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7云湧  
   
257云湧

紫千幻狹長的眼眸閃過一絲流光,快得讓北辰昊無法捕捉到其中意味,就消失了!

就在北辰昊屏息以待之時,便聽得紫千幻緩緩地點了點頭,懶懶地回到:"也好,本座正好無數,隨你去看看也無妨!"

北辰昊聽得紫千幻應允,當下便欣喜若狂地道:"太好了!紫禦座請!"

雖然他早已在宮外建了太子府,但皇宮之中以前的宮殿卻一直留著,且在之前,他就特地打聽過紫千幻的喜好,得知紫千幻用武器是玉蘭花針,且衣服之上,亦是繡著玉蘭花瓣,定然是對玉蘭花極為喜歡,因此他便連夜讓自己的屬下四處去搜集珍貴的玉蘭,終于在凌晨時分得到了一盤珍稀的玉蘭花,送入了皇宮之後.

而一夜未眠的他,更在算計好了時間後,來到了禦花園中,與紫千幻"巧遇".

只是,志得意滿的北辰昊,卻沒有發覺,在他轉身之際,紫千幻身後的梨花卻是對著他鄙夷一笑.

北辰昊這一番"苦心",又豈能瞞得過自己等人,以主子的性子,若非是看在這北辰昊是長公主之子的份上,只怕就憑北辰昊敢對主子耍心機這一點,就足以取了他的性命.

"紫禦座,請看,這盆玉蘭,乃是世上難得一見的珍品,無論是其花色和香氣,皆讓人為之心曠神怡,雖然禦花園中百花齊放,萬紫千,但以本宮看來,卻不如這一朵玉蘭的清雅風華."北辰昊才回宮中,便讓人心翼翼地捧來一盆玉蘭,賣弄似得在紫千幻的面前道.

紫千幻淡淡地一瞟那盆玉蘭,狹長的眸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雖這盆玉蘭確是人間少有的珍品,但卻因為有心人的心急,在短短的一夜之間將它催長開花,而失去了原本該有的風華,更因搬動顛簸,使得其根部受損,只怕不過三天,就要枯萎了!

"北辰太子有心了!"紫千幻淡淡地了一聲,目光在北辰昊的臉上掃過.

其清冷的目光讓得北辰昊心頭一顫,有些不自在地開口問道:"不知紫禦座何出此?可是本宮哪里做的不妥了?"

千狹一流看.紫千幻目光在北辰昊英俊卻無風華的容顏上停留了片刻,而後搖了搖頭,懶懶地轉過身道:"無事,本座想起還有事,就不多留了!那些美酒,北辰太子還是留給自己喝吧!"

"這,紫禦座……"北辰昊還想出挽留紫千幻,卻見他已然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該死的!"北辰昊俊臉瞬間變得扭曲起來,目光在落到那盆玉蘭之上時,想起紫千幻態度的轉變,心知問題定然是出在玉蘭花之上,當下便將那盆玉蘭花抓起來狠狠地摔在地上,"砰"的一聲砸得四分五裂.

而後惡狠狠地朝著身旁的宮人問道:"這盆玉蘭花是誰尋來的!"

那宮人被北辰昊的暴怒嚇得不敢有任何遲疑,便急急開口回到:"是,是李護衛尋來的,他……"

"將他壓下去砍了,連同他的家人,一並發配邊疆,女眷統統充為軍妓!"北辰昊冷聲喝道,想到自己費盡心機才接近了紫千幻,卻因這一盆玉蘭花而功虧一簣,甚至可能在紫千幻的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心中便是懊惱萬分,再度不甘心地抬腳將地上零落的玉蘭花碾碎!該死的玉蘭花!

太子宮中這般大的動靜,又怎能逃得過紫千幻和梨花的耳朵.

梨花在聽得那花盆砸在地上的聲音時,神色驟然變冷,開口朝紫千幻示意道:"主子!要不要奴婢……"13acV.

紫千幻搖了搖頭,道:"罷了,畢竟是姐姐的唯一血脈……"

著,紫千幻不由在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氣.

以姐姐那般絕代風華的人,怎麼就生了一個這樣膚淺的兒子,看那北辰皇,也是一個人中之龍,亂世梟雄,為何這北辰昊,卻是一個如此不堪大用之人?

"是!"梨花亦是在心中為云惜公主惋惜著,當年的公主,在迷族之中,可謂是顛倒眾生,讓得迷族之內無數英豪為之傾心.

只可惜……偏偏愛上了不該愛上的北辰絕,才會被驅逐出境,最後身死他鄉.

而紫千幻,則是云惜公主最的弟弟,當年云惜公主被驅逐之時,他還不過是一個孩子罷了!

也正是因為目睹了那一場最為殘忍的驅逐,才會讓得紫千幻養成了如今淡漠,霸道而高傲的性子,除了僅有的幾個親人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左右他的心.

"主子,聽今日北辰的秋獵取消了!諸多國家的使者都在不滿呢!"梨花轉而有些好奇地道:"不過是一個的臣女要和親罷了,北辰皇有必要搞的這般隆重嗎?居然用一個月的時間來准備?"

紫千幻妖魅一笑,撫了撫自己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施施然朝宮門口走去:"別人的事,與我們何干,既然是女人,就終歸要嫁人的,嫁誰,不是嫁?至于秋獵,你覺得去了會有意思嗎?有那時間,還不如想想怎麼把那叛逆給找出來才是!"

紫千幻帶著一如往常的淡漠語氣到,腦中卻閃過了昨日慕容玥嘴角那抹柔美而甜蜜的笑靨,以及慕容玥的那句話:"若想要幸福快樂,則是應該要有著至少一個能夠讓自己甘願舍棄性命去救對方的人,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幸福快樂!"

"若是你不放開自己的心接納別人,別人又如何能夠給你帶來快樂?能夠讓自己開心的人,並不是只有愛人!"

慕容玥,你有心牽絆,便會快樂.但若是你並未在你所愛的人身邊,而是身處你不喜歡的地方,陪伴你不愛的男子,終日只能依靠回憶來度日,你還會笑得如此幸福嗎?

紫千幻狹長的眼眸閃過一絲詭異的光彩,緋的雙唇彎出一抹殘忍的弧,手中的玉蘭花針再度被化為發簪的模樣,優雅地舉至眼前,仿若那笑得幸福甜美的少女,已然就在自己的眼前一般.

明明肩頭染血,才從生死線上爬回來,卻能夠笑若秋陽,明豔動人,神淡然優雅,談笑聲風,仿佛再大的劫難,都無法抹去其嘴角快樂的微笑.

明明被人再三挑釁,卻能夠從容面對,高貴優雅地將一個個漂亮的耳光甩回對方的臉上,為自己贏得一片美名.身上永遠都洋溢著最為濃烈的幸福感.

與之想比,他可謂是從就泡在蜜罐子中長大的,周圍的人,看向他的,永遠是恭敬仰慕的目光,他要什麼有什麼,身份尊貴,奴仆成群,長輩疼愛,更是同輩之中最受寵溺的幺兒.

卻偏生無法感覺到幸福,不得不承認,慕容玥的笑容,讓他產生了妒忌之感,才會在聽聞她被下令和親後,有心想要看看這樣的她,臉上是否還會有幸福的微笑.

只是,為何在腦中幻想出慕容玥傷心痛苦的神色之後,他的心卻變得更糟糕了!

梨花雖然不知道為何紫千幻身上的氣息會突然變得有些傷感起來,但卻心知,這個時候,她絕對不能觸怒了紫千幻才對,忙躬身領命道:"是!奴婢定然會加快調查的速度."

"你先下去吧!"紫千幻揮了揮手,示意梨花不用再跟著自己了,而後便飛身離開,如今的他,心煩躁異常,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地清理一下思緒,弄清楚自己心中煩悶的原因.

摘星閣.

慕容玥靜靜地坐在窗前,等著水菲菲的到來.

在被關入摘星閣後,慕容玥就恢複了行動的自如,只是體內的功力被北辰皇制住了,無法脫身罷了!

即便能夠脫身,一時之間,她也逃不出北辰皇的掌控,畢竟還有偌大的一個慕容府就在離皇宮不足二里的位置.

如今的她,只能靜靜地等待著水菲菲的到來,相信水菲菲在得到消息後,定然會想辦法入宮與自己相見的.

不錯所料,僅僅是讓慕容玥等了兩個時辰不到,她便聽到了見到了水菲菲靈巧地自窗戶翻進來的身影.

慕容玥看著飄身飛入的水菲菲,不等對方話,便急急出問道:"我爹現在怎麼樣了?"

被關入摘星閣後,慕容玥首先擔心的,並不是自己的安危,畢竟,如今北辰皇已經下旨讓自己和親了,就必然不會對她不利,反而是自己的父親慕容宰相,他在接到要自己和親的聖旨後,定然會因此而暴跳如雷,若是他一時沖動之下,做出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可就麻煩了!

"回姐,老爺在接到聖旨之後,便到了皇宮門口處大鬧了一頓,而後李公公跑出來和老爺了一番話後,老爺就點頭離開了,直到現在還沒有回府,不過奴婢已經探聽過,老爺是去聯系朝中各位大臣了,想必是想在明日的早朝上,聯合眾多大臣,向皇上進,讓他打消讓姐和親之事."

==========================

群里有人造反,要把打賞地錢換成硬幣來砸偶,為美人星和玥兒報仇.其實,偶想,偶頭上頂了鍋蓋的,鐵的那種,砸的聲音,彙成了一曲交響曲,比玥兒的音樂機關有過之而無不及……

上篇:256風起     下篇:258北辰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