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0褻瀆宸王  
   
260褻瀆宸王

太子北辰昊因為中秋盛宴諸多使者拜訪北辰的原因,一直來往于太子府與皇宮之內,雖無法成功地拉攏紫千幻,但若能夠在這個時候交好眾多的別國使者,亦是一件好事.

這日,北辰昊才進皇宮,便聽得自己的心腹傳來一個令他心花怒放的消息:慕容玥要被派去和親了!

"這消息可確定?"北辰昊聽到自己的心腹傳來的消息後,不由面帶喜色地問道.

"千真萬確!"太子心腹張允點頭道:"如今那星月公主已經被皇上關進了摘星閣中了,聽昨日慕容宰相還為此在皇宮門口大鬧了一場,今日更是帶著老太師和右相他們在禦書房門口跪了許久,連太後都驚動了,亦是不能打消皇上要把星月公主派去納蘭皇朝和親的決心呢!若非如此,屬下也不敢前來稟報太子殿下!"

"太好了!"北辰昊高聲笑道:"慕容玥,本宮兩次欲殺你不成,卻不想你卻會載在父皇的手上,最後的勝利者,依舊是本宮,即便你是二弟的未婚妻又如何,父皇最疼的,依舊是本宮!只有本宮才是北辰的嫡子,儲君,這一點,就是他人再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的!"

"太子殿下的是,你可是開國皇後之子,那些庶出的皇子,又如何是能夠與你想比的,即便是宸王再受寵,也不過是一個庶出的病秧子,又如何能夠與太子的英明神武相比呢?"那張允見北辰昊開心,便有心借機會再拍他的馬屁道.

"閉嘴!二弟又豈是你這卑賤的奴才能夠評論的!"北辰昊原本滿臉的笑容,在聽得張允的話後,頓時消失無蹤,一拍桌子冷聲喝到.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太子殿下請恕罪!"張允見得北辰昊發怒,心知自己定然是了什麼不該的話,才會惹得他發怒,連忙跪倒在地上連連磕頭求饒.誰讓不知道太子北辰昊一向暴戾,一旦有所不順,便肆意懲罰奴才,若是為此自己受了罰,可就得不償失了!

"自己下去領二十大板,再有下次,心你的狗命!"北辰昊冷冷地踢了張允一腳,冷聲道.

張允面色一苦,卻不敢多,只得應聲退下:"是,奴才這就去領罰!"

北辰昊冷眼看著張允退下的背影,眸中閃過一絲厲光,冷哼一聲,暗道:"若非留著你這狗奴才的性命還有用,就憑你膽敢詆毀二弟一事,本宮就取了你的狗命!"

著,太子的腦中頓時閃現出宸王那鍾天地之靈秀于一身的魅惑天成的身姿,心頭一陣恍惚,端起桌上的茶水想要灌下,卻發現杯中茶水早已在方才發怒之際被自己潑灑得在之余不到半杯.

"人呢?都死哪里去了,給本宮上茶!"北辰昊心下不順,大聲喝到.

"是!"一個低斂眉眼的太監弓著身子端著一壺茶水走上前來,心翼翼地為北辰昊續上茶水.

"壺子放下,給本宮滾下去!"北辰昊頭也不抬地灌下那杯冷熱適中的茶水,不耐地揮手示意那太監退下.

"是!"那太監見此,心地將手中的紫砂茶壺放下後,便躬身退下.

北辰昊半眯著眼睛,眼前仿佛再次浮現出宸王那風萬種的笑容,以及流光溢彩的星眸,那仿若天神般的身姿竟是如此的不容褻瀆,讓得北辰昊心中一熱,不由地喃喃出聲:"二弟……"

原本極為普通的兩個字,自太子的口中喚出,竟帶了幾分旖旎之意,不出的怪異,讓人極為不舒服.

那太監才走到門口的身子微微一頓,低斂的眉眼一冷,閃過一絲光澤,卻被他迅速地斂下,不曾顯露半絲痕跡,就如來時一般消失在太子宮中.

北辰昊在喝下了那杯茶水之後,只感覺身子愈加困乏,只當是自己這兩日應酬所致,朝著宮人吩咐了一聲無事不許來打擾自己之後,便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除去了外裳躺上床後,北辰昊迷迷糊糊中,只感覺一股邪火自自己的體內升起,才喝過茶水的喉嚨再次干渴得猶如火燒一般.

就在這時,一具溫軟香滑的身體被塞進了他的被窩,北辰昊在觸及那滑嫩的肌膚時,自感覺腦中轟隆一聲,便失去了僅有的神智,任憑那男性的本能趨勢著自己的身體在女子的身上宣泄著.

快速地剝除了自己僅著的里衣,北辰昊的手帶著強烈的需求在那具香軟的身子上下揉捏著,不時在其敏感之處狠狠地抓弄著,惹得那女子嬌哼不已.

北辰昊的雙掌自軟肉的豐盈緩緩往下,來到那水漣漣的桃花源地,手指長驅直入,滑入了那早已經泥濘之處.

"唔……嗯……"女子的嬌吟不時地刺激著北辰昊的感官.卻意外地沒有讓他開心,反而引得他皺起了雙眉,不滿地嘟囔了一句什麼,抽出了手指,轉而將女子的身子翻過,手指再次一插,卻進入了女子後亭之中.

"啊……"毫無預兆的入侵,讓得女子低呼出聲,身子不由瑟縮了一下,卻在下一瞬間被北辰昊狠狠地壓在了身下.

軒轅曼舞被後亭之中傳來的疼痛刺激的稍稍恢複了些神智,迷迷糊糊地張開了眼睛,入目的是層層疊疊的帷帳,恍惚間,只當自己還是在特訓營之中,在被那些BT的管事們蹂,躪.不由無奈地閉上了眼睛,盡力開始配合著壓在自己後背之上的男子.

感覺到自己手指玩弄的那處有些濕潤之後,北辰昊亦是失去了耐心,身子一沉,便將自己沒入了軒轅曼舞的體內.

"啊……"雖然身子的那處已經被入侵過許多次了,但在驀然接受北辰昊的沖擊,亦是讓得軒轅曼舞痛疼的叫出聲來.

聽到身下人的驚叫,北辰昊的身子微微一頓,繼而猛烈地沖擊起來,被藥物恍惚了的神智,已然將身下的人兒當作了自己心中垂涎已久的那人.

他的身子,快速地起伏在軒轅曼舞的身上,讓向前傾身後翹的軒轅曼舞無力地承受著.

軒轅曼舞體內原本被撐開的疼痛逐漸消散,被調,教得已然成熟的身子逐漸地產生了快,感.

快,感讓得軒轅曼舞的神智愈加混沌,雙手抓緊了被子,承載著那源源不斷的.潮,一個痙,攣,軒轅曼舞嘶啞著嗓子,喊道:"啊啊啊……受不了了,停……停下來……"

"二弟,別離開我……二弟……你好美,二弟,我真的好喜歡你……留在我身邊,別娶妻……不要愛上別人……二弟……"

一聲聲的低呼自北辰昊的口中傳出,回蕩在空曠的房間之內.

被藥物侵腐了神智的北辰昊,終于將沉埋在自己心中那最為汙穢的思想暴露出來,只是,北辰昊卻不知,此時他懷中擁著的人,並不是他所褻瀆的宸王,而是同樣將宸王當作了自己目標的軒轅曼舞.

兩個有著同樣汙穢思想的人,卻擁在一起做著愛人之間最美好,卻被他們玷汙成汙穢的事,不得不,命運,有時候,真的是非常可笑.

……

慕容玥在收到天機暗衛傳來的消息後,與水菲菲一道避過巡邏的侍衛,來到了太子宮中,朝北辰昊的房間探去.13acV.

原本這般肮髒汙穢的事,慕容玥是不願意看到的,只是如今她要確定一下北辰昊的背上,是否有著迷族皇族才有的鳳凰紋身,才不得不委屈自己前來.

畢竟,慕容玥如今剩下的時間並不多了,而北辰昊做這事的地點,又恰好是皇宮之中,若是錯過了這一次,想要再找如此好的機會,可就不多了!

子辰宴多是.罷了!就當是看一場免費的現場版春,宮戲吧!就當是上一世看那些島國愛動作片一樣就是.

慕容玥在心中自我安慰道:希望到時候自己那顆美人星知道自己今日的作為後,不要亂吃飛醋才是,畢竟她也不是很想看別的男人的.

就在慕容玥才靠近北辰昊的房間之時,卻聽到了自己怎麼也不敢相信的話:"二弟,二弟,我的好二弟,你是我的,誰也搶不走!本宮愛了你這麼久,你怎麼可以愛上別人……"

這……這是北辰昊的聲音……

那他口中的二弟,豈不就是……

慕容玥的眸中,卷起了狂風暴雨般的殺氣,身上散發出一股凌烈的寒氣,粉拳一握,星翼已然准備好,身子一動,就要沖入房間去將那個喪心病狂到垂涎自己弟弟的男人給碎尸萬段.

"姐,有人來了!"水菲菲何嘗不想就此沖進房間去將北辰昊的腦袋砍下來,不讓他褻瀆自己心中天神一般的王爺.

只是長年油走在生死邊緣的她,敏感地感覺到有一個強大得自己絕對不是對手的人在靠近,于是連忙出聲喚醒慕容玥的神智,拉著她躲進了隔壁的房間之內.

===================

那啥,虐殺渣人開始!大家快點投票哈!票票越多,虐的越狠!

上篇:259此戰必勝     下篇:261不是他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