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8對戰  
   
268對戰

看著那男子驟然變化的神,慕容玥只是冷冷地掀起了唇,目光鄙夷地看著他,冷道:"鹿死誰手,尚未確定,宸王英明睿智,又豈是你等無膽鼠輩所能夠非議的.若是我沒有猜錯,你們不是北辰的子民吧!"

那貴公子裝扮的男子聞,臉色陡然一變,眯起一雙陰沉的眼眸問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慕容玥背靠著湖邊大樹,雙手優雅地勾過臉頰旁被風吹落的發絲,那舉手投足見優雅動人的女子嬌媚,讓得一旁做家丁裝扮的男子眸光皆是為之一頓,如花瓣般的唇輕啟,清靈的嗓音柔柔道:"雖然你們的偽裝可以是爐火純青了,但是你們比北辰男子要稍顯粗礦的身材,卻是一個怎麼都無法掩去的特點,若只是一人,可以是巧合,但一出現,就是近十人,就不得不讓人起疑了.當然,很多侯門大戶人家都喜歡招募孔武有力的護衛,這也不是不可能的,錯就錯在你們不該扮作了家丁,若是以護衛的身份出現,或許我還需要多加留意,才能發覺不對,只怪你太過想要塑造出一個紈绔子弟的形象,而忽略了這一點.這是其一!"

"還有其二呢?"那男子似乎被慕容玥的話引起了好奇心,畢竟他們的偽裝,可是他們一向引以為豪的能力,想不到如今卻被一個才十四歲的少女給看穿了,這怎能不讓他為之好奇,且問清楚了自己偽裝的破綻,以後也可以多加改進才是.

"其二,你們這些人應該是從不同地方臨時聚集在一起的,所以每個人的膚色和舉止習慣都各不相同,若真是一個府邸中的家丁,平日里吃穿用度都是一樣的,即便膚色和舉止有所差異,差距也不該是如此大的才是.這是其二!"慕容玥掃視了一樣四周偽裝為家丁的殺手.人的飲食習慣和生活環境,都會在一個人的臉色和舉止上顯露出來,而這些臨時湊起來的人,卻是有人油光滿面,有人膚色蒼白,更有人風塵仆仆,雖然在來圍殺自己的時候,已經經過了裝扮,但這又怎會瞞得過她的眼睛.

"莫非還有其他的破綻?"男子的神色已然不再平靜,他怎麼也無法相信,自己等人精心策劃過的偽裝截殺,竟是如此的破綻百出,這對于一個暗殺組織的首領來,是多麼致命的打擊.

"其三,就是你了!"慕容玥邊著,邊理了理自己的水,似乎是因為被風吹亂了繡裙,就那麼自然地低下頭去.聲音也不自覺地了許多.

其實這些破綻雖然是存在的,但卻基本會被眾多人忽略了,只是因為自己前世就是專業的特工,偽裝技能,早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這些人的偽裝,又豈能夠騙得過她.

"我?我的身上有什麼破綻?"那男子顯然是被慕容玥的話給吸引住了,且在聽到自己的身上亦是有偽裝後,心更是急切,不由地朝慕容玥走近了幾步,欲要將慕容玥的話聽得真切.

畢竟,他可是暗殺組的首領,若是他的偽裝都有破綻,今後對他的任務執行來,可是一個致命的漏洞,只有找出了自己身上的破綻,將之完美了,才是對他的安全最好的保障.而眼前的少女已然是自己的俘虜,且如此配合自己的問話,將自己等人的破綻一一指出,讓得他們明白如何去改進,豈不是正和他意.

對于慕容玥的話,他已然根本沒有半分懷疑,畢竟慕容玥早在自己靠近她的那一刻,就對自己發動了殺招,若不是識破了自己等人,又豈會如此?

"你的身上……"慕容玥柔柔地到,只是四個字才出口,一片粉色塵霧陡然自她撫著長的素手中.

塵霧才出現,便彌漫了開來,將連同慕容玥的九人,盡數包圍其中.

著男神慕議.暗殺組的八人盡是臉色一變,才想退後,卻發現自己的功力在急速地消退之中.

"快!把她殺了,我們就走!"那首領臉色冷若寒冰般道.此刻他離慕容玥最近,吸入的塵霧自然是最多,雖有一身功力,但此刻能夠發出的,卻不足五層.

"咻咻咻!"慕容玥右手的星翼一動,一根根細如牛毛的銀針已然射出,那首領此刻早有防備,身形快速地閃躲著.

"啊!"

雖然那首領避開了慕容玥星翼發出的銀針,但他身後的一人卻沒有那麼好運了,直接被射了個正著,身子一個抽搐,便倒在了地上,臉色烏青,顯然是中了劇毒.

"卑鄙!"那首領見狀,心中一痛,冷聲吵慕容玥喝到.暗殺組的每一個成員都是經過多年精心培養的,每被殺死一個,對阻止來,都是極大的損失.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罷了!"慕容玥唇冷酷一掀,看向那首領的目光滿是譏諷,"莫非就允許你們給人下毒,卻不能容忍別人對你們下毒嗎?"

"你……"那首領被慕容玥的一句話噎得無以對,半晌,似乎想起了什麼:"你……你沒有中毒?不可能……"

慕容玥笑容魅惑天成卻冰冷如霜,眉眼之中,盡是顛倒眾生的風,如同奈何橋旁搖曳著的曼珠沙華:"世事無絕對,如今,你的疑問,還是帶到地府中去問閻羅王吧!"

著,慕容玥右手一動,星翼上裝飾的柳葉已然化作了一柄輕薄的柳葉刃被慕容玥握在了手中,曼妙的身形一閃,已然輕巧若一只翩躚的蝶兒來到了對方首領的面前,柳葉刃反射著皎月的光輝,如同死神冰冷的目光,照入了那首領的眼中,寒了對方的心.

那首領快速地閃避著慕容玥的攻擊,身形變換多端,左挪右移,但慕容玥得自宸王親自教導的輕功,以及與天機閣中幾大精英對戰而變得豐富的實戰經驗,早已經讓她在對陣之中,有了絕對性的主導能力.

而那首領卻因中了慕容玥的毒,被毒性腐蝕而而持續流失的功力,已然無法維持他長時間的對戰,終于在一個破綻之下,被慕容玥手中的柳葉刃劃破了咽喉.

"你……快走……"那首領捂著自己被劃破的咽喉,咕嚕著出這幾個字後,不甘地閉上了眼睛.

"七快走……剩下的人,都給我上,無論如何,都要將慕容玥留下……"剩下的六人在見到首領被慕容玥殺死之後,一個男子悲憤地朝慕容玥沖上來道.

"是!"那剩下的六人之中,一個年齡看上去更些的男子應聲道,而後便毫無留戀起回頭朝一個方向奔去.

"都給我留下!"慕容玥見狀,眸中戾色閃過,既然這些人來了,不將他們留下,又怎能平複自己心頭的怒火.

今日若不是因為云逸贈予自己的云霞紫晶,只怕她就真的要任憑這些人宰割了!

沒錯,她之前的確是中了這些人的毒,且渾身無力過片刻,之前與那首領談話,指出他們偽裝的破綻,也只是為了拖延時間,以確定自己的身體沒有受到那些毒的傷害罷了!

這些人既然會埋伏自己第一次,就定然還會有第二次,況且慕容玥不敢保證,這些人在發現對自己下手無望後,是否會轉為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她有云霞紫晶護體,但慕容宰相等人卻沒有.

如今最好的做法,就是讓這些人有來無回,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13acV.

否則,這些沒完沒了的暗殺,不知道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才是個盡頭.

思及此,慕容玥渾身的殺氣愈加濃烈,星翼之中的銀針盡數射出,柳葉刃散發著奪人心魄的幽冷光輝,隨著慕容玥的揮動而飛舞.

"咻!"一根銀針再次射入了對方一人的身體內,那淬了劇毒的銀針見血封喉,讓得那人哼都不及哼一聲,就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

"拼了!"剩下的四人顯然是鐵了心要將那稱之為"七"的男子護送走,但奈何中了慕容玥的毒後,功力連平時的一半都發揮不出來,彼此之間對望了一眼之後,皆是狂吼一聲,不管不顧朝著慕容玥撲了上來.

見此,慕容玥身子急退,不與對方硬拼,畢竟對方四人已然是將性命拋之腦後,選擇了同歸于盡的方法.

"噗!"柳葉刃脫手而出,刺入了其中一人的心髒之處.

一擊得手,慕容玥身子一扭,右手一抖,那接連著柳葉刃的銀鏈一收,便將柳葉刃收了回來,再次一揮,目標直指另外一人的咽喉.

"吼!"就在慕容玥劃破了那人的咽喉之際,另外兩人已然近在咫尺,四只緊握成拳的手,已然對准了慕容玥的螓首.

慕容玥身形一矮,右手一收,柳葉刃在握,對著頭頂之處一人的咽喉劃去.

"呲……"利刃割破血肉的聲音響起,嫣的血液如泉湧般噴出來.濺了慕容玥一身.

此刻,染血的慕容玥目光冰冷,周身殺氣凜然,如暗夜中走出的修羅一般讓人見之膽寒.

上篇:267慕容玥遇襲     下篇:269甘願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