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4我也是一個女人  
   
264我也是一個女人

聽到淑妃在這個時候居然還敢提到宸王的名字,慕容玥當下神色一冷,轉頭對水菲菲道:"將她拉上去!"

到妃然敢紮."不!慕容玥,你這個魔鬼,你不能這樣對我,你這樣做,是天理不容的,你定然會入地獄的!"淑妃掙紮著後退著,心中只恨不得能夠立即逃離這個房間,此刻的她,竟是如此後悔自己為何要過來找北辰昊,更後悔自己那日為何不干脆殺了慕容玥,才會造成如今這般進退不得的局面.

"地獄很可怕嗎?我就是地獄之中走出來的人,淑妃,我會讓你知道,作孽多端,天理循環!你若是再不肯出我要知道的一切,就親自去體會一下,地獄,是什麼樣的吧!"慕容玥冷笑一聲,目光瘋狂地對上了淑妃的眼睛.

北辰星,你等著吧!我會將這些傷害過你的人,一個一個的拔除!待得春暖花開之時,你回來後,再也無需為這些人所擾!

水菲菲在解開了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穴道之後,便轉身過來將淑妃抓起,徑自往大床的方向走去,她知道,此刻的自己,必須對慕容玥絕對的服從,成為她手中最為得力的一把刀.

即便是要下地獄,她也要走在慕容玥的面前,為她斬除黃泉之路上的一切荊棘,給她鋪就一條平坦大道.

"慕容玥,你這個魔鬼,你這個喪心病狂的毒婦!你……"淑妃驚恐地發現,無論自己如何謾罵,慕容玥的神皆是平靜如水,甚至連眼眸中的甯靜也不曾改變過,第一次,她對眼前這個才十四歲的少女,自骨子中感覺到她的可怕.

更令淑妃驚懼的是,此時此刻,她的身體最深處,竟是升起了一股難以喻的騷,動,一種熟悉的饑渴感覺,在緩緩地四散開來.

莫非方才慕容玥喂自己吃下的竟然是……不,她不能失去理智,不能任由這般發展下去……

該出來嗎?若是出來,豈不是讓得她這些年的努力都盡付東流?可是不……

就在她內心之中掙紮不已的時候,陡然發現,一雙大掌已然抓上了自己胸前的一對豐盈,那粗暴的力道,將她那對軟肉的豐盈抓得疼痛不已.

才回神,淑妃便對上了太子那雙通得沒有一絲理智的眸子.

"啊!"淑妃奔潰地驚叫出聲,急急扭身避開了北辰昊湊過來的雙唇,大聲叫到:"太子,太子,你醒醒,我,我是淑妃,你不可以這樣對我!"

北辰昊見得淑妃躲開,伸手將她壓在身下,獰笑著回答道:"淑妃,淑妃好啊!你是二弟的母妃,身上定然有二弟的味道,得不到二弟,得到你也不錯……哈哈哈哈……"

北辰昊病態地笑著,身上抓住淑妃的宮裝,狠狠一撕,便將那華麗的宮裝撕碎,露出了里面粉絲的肚兜.

"不!"淑妃才欲避開,卻有一雙柔荑自她的身後纏繞過來,儼然是被藥物折磨的饑渴能耐的軒轅曼舞爬了過來.13acV.

"唔,又是要三個人玩嗎?你們好壞啊,都不等我……"軒轅曼舞神智迷瞪地吃吃笑道,而後竟是伸出了粉色的舌頭開始舔舐著淑妃的後背來,"我也要一起玩……唔……"

"放……放開我……"淑妃極力躲避,卻始終躲不開北辰昊與軒轅曼舞兩人的糾纏,那原本並不是特別饑渴的需求,在二人的撩撥下,開始升溫加劇.身體逐漸開始燥熱起來.

"太子,你,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你不能這樣對我……"淑妃渾身無力地被壓在北辰昊的身下,在感覺到北辰昊開始剝除自己身上僅著的褻衣時,終是開始求饒起來.

"騷,貨!本宮看上你,是你的榮幸……等本宮登基之後,定要將你囚進後宮,日日褻玩……你個騷,貨,終日對本宮拋眉弄眼,不就是等著本宮寵幸你嗎?哈哈哈……本宮定要讓你知道本宮的厲害!"北辰昊著一雙眼睛瞪著淑妃,臉上完全是一副澀域熏心之態,看得淑妃心頭一陣淒涼.

自己往日對他的關愛,看盡他的眼中,居然是……

莫非慕容玥的話,並不是危聳聽,在昊兒的心中,自己就是一個卑賤之人,甚至,他早已經將自己當作了可以肆意玩弄的對象.

她……她居然被昊兒,當成了泄yu的對象……

此刻,已然沒有多余的時間留給淑妃來感傷了,在感覺到自己褻褲已然被北辰昊脫下的時候,淑妃終于承受不住叫出聲來:"我,我什麼都,慕容玥,你快幫我制止他……"

聞,慕容玥手指一彈,兩根銀針已然飛出,射入了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身體,制住了他們的動作.

"你可以了!"淡淡地收回手,慕容玥看著滿臉淚水的淑妃,毫無同之色地道.

"你,你先幫我把他移開!"淑妃羞憤不已地推了推倒在自己赤,裸的身體上的同樣赤,裸著的北辰昊,心中只感覺到無盡的羞辱與痛不欲生.

慕容玥眉眼一挑,卻是不再答應她的要求,而是懶懶地靠在了水菲菲搬過來的椅子上,施施然道:"我倒覺得,保持這個姿勢,有助于淑妃娘娘恢複記憶,淑妃娘娘還是忍受一下吧!畢竟,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

"你……"淑妃心中一氣,還欲些什麼,卻在對上了慕容玥冷酷的眸子後,心中一凜,不敢多.

無奈地閉了閉眼,斟酌了一下,淑妃開口到:"你的沒有錯,北辰星體內的毒,的確是我下的,而且這個毒藥,在這個世界上,幾乎是無藥可解的."

"還有?"慕容玥眼眸一暗,握了握拳頭,冷顏問道.在看到淑妃閃爍的眼眸時,冷然一笑:"若是你想要再度體會一下方才的感覺的話,我可以成全你,我的耐心不多,只希望你別再挑釁我的底線!"

淑妃見狀,身子一顫,一咬蒼白得毫無血色的下唇,開口道:"北辰星,的確是云惜皇後的子嗣,當年,皇後在生下北辰星後,就出現了大出血,她心知自己大限已至,便將他托付給了身為她貼身侍女的我.當時,我其實也是想要真心對待北辰星的.只是,後來……"到這里,淑妃頓了頓,心中亦是有了一絲悔意.若是當初沒有選擇聽信了那個將自己帶入無盡深淵的魔鬼的話,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樣了!

慕容玥聽到這里,見淑妃的臉上閃過一絲悔恨之色,眸子一閃,想起了當時的陳姨娘,淡淡地歎息一聲,道:"後來那個軒轅昊就出現了,對吧!"

"不錯!"淑妃想要點頭,卻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感受著體內愈加火熱的**,凝眸看向慕容玥,道:"你先幫我把體內的藥力解了,讓我起身吧!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我還有什麼不能的呢!"

慕容玥聞,亦是認同了淑妃的話,遞給了一旁的水菲菲一顆藍色的藥丸,示意她上前將淑妃帶出,並吩咐她將帷幔放下,畢竟一直看著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身子,對她來,是一件極為厭惡的事.

水菲菲將藥丸喂入淑妃的口中,而後為其披上了一件外衣,任其靠在床頭,而後放下帷幔,遮住了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身體.

"皇上既然來了,就進來坐著聽吧!畢竟這件事,和你關系至深."慕容玥突然開口叫到.

隨著她話音落下,北辰皇那英武的身影出現在房間,與往常不同的是,此刻北辰皇的臉色,卻是席卷著海嘯一般讓人心驚肉跳的怒意,看向淑妃的目光,就如同看著一個死人一般.不!甚至,所有人都相信,若是此時,能夠讓得淑妃就這般死去,反而是一種最為輕微的懲罰了!

"皇上也來了?"淑妃有氣無力地靠在床沿上,低低一笑,極為緩慢地搖了搖頭,道:"是我多此一問了!在這皇宮之中,發生了如此大的事,若是皇上還不知道,也未免太過于昏庸無能了!"

"朕難道還不夠昏庸嗎?居然會相信你這個毒婦,讓得云惜和朕的孩子,受了近二十年的苦……"北辰皇的話語中帶著無盡的痛苦,難怪他雖然盡心培養北辰昊,卻只是把他當作了儲君來培養,心中怎麼也無法對其產生濃厚的感.

而星兒,雖然自己誤會了他是淑妃的孩子,即便他身體荏弱,即便他命不久矣,卻無法阻止對他的萬分疼愛,滿心憐惜,甚至傾盡自己所有的心力,為其尋找那些珍貴的藥材.

云惜,云惜,我對不起你,我居然沒有保護好我們的孩子,讓她受盡的苦難,讓他被這個毒婦殘害至此……

淑妃看著北辰皇痛苦萬分的模樣,冷然一笑,幾乎是瘋狂地道:"北辰絕,我為了給你和云惜養大孩子,付出了自己的一生,讓我的兒子做太子,又有何不對?即便你再過精明又如何,還不是中了我的計?別以為我不知道,當初你故意帶著昊兒和北辰星一同去泡溫泉,是為了什麼?若非我早有准備,只怕早就被你發現主子的計劃了!……"

聽到這里,慕容玥才知道,原本北辰皇並不是沒有覺察到,畢竟人的血濃于水總是會有所覺察的,只恨淑妃太過狡詐,非但讓得北辰昊的背上有鳳凰印記,更用寒毒使得北辰昊身體極寒,無法顯露出其身上的迷族印記.難怪即使是以北辰皇的英明睿智,也會被淑妃給欺騙了!

"太子身上的鳳凰印記,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北辰皇氣到極處,卻緩緩地冷靜下來,揮卷過一把椅子,神色森冷地坐在了慕容玥的身旁,話語冰冷地問道.

"昊兒是我和主子的孩子.主子身份尊貴,昊兒自然身懷鳳凰印記."淑妃顯然對北辰皇心懷怨恨,嘴角噙起一抹譏諷的笑容,緩緩地閉上了眼眸,絲毫不曾隱瞞地道.

對北辰皇,她的心中是有恨的.若非當初,自己因效忠云惜皇後,而答應了為北辰星留在宮中一生,又豈會成為這後宮的女人之一.

若非自己留在了這宮中,更有著身份極為尊貴的北辰星伴身,卻偏偏無法得到一個女人該有的溫,被北辰皇裝入了皇宮這個金碧輝煌的牢籠之中,得不到女人該得到的雨露滋潤,夜夜難眠,身心皆是空虛難耐,又豈會成為了主子的目標,被他喂下毒藥,被他肆意侮辱,甚至,不可自抑地愛上了一個利用自己的男人!

聽到這里,慕容玥的心中緩緩歎息一聲,淑妃眼眸中對北辰皇的恨,她又怎麼看不出來.

只是,沒有愛,又怎會有恨?淑妃當初能夠舍棄一生的自*,答應云惜皇後留在宮中為其照顧自己的孩子,其心中,亦是有著最為純真的期盼吧!

期盼能夠因自己精心照顧北辰星,而贏來北辰皇目光.即便是替身,也終有一日,能夠打動北辰皇的心,讓他愛上自己.

只可惜……希望成空,因愛生恨,才會讓得淑妃變得如此瘋狂且喪心病狂,居然能夠狠下心來,對一個孩子下手.

想到這里,慕容玥心中亦是對云惜皇後好奇不已,是否是迷族的女子都是如此的驚采絕豔,傾國傾城,才會讓得自己的父親和北辰皇這兩個優秀的男子都如此傾心愛慕,即便她們離世之後,身旁花團錦簇,但眼里卻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一個女子.

"你為何要如此?當初朕並不曾虧欠于你,不但給了你最為尊貴的身份,給了你最為絕對的空間,免除了你的請安,更不准其他的妃嬪去打擾你,甚至就連當初你提出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伴身,朕亦是答應你了,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北辰皇緊緊地握著拳頭,目光痛恨地看著淑妃.

"我還有什麼不滿足?"淑妃仿若聽到了世間最為可笑的話一般,病態地狂笑起來,目光瘋狂地地看著北辰皇,大聲笑道:"你問我有何不滿足,北辰絕,你給了我尊貴的身份,卻對我視若無睹,你給了我絕對的空間,卻任我孤苦寂寞,你不讓別人去打擾我,只是因為不想讓你和云惜的兒子受到傷害!你你答應給我一個孩子,可是你那夜是如何對我的?"

淑妃笑著,笑著,眼中卻是有了淚,兩行淒苦的淚水滑落她那瞬間憔悴了許多的容顏,她伸出手來,緊緊地抓住了自己胸前的衣襟,看著北辰皇的眼眸中有著無盡的怨恨,似欲與其同化成灰:"那夜,你進入的是我的身體,叫喊的卻是云惜的名字,任由我痛得全身顫抖,卻自是一心沉醉于自己的回憶之中,你一下一下地撞擊我的身子,卻一句一句地叫著云惜……甚至,在你終于釋放了自己的**之後,我望著你逐漸恢複了神智我眼眸,卻只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失望和悔恨,北辰絕,你在失望什麼?是在失望我不是云惜嗎?是在後悔要了我嗎?"

北辰皇看著瘋狂的淑妃,聽著她的句句控訴,無沉默了下來,面色平靜得讓人猜不出他內心此刻的想法.

"北辰絕,你為什麼不回答我,你也是在愧疚嗎?不,不會的!你怎麼會愧疚呢?你怎麼會對云惜之外的女人愧疚呢?我真是太天真了!你可知道,那夜你草草收拾了自己一番後,不等沐浴,就披上了衣服匆匆離開之後,我躺在床上哭了多久?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啊!就這樣在痛苦之中開始,絕望之中結束,甚至連一句安慰關懷的話都沒有!"

"你我要孩子,便強忍著不願來這般成全我嗎?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尊,我也知自愛,這樣的侮辱,誰人能夠忍受?北辰絕,你可知道,我也是一個女人,我也需要男人的關愛!我也需要男人的慰藉,這一切,你卻從未給予我!……"

聽到這里,北辰皇目光微閃,看向了滿臉淚水的淑妃,冷冷問道:"所以你就讓別人代替朕來關愛你,慰藉你,是嗎?"

"北辰絕,你是在惱怒你的女人出軌嗎?"淑妃吃吃笑著,目光譏諷:"我我沒有,你相信嗎?是他逼我的,都是那個人逼我的……我拼命的呼救,我百般的求饒,卻始終躲不開那個人的侵襲,他那堅硬的身體刺入了我的身子,更刺入了我的心,我在被他進入的一刻,甚至有一種莫明的感傷,你知道是什麼嗎?"

淑妃到這里,看向北辰皇的目光中竟是有一種哀傷,一種無盡的淒涼:"北辰絕,你知道,那時候,我的心里在想些什麼嗎?"

=============以下字數不收費====================

昨天好幾個非VIP會員在文底下留,句句責備安然更新的太慢了,叫囂著繼續如此就棄文下架之類的.安然只想,我已經盡力碼字了,幾次大圖推薦,都是孩子他爸放棄了出門做事帶孩子的況下,我才有辦法加更的,代價就是我熬夜碼字,他事後加班!我是兩個孩子的媽,我必須以先照顧好我的孩子為第一准則,在照顧好孩子的前提下,盡量多更.至此,若是有實在等不住更新的姐妹,可以等安然完結後來看,謝謝大家支持!至于看盜版的,請你們安安靜靜地看吧!你們剽竊了我的勞動成果,就請別再來影響我寫文的心!

上篇:264處置淑妃     下篇:265死了也要發揮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