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6風起  
   
256風起

一眾人纏斗在一起,雖然慕容宰相武功高強,但奈何對方人數眾多,且都是不管不顧地圍繞在慕容宰相的身邊,只一心擋著慕容宰相不讓他入宮,無論是慕容玥上空也好,落地也好,都被對方以人牆戰術擋下.

"你們若是再糾纏著本官,就別怪本官下殺手了!"慕容宰相眸中厲光一閃,大聲喝到,若非是他心存仁念,不曾下重手,他又豈會被這數十人攔住.

"聖旨到!"就在那些侍衛左右為難之際,李德全滿頭大汗地自宮內沖了出來.

"宰相大人莫要輕舉妄動!"李德全喘著粗氣跑到了慕容宰相的面前,示意那些侍衛退下之後,拉著慕容宰相的手,稍稍遠離了那些侍衛,輕聲道.

"宰相大人,如今公主身在摘星閣,並未受什麼委屈,你且莫要著急."李德全又怎會不知道慕容宰相對慕容玥的疼愛,只是此刻他們誰都無法猜到北辰皇的心中究竟是怎麼想的,也只能靜心觀望.

"李公公,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皇上突然要將玥兒派去納蘭皇朝聯姻.玥兒可是宸王的未婚妻啊!莫非皇上腦子糊塗了嗎?"事關自己的女兒,慕容宰相又怎麼可能靜的下心來,急急拉著李德全問道.

"慕容宰相慎,慎,皇上的心思,奴才也猜不到,只知道那納蘭太子是許下了諸多的好處,才讓得皇上同意了這樁親事的.其他的事,老奴就不知道了,因為老奴也是被皇上趕出了禦書房.宰相大人,你如今在這里鬧也不是個辦法,只會觸怒了皇上,不如回去想想辦法……"

到這里,李德全轉頭看了眼周圍,而後聲音放得更輕地在慕容宰相的耳旁道:"公主可是我北辰難得一見的才女,昨日在中秋盛宴之上,不是許多大人都對公主頗有好感嗎?宰相大人不如回去集思廣益,讓眾多大人都想想辦法?一起勸勸皇上?我北辰公主雖然不多,但也不少,或許皇上就改了心意,換一個公主去和親,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啊!"

"李公公的是!"慕容宰相聞眼眸一亮,轉而多李德全抱了抱拳,道:"慕容震天在此謝過李公公了,那我就不耽擱時間了,這就回去想想辦法!"

完,慕容宰相便如來時一般飛快地消失在皇宮之前.

李德全見慕容宰相已然將自己的話聽入耳里.不由笑著點了點頭,而後又不知是想到了什麼,低低歎了口氣,轉而蹣跚地朝皇宮內走去.

……

"娘娘,娘娘,不好了!"

怡和宮內,一個宮女急匆匆地叫著跑進大廳內.

"什麼事?"德妃有些無精打采地看著面前的宮女問道.13acV.

"娘娘,皇上剛剛把星月郡主,不,皇上剛剛把封了星月郡主為公主,又將她關入了摘星閣內,奴婢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是因為星月公主抗旨不尊,所以才被關了起來……"

那宮女有些混亂地道,她並不是德妃的貼身侍女,且不得寵,所以才會以為德妃是非常寵愛慕容玥的,此次前來報信,也並不是沒有想以此邀功的心態在內.

"哦!"德妃聞站起身來,有些意外地看著那名宮女,美眸之中光彩連連,不知在想些什麼,隨之又揮了揮手,示意那名宮女退下,"你先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那名宮女見此,不由有些失望地道,而後無奈地轉身就要離開,在走到怡和宮門口的時候,卻一個不留神,撞到了急急走過來的北辰蘭身上.

"該死的奴才,你居然敢撞到本公主!來人啊!把這個奴才給本宮拉下去重大五十大板!"北辰蘭有些受驚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這才松了一口氣,當下一瞪美眸,狠狠地道.

"啊!公主饒命,公主饒命,奴婢不是故意的,還請公主饒了奴婢這一回吧!"那宮女又怎會想到自己會撞到了北辰蘭,在聽了北辰蘭的話後,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忙不迭地磕頭叫到.

"還不給本宮拉下去!打!給本宮狠狠地打!"北辰蘭冷冷地看了一旁站著的宮人,嬌聲喝到.

見那宮女被拉下去後,北辰蘭這才想起了自己急急來找德妃的原因,忙朝怡和宮內走去.

"母妃!"一進門,北辰蘭便看到了愣在原地的德妃,有些意外地叫到.自有記憶以來,她就不曾見過德妃如此失神的模樣,她的記憶中,德妃無時不刻都是那般端莊高雅的,無論是站著或者是坐著,臉上都是輕輕地揚著一抹雍容高貴的笑容,何嘗有過這般失神愣著的模樣?

德妃被北辰蘭的聲音喚回了思緒,愣了一下,這才輕柔地笑問道:"蘭兒,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有什麼事嗎?"

聽了德妃的問話,北辰蘭也就沒有再想方才德妃的神,而是急急開口道:"母妃,你快去見見父皇,幫慕容玥那個傻子求求吧!父皇居然要將慕容玥嫁到納蘭皇朝去.如今已經把慕容玥給關起來了!"

似乎沒有想到北辰蘭來找自己,居然是要讓自己去為慕容玥求,德妃當下有些驚訝地看著北辰蘭,開口問道:"蘭兒,你不是一向都不喜歡慕容玥的嗎?為何今日卻會讓母妃去為她求?"

北辰蘭有些不甘心地嘟起了唇道:"雖然我不喜歡她,可是我喜歡二皇兄啊!她可是二皇兄的未婚妻,又怎麼可以改嫁給別人."

到這里,北辰蘭再度嘀咕了一聲:"再了,蘭兒是討厭以前的慕容玥,又丑又傻,還天天纏著耶律哥哥.現在的慕容玥也不是那麼討厭嘛!而且我已經答應她了,不能再和她做對,她昨天還幫著我教訓過那個不要臉的軒轅曼舞呢!母妃,你就快點去求見父皇啊!否則慕容玥可就要被嫁去納蘭了,你不是一向都疼她嗎,我不和她生氣了,你以後就別再為我和慕容玥生氣這個事而心煩了!"

德妃目光閃著點點流光地看著北辰蘭,神似乎有些複雜奇怪,半晌,才道:"母妃知道了,你先回去吧!你父皇現在正在氣頭上,母妃即便去了也沒有用,和親的事,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成的,待得有了好時機,母妃會去和你父皇的.對了,母妃聽,你這段時間似乎老是發脾氣,你宮里的宮人可是每天都有受罰的,蘭兒,你的性子也該收斂些了,再這般下去,鬧到你父皇那里,被你父皇責罰了,可莫要來母妃這里哭鼻子才是."

德妃目光憐愛地撫了撫北辰蘭的長發,看著北辰蘭那張越發出落得動人的容顏,臉上的笑容愈加溫和柔美.

"知道啦,母妃,蘭兒先回去了哦,你可千萬要記得幫慕容玥求哦!"北辰蘭如此近距離靠近德妃,生怕自己的秘密被德妃發現,在完了這些話後,就急急地離開了怡和宮.

"這孩子,居然也會為慕容玥求了!"德妃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北辰蘭離去的身影,嘴角的笑容逐漸變得冰冷下來,素白的手掌緊緊握起,修剪得完美的指甲嵌入了肉中,留下了道道痕.

眾纏容相下."要嫁去納蘭皇朝了嗎?慕容玥,看來,恢複了容貌和神智的你,果真不是一個省心的人啊……"著,德妃的目光變得有些迷離了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麼,卻又無法捕捉到其中重要的信息一般.

"來人!"德妃有些疲憊地按了按眉心,開口喚道.

"娘娘!"立即有宮女應聲進入了大廳.

"給我泡杯安神茶!"德妃開口道,心道自己定然是最近太過費神了,腦中才會出現這樣疲憊的狀態.都是慕容玥那個踐人害的,否則自己怎會因為被剝奪了執掌後宮職權,被那些烏煙瘴氣的嬪妃出些幺蛾子的手段弄的煩不勝煩.

一個個都是捧高踩低的勢利人,待得她奪回大權之後,定要讓這些家伙後悔今日的作為.

德妃不甘心地拍了一下桌案,長長的護甲在她的一掌之下,斷裂成兩瓣,驚得一旁侍候的宮女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沒用的東西,滾下去!"德妃厭惡地看了一眼這個被自己提拔成女官的宮女,若非是畫眉被皇上給處置了,讓她一時找不到可以用的人,又豈會提拔這麼一個不得心的人.

"是,奴婢告退!"那宮女得了命令,慌忙連滾帶爬地退了下去.

永和宮內.

淑妃在聽完了宮女的通報後,冷冷一揮手,退了宮女,坐在椅子上,目光明滅半晌之後,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謹慎地關上了房門,淑妃來到自己的衣櫃之前,轉動了衣櫃上的一個把手,只聽"卡卡卡"之聲響起,衣櫃旁的牆上,便出現了一個可容一人進入的暗道.

淑妃身子一鑽,便進了暗道.

"青荷,不是讓你沒事的時候少來煩本座嗎?"一個陰冷的聲音自前方想起,話語中帶著冰冷的寒氣.

"主子,我是前來稟報消息的."淑妃臉上的高傲在見到面前的男子之後,頓時全無,有的,只是心翼翼.

"什麼消息?"那男子不耐地轉過身來,露出了一張極為英俊的容顏,只是,細細看去,那雙雖長得極為好看的眼眸中,卻是盛滿了陰森的邪氣.讓其英俊的容顏打了個折扣.

"就在今日清晨,北辰絕下令讓慕容玥前往納蘭皇朝和親了."淑妃低頭稟告到,低垂的臉上,雖然帶著心翼翼,卻能夠看得出,她對眼前男子的仰慕之色.畢竟,這個男子可是她愛了十數年的男人,雖然他對她只有利用,但在床第之上,卻能夠給她北辰絕不曾給過的快樂.

"和親?"那男子在聽了淑妃的話後,眼眸轉了幾轉,陰森的神色明明滅滅.須臾,男子擺了擺手,道:"即是嫁到納蘭皇朝如此遙遠的地方,以後也不會對我們的計劃有什麼影響了,就隨她去吧!"

"是!"淑妃的臉上閃過一絲不甘之色,卻也不敢多,只得點頭領命.

"你先回去,最近這段時間不許再打開密道,迷族的人在就這皇宮之中,若是暴露了本座的存在,本座絕不輕嬈!"那男子臉色一沉,話語森冷,已然帶上了無盡的殺氣.

"是,奴婢告退……"淑妃已然許久不曾見到男子了,本以為在自己此次進來,可與男子溫存一番卻不想,只是短短的幾句話,男子便將她喝退.嘴里雖如此應承,眼眸卻帶著剪剪意朝男子瞟去,卻見男子已然閉上了雙眼,只得無奈地躬身離開.

……

禦花園內的一處宮牆之上,一道瀲灩的紫色身影慵懶地臥于上頭,狹長的目光帶著一絲不屑之意看著禦花園內開得燦爛的群花,搖了搖頭道:"真是無趣,這些花,怎的都是這般的庸俗,非但氣味難聞,就連長相,也是這般的俗不可耐!"

一旁侍候著的梨花在聽到紫千幻這番話後,有些無奈地道:"主子想必這世上,除了玉蘭,就沒有任何花能夠入你的眼了吧!"

紫千幻狹長的眼眸自纖指上把玩的玉蘭花針上抬起,遙遙望向遠方,迷蒙的眸不知望向了何處,須臾,嘴角揚起一抹趣味的笑靨:"不,以前本座也以為這世上除了玉蘭花,便再無花可賞,卻不想……"

紫千幻的話沒有下去,只是那嘴角之處明豔的笑靨,頓時讓得禦花園中百花失色.

"主子,你別再這般笑了,否則梨花可要經受不住了!"一旁的梨花在見到紫千幻那令得世間百花皆為失色的絕色的笑容,頓時芳心狂跳,忙捂住自己的雙眸叫到.

即使內心再如何對紫千幻著迷,梨花也是知道,紫千幻不是自己能夠肖想的男子,即便一丁點這樣的念頭也不能起,畢竟對方可是禦座,迷族的紫禦座,那可是天神般的人物,而她,只是一個的婢女罷了!

"經受不住,可要本禦座把你提提位分?"紫千幻狀似不經意地問到,眼眸之內,卻毫無感.

"奴婢不敢!"梨花聞忙跪下道,誰人不知,紫禦座,可是世間最為無之人,否則,但憑那位主子的天姿絕色,又怎會無法讓得紫禦座目光為其停留哪怕片刻.

若是紫禦座真的心血來潮,將自己的位分提了,即便不是紫禦座的侍妾,那些為紫禦座趨之若鹜的主子們,也會將自己給活活剝了!

"起來吧!真是沒有點骨氣,一句話也能嚇成這樣!"紫千幻無趣地哼了一聲,繼而再次無聊地看著園中的百花,心中卻驀然出現了一株雪蓮,那清冷馥雅的風姿,竟是不遜色他手指的玉蘭半分,若是那株雪蓮,在聽到自己這番話後,將會如何?是呲之以鼻,還是不為所動?有或是……

"主子,我們什麼時候離開北辰?或許那叛逆已經離開北辰了呢?"梨花站起身後,開口問道.

"不急!"紫千幻一身紫衣,懶懶倚在色的宮牆之上,無盡的尊榮華貴就這般隨著那一身紫衣傾瀉而出,狹長的眼眸流轉出萬千風,"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叛逆之徒,就在北辰,且和這北辰皇宮,有著絲絲關聯."

"真的嗎?為何主子會如此想?"梨花吃了一驚,繼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驚訝地低呼道:"莫非長公主就是被那逆賊給害死的?"

紫千幻沒有回答梨花的話,只是凝眸看向禦花園,禦花園的彼處,太子北辰昊緩緩行來,在見到紫千幻之時,臉上頓時換上了熱的笑容,快步走上前抱了抱拳道:"原來是紫禦座大駕光臨禦花園,本宮竟然未曾察覺,當真是該死!"

紫千幻狹長的眼眸一轉,在見到北辰昊那熱的笑容時,神色稍稍和緩了些許,淡淡地點了點頭:"原來是北辰太子!"

見自己的招呼得到了紫千幻的回應,北辰昊眼中頓時帶上了喜悅的色彩,誰人不知道,這迷族之人,個個都是高傲難以接近,更別論眼前的紫千幻,更是高貴傲然得難以靠近.卻不想,竟會對自己另眼相看.

"紫禦座可是來賞花的,本宮的宮中才得了一盆玉蘭,且有才進貢的美酒,紫禦座若是無事,可否賞臉與本宮一同去本宮的宮中酌幾杯?"北辰昊的目光帶著幾分熱切看著紫千幻,若是此次自己能夠和紫千幻交好,不但能夠為自己的儲君之位奠下難以動搖的根基,更能夠讓得其他國家的使者都對自己高看幾分,不定,還能因此得到迷族的眾多好處……

一想到這些,北辰昊的心就不由地火熱起來.心中暗定,即便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交好紫千幻.

=====================

嘿嘿,趕快碼字,爭取在美人星回來之前把玥兒嫁出去!親愛滴們就努力地拿票票神馬的砸偶吧!偶頂著偶家的大鍋蓋呢!不怕不怕!哈哈!

上篇:255下旨和親 精     下篇:257云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