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1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261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這邊慕容玥和水菲菲才藏好,便聽得衣袂飄蕩之聲響起,已然是來人停在了北辰昊的房門之前.

此時,北辰昊與軒轅曼舞的盤腸大戰還在繼續,床板的吱呀聲絡繹不絕,告示著里面的"戰爭"之激烈.

慕容玥聽著北辰昊口中句句喚著宸王,眼眸中的殺意已然凝結成冰,若非是在見到了來人的身份,只怕慕容玥已然將滿腹的殺機付諸行動了.

"荒唐!"淑妃在聽得里頭的動靜之後,眼眸一暗,伸手就那般一劈,就劈開了房門,朝房間內走去.

"太子殿下!"淑妃強忍著心中的怒氣,低聲叫到.

如今諸國使者都在,若是被人發現太子擄了東籬國的郡主在宮中尋歡作樂,肆意蹂,躪,那即便是再有云惜皇後的威名作為有力的後盾,只怕北辰昊的太子之位,也會受到沖擊.

若不是自己埋在太子宮中的眼線到自己的宮里通知自己,只怕待得事爆發出來,她亦是無能為力了!

只要一想到這點,淑妃的心中便是怒氣難消,為了今日,她精心籌謀了近二十年,怎麼這北辰昊就偏生不會爭氣一些呢?

"太子殿下,快些起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淑妃再也顧不得床上的兩人此時正難舍難分地纏綿著,伸手一抓,就要將北辰昊抓起來.

"該死的,滾開!"神智恍惚的北辰昊正行到酣然之時,感受著軒轅曼舞高超的床上功夫帶給自己的絕對塊感,哪里由得有人來打擾自己的好事,當下臉色一沉,反手就朝淑妃劈去.

淑妃又哪里想到太子會驀然對自己動手,措不及防之下,被太子劈了個正著,身子一個釀蹌,就要摔倒.

慕容玥看到這一幕,眼眸一亮,右手一抖,一根細入牛毛的銀針瞬間發出,射向淑妃.

淑妃此刻全心系于北辰昊的身上,又哪里會想到,有人會對自己動手,待得反應過來之時,已然是來不及了,只能堪堪避開要害,任由那根銀針插入了自己的手臂之中.

"什麼人?"淑妃眼中利芒一閃,就要飛身而起,撲想銀針飛來之處.只是身形才動,就發覺了自己功力全失,甚至體內還有一股邪火真緩緩燃燒起來.

"該死!"淑妃低喝一聲,身子卻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而此時,一擊得手的慕容玥也就不再隱藏身形,緩緩地自暗處走出來,冷冷地看著面前的淑妃,嘴角噙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與那絕美的笑靨不同的是,其瀲灩秋眸之中,滿是酷冷的寒冰:"淑妃娘娘,好久不見!"

"是你?"淑妃渾身無力地躺倒在地,目光在見到慕容玥之時,猛然收縮了一下:"慕容玥,你想要做什麼!快給本宮解藥?"

"淑妃娘娘心急什麼?莫非……"慕容玥緩緩地俯下了身子,一雙眼眸亮的讓人心悸地對上了淑妃陰沉而慍怒的臉,如花瓣般絕美的唇揚起一抹冷絕的弧度:"莫非,娘娘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要急著掩飾不曾?"

"休得胡!"淑妃只覺得自己欲要將慕容玥除之而後快的念頭愈加濃烈,概因她最為害怕見到慕容玥那一雙與宸王一般睿智,仿佛總能夠洞悉一切的眸子.

"既然如此!菲菲,送淑妃娘娘回宮!"慕容玥支起身子,冷然朝身後的水菲菲道.

"放肆!慕容玥,你快放開本宮,否則……"

淑妃的話語還未完,就被慕容玥冷冷地打斷了:"否則就要殺了我是嗎?"

慕容玥如驚鴻一般飄過淑妃的身子,走上了一旁早在自己進來後,就被水菲菲給點住了穴道的太子和軒轅曼舞的面前,嘖嘖兩聲,涼涼地開口道:"淑妃娘娘,玥兒其實真的很好奇,明明宸王殿下才是你的孩子不是嗎?為什麼你卻總是關心這個廢物一般的太子呢?莫非,淑妃娘娘和這個廢物太子有著什麼見不得人的關系不成?居然對他,比對自己的親兒子還要親?"

慕容玥的最後一句話,咬字格外的重,讓得淑妃身子一僵,臉色頓時沉下來:"慕容玥,休得胡,本宮不過是因為心系于北辰的國家大局,才會急急趕來阻止太子殿下被有心人陷害而已,莫非太子體內的媚藥,就是你下的不成,慕容玥,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陷害北辰的儲君!"

著,淑妃目光關切地看了一眼被媚藥腐蝕了神智,因被點了穴道,體內渴求而不得,一臉痛苦的北辰昊,雙手握得死死的,恨不得立即出手掐死面前的慕容玥.

都怪她一時大意,才會著了慕容玥的道,一旦待她逼出體內的軟筋散,定然要慕容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慕容玥目光譏諷地看著淑妃色厲內荏,一臉不甘怨毒的模樣,伸手取下了淑妃頭上的發簪,面色森冷地道:"是本姑娘下的又如何,莫下藥,本姑娘今日就是將他殺死在這里又如何?"

這個畜生居然敢用這種汙穢的方式褻瀆她的北辰星,她若是不將他斃于掌下,又豈能泄她心頭之恨.

當下,慕容玥的素手一動,手中的發簪脫手而出,只取北辰昊的咽喉.邊容好聽不.

"不!"淑妃身子一動,就要撲上前去為北辰昊擋住那致命的發簪,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慕容玥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對一國儲君,居然殺就殺,沒有半絲猶豫.只是奈何她瞠目欲裂,心急如焚,卻因身中軟筋散,連站起身來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支屬于她的發簪直直朝北辰昊飛去……

慕容玥眼中的冰霜仿若化作了實質,冷然看著淑妃絕望的目光,還有是什麼比讓北辰昊死在淑妃的面前,更讓淑妃痛苦的事?

只要一想到北辰星這些年來受的苦,慕容玥就恨不得將讓淑妃在地獄十八層內都走上一回,以洗清自己心頭之恨.

那發簪帶著慕容玥排山倒海的恨來到了北辰昊的咽喉之前,眼看就要插入他的咽喉,卻不想,就在這時,一抹銀光閃過,"啪"的一聲擊在了那根發簪之上,將那支發簪擊斷,落在了床上.

"誰?"

慕容玥神色一變,冷然看向銀光飛來之處.

只見一道紫色的身影自門外緩緩走來,那流蕩著金色光澤的紋路,隨著來人的走動,蕩出最為尊貴的弧,魅惑的紫,襯著來人那妖孽般的容顏,不盡的尊榮華貴.

"是你?!"見到來人,慕容玥的神色頓然一冷,周身冰冷的氣息,有如自地獄中走出的羅刹.

"姐!"水菲菲身形一動,便擋在了慕容玥的身前,一臉戒備地看著紫千幻,她可是見識過紫千幻的身手的,即便她和慕容玥聯合起來,也不是紫千幻的對手.若有必要,她就是舍棄了自己,也要護得慕容玥的周全.

"紫禦座!"淑妃又驚又喜地看著紫千幻,滿臉的狂喜之色.

紫千幻目光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淑妃一眼,而是落在了目露敵意的慕容玥身上,狹長的目光微微一眯,而後淡淡地道:"你不能殺他!"

著,紫千幻目帶厭惡之色地瞟了一眼躺在床上,采取著女上男下之姿,滿面yin欲之色的北辰昊,冷然地轉過了頭,面色複雜,卻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麼?

"誰由得你多管閑事了,迷族的人,都是這麼喜歡狗拿耗子嗎?還是,你救人救上癮了?"慕容玥冷冷地看著與那斷裂的發簪一起落下的玉蘭花針,就在幾天前,這紫千幻用它救了自己,一轉眼,卻又用它救了自己的仇人.世事真是變化多端,讓人猜不透.

"你殺他人,我不管,只是,不能殺他!"紫千幻一臉淡漠地道,卻不知一向不喜解釋的他,竟會對慕容玥解釋了這麼一句.他無意與她做對,只是,她要殺的人是北辰昊,而他,卻不能讓人殺了自己姐姐的唯一血脈.

"這屋子里的人,我一個都不能放過,若是你非要阻止,除非把我殺了!"慕容玥著,身形已然快如閃電地沖向了北辰昊.

與此同時,水菲菲亦是擋在了紫千幻的面前,想為慕容玥爭取時間.

"我過,不能殺他!"紫千幻微微一歎,已然來到了慕容玥的面前,將她的殺招化為無形.

一旁的水菲菲,已然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保持著戒備的姿態,顯然已經被紫千幻制住了穴道.

"你為何要護他!"慕容玥氣極,心下一轉,眼眸一凝,看著一臉甯靜的紫千幻,道:"莫非你以為他是你迷族之人?"

"不錯!我迷族之人,外人不得殺害!"紫千幻只是那般靜靜地立于慕容玥的面前,卻猶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山,任憑慕容玥用盡的辦法,亦是穿越不過去.

"姓紫的,我告訴你,這北辰昊根本不是云惜皇後的兒子,而是這淑妃的親生兒子,你莫要救錯人了!"慕容玥冷笑一聲,指著淑妃道.

淑妃聞,神色一變,道:"紫禦座,你別聽她胡,太子殿下身份尊貴,又豈會是我的兒子,慕容玥,就算你恨太子殿下,也莫要如此來侮辱云惜皇後,太子殿下可是云惜皇後的唯一血脈啊!"

"若他不是你的兒子,你又何須如此緊張,更不惜想用自己的身體來為他擋命?"慕容玥目光冰冷地看著面前的淑妃.

"我乃云惜皇後的貼身侍女,皇後臨終托孤,我自是要好生照顧太子殿下,豈容你傷害他?"淑妃神色一變,卻瞬間轉為悲憤,大聲道.13acV.

"若是如此,你為何要給宸王下寒毒?使得他痛苦了近二十年,你是怕他受熱出汗,泄露了你的秘密嗎?若我的不是真的,一個連自己親生兒子都能夠自虐待的女人,又如何能夠指望她是一個對主子盡忠盡責,將其托孤視若生命般愛護?淑妃娘娘,你是當眾人的眼睛都瞎了嗎?"慕容玥目光譏諷地看著淑妃.

紫千幻狹長的目光帶著幾分探究掃視了淑妃一眼,卻見只看見她低垂的眼眸和氣急的容顏.

"是與不是,看看就知道了!"

著,紫千幻的長一揮,帶起的暗勁掀起了軒轅曼舞和北辰昊的身子,北辰昊的身子一番,那未著寸縷的身子就這般翻了個身,露出了赤,裸的後背.

慕容玥凝眸一看,身子一顫,釀蹌幾步,險些摔倒在地,紫千幻見狀,伸手抓住慕容玥的胳膊,目光在看到她瞬間蒼白的容顏時,狹長的眸中閃過一抹心疼之色,悠悠歎息一句,道:"你現在可以放棄殺他了嗎?"

慕容玥臂膀一掙,掙開了紫千幻的手,眼眸閉了閉,再度張開,看著北辰昊背上那只色彩鮮豔的鳳凰,無力地搖了搖頭道:"我不相信,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憑淑妃的表現看來,她的推測絕對沒有錯的才是,為什麼北辰昊的背上,卻是有著迷族皇室才有的鳳凰印記,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慕容玥,你還有什麼話可,即使本宮會謊,莫非太子殿下後背上的鳳凰也是假的不成,紫禦座就在這里,若是印記有假,他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此刻,淑妃已然抬起了頭,一臉譏誚地看著慕容玥蒼白的容顏,話語譏諷地道.

"閉嘴!"紫千幻面色薄怒地掃了一眼淑妃,那狹長美眸之中的無盡威壓,頓時讓她為之噤聲.

"如今北辰昊的身份你已經驗證過了,他是我迷族中人,我是絕然不可能讓你殺他的!"紫千幻有心想要伸手扶住搖搖欲墜的慕容玥,卻在看到她眼中執拗的抗拒之時,收回了雙手,背于身後,緊握成拳,狠下心來道.

"他褻瀆北辰星,我絕對不能放過她!"慕容玥目光絕然地抬起頭,直視著紫千幻,一字一頓地開口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

今天是親愛滴戀戀的生日,祝戀戀生日快樂,容顏不老,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上篇:260褻瀆宸王     下篇:262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