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4不好的預感  
   
254不好的預感

寬大的馬車再次啟程,載著慕容玥的相思及宸王的不舍,繼續往雪山,與此同時,一道白色的飄逸身影自雪山之巔飄飛而下,那比雪更白的長袍如流星一般在雪地上掠過,清逸的身姿如天神般不可褻瀆.

若是慕容玥在此,自然是能夠認出,此人就是闊別了幾個月的云逸.

此時,云逸那微微泛紫的眼眸中,溢著點點水澤之光,一向清冷如神佛般淡然的臉上,噙著淡淡的笑痕,顯出云逸此刻極好的心.

以往並非沒有下過雪山,但即便是時隔一年才下山,也並沒有過如此迫切的心態.此次下山,他竟是有了些微的激動.

竟是帶著一絲迫不及待的心.

腦子再次閃過慕容玥那絕美無雙的清麗容顏,云逸的心湖再次泛起一絲漣漪.

玥兒,你還好嗎?

云逸眼眸有了片刻的恍惚而後眼眸微微一閉,生怕自己的心出現了不該有的念頭,她是流星的未婚妻,自己的弟妹,他不能起任何一絲不該有的念頭.

此,發乎于心,止乎于禮!

北辰正是龍蛇混雜之時,流星此刻離開了北辰,他便去護她一段日子吧!就當是,為自己的心,尋一個安穩!

思及此,云逸的速度再次加快,踏雪無痕,目標直指北辰……

……

"玥兒,這麼精巧的機關,你是怎麼想出來的啊!太神乎其神了!"萱若拿著慕容玥的手鐲看著,不時驚歎道.

"你若喜歡,改日我再設計一個適合你用的,讓星木給你做!"慕容玥自吊橋之上躍下,接過肖嬤嬤遞上來的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對萱若道.

"太好了!我也要有你昨夜里平地飛起用的那根鏈子,有了那根鏈子,想必以後我要逃跑,云逸也就不容易追上我了!"萱若拍手叫到.

"你到底是闖了什麼禍,才讓云逸這般生氣了?"慕容玥聞不由挑了挑眉問道,想起了前日北辰星離開之時,對自己過,萱若是因為闖了禍,要躲避鬼谷子及云逸,才逃離了雪山,來北辰避難的.以云逸那般淡然的性子,能夠將他惹惱了,只怕也是不容易吧!

"哼!那個氣的假佛,不就是打破了他一個藥爐嗎?有必要氣得想把我關進火蓮洞嗎?這氣的假佛,難怪人家姑娘不會喜歡他!"到最後一句話,萱若心中泛起一抹酸澀之意.想起那日云逸見自己進門後就急忙收藏起來的畫像,她的心就一陣難受.

誰人能夠想到,那樣一個修身養性得如同人間之佛的男子,也會動了,那個讓他愛上的女子,究竟是何樣的絕代風華,她比自己還美嗎?比自己更溫柔嗎?又或者,有著集天地之精華的靈氣,才會讓云逸那樣的男子動了心?

"什麼姑娘?"慕容玥聽到萱若的最後一句幾不可聞的話,有些好奇地問到,莫非云逸有了喜歡的人了嗎?那可是一件好事,不過,若是她沒有弄錯的話,似乎眼前的萱若可是對云逸有著心思的,若是那般的話,萱若豈不是……

"就是前幾個月,云逸回雪山之後,就變得有些反常了,時常拿出一張畫像出神地看著,我幾次想要偷看那畫像中的人,都被他發現了,愣是沒有讓我看到,玥兒,你,云逸上次下山之後,可是和你們在一起的,他究竟認識了哪個女子,才會這樣讓他神不守舍?"萱若開口問到,雖她此次下山是為了避難,但心中又豈會沒有想要看看能夠讓云逸動心的女子是何人的念頭在內.13acV.

這種心,並非因為怨恨,而是因為不甘,自己喜歡了十幾年的人,在離開雪山不足半月,就愛上了她人,任誰都無法接受得了這種事實.

"和我們在一起……"慕容玥心頭一跳,絕色的容顏滿是訝異之色,想到了之前與云逸相處的一幕幕,心中已然了然,竟有些無法再與萱若對視的心虛.

"不過見到了那人又如何……"萱若雙手托腮,望著天際,喃喃地道:"云逸的心在她的身上,即便那人再為普通,也是在她的身上,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

慕容玥聞眸中閃過一絲感觸,這樣一個精靈般可愛的女孩,卻愛上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子!云逸,云逸,你的心,為何就偏偏……

"姐,宮里來人了,皇上請你入宮一趟!"水菲菲自外面走來,對慕容玥道.大馬著容過.

"皇上讓我進宮?"慕容玥有些奇怪地問道.

如今納蘭皇朝,東籬國,以及諸多國家的使者都在北辰,按理北辰皇應該非常忙才是,怎麼會讓自己入宮呢?

"是的,李公公就候在前廳了,皇上叫的急,讓你速速進宮一趟."水菲菲亦是有些奇怪,以往北辰皇讓人請慕容玥入宮,都只是過來只會一聲,便由著慕容玥自己安排時間入宮,為何此次竟是催的如此之急.

"好,告訴李公公,我換身衣服就來."慕容玥點了點頭,讓水菲菲先去招呼李德全,自己則回了房間換衣服.

"玥兒,要不要我陪你一塊進宮?"由于昨夜發生了那一幕,萱若可是不放心慕容玥一個人進宮,開口道.

"不送了,我去去就來,有李德全陪我一道,相信不會有事的!"慕容玥朝萱若笑到,昨夜里萱若亦是受了些內傷,需要休息一番,加上此刻慕容玥被云逸一事攪亂了心湖,需要些時間來清理心緒,還是讓萱若留著慕容府,自己出去走走比較好.

"哦!那你可要心些哦,不要去那些偏僻的地方,免得再讓那些壞人有機可乘!"萱若有些不放心地叮囑到.而後將手上的星翼還給了慕容玥.

"放心吧!我會心的."慕容玥接過星翼戴好,揮手找來肖嬤嬤,吩咐她要照顧好萱若,便朝前廳走去.

"奴才見過星月郡主!"李德全並未入座休息,而是直接候在了前廳的門口,見得慕容玥走來,連忙對她行了一禮.

"李公公莫要多禮!"慕容玥制止了李德全行禮,開口問道:"皇上找玥兒可是有什麼要緊事?"

李德全低頭道:"回郡主的話,具體有什麼事,老奴也不清楚,納蘭太子在進了禦書房後,便讓老奴退出來了!"

李德全可是北辰皇身邊的老人了,自然早已經將如何話的境界拿捏的超神入化,看似一個字信息不露,其實卻已然將慕容玥想知道的出.

"玥兒明白了,多謝李公公,玥兒這就隨你一塊入宮."慕容玥眸中閃過一絲暗芒,臉上卻不動聲色地道.

"郡主客氣了,請雖老奴來!"李德全躬身道,心中對慕容玥的玲瓏剔透贊歎不已,最為難得的是,慕容玥雖然如今身份尊貴,卻不驕不躁,對人謙恭有禮,這一點,在貴族的圈子之中,可是極為難得的.

宮中早已經派了馬車出來迎接慕容玥,在她上了馬車之後,就一甩長鞭,揚起馬蹄朝宮中奔去,顯然,此次北辰皇找慕容玥入宮的事,可是非常急迫的.

馬車內的慕容玥秋眸中光芒閃爍,卻是不明白納蘭夜為何要在盛宴之後的一大早就到禦書房要求見自己.

自己與納蘭夜唯一的兩次見面,一次是在納蘭夜救自己,另一次,就是在耶律風前來慕容府退婚的時候.

只是這兩次,自己都不曾與納蘭夜有什麼語交集.一直到昨日納蘭夜前來敬酒.

那他今日找自己,究竟是為了何事呢?

一股莫明的不好預感,籠罩了慕容玥的心,仿佛有什麼不可抗拒的事要發生一般.

"納蘭夜,你最好不要動什麼不該有的心思,否則,即便你救過我一命,我也不會對你手下留!"慕容玥絕色的容顏閃過一絲殺意,概因昨日所見的納蘭夜眼中那抹志在必得之色.

"郡主,到乾清宮了!"李德全恭敬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因是北辰皇的旨意,所以馬車才得以直接行駛到乾清宮前,免去了慕容玥行走長距離的不便.

"有勞李公公了!"馬車的車簾被李德全撩起,慕容玥自內走出,朝李德全有禮道謝.

"郡主客氣了,還請快快入內吧!莫讓皇上等急了!"李德全輕聲道.

慕容玥來到禦書房門前,才敲了兩下門,便聽得北辰皇威壓的聲音自內響起,慕容玥應聲推開房門,才走入內,便見得納蘭夜端坐于內,見得她進去,便朝她點頭微笑:"星月郡主!"

慕容玥冷然微微點頭,而後朝一旁坐于龍椅之上的北辰皇行禮道:"玥兒見過皇上,不知皇上召玥兒前來,所為何事?"

"起來!"北辰皇的臉色似乎有些不虞,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慕容玥,似乎心中在猶豫著什麼,只是那般沉著臉看著慕容玥,久久不曾出聲.

禦書房內的氣壓頓時有些凝固,安靜的落針可聞……

上篇:253云逸來了     下篇:255下旨和親 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