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8北辰皇  
   
258北辰皇

水菲菲快速地向慕容玥清了今日發生的事,以及外界眾人的反應,在她看來,北辰皇要讓慕容玥和納蘭夜聯姻和親,實在是一件荒繆至極的事.如今誰人不知道,慕容玥可是宸王殿下的未婚妻,北辰皇未來的兒媳婦,有人將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嫁作他人婦的嗎?

這北辰皇以往可是一個再過英明不過的君王了,為何會做下如此糊塗的決定,還是真的因為納蘭夜給出的條件太過誘人,讓得北辰皇權衡之下,將慕容玥當作了犧牲品.

"姐,我帶你闖出去吧!我就不相信,北辰皇他真是不要臉到這般境界了,只要把事鬧開了,讓大家都知道你是不願意的.我就不相信北辰皇他會拼著自己身為帝王的顏面都不要,被利欲蒙了眼."

水菲菲氣呼呼地開口道.

聽到李德全特意趕到宮門之處擋下了自己父親怒極之時的沖動之舉,慕容玥眸中閃過一絲感動,幸而,這皇宮之內,總算還有一人是真心對待自己的.

"先不要輕舉妄動!"慕容玥搖了搖頭道:"我總感覺今日發生的事著實太過奇怪,左右在這摘星閣內也委屈不了我,不過有件事你必須給我辦好!"

"什麼事!"水菲菲看著慕容玥臉上慎重的神色,不敢有半絲大意地問道.

"你立即趕到天機閣去,告訴星風,今日發生的事,盡數給我壓下,絕不能對北辰星泄露出但凡絲毫半分.否則的話,我定然不會輕饒了他,相信他也明白,北辰星如今的身體,經不起任何的刺激了!"慕容玥眸中閃著漣漣水色,神之中,盡是對北辰星身體的擔憂.

無論如何,今日的事,都不能讓他知道,否則,以他的醋勁,只怕又不肯好好養病了!那家伙,雖然精得更狐狸一樣,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總是做一些讓她擔心的事.雖然星殤那邊他已經敲打過,相信星殤會萬事斟酌過後才做決定,但卻耐不住北辰星太過聰明,每每總能洞徹人心.

只有連同星殤他們一起隱瞞了,天高"星星"遠,才能完美地對北辰星隱瞞下來.

"是,姐,我這就去辦."水菲菲也心知,此事宜早不宜遲,若是去的遲了,天機閣的報組已經將靈隼發了出去,那便什麼也來不及了!

慕容玥目送水菲菲離開,終于松了一口氣,無論是慕容宰相還是北辰星,都是她最為關心的人,只有確保了這兩人無事,她才能夠安心處理自己的事.

不等慕容玥將目光收回,便聽得身後的房門被人打開,回頭一看,卻見北辰皇一臉高深莫測地站于房門之外,目光深深地看著她……

……

次日,慕容宰相與老太師,吏部尚書顧清云,禮部尚書李魏鑫,右相文成遠等一眾大臣齊齊上奏,請北辰皇收回欲將星月公主慕容玥與納蘭夜聯姻和親納蘭皇朝一事.卻被北辰皇當朝駁回,即便百官請奏,任憑一干大臣跪于乾清宮外,卻依舊不為所動.

"皇上,老奴已經服侍了你二十多年了,自問總能夠猜到你幾分心思,可是這一次,你能不能跟老奴,你讓星月公主去聯姻,究竟是為了什麼?老奴看得出來,皇上可是真心喜歡星月公主的,更何況,星月公主可是宸王殿下喜歡的女子,老奴不想皇上今後為了這件事,和宸王殿下鬧的父子不和,因此而悔恨終生啊!"

禦書房內,李德全跪在北辰皇的面前,苦聲勸慰著北辰皇.

北辰皇目光深沉地看著面前的地圖,在聽到李德全的話後,劃著地圖的手微微一頓,而後繼續著之前的動作,竟是不曾理會李德全的苦苦相勸.

李德全閉上雙眼,心中無奈地一歎,莫非真的是為君太久了,一個人的心就會變得冷酷嗎?昔日的皇上,可是一個重重義的英雄啊!雖有心機城府,卻是胸懷天下,雖有陰謀算計,卻是為國為民……那張冷冰冰的龍椅坐久了,真的會連心都變冷了嗎?

若是如此,自己當初放棄了一個男人的自尊,成為了一個宦官,只為能夠精心服侍北辰皇的決定,是對是錯?

"太後駕到!"

就在眾多朝臣都心灰意冷之際,乾清宮外傳來了太後的聲音:"皇上在哪里?"

"太後娘娘!"

"太後娘娘……"

眾多朝臣都目光一亮,看向了滿頭銀發的太後.

"你們先起來吧!事哀家都知道了,震天,委屈你了!"太後親手將慕容宰相扶起,婉道.13acV.

"太後,臣不委屈,只要皇上能夠收回聖意,讓臣做什麼,臣都願意!"慕容宰相悲慟地道.

周圍的老太師等人亦是同地看著慕容宰相,誰人不知道,如今慕容宰相的身邊,可就剩下慕容玥這麼一個親人了,若是連慕容玥都被遠嫁納蘭皇朝聯姻,那麼他的生活,只剩下無盡的孤單了.

當然,若是為大局著想,犧牲了慕容玥一人,能夠換的北辰皇朝百年的安穩的話,那卻是不為過.

只是這慕容玥不僅僅聰慧過人,留在北辰,能夠為北辰做下更大的恭喜,更是宸王的未婚妻,宸王可是北辰百姓心中的神明.

若是讓百姓知道,他們北辰神明的未婚妻,被派去和親了,只怕會傷了眾多百姓的心啊!

"哀家去勸勸皇上吧!"太後又怎會不明白此事關乎重大,勸慰了眾臣一番後,留下了頌秋候在門外,便獨自推開了禦書房的房門.

"皇上!"太後才進門,便看到了站在地圖前一臉沉思的北辰皇.對于這個並非是自己親生的兒子,太後可是極為驕傲的,她一生無子,而北辰皇的生母在生下了北辰皇不久後,就被另一房的姨娘給害了,是她排除萬難,處置了當時那位極為受寵的姨娘,而後在夫君面前立誓,今生不再要自己的孩子,盡心將北辰皇拉扯長大.

在北辰皇長大成人,決心逐鹿天下之後,太後更是把當時實力雄厚的夫家及娘家財力聚集,成立了北辰皇逐鹿新月大陸的根基.

可以,北辰皇能夠創下北辰皇朝,云惜皇後是他最為有力的臂膀的話,那麼太後,就是他得以站立的根基.是太後,傾盡了自己的一切,成就了北辰皇的今天.

"母後!"北辰皇看到太後前來之後,忙恭敬地將之撫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您怎麼來了?"

"哀家來的目的,皇上難道會猜不到嗎?"太後看著北辰皇那張雖然已到中年,卻依舊不減半分魅力的英俊容顏,低低一歎,道:"皇上,哀家連我們北辰家的家傳寶物非煙碧心玉鐲都戴在了玥丫頭的手上了,那麼哀家的心意,想必皇上也都知道了,除了玥丫頭,哀家可不認為,誰還能夠勝任我們北辰家當家主母.你倒是和哀家,你這般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母後,此事你無需操心,朕自有朕的想法,你就別擔心了!"或許是相勸的人太多了,讓得北辰皇亦是有些疲憊了,又或許是因為此次開口的是他最尊重的嫡母,讓得他避無可避,他終是無奈地開口道.

"皇上的意思,莫非是怪罪哀家干預朝政了?"太後慈愛臉上的眸子變得有些黯淡,似乎是為皇上的話傷了心.

"母後,兒子不是這個意思!"北辰皇到,卻見太後一臉堅定地看著自己,似乎沒有得到答案,就不罷休一般.

斟酌了片刻,北辰皇歎息一聲,冷冷叫到:"張侍衛,你帶領門外的人退出百米之外."

菲速清今宸."是!"張云澈領命之後,便示意門外的群臣退離.

"影衛,注意周圍的動靜,任何人靠近,殺無赦!"在眾人都退離後,北辰皇對著虛空之中道.

"是!"一聲飄渺的聲音應到,而後一道如影子般的人影消失在窗外.

"皇上,究竟是什麼事,需要這般慎重."

太後和李德全此時亦是感覺到了北辰皇不同往常的慎重,不由低聲問道.

"母後,李德全,你們二人都是朕最為信任的人,這件事,朕本來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只是……"北辰皇看了眼臉色亦是慎重非常的太後和李德全,緩緩地道:"這件事,朕告訴你們之後,出了這扇門,你們就全部當作沒有聽到,之前是怎麼樣的,之後,繼續之前的態度."

"皇上就吧!母後定然會全力配合你的."太後在聽到北辰皇如此後,點了點頭應到.

"老奴也定然不會辜負皇上的信任."李德全亦是點頭道.

"嗯,此事……"北辰皇見狀,便低聲將自己要讓慕容玥聯姻的原因緩緩出.

"原來如此……"太後和李德全在聽了北辰皇的解釋之後,皆是一臉複雜地看著北辰皇,一時之間,竟是不知該些什麼,畢竟北辰皇的苦衷,確是讓得他們也無法再反對他的決定.

上篇:257云湧     下篇:259此戰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