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69甘願為魔  
   
269甘願為魔

"魔鬼,你簡直不是人,你是魔鬼!魔鬼!"剩下的那人目光瘋狂地看著慕容玥.伙伴們一個又一個地死在慕容玥的手中,讓他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看著周身沾滿了自己伙伴鮮血的慕容玥,猶如看著一個地獄中走出來的魔鬼.

"魔鬼?"慕容玥染血的容顏綻開了一朵冷豔的笑靨,絲毫不以為意地笑道:"很久沒有人這樣稱呼我了,聽著竟是有些懷念!"

著,慕容玥素手一抖,柳葉刃已然再次脫手而出,結束了眼前這個男子的生命.

"你……"那人看著慕容玥有些追憶的目光,周身只感覺一冷,而後渾身的氣力驟然流逝,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他怎麼也不敢相信,一個十四歲的少女,竟會有那般冷漠的目光,殺人如草芥一般,且在聽到自己稱呼她為魔鬼之時,非但不反感,反而有一種懷念的懷出現.

莫非,她真的是魔鬼嗎?

那男子有些恐懼地想到,繼而,他又感覺到不可怕了,畢竟,自己也就要變作鬼了,不是嗎?如果世間真有鬼的話……

殺死了堵截的最後一人之後,慕容玥抬眸看向那七逃走方向,卻不經意間望進了一雙關切的眼眸之中.

那人一身白衣,神悲憫,目光溫柔如水.儼然正是此刻該在攬月園中等著自己的云逸.

"你,你怎麼來了?"慕容玥神微怔,竟是下意識地不想讓云逸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樣.

就在方才的那番殺戮之中,她儼然已經忘記了自己如今已經是慕容玥,而不再是以前那個需要靠著不斷地殺戮,才能找到自己生存價值的慕容玥,似乎,已然再次溶入了以前那種殺戮的生活中去.

任憑自己的手上,身上,甚至臉上,都沾染了敵人的鮮血,那濃濃的血腥味,竟是激起了她內心深處最為熟悉的躁動……

此刻的她,一定很可怕吧!

慕容玥下意識地想要轉身,避開云逸那乾淨得猶如藍天之上的白云般的眼眸.

"玥兒!"云逸身形一動,已然來到了慕容玥的面前,關切地問道:"你可曾受傷了?"

話語出口,云逸已然抬起手來,神溫柔專注地為慕容玥拭去了臉上沾染著的鮮血,渾然不在意那些殷的鮮血將自己潔白的衣服弄髒.

"我,我沒有……"慕容玥向後退了一步,生怕自己渾身的血汙將云逸周身的純白染髒.

"別動!"云逸細細將慕容玥臉上的鮮血擦乾淨後,才緩緩收回了手,打仔細打量了她一番後,才放下心來.

他是一介神醫賽閻王,自然能夠分辨的出,慕容玥是否有受傷,如今看來,她的身上,都是染著他人的鮮血,自己並無受傷.

至此,云逸心中狂暴的殺意這才斂了下來,若是玥兒受傷了,即便這些人都死光了又如何,根本無法彌補慕容玥損失的一根發絲.

"我沒事,云逸,你怎麼會過來的?對了,還有一人……"慕容玥這才想起,自己還遺漏了一人沒有殺死.

"那人已經被靈寶給殺了!"云逸自懷中掏出了捂著兩只眼睛,模樣極為可愛的靈寶,道:"我本想留個活口審問,奈何這家伙的爪子太過毒了,居然一把就將那人給抓死了!"

到這里,云逸亦是有些無可奈何地笑道.

"原來是靈寶帶你來的!"慕容玥好笑地自云逸的手中接過靈寶,伸出纖指點了點靈寶的頭,道:"我怎麼以前沒有發現你這麼*力啊,下次記得把人弄暈就行了,我還想問出幕後之人是誰呢!現在倒好,唯一的活口都被你滅了!"

"吱吱吱!"靈寶有些不滿地伸出前爪指了指周圍倒了一地的尸體,出聲叫到.顯然是在抗議慕容玥的處事不公,自己殺了七個,它才殺了一個,就要挨罵.

"閉嘴!"慕容玥彈指給了靈寶一個爆栗,轉而抬頭看向云逸,問道:"你出來了,那萱若可是一個人留在攬月園嗎?"

"有肖嬤嬤陪著她呢!"云逸看著慕容玥渾身鮮血的模樣,微微皺了皺眉,而後將自己身上的白袍脫下,披在了慕容玥的身上,道:"我們先回去吧!想必經此一戰,禁衛軍就要過來了,你還是不要被他們看到的好."

慕容玥披著云逸帶著淡淡雪蓮清香的袍子,心中泛起一絲不自在的感覺,有心想要將袍子脫下還給他,卻又覺得太著了痕跡,只得故作輕松地笑著點了點頭道:"嗯,我們先回去吧!想必萱若一定等急了!"13acV.

"那丫頭,想必現在正好眠著呢!"云逸淡淡一笑,陪著慕容玥緩緩朝慕容府的方向走去.

"我想也是!"慕容玥想到萱若那純真的笑容,嬌憨的睡顏,不由地暖暖一笑,"萱若可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很討人喜歡.她弄壞你藥爐的事,就別再和她計較了."

雖然慕容玥亦是不曾有過戀愛經曆,但她卻看得明白,萱若的有意搗亂,定然是用來吸引云逸注意力的一種方式.

"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可是比她還要一歲吧!"云逸聽著慕容玥老成的語氣,有些無奈地笑道:"罷了,和那丫頭生氣,只會浪費我的時間罷了.我若真是如此容易生氣,只怕早幾年就被她給氣死了!"

提起萱若,云逸似乎有些頭痛不已,搖了搖頭,繼而問道:"淑妃他們,如今怎樣了?"

"淑妃自盡了!至于太子和軒轅曼舞,想必皇上會給他們一個最為恰當的死法."慕容玥笑容收斂,眸光中才斂下的殺意再次湧動,雖然淑妃已死,但慕容玥心中對其的恨意卻不曾消除,畢竟,淑妃只是真凶手上的一把刀而已,真正的凶手,是那個如今名為軒轅昊的家伙.

看著慕容玥絕色容顏上那閃爍著殺氣的秋眸,云逸不由地伸手在其發絲上輕撫著,動作溫柔如水,不帶一絲褻瀆,只是仿佛要將她心頭的殺意撫平:"玥兒,我不喜歡你方才的模樣,那樣的你,讓我感覺到極為陌生,甚至……還有一種你就要被那無盡的殺意帶離一般.我相信.即使是流星看到了你這番模樣,也會如我這般的.我明白你對流星的愛是如何的深似海,更明白你心中對流星悲慘際遇的心疼與不舍.但這些都過去了,流星如今已經有了自保的能力讓自己不受傷害,更有了美好如你,來撫慰他心中受到的傷害.若是你因他而褪去了純淨的美好,至此化身為魔,流星知道了,定然會極為心痛的.玥兒,相信流星,他能夠承擔這一切的,別讓自己太累了!"

慕容玥被云逸那仿佛帶有神力一般的手輕輕地摩擦著頭頂,腦中澎湃的殺意仿佛是冰雪遇見了陽光一般消融全無,她看向云逸那悲憫的目光,平和的笑容,純淨的容顏,聽著云逸那仿佛有著無邊佛法,能夠洗滌人心的話.有心想要點頭應諾,但即便殺意褪去,但那刻入內心的恨卻讓她搖了搖頭道:"云逸,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如今北辰星他深受寒毒侵害,還要承受這些卑鄙人的暗害,更有著虛假的親蒙蔽了他的雙眼,柔軟了他的心腸.他不能做到的事,我來為他做到,就如他之前對我的守護和無盡的寵溺,以及全心的磨練一般.相愛就是要彼此守護,我又怎能躲在他為我張開的羽翼之下,讓他因為我而無法飛翔呢?既然他已經給了我一對能夠翱翔的翅膀,那我就要和他一起經曆風吹雨打,一起守望相護!"

夜風中,慕容玥那清靈卻不失堅定的話語緩緩蕩開,聽入了云逸的耳中,讓得他本平靜的眼眸深處,卷起了驚濤駭浪.

終于,他明白了為何為何當初慕容玥在梅花樁上練功的那股拼命勁是為何?亦是明白了宸王分明心疼到了極致,卻偏偏強忍著心疼刺激慕容玥的苦心.

想必當時的慕容玥,亦是明白著宸王的用心吧!所以才會一臉惱怒,卻在事後更加艱苦地鍛煉著.

驀然間,云逸突然明白了自己輸在了哪里,不是輸在時間,不是輸在距離,而是輸在了那份默契,輸在了那份理解,輸在了那份心有靈犀……

"流星很幸福!"

輕輕的五個字,自云逸的口中傳出,飄入了慕容玥的耳中.

鬼簡的目染.慕容玥轉過頭,看著云逸回複了那份悲憫平和,淡然無波的神,緩緩地笑出一朵絕麗的笑靨.

此時此刻,她心知,云逸已然看進了自己對北辰星的那份感,不論怎樣,她都不願意讓云逸陷入對自己感之中.若是可以,她卻是很希望云逸能夠看到萱若的美好,成就一樁美事.

云逸的雍容淡然,與古靈精怪的萱若走在一起,定然是一對極為相配的神仙眷侶!

============

第一更送到,今日更新一萬字以上,票票多多,更新多多,大家不要吝嗇手中的票票哦!推薦,留,都是安然碼字的動力!

上篇:268對戰     下篇:270和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