星那時候心里一定很難受吧!"慕容玥目光冰冷地道.以萱若的單純,定然是把這一幕當作了是孩童之間的玩鬧,又怎會想到那時候北辰星心中的屈辱呢?

以北辰星的超人智慧,那時候,又怎麼可能同意以堂堂男兒之身,去穿女裝.這其中,定然是有什麼迫不得已的苦衷吧!

以淑妃的城府,那個時候的北辰星,定然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不但如此,還要被太子戲弄欺凌.與他比起來,以前的慕容玥,所受的那點苦又算得了什麼?至少以前的慕容玥,還有慕容宰相回府後的關愛,陳姨娘等人還不敢過于明目張膽地欺凌她.即便身中劇痛,但與北辰星體內的寒毒比起來,至少不會讓她痛苦萬分,反而因為被侵蝕的神智,而不用因為容顏丑陋被人嘲弄而心傷.

北辰星,你的內心,到底有多少痛苦,你妖孽無雙的笑容背後,究竟藏了多少不堪的痛苦?

"玥兒,你怎麼了?"萱若感受到慕容玥身上散發的悲慟氣息,驚訝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慕容玥搖了搖頭,將自己蒼涼的心境掩下,笑著對萱若道.目光在觸及萱若依舊有些蒼白的容顏後,柔柔道:"你趕了一天路,身子定然累了,早些休息吧!"

"嗯,你也早些休息!"萱若雖然單純,但卻不代表她傻,她只是以一種純潔的目光來看世事,見慕容玥緒似乎有些不平靜,心知她有心事,卻也不多問,而是依躺回了床上.

慕容玥踱步走到梳妝鏡前,打開了抽屜,找出了那只被自己珍藏的玉瓶,伸出纖指輕輕地撫著瓶身,目光悠悠然地看著虛空之中,嘴角噙起一抹因相思而柔美得如水中蓮般絕美靜怡的笑靨.

北辰星,春暖花開,如此遙遠,你定要照顧好自己,玥兒還等你回來迎娶呢!我決定了,你回來,我便嫁你……

……

"主子,夜深了,風大露重,你的身子可受不得寒,還是早些回馬車吧!"星殤看著面前全身皆是攏在白色貂毛大裘之內,舉目遠眺北辰方向的宸王,關心地叫到.

此刻他們已經在距離北辰五百里外的高地之上,在這處,堪堪可以遠眺著北辰的方向,只是,這般遙遠的距離,又怎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呢?13acV.

"星殤,你,玥兒此刻在做什麼?"宸王攏了攏狐皮大裘,將絕色的容顏盡數藏于白色的貂毛之內,白色的貂毛在夜風中飄蕩,宸王那白得近乎透明的容顏時隱時現,如仙人屹立于高地巨石之上.容怔愛笑開.

"主母此刻想必已然入睡了吧!"星殤回到,見夜風稍稍改變了些許方向,不動聲色地改變了自己的站位,為宸王擋去夜風.

此時已然是三更時分,世人正是好夢之際.宸王在馬車內昏睡了一日,醒來看過最新的北辰有關慕容玥的消息後,便下了馬車,來到了這處最高之處,眺望北辰.

"不!玥兒沒有睡!"宸王大裘之下的素手輕輕地放在了胸口之處,"我可以感受到,玥兒在想我!"

眯上了流溢著思念光彩的星眸,宸王傾心感受著內心之處隱隱的疼痛,不過是一個中秋盛宴罷了!玥兒卻要因自己的原因,而受到別國使者的挑釁.

那軒轅曼舞究竟是什麼人,居然妄想嫁給自己,挑釁玥兒!

"傳我之令,讓天機暗殺組埋伏于北辰邊界,一旦東籬國的使者出了北辰國界,便將他們盡數斬殺,一個不留!"宸王的聲音在夜風中響起,無盡的殺氣讓得夜風都不禁緩了下來,似不敢撩撥宸王之怒.

"是!"星殤心知,宸王的逆鱗便是主母,所有有關主母的事,不論大事事,都是最重要的事.當下不敢有任何耽擱,便找來靈隼,傳遞出最高絕殺令.

"主子,萱若姐那里……"星殤在發出靈隼之後,心地問道.

"讓她去吧!玥兒的性子太靜的,讓萱若去和她做伴,也好,免得太悶了,玥兒會太過想我!"宸王星眸微斂,其間暖暖的相思讓得他整個人都散發出魅惑如曼珠沙華般的致命風華,讓人恨不得沉溺其中,永不醒來.

星殤聞,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主子就是主子,這份自信,卻是誰人都學不來的,不過也難怪,如此風萬種的主子,主母又怎麼可能不相思呢?

"主子,今日云少主傳來消息了!"星殤見宸王的精神比之白日里更好了些,便將自己今日收到的第二份靈隼飛信交給宸王.

"什麼消息?"宸王伸手接過,隨口問道.如今的他,已然將除了慕容玥的消息外,別的事都交給了星殤決定.

"云少主來信中,他料想萱若姐定然不會乖乖地跟主子回去,所以他自己下雪山去往北辰找萱若姐,順便尋一些雪山上要用的藥材!"星殤簡潔地將云逸信中的內容道.

"云逸下山了?!"宸王接過信的手頓了頓,面色有些怪異.

"是的!"星殤有些奇怪宸王的反應,云少主時常下雪山走動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為何主子會有這般反應.

"云逸這家伙,平時不是都開春後才下山嗎?"宸王看了眼信上的內容後,眸中閃過一絲懊惱,對于自己這位自幼一塊長大的好友,對方的心思,宸王又如何能夠不知.

雖然對云逸的品性,他可是再了解不過,可是,可是,他終究還是無法不擔心,畢竟,云逸的風華,可是不遜色于自己半分的……

"有了云少主和萱若姐在,主子大可放心主母的安危了!"相對于某個愛吃醋的妖孽,星殤卻是大松了一口氣.以云逸和萱若二人的本事,即便如今北辰之中龍蛇混雜,想必也無人能夠威脅到慕容玥的安危了.

"幸好有萱若那丫頭在,那丫頭去的正是時候!"宸王心中碎碎念道,而後一轉身,便朝馬車之內走去,"啟程!"

有萱若那個家伙纏著云逸,想必云逸也無法長時間陪在玥兒的身邊,不定,少了自己那個無良師父在一旁攪和,萱若那丫頭就能夠得償所願地擄獲云逸的心呢!

不論如何,還是先養好身子要緊,不定今年的火蓮開得格外好,多結一些火蓮子,自己便可早些下雪山也不一定呢!

"是!"星殤應聲跟上,如今宸王的身子不好,他們已然將速度降低了非常多,不過好在宸王的馬車都是經過特制的,即便是趕路的途中,也不會受到顛簸,因此即便是夜里,他們也可以趕路,只有到了雪山,他們才能松一口氣,因為只有到了那里,宸王的身子才能夠恢複過來.

======================================

明天至少一萬以上的更新哦,大家看看手中的推薦票是否還在,有的話請投給安然哦!

上篇:252以命換命     下篇:254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