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2不敢置信  
   
262不敢置信

"北辰星?你的未婚夫?"紫千幻眸光微閃,看著慕容玥毫無回絕之地的眼眸,"我明白了!"

著,紫千幻轉頭看了眼北辰昊,斟酌片刻後道:"除了殺他,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慕容玥聞冷笑一聲,看著紫千幻一字一頓地道:"除了殺他,我沒有任何要求!"最後一字話音才落,慕容玥的身形便再次朝北辰昊襲去,與此同時,星翼已然發動,一個細如牛毛的銀針快如閃電地襲向了紫千幻,另一只淬了劇毒的銀針,則是飛向了北辰昊.

紫千幻素手一揮,三朵閃著銀光的玉蘭花針已然飛出,竟是各自飛向了不同的方向,兩朵將慕容玥射出的銀針擊落,另一朵,則朝著慕容玥飛去,直取慕容玥的定身穴位.

慕容玥面色一冷,身子一避,撲向了北辰昊,柔荑已然化掌為拳,直指北辰昊的腦袋,顯然甯願拼著自己受傷而避過了無害的定身穴位,也要將北辰昊斃于掌下.

紫千幻見此,眼眸一閃,身形才欲動作,卻見一白一兩道身影如兩道閃電一般出現在房間內.

那白色的身影才進門,便撲向了慕容玥.

慕容玥才要避開,卻在嗅得那人身上的雪蓮清香之時,放棄了抵抗,任由那人將自己的身子護在了懷中.

"玥兒,你沒事吧!"萱若將紫千幻射出的玉蘭花針擊落後,看到慕容玥被云逸護在懷中之後,愣了一下,而後急急問道.

"我沒事?你們怎麼來了?云逸,你是什麼時候到的?"慕容玥輕輕退了一步,退出了云逸的懷抱後,又驚又喜地問道.

"我才到不久!"任由慕容玥退出自己的懷抱,感覺著懷抱一陣空虛,云逸心中一空,雙手輕輕放下,對慕容玥淡淡一笑,輕聲回到.

完之後,云逸眼眸一轉,自慕容玥絕美卻不一絲憔悴的容顏上移開,看向大床之上的北辰昊二人,和一旁一身紫衣,尊貴天成的紫千幻,他那總是平淡從容,悲憫如佛的眸子微微一斂,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一句話問完,云逸的身上已然散發出絲絲冷然之意,他方才來得急,雖然已經發現紫千幻的那只玉蘭花針並未包含殺氣,但紫千幻對慕容玥動手,卻是不爭的事實,北辰星才走,慕容玥就被人欺凌,讓得一向性子淡然的云逸也無法不動怒了.

"對啊!這里發送了什麼事……啊……"萱若亦是有些奇怪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卻在望見了床上赤,裸著身子的北辰昊和軒轅曼舞之時,驚叫起來.

"閉嘴!"云逸淡淡地道,聲音並不凌厲,一如往常的溫文淡雅,卻成功地讓得萱若閉上了嘴.

"云……云逸……"萱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卻依舊有些受到驚嚇一般地指了指床上的二人.

"轉身,出去!"云逸看了眼萱若,手指一彈,將水菲菲被制住的穴道解開,同時身子動了動,恰到好處地擋住了萱若可以看見床上二人的目光,對于純淨得如天雪山巔峰的冰雪一般的萱若來,這些汙穢之事,不適合她來參與.

"你們是什麼人?"這個時候,淑妃亦是回過神來,朝著云逸與萱若喝到:"誰給你們的膽量,居然膽敢擅闖皇宮?"

"呱噪!"紫千幻眉頭一皺,伸手一揮,便將淑妃的啞穴制住,而後凝眸看向慕容玥,道:"我還是那個要求,除了殺他,任何條件都可以!"

慕容玥凝眸看著紫千幻,不曾語,但其冰冷的眼眸,已然明了一切.

第一次,紫千幻皺了皺眉,心中惱怒著慕容玥的執拗,多少人想要得到他們迷族之人的一個承諾而不得,為何慕容玥卻偏生放棄了眾人渴望的一切,而非殺北辰昊不可,且原因只是因為北辰昊褻瀆了北辰星,但那不是沒有對北辰星造成傷害嗎?且那個北辰星,聽也不過是一個將亡之人罷了!

云逸沒有話,只是淡然立于慕容玥的身旁,靜靜地等著慕容玥的決定,不管她的決定是什麼,他都會傾盡全力支持她.

就在雙方沉默之時,卻聽得萱若的聲音再度響起:"哇,好美的鳳凰啊!居然還有兩只,他們為什麼都要在背上畫一只鳳凰啊!"

"什麼?"聽到萱若的話後,慕容玥和紫千幻同時驚呼出聲,看向了大床之上.

果然,赤,裸橫盛與大床之上的北辰昊與軒轅曼舞二人的背上,皆是顯現著一只展翅欲飛的鳳凰.由于二人都是身中媚藥而不得宣泄,渾身大汗淋漓,因此那只鳳凰亦是色彩鮮豔的仿佛要自二人的背上飛出一般.

"怎麼了!我……我錯什麼了嗎?"萱若見慕容玥和紫千幻默契地同時將目光自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身上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有些愕然地問道.

"姐,他們,莫非,他們是兄妹?"水菲菲有些不敢置信地開口道.甚至在完這句話後,自己亦是有些驚訝自己所出來的話.

當初姐姐誕下的,只有一個男嬰,這是不會有錯的,且這個軒轅曼舞的年齡,絕對不會超過十五歲,更是東籬國軒轅昊的女兒,為什麼她的身上亦是會有迷族皇族才有的鳳凰印記?

紫千幻眼眸驚疑不定地看著床上的二人,臉色的神高深莫測,心中的思緒卻是千回百轉.眸光在落到軒轅曼舞背上的鳳凰印記後,更是閃過一絲戾色.

莫非,這個軒轅曼舞便是那個叛逆的女兒?

"云惜皇後的兒子,一定會身帶鳳凰印記,但是身帶鳳凰印記的,卻不一定就是云惜皇後的兒子?紫禦座,你是聰明人,不會想不到這一點吧!"慕容玥對紫千幻並無怨恨,她是明白人,自然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立場.

況且,她並不像平白無故地,給自己增加一個強敵,若是能夠把這個強敵拉攏到自己這一番,反而能夠得到一個強大的助力,省事不少.

淑妃亦是被面前的這一幕嚇得目瞪口呆,看著軒轅曼舞背上的鳳凰印記半晌回不過神來.

莫非,莫非這個軒轅曼舞也是主上的血脈,那麼,那麼昊兒他,他真的和自己的親生妹妹……

想到這里,淑妃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如紙,一種自心底升起的怨忿油然而生:為什麼,難道自己對主上還不夠好嗎?他為什麼還要去找別的女人?13acV.

即便找了別的女人,生了孩子,為什麼不告訴自己?

特別是這個軒轅曼舞,如此不知廉恥的人,居然還爬上了自己昊兒的床,讓得昊兒做下了這等天理不容的事!

在見到了軒轅曼舞背上的鳳凰印記之後,紫千幻對淑妃之前的話,已然產生了幾分懷疑,也許真像慕容玥所的,這個北辰昊,的確不是姐姐的兒子.

想到這里,紫千幻伸手一掃,便將北辰昊和軒轅曼舞同時翻了個身,讓得二人的容顏皆露于眾人的面前.

與此同時,云逸也揮了揮手,將床上的錦被揮起,遮在二人赤,裸的身上,他倒不是為了給二人遮羞,概是因為此刻慕容玥和萱若及水菲菲三個女子在場,他可不願意讓得面前這汙穢的一幕褻瀆了她們.

對于云逸的舉動,紫千幻倒無半分不滿,即便云逸不這麼做,他亦是要這樣做的.

"居然是她!"慕容玥在見到軒轅曼舞的容顏後,不由地驚叫出聲,與此同時,云逸和水菲菲亦是認出了床上的軒轅曼舞來.

"姐,她,她不是慕容霜嗎?"水菲菲有些不敢置信地叫到,"她怎麼會變成東籬國郡主的?"

"你們認識她?"紫千幻出問道,此時此刻,他想要知道一切的心並不比方才慕容玥想要殺死北辰昊的心緩和半分.

"認識!"慕容玥點了點頭,看著軒轅曼舞的目光帶上了幾分譏誚,嘴角噙起一絲冷笑:"她曾經可是我的三妹!"

事到如今,她到不急著殺北辰昊了,概因事的發展,越來越有意思了,若是她猜的沒有錯,這北辰昊和慕容霜,應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吧!

不,如今該稱呼她為軒轅曼舞了,慕容這個姓,她不配擁有!

"曾經?那你和她?"紫千幻的眼眸一斂,生怕慕容玥與他要找的叛逆亦是……

"她是我府上一個姨娘和別人苟合所生!"慕容玥抿了抿唇,道.

"那人現在在哪里?"紫千幻開口問道,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心中悄悄地松了一口氣,幸而不是,方才與慕容玥敵對之時,他的心,竟是從未所以的差過,那種感覺,他不想再嘗試.

"在宗人府大牢之中畏罪自殺了!"慕容玥秋眸光彩瀲灩,繼而道:"不過若是那人是你想要找的人,那我就應該懷疑他當初是否真的死了!"

能夠讓得紫千幻都在意的人,又豈是那般容易就自殺的.

=====================

辰你幻光字.不好意思,昨天寬帶出問題了,所以無法發稿,剛剛電信的人才來修好,明天更新至少一萬字以上,群麼麼!

上篇:261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下篇:264處置淑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