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59此戰必勝  
   
259此戰必勝

"朕的苦衷你們都知道了,不過此事事關重大,絕對不能泄露半絲分毫,否則……後果,絕不是朕能夠承受得了的!"北辰皇的聲音充滿了疲憊,可見此事,他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

"哀家明白!"太後頜首應允,繼而聲色堅決地道:"不過哀家還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許再關著玥兒,即便不能讓玥兒出宮,也要讓玥兒在皇宮之內活動自如.玥兒迫于無奈要去和親,已然讓哀家心痛不已了,若是再關著玥兒,哀家即便再頌上千萬遍的佛經,也無法贖清我北辰家的罪孽了!"

想到當初的月靈,再想及如今的慕容玥,太後不由地歎息著念了一聲佛偈:"阿彌陀佛!"

"母後的是,既然如此,李德全,你便去和摘星閣的侍衛一聲,讓玥兒在皇宮之內活動自如吧!"北辰皇聞也就不再堅持,而是朝一旁候著的李德全道.

"是,老奴這就去辦!"李德全領命才要退下去,卻似又想起了什麼,猶豫了片刻,朝北辰皇問到:"皇上,那宰相大人那里……"

北辰皇斟酌了片刻後道:"還是先瞞著他吧!以慕容震天的性子,即便告訴了他,也只會壞事,待得有合適的時機,朕會親自與他!"

"是!"李德全答應一聲.

"哀家也就先回宮吧!震天那里,唉,以後盡量彌補他吧!"太後完後,便由李德全扶著退了下去.

"太後……"見得太後自乾清宮內走出,以慕容宰相為首的群臣皆是擁簇了上去.

"皇上他……"慕容宰相目露希翼之色地看著太後,卻見太後黯然地搖了搖頭道:"震天,哀家對不起你了!"

"太後!"慕容宰相聞腳下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幸而一旁的文相扶住了他.13acV.

的衷不此首."太後,皇上他,真是鐵了心要將玥兒嫁到納蘭皇朝去了?"慕容宰相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為北辰皇朝傾盡一生,非但妻子離世之時無法見到最後一眼,就連她留給自己的唯一血脈,也要因為北辰而遠赴納蘭皇朝去和親.

若是這般,他嘔心瀝血輔佐北辰皇,盡心盡力治理的北辰,又有什麼值得自己再留戀的?

"震天,你,你要相信皇上,他……"太後看著臉色蒼白的慕容宰相,有心想要些什麼,卻終究無法對其些什麼,只能黯然歎了一口氣.

"太後,你不用了,我懂了,我都懂了……"慕容宰相仿佛瞬間蒼老了十歲一般,神色頹然地撥開了文相扶著自己的手,轉而一步一搖地離開了乾清宮.

"太後,臣等告退了!"顧清云在見到慕容宰相如此,心中著實有些擔心,便告退追了上去.

"宰相大人!宰相大人!"顧清云急急追上了慕容宰相,有些擔心地問道:"宰相大人,你可要緊?"

"原來是顧大人!"此時,慕容宰相已然沒有了方才在皇宮內時的頹廢之色,而是一臉平靜地看了眼顧清云,道:"我會有什麼事?我能有什麼事?妻子沒有了,女兒也就要離我遠去了,我還能夠有什麼事嗎?"

"宰相大人……"顧清云見到慕容宰相如此,不由地更是擔心.

"顧大人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慕容宰相仿佛下了什麼決定一般,眸中厲光一閃,轉瞬即逝.不等顧清云反應過來,便快步離開.

"唉!皇上這到底是怎麼了?"顧清云亦是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而朝自己的府邸走去.

慕容府內,慕容宰相虎目生威地看著面前的一干護衛,道:"本官為將之時,為北辰皇朝立下了汗馬功勞,殺敵成千上萬,更為堅守邊關,連臨盆在即的妻子都無法顧及,更不曾為此見上她最後一面.如今,本官唯一的血脈,卻要因為納蘭皇朝的威逼,而被迫聯姻.本官今生已然別無所求,只求能夠保住妻子留給本官的唯一血脈,不讓她成為政治的犧牲品.所以,本官的愛女聯姻之日,就是本官搶親之時!此事事關重大,更是本官的一己私心,一個不好,便是身首異處,若是在場的人,有誰不願意的,大可現在就離去,本官絕無半分怨."

慕容宰相離開戰場之時,已然是一國元帥,這些護衛都是追隨著他從戰場上退下來的,此時看著一身肅殺之氣的慕容宰相,心中那熄滅已久的火熱再度被點燃起來,非但沒有任何人想到退出,反而都是齊齊上前一步,看著慕容宰相大聲喝到:"元帥,我等誓死追隨!"

"好!不愧都是我慕容震天帶出來的兵,都是帶種的七尺男兒!此戰之後,只要我們還有命在,慕容震天與你們一醉方休!此戰,必勝!"慕容宰相低聲喝到!與以往的任何一站不同,以前的戰爭,輸了一場,他還能有機會贏回.可是這一仗,他一旦輸了,便再也沒有機會再看到自己的女兒了!

"此戰必勝!此戰必勝!此戰……"眾多護衛亦是低聲喝道,目光之中,盡是火熱的膜拜之光,時隔十三年,慕容家的戰鼓,再度敲響,他們遙遠的回憶,再次響起.即便是為了元帥的一己之私又如何.元帥為了北辰已然奉獻了一生,若是只落得一個孤苦一生的下場,那他們即便是搶親又何妨?

聯姻公主又如何?不過是區區一個納蘭皇朝罷了!若是為此,他們要戰,那,便戰!

……

"姐,星風已經將假的消息放出去了!"水菲菲再次出現在摘星閣的時候,原本守在摘星閣附近的侍衛已然撤離,因此水菲菲也就不再掩飾身形,徑自進入了摘星閣內.

"嗯,那就好."慕容玥輕輕地呼了一口氣,而後眼眸瞟向雪山所在的北方,問道:"可以北辰星的消息了?"

"王爺一路上都非常順利,星殤他們日夜不停地趕路,相信再有三日,便可到達雪山了!姐就放心吧!"水菲菲又豈會不知道慕容玥心中對北辰星亦是牽腸掛肚,便將今日靈隼傳回的消息告盡數回報.

"越靠近雪山,北辰星想必也就越痛苦吧!"雖然心知這段路程的痛苦是無法避免的,但只要想到北辰星在去養病的途中,非但要抵禦體內的寒毒,還要忍受寒氣侵襲,心中便是揪著疼.

"姐就放心吧!王爺已經習慣了這種日子了,星殤他們早已經將王爺所需的貂毛大裘,虎皮披風等一切禦寒的事物都准備好了,王爺不會受凍的!"看著慕容玥心疼地顰起了眉,水菲菲輕聲勸慰道.

這一路途,她也曾陪著宸王走過數次,宸王的究竟有多麼的痛苦,他們這些做下屬的無法得知,但宸王一日比一日蒼白的臉色,他們卻是看在眼里的.有時候,他們甚至慶幸著宸王一次又一次的昏睡了過去,至少,在昏睡之時,宸王可以暫時減輕一些感知那蝕骨的痛苦.

"習慣?!"慕容玥聽到水菲菲這兩個字,身子微微一顫,一種蝕骨的痛,自心髒的位置縈縈繞饒散開,直至四肢百骸.哀傷之中,慕容玥緩緩地搖了搖頭,道:"菲菲,你錯了,世間任何的感覺或許都會習慣和麻木了,但有一種痛,是不會習慣的,那便是自身體內部傳出來的痛苦,那種痛,深入骨髓,溶入血肉,侵入神魂,又如何能夠習慣呢?所為的習慣,也只是自我安慰罷了!"

"姐!"水菲菲看著慕容玥哀傷的眼眸,再想到了以往時候,宸王那白得如同雪山上最為純淨的冰一般的容顏.僅僅是聽自己陳述了大概的況,姐便能夠如此感同身受地察覺到了王爺當初的痛苦,這是怎樣的一種感,對對方怎樣深刻的了解,才能有著如此玲瓏的心竅?

"菲菲,你立即查出北辰昊的所在,而後讓星風找出天機閣內最為擅長下藥的人,讓那人將這包藥,放入北辰昊的飲食之中.另外再派一個人,去將那軒轅曼舞擄至北辰昊的所在之處.北辰星如今無法做到的事,我來為他做到.那些膽敢謀害褻瀆他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慕容玥冷然站起身來,目光狠戾地看著窗外,周身彌漫著一股肅殺之氣,仿佛是自浴血的沙場走出來的羅刹一般.

為了深愛的男子,她慕容玥願再變回以往那個手染鮮血的吳玥,若是閑散度日無法獲得安甯,那便讓她用雙手沾滿那些敵人的鮮血,為自己開辟出一片天地吧!

"是!"水菲菲雙眸放光地看著散發著無盡威壓的慕容玥,沉聲應到.只要一想到宸王身上的寒毒就是淑妃所為,她就恨不得立即沖入永和宮內將淑妃撕碎.

但如今還不能,她明白姐的想法,姐是要將淑妃和太子占據了宸王這麼多年的一切,盡數歸還給宸王,讓他們即便是死亡,也要在嘗盡了世間痛苦之後再痛苦地死去……

==================

兩萬字奉上,偶要累癱了!

上篇:258北辰皇     下篇:260褻瀆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