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4處置淑妃  
   
264處置淑妃

慕容玥那個時候的自己,只把王浩當作了一個簡單的通殲大夫,並未對其設防太多,如今想來,當時王浩的死和陳姨娘的死,未免發生的太過巧合,只可惜,如今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想要追查,只怕是非常難了.

"如此來,那東籬國的並肩王軒轅昊,很有可能就是本座要找之人了!"紫千幻修長的如玉纖指把玩著一支玉蘭花針,眸光閃著令人心悸的暗芒打量著北辰昊與軒轅曼舞二人的容顏.

雖然之前亦是有認真打量過北辰昊,但卻從未懷疑過北辰昊的身份,如今心里有了懷疑,紫千幻已然不是以打量姐姐兒子的目光來看他.

雖北辰昊亦是長相英俊,是可不可多見的美男子,但與姐姐的絕代風華不可同日而語.且也與北辰皇也並無相似之處.

見到這一幕,紫千幻的目光更是森冷,當下身子一轉,長一揮,便解開了淑妃的啞穴,一雙狹長的桃花眼中滿是殺氣地看著淑妃,冷然道:"本座需要一個解釋!"

淑妃被紫千幻周身可怖的氣勢壓得身子一震,一時之間,竟是不知該如何回答紫千幻的話,原本精明的腦子,卻是連平日里的一半都發揮不出來.

"本座在問你話!"紫千幻冷聲問道,眸中寒氣一閃,一朵玉蘭花針已然爆射而出,毫不留地刺在了淑妃的臂膀之上:"這個軒轅曼舞,是什麼人?北辰昊,究竟是否是云惜皇後之子?"

"啊……"淑妃此刻身中軟筋散,周身的本事盡數施展不出,就如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那只玉蘭花針刺入了自己的臂膀,痛得身子一顫,叫出聲來.

"莫要再讓本座問第三遍,北辰昊,究竟是誰的子嗣?"紫千幻只要一想到自己姐姐的孩子此刻有可能不知身在何處,甚至可能已經被人所害,心中的痛苦便如海嘯一般鋪天蓋地,不再壓制自己內力的狂暴,那深不可測的功力頓時讓得氣壓都為之一凝.

大床之上原本被定住了穴道的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當下便被此氣勢壓得昏迷了過去,云逸身子一動,便將慕容玥護入了自己的臂彎之內,不讓她受到紫千幻的誤傷.

萱若亦是在同一時間將身旁的水菲菲護主,與此同時,看了一眼被云逸護入了懷中的慕容玥,精靈般黑白分明的靈動大眼中閃過一絲落寞,被她掩入了長如羽翼的眼睫之下.

"紫禦座,本宮,本宮真的不知道,太子殿下真的是云惜皇後的子嗣啊!至于這個軒轅曼舞,她是東籬國的人,本宮不過是一介婦人,又怎麼會知道她到底是什麼人呢?"淑妃心知自己此刻絕然不能夠奔潰,否則後果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不,或許還有可能得到一條生路,一旦出賣了主子,只怕連死,都是奢望的.

"很好!"紫千幻眼眸一冷,手中再度出現了一支玉蘭花針,就要朝淑妃疾射而去.

就在此時,一只素手伸出,擋在了紫千幻的面前,慕容玥那清靈的話語響起:"紫禦座,能否將此人交給我來處理!"

"玥兒!"云逸雙眉微微一皺,有些不解地問道.

這淑妃可是流星的母妃,雖然不知道為何方才自己要出手救她的時候,被慕容玥給阻攔的,但是,即便這淑妃有什麼過錯,他們眼看著她被人傷害不救,已然對流星不好交代了,如今這慕容玥居然還要親自出手對付淑妃,且以他的對玥兒的了解觀察,玥兒絕對不是找理由想要救下淑妃,而是確實要對付淑妃.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什麼重要的事是他還不知道的嗎?

慕容玥柔柔地朝云逸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回頭會與他解釋,云逸點了點頭,退後一步,不再語,這全然的信任,已然不輸于他與流星十多年的兄弟之.

"慕容玥,這淑妃可是對本座極為重要的人,你憑什麼確定本座就能夠同意將她交給你!"方才慕容玥與云逸之間的互動並沒有逃開紫千幻的眼目,他狹長的桃花眼微微一眯,那帶著無限風的眸子,卻是挑出了讓人心悸的威壓.所謂天生皇者的尊榮,亦是不過如此.

"就憑你剛才差點傷了我!就憑我能夠讓她吐出你想要的答案!"慕容玥直視著紫千幻深不可測的雙眸,嘴角噙著一抹自信而豔絕的笑痕.

紫千幻看著面前風華絕代的慕容玥,眸子微微一閃,不及細思,話已然開口:"好,那我將她交給你處置,別忘了你方才過的話."

完之後,紫千幻深深地看了一眼慕容玥,就這般一轉身,離開了房間,只因他亦是不明白,自己為何要答應慕容玥,是因為那雙秋眸太過明豔瀲灩,還是因為那唇倔強動人,亦是,為她的理由所服?

慕容玥目送紫千幻離開,秋眸中倒映著紫千幻昂然離開的身姿,那紫色的衣袍隨著紫千幻的步伐蕩出飛揚的弧,金線繡就的玉蘭花在其上時隱時現,道出那尊貴人的風流天成,她自然明白,紫千幻並非是被自己服,那是因為什麼?她不願去猜,不願去想,只知道,自己,再一次欠了紫千幻一個人.容那只王追.

似乎,自他們二人有所糾纏之始,她便開始欠他……

"玥兒,現在你准備怎麼辦?"云逸蹙眉看著紫千幻離開,而後問向一旁似乎在深思著什麼的慕容玥,嘴角的笑容,一如往常的從容溫暖.

"云逸,你先和萱若回攬月園等我可否?"慕容玥凝眸看著云逸,為他的體貼和包容所感動,不管如何,他的這份信任,確是難能可貴.13acV.

云逸看了眼淑妃及床上的二人,再看了眼一旁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萱若,斟酌了片刻後,點了點頭道:"好,那你自己心些!"

"放心,我會注意的."慕容玥點頭道,她若真是想要回攬月園,又豈是北辰皇能夠困住的,且不論她本身的能力,就如今云逸和萱若都在的況下,又有幾人能夠困的住她?

云逸在得了慕容玥的回答後,徑自走過萱若的面前,淡淡地丟下一句:"走吧!"

"哦!"萱若乖巧地應了一聲,而後目光複雜地看了慕容玥一眼,便老老實實地跟著云逸走了出去.

慕容玥看著萱若若有所思的模樣,無奈地歎息一聲,心知這個心思靈巧的少女,定然是覺察出了云逸的心思,心中只希望這不會讓得萱若與自己之間造成隔閡,畢竟,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的心中,早已經將萱若當作了親近的姐妹.

"姐,你准備如何處置他們?"水菲菲滿臉厭惡之色地看著淑妃與北辰昊及軒轅曼舞,恨不得慕容玥立即下令,讓得自己能夠一劍解決了他們三人,以免他們的存在,影響了慕容玥與自己等人的心.

尤其是淑妃,居然如此膽大妄為,讓自己的兒子,奪走了原本該屬于王爺的一切,更將王爺害成這般,只要一想到王爺這十幾年來的痛苦,都是這個蛇蠍心腸的毒婦造成的,水菲菲就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

相較于水菲菲對此三人的恨,慕容玥心中的恨,更是只多不少,不論是淑妃對宸王近二十年來的虐待,還是北辰昊心中對宸王那種令人作嘔的邪念,都讓她痛恨萬分.

冷冷地掃過北辰昊,慕容玥緩步走到淑妃的面前,蹲下身,直視著淑妃,冷聲開口問道:"淑妃娘娘,這北辰昊,定然是你和那軒轅昊所生的吧!你們想盡了辦法將他和北辰星的身份調換過來,就是為了讓他成為北辰的君王,好讓你們幕後操控北辰皇朝,對嗎?"

完這些,慕容玥看著淑妃那雙陰沉的眼眸,頓了頓,繼續道:"讓我再想想,嗯,那軒轅昊如今是東籬國的並肩王,權勢直逼東籬皇,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若是我猜的不錯,想必一旦等到北辰昊在北辰登基,那軒轅昊就會在東籬國起事,成為東籬皇,更將北辰並于東籬國,這樣一來,這東籬國,就會成為新月大陸之上最強的國家.逐鹿新月大陸,指日可待.淑妃娘娘,你,我猜的對嗎?"

淑妃冷哼一聲,譏誚地看著慕容玥,道:"慕容玥,你不去編故事書,可真是浪費了你的天分了,本宮不認識什麼軒轅昊,更不明白你的是什麼,太子殿下乃是云惜皇後所生,身份尊貴,可不容你這般肆意汙蔑,若是你再不將本宮放開,一旦被人發現太子宮中的異常況,只怕你即便是和親公主的身份,也無法保得你的周全了!"

"淑妃娘娘,那軒轅昊一定是對你承諾了什麼吧!又或者是,你自以為自己是北辰昊的生母,將來他登基之後,你就順理成章地成為北辰皇朝的皇太後,從此尊榮盡享,是嗎?呵呵!"

慕容玥輕笑著搖了搖頭,幽幽一歎,道:"只不知淑妃娘娘是否有聽過一句話,叫做癡心女子負心漢.想必之前玥兒的話你也聽到了,你也應該明白,那軒轅昊,就是慕容府中化名為王浩的大夫,和慕容府中的陳姨娘通殲足有十幾年,他們的女兒,如今就躺在你面前的床上,和北辰昊極盡纏綿之事."

"陳姨娘在關進宗人府的當天就被毒死了,而她和軒轅昊的女兒,卻被人當成是最下賤的妓女一般肆意玩弄,中秋盛宴之時,軒轅曼舞身上的傷痕你也看到了吧!那一身的傷痕,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造成的.他連一個跟了自己十幾年的女人,都能夠狠心滅口,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夠如此對待,而你,卻還在這里做著春秋大夢,奢望著今後更能與他共攬江山,尊榮天下,我真不知是該感動于你的癡心,還是該嘲笑你的無知!"

慕容玥清靈的眸子中倒映著淑妃愈加蒼白的臉色,滿意地看著淑妃那驕傲的神,在自己赤,裸裸的話語之下逐漸粉碎.

慕容玥嘴角的笑容愈加冷豔,眸光由憐惜該為鄙夷,毫不留地在淑妃的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劃下致命的一劍,話語清靈卻字字如魔地在俯首在淑妃的耳邊道:"又或者,淑妃娘娘雖認知到了這一切,卻將所有的籌碼都壓在了你寶貝兒子的身上?"

"只是,我們北辰儲君北辰昊的腦中心里,都將自己當作了云惜皇後的兒子,更是以自己開國皇後之子的身份自豪萬分,若是,他突然得知,自己只是一個出身卑賤的奴婢所生,你猜猜,他會怎樣?是對你這個偉大的母親,用盡心機將他扶持到了太子之位上,從此對你孝順有加,千依百順.還是,對你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後快,將所有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處死,讓這個秘密永遠封存,自欺欺人地繼續以開國皇後之子的身份活下去,接受云惜皇後遺留下來的福祉庇護?"

慕容玥最後的一段話還未完,淑妃支撐著自己身子重量的手臂一軟,早已經被慕容玥的話抽光了力氣的身子轟然倒在了地上,雙唇蒼白地抖動著,卻一句話反駁的話也不出來.

慕容玥冷冷地看著淑妃倒地,緩緩地站起身來,俯視著失去了往日驕傲的淑妃此刻就如同一只死狗般倒在地上,再無一絲可以維持她驕傲的信念.

身為一個超級特工,慕容玥自然知道,如何從心底里將一個人的信念擊垮,讓其絕望心死,再從其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淑妃娘娘,為了這樣的兩個人,你付出了一生,我真是為你感到不值?只是,即便我再同你,也掩蓋不了我對你恨之入骨的事實.所以,淑妃,事到如今,你若是再不肯將我想要得到的答案告訴我,就休怪我慕容玥的手段殘忍了!你應該知道,我很願意對你做一些殘忍的事的!"

站起身來的慕容玥,秋眸之中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憐憫和同之色,而是燃燒著洶洶的火光,每一絲火苗,都叫囂著她對淑妃的恨意.

雖然她此時已然擊潰了淑妃的意念,完全可以施展催眠術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這樣的方法,未免太過便宜了淑妃,況且,僅僅是打擊了淑妃的信念,對慕容玥來,完全無法平複心中的怒火.

"慕容玥,我承認你的話有幾分道理,我更欣賞你的口才和智慧,但我是絕對不會遂了你的心願的,若是有能耐,就殺了我吧!別想從我的口中得到只字片,那樣只會浪費你的時間!"淑妃的目光緩緩地自北辰昊的身上掃過,目光緩緩彙聚,閃著堅毅的色彩,似是下了什麼決定,開口道:"太子是云惜皇後的兒子,永遠都是!"

"很好!"慕容玥笑著道,夕陽自她的身後照進來,讓得她那絕美的容顏盡數掩于昏暗之中,帶上了幾分森冷,如同地獄走出來的羅刹.

素手一動,一顆丹藥射入了淑妃的口中,慕容玥的話,帶上了絲絲寒氣,卻無一絲失望之色:"很好,你的答案,成全了我的心願!只希望你不要太快後悔你的決定,否則,我會失望的!"

完,慕容玥遞給水菲菲兩顆粉色的藥丸,對水菲菲吩咐道:"給他們兩人喂下,解開他們二人的穴道,再將淑妃娘娘扶上床,淑妃娘娘,一個女人會對另外一個男人無私奉獻,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這個男人是她的兒子,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個男人是她的愛人.你否認了前面一個原因,那我就只能理解你的偉大,是因為後者了!既然如此,那玥兒就日行一善,成全你的心意吧!"

聽了慕容玥的話,水菲菲的手一抖,差點將那兩顆藥丸掉落地上,幸而她的身手敏捷,極快地接住了!

難怪方才姐要將云少主和萱若姐都支走,這樣殘忍的手段,若是他們在此,定然是不能夠接受的吧!

但不得不,姐的這個辦法可謂是太過惡毒了,竟是一下子將淑妃逼入了退無可退的地步.

水菲菲亦是在心中暗喝了一聲痛快,對付淑妃這樣惡毒的女人,就應該用惡毒的辦法.只要一想到淑妃對王爺所做的那些事,那即便用再殘忍的手段來報複,也不以為過.

想到這里,水菲菲立即按照慕容玥的吩咐,將那兩顆藥丸都喂入了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口中.

淑妃見此,臉色終于大變,不敢置信地看著慕容玥,大聲叫到:"慕容玥,你,你簡直是瘋了,不!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可是你未來的婆婆,你居然敢如此對待我!若是北辰星知道了,定然不會放過你!"

===================

第一更五千字送到,我繼續去碼第二更!大家快點將手中的票票奉上來為安然增加動力哦!

上篇:262不敢置信     下篇:264我也是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