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5死了也要發揮價值  
   
265死了也要發揮價值

看著淑妃那淒涼期盼的眼神,北辰皇微微別開了臉,道:"朕只想問你,那個人,在哪里?其他的,莫要再多!"

"呵呵,北辰絕,你果然還是如此無!"淑妃笑著,岔了氣,連咳幾聲,淚水與鼻涕齊下,整個人狼狽不堪,全然再無往日的驕傲與高貴.

"那時候的我,居然有一絲慶幸地想著,至少……至少這個男人的嘴里,喚著的,是我的名字……就這樣,我竟是緩緩地放棄了反抗,慢慢地在他的進出之下,開始變得順從,漸漸地在他的疼愛之下,配合起他的動作來……也只有那一夜之後,我才知道了身為女人,是什麼滋味,被男人真心疼愛著,又是何等的逍魂……"

慕容玥看著淑妃迷蒙的眼神,秋眸之中閃過一絲了然,雖然心中亦是對她渴望被人疼愛的心理解,但卻不能夠容忍她將這些當作了傷害北辰星的理由.纖指輕輕地在身旁的桌子之上敲打著,慕容玥的話,如同帶著寒冰的冷水一般潑入了淑妃的心:"淑妃,你可知道,叫著你名字的男人,心中不一定想的就是你,反而不呼喚你名字的男人,並非是不心疼你!若是那軒轅昊對你有但凡一絲真心,就不會任由你留在另外一個男人的身邊.更不會在得到你之後,還對你肆意蹂躪,你胸口上的牙印,應該就是他咬的吧!淑妃,你還要這般自欺欺人下去嗎?"

"你知道什麼?這是主子疼愛我的印記!"淑妃似被揭掉了身上最後一塊遮羞布一般怒吼出聲,反駁著慕容玥的話:"你只不過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女,還不曾接收過男人的雨露滋潤,你又憑什麼來質疑我的話."

慕容玥目光嘲諷地看著淑妃色厲內荏地模樣,嘴角冷豔的笑容刺痛了淑妃的眼:"雖然我不懂你為何如此袒護那個男人,或者應該,你在極力自圓其地自欺你這些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但是淑妃,我要告訴你的是,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真正愛你的男人,是不會舍得在自己的女人身上下這般的狠手的!"

著,慕容玥目光悲憫地看著淑妃氣極間袒露開的衣襟,那處的牙印,深入血肉,新生出的血肉,起伏不平,猙獰萬分.或許有愛極了的人,會在自己的愛人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但絕對不會是這般毫不憐惜的撕咬.

"住口!"淑妃臉色一白,幾乎就要穩不住自己靠在床沿的身子,她最不願意承認的事實,就這般赤luo裸的被慕容玥揭開,一顆心痛得如同有萬蟻在啃噬.

"對于你如何逃避自己內心的不堪,我沒有興趣,我現在只想知道,那個男人在哪里?"慕容玥無視于淑妃痛苦萬分的模樣,淡淡地開口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淑妃這樣的可恨之人,又豈是沒有可憐之處.

只是淑妃做造下的罪孽太過深重,且害得北辰星如今身中寒毒,危及性命,甚至連能否康複都不得而知.慕容玥又豈會因她的淒慘機遇對她憐憫同.

淑妃聽到慕容玥的話後,沉默了片刻,才緩緩地道:"我出門之前,他還在我房間內的密室之中,至于現在,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慕容玥眸中厲光一閃,粉拳一緊,問道:"為何這般?"

淑妃見到慕容玥似有懷疑的模樣,戚然一笑,卻是眸子一轉,看向被帷幔隔絕了的大床,顯然,淑妃之所以如此坦白,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方才慕容玥所做的一切,已然讓她心死:"我每日的生活,都在那人的監視之下,每次出門的時間,都是和他只會過的,如今我出門的時間,已然推遲了許多,以他的精明,想必早已經發現不對了吧!"

著妃眼北水."砰!"北辰皇聞,一拍身旁的桌案,那上等梨花金絲木制成的桌案,在他的一掌之下,化為碎片轟然塌陷,"那人藏身于何處?"

淑妃看著北辰皇雖到中年,卻依舊俊逸無雙,尊榮盡顯的容顏,眸中水光漣漣,竟有一種淒然之美:"他就藏身于我房間內的暗道之中,至于其他的藏身之處,我卻是不知……皇上,皇後離世,你為她已然傷神近二十年了,若是我死了,你……會不會有……一絲傷感?"

近乎呢喃滴問出這麼一番話,淑妃看著北辰皇漠然別開的臉,癡癡一笑,笑容近乎黃蓮的苦澀:"是啊,我真是太傻,我那樣對你和皇後的孩子,你又怎麼可能會原諒我呢……"

最後一字才落音,一縷嫣已然出現在她的嘴角……

看著淑妃的身子緩緩滴癱軟,慕容玥的眼中閃過一絲厲光,久久,放收入眼底,雖淑妃是必死無疑,但她折磨了北辰星近十八年有余,就這般讓她痛快的死去,不能不是便宜她了.

"我們走……"慕容玥淡淡轉身,朝著門外走去,如今事已經真相大白,她可以去和紫千幻交代了,至于如何找出那個軒轅昊來,就看北辰皇和紫千幻的本事了.

"你去哪里?"北辰皇開口問道.卻不曾回頭,

"回慕容府,皇上放心,既然答應了你,我就不會食!"慕容玥身形不停,話語清然滴回答到:"床上的兩個人,就辛苦床上處理了,如何讓東籬國為此付出代價,相信皇上比玥兒更加清楚……這兩個人,既然已經是注定要死的,就讓他們死得有價值些,也不枉浪費了北辰十幾年的糧食!"

最後一字才落音,慕容玥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太子宮門之外,北辰皇目光幾閃,而後揚聲喚道:"李德全!"

"老奴在!"李德全的身影應聲出現,躬身立于房間門口.

"傳令下去,將東籬國此次來的使者盡數收押,再頒朕的詔書,東籬國郡主軒轅曼舞,求親不成,便懷恨在心,對我北辰儲君下毒,致使太子喪命,被人發現之後,畏罪自殺.朕痛失愛子,東籬國若是不能給朕一個完美的答複,朕將不惜舉國交戰!"

"是!"李德全領命之後,急急退了下去,今日的事著實太過讓人不敢置信了,這太子殿下居然是淑妃和他人通殲的野種,而宸王殿下,才是云惜皇後的子嗣.

也難怪,以云惜皇後的天姿過人,她的子嗣,又怎會是平庸之輩呢?也只有宸王殿下那般絕世的風采,才配得上是云惜皇後的兒子吧!

只可惜……宸王殿下身中寒毒,命不久矣,只怕皇上此刻的心……

北辰皇在傳完口諭之後,一道黑色的影子便出現在房間之內,躬身道:"皇上,淑妃的密室之中,已然空無一人,想必那人見淑妃久久未歸,心中生疑,提前離開了!"

北辰皇聞,長之下的手掌一緊,厲聲道:"傳令下去,讓影衛們四處搜查,一旦發現可疑之人,甯可錯殺,不可放過!朕就不行,在朕的皇城腳下,他還能夠插了翅膀飛走不成?"

"是!"

"把他們三人處理妥當,朕定要讓東籬國為此付出血的代價!"北辰皇冷聲完,便轉身離去,對于北辰昊的那張臉,他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了,若非此刻還需留北辰昊的全尸來對付東籬國,只怕將其挫骨揚灰,都難消北辰皇的心頭之恨.

當然,一旦北辰昊的尸首發揮完最後一絲價值之後,自然還是不得善終的.

"是!"一聲飄渺的應諾,那影子飄入了房間之內,帷幔無風自動,兩只手掌悄無聲息滴應在了北辰昊和軒轅曼舞的心口之處,兩人的身子隨之一軟,便再無氣息.

慕容玥才走出太子宮不遠,便見那一身白衣的梨花盈盈立于她們三丈之處.

"梨花見過慕容姐."梨花嘴角揚著有禮的笑容,已然沒有了當日的倨傲之色,畢竟,眼前的慕容玥,已然是紫千幻都為之讓步的人,她只是區區一個奴婢,又有什麼資格在她的面前拿喬.13acV.

"紫千幻呢?"慕容玥凝眸一掃,沒有見到紫千幻的身影,顰了顰眉問道.

"慕容姐請!"梨花躬了躬身子,示意慕容玥跟隨她一同前去.

慕容玥眉眼一凝,卻也未多,便跟著梨花身後前行.

紫千幻並未走遠,而是在禦花園中荷花池內的涼亭內自斟自飲.

那一身紫衣尊貴如斯,舉手投足之間如同妖孽般的絕世風,讓得禦花園中百花皆為之含羞.

有風自荷花池中吹來,帶起他披散于肩的三千青絲,青絲席卷,白玉無瑕的容顏若隱若現,狹長的桃花眼,映著荷花池中的瀲灩水色,不盡的妖媚動人.

見得慕容玥走來,紫千幻素手灑意一揮,示意她坐于自己對面的椅子上:"這麼快便問出答案來了,看來,我似乎看了你,又或者,你總是能夠展現出讓我驚訝的一面."

==========以下字數不收費==============

很抱歉,昨天只是更新了一萬字就沒有辦法寫下去了,兒子貝貝拉肚子有好幾天了,昨天特別鬧人,肚子里脹氣哭鬧不休,除了我抱著睡,誰都不要,一放下就哭得厲害,去了醫院一趟,只是因為未滿三個月,所以不能取大便,今天得等他大便後再連同大便一塊帶去醫院化驗,我先趁他熟睡,早起更一章,若是今天他況好些了,再來加更!

上篇:264我也是一個女人     下篇:266北辰星就要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