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6北辰星就要回來了  
   
266北辰星就要回來了

慕容玥落座在紫千幻的對面,揚了揚眉問道:"你不急著知道那叛逆的下落?"

在她想來,紫千幻見自己出來應該是急于追問自己軒轅昊的下落才是,卻不想,竟看到了他慵懶如水中妖一般的姿態.

"你們的皇帝應該比我更急,況且,他還未逃離出這京城,我又為何要心急?"紫千幻對著慕容玥舉了舉手中的杯子,示意她與其共飲,慕容玥這才發現自己的面前已然斟好了一杯酒.

她舉起面前的酒杯,看向紫千幻,在這近距離看,才發現紫千幻看向荷花池中水光瀲灩的眼眸中,有著一抹淡淡的憂郁,如此妖孽的容顏之上,染上了憂郁之色,足以讓世間女子見了都為之心碎,若非自己已然見多了北辰星那曠世絕倫的魅惑容顏,只怕也會被眼前這個已然將自己妖孽的風姿散發的淋淋盡致的紫禦座吧!

腦中閃過北辰星那魅惑天成的容顏,慕容玥心頭一跳,再望向面前的紫千幻,心驚地發現,北辰星的容顏,與眼前的紫千幻竟有三分相似之處.

尤其是那種妖媚天成,集天地之靈秀與一身的魅惑風姿,更是如出一轍.

似是發覺了慕容玥打量的目光,紫千幻轉過頭來,對上了她若有所思的目光,問道:"北辰星此刻在哪里?"

原來他竟是在為北辰星而擔憂!

慕容玥明白了紫千幻的憂郁為何而來,想到方才他在維護北辰昊時的形,心頭竟有些怪怪的感覺,莫非迷族的人,都是如此的護短,如此的團結嗎?

"他寒毒發作,出門養病去了!"想到北辰星還要等到春暖花開的時候,才能回來,慕容玥的心中便是一股迫切的思念,只是幾天不見,她已經開始懷念那個充滿了青竹清香的懷抱了.

"出門了!"紫千幻雙眉微微蹙起,須臾,他自懷中掏出一枚火色的珠子,遞給慕容玥,道:"你讓人把這枚火珠送給他,讓人研磨成粉服下,可以護他一年不受寒毒侵襲,至于以後,我會再想辦法."

"這是?"慕容玥驚喜地接過紫千幻手中的火珠,不敢置信這事突然的轉圜,有了這顆火珠,北辰星豈不是現在就能夠回來了?並且能夠一年之內不再受寒毒侵襲,那就是,他一年之內都不會再承受寒毒之痛了?!

"這是火靈珠,天地之間最為精粹的火性珠子,有它的火性壓制,寒毒至少一年不會再發作,你快讓人送去吧!"紫千幻在心中微微一歎,誰能想到,姐姐唯一的孩子,竟會被人所害,下了寒毒,若是知道,那次即便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他也要將那顆火靈石給得到了,而不是只要了這顆火靈珠.

那天池之內,火靈石千年只出一塊,而火靈珠,卻每過百年,即會衍出十顆.看這況,他必須得早些將那個叛逆尋出,處置完後,早些回到族中,去那人手上求得火靈石,來為這個命運多舛的外甥解毒.

只是,且先不論這珍貴異常,一旦出現,便會引得迷族中人皆為之瘋狂的火靈石那人是否肯出手.即便自己得到了那火靈石,還需要火鳶蘭及天狐血液以及眾多珍貴的藥材,才能將北辰星體內的寒毒盡數除盡,否則,即便他得到了火靈石,也只是壓制著寒毒而已,寒毒存在北辰星的身體之內,終究還是會對其造成傷害的.

"如此珍貴的東西,你為何會願意給我?"慕容玥雖然如此問道,但素手卻將那顆火靈珠握得緊緊的,此時,她已然決定,不論紫千幻提出再為苛刻的條件,她都願意去做,畢竟,紫千幻也了,他不但能夠拿出這麼一顆火靈珠,甚至還有其他的辦法來救北辰星.

火靈石,天狐之血這些珍貴的藥材,對她來,太過渺茫了,而眼前的紫千幻,卻是能夠給予北辰星實實在在的幫助.

"不為別的,只為他是云惜皇後之子,我迷族的後裔."不知為何,紫千幻此時竟是不願意告訴慕容玥自己的身份,或許,是怕慕容玥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後,會用另外一種態度來面對自己吧!

"僅是如此?"慕容玥總感覺事實並不若紫千幻所的那般簡單,畢竟,方才紫千幻眼眸中閃過的擔憂之色,她可是看的分明的,若只是一個有著一半迷族血液的族人,以紫千幻的淡漠性子,又怎會如此關切.

且看之前紫千幻對北辰昊的維護,可是絲毫不曾有半分懈怠的.

一切的跡象,都表明,紫千幻對"云惜皇後之子"的感,並非如此簡單……

罷了!無論紫千幻是出于什麼原因,但他對北辰星的關心,是出于善意的,自己又何須如此刨根問底.

"僅是如此,你盡管放心將火靈珠送去給北辰星那子吧!"紫千幻看著慕容玥那欣喜若狂的模樣,嘴角亦是溢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雖然北辰星那子自己還不曾見過,不知道他是個怎樣的家伙,但能夠讓得慕容玥如此傾心以付,定然不是一個簡單的家伙.也是,姐姐的孩子,又怎會差呢!容落對揚們.

那子?慕容玥心中閃過一絲怪怪的感覺,但卻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得朝紫千幻一躬身,真心實意地道謝道:"那慕容玥便代北辰星謝過紫禦座的火靈珠了!"

紫千幻淡然受了慕容玥這一禮,轉頭看向池中的荷花,那白似雪的荷花隨風搖曳,碧綠清新的荷葉水色瀲灩,連成了一副賞心悅目的美好風景.只是,原本該是完美的畫面,為何看來卻是少了一些什麼……

"若是有機會……罷了……"紫千幻似欲些什麼,卻在要出口之際,生生停了下來,揮了揮手,示意慕容玥可以離開了.

慕容玥疑惑地看了眼紫千幻,見他不再多,而是一身孤傲地提起了酒壺,就這般對著壺嘴飲起了香醇綿長的美酒來.

那孤傲的眼眸,不羈的灑脫,舉手投足之間貴不可的風度,紫衣瀲灩,妖孽無雙的風姿,仿佛已然道盡了天地間最為純粹的美好……

看著面前這無雙的男子,想到那日紫千幻問自己為何能夠笑得幸福快樂的神,慕容玥的心不由自主地揪痛起來.

顏無雙遭天妒,那男子呢?太過出色的容貌,太給他的,是幸福,還是……

不願再想下去,慕容玥無地退出了禦花園,留給紫千幻獨立的空間慰藉他心中無的寂寥……

紫千幻看著慕容玥離開的白色身影,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快得讓人無法看清的緒,繼而回過頭看向那荷花池,目光在那接連成片的荷葉之上久久停留……

"姐!"水菲菲見得慕容玥出來,忙上前一步打量著慕容玥,方才紫千幻對她們出手的場景還曆曆在目,讓她不能不擔憂,畢竟紫千幻太過強大,強大得讓她們絲毫無還手之力.

"我沒事!"慕容玥看了眼一旁的梨花,朝她點了點頭,而後便帶著水菲菲朝宮外走去.

之前她已經只會了北辰皇,那便無需再走宮牆了,直接光明正大地離開便是.

梨花目送慕容玥離開,心中微微歎了一口氣,主子今日的表現與往日大不相同,定然是與這慕容玥有關,只是,看形,這慕容玥對主子並無其他女子該有的癡迷瘋狂,想來,她的心,已然是系在了自己未婚夫的身上吧!

主子是如何想的,她不敢去猜,只是,希望主子能夠盡早恢複以往的淡薄性子.

不動心,心就不會被傷,畢竟,主子他的心,曾被……

想到那人,梨花的心中一個激靈,不敢再想下去,生怕自己的表會泄露了自己的心思,被神通廣大的紫千幻發覺.13acV.

"梨花!"紫千幻的那充滿了磁性的嗓音悠悠傳來……

"奴婢在!"梨花忙定神應到.

"傳令下去,讓四使圍繞京城展開地毯式搜查,務必在三天之內將那叛逆找出,一旦發現,就地擊斃,無需審問."紫千幻冷酷的聲音在梨花的耳邊響起.

"是,奴婢這就傳令下去!"梨花凝神應到.

"傳令之後,無需回來,你且跟著慕容玥,看她將火靈珠交給了誰,而後你便跟著那人,隱于暗處護送那人將火靈珠交到北辰星的手中,不得有半絲差錯!"紫千幻眯了眯眼,冷然傳音到.

"火靈珠?"梨花腦中一閃,便明白了其中緣由,不敢耽擱,忙低頭領命:"是!"

"下去吧!辦好差事之後,你便隱在北辰星的身旁保護他,不到他遇上危及性命的緊要關頭,不許暴露行蹤."紫千幻緋的嘴角輕輕抿起,抿出一道涼薄的弧,只待將那叛逆鏟除,自己就必須立即趕回迷族,尋找解除寒毒的藥材.

姐姐的命,已經夠苦了.他不能再讓她的孩子繼續受苦,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那人手中的火靈石,即便付出再大的代價……

上篇:265死了也要發揮價值     下篇:267慕容玥遇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