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72美男計  
   
272美男計

慕容玥亦是對北辰皇的心計謀略驚歎不已,把握好任何一個時機,給敵人致命的一擊,還能夠完美地設定好退路,更能夠巧妙地將嫌疑轉移到納蘭皇朝中人的身上.無怪乎當年能夠打下偌大一片江山,更能得到云惜皇後這樣的奇女子垂愛.

北辰皇准備的武器,皆是納蘭皇朝生產的,雖不是軍用武器,但正是如此,更能夠引起納蘭夜的疑慮.

每一個國家的儲君之爭,都是血淋淋的,納蘭夜身為太子,定然被諸多皇子視作了眼中釘,肉中刺.

如今更是與北辰聯姻,加重了他爭位的籌碼,納蘭皇朝其他的皇子還能夠坐的安穩嗎?13acV.

想必這次前往納蘭皇朝的一路,絕對會風起云湧,一路厮殺了!

不過這樣也好,先讓他們內部斗個你死我活,消耗他們的國力,屆時兩國開戰時,還能夠省去不少北辰的損耗.

三人根據北辰皇提供的地圖,查看過斷崖山的地勢,細細安排著即將到來的戰爭,如何把己方的傷害,減少到最低……

慕容玥等人在商議如何對付納蘭夜的時候,納蘭夜亦是在心中恨不得將慕容玥斃于掌下,他看著面前滿臉烏青,早已經斷氣多時的七,心中的怒火早已如海嘯一般席卷.

"慕容玥……慕容玥……你好,你真好……"八個夜鷹中的暗殺組精英,竟是盡數毀于慕容玥的手中.

這個少女,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可怕了!

她還是當初那個被自己親生姐妹玩弄在鼓掌之中的少女嗎?那仙露玉髓丹,真的有著如此奇效?

想到這里,納蘭夜的眼中陰郁更深,當初他為了盜取仙露玉髓丹,損失了數百隱于北辰皇朝京城中的暗衛,卻只得了顆假的丹藥.

就是為了此事,他成為了眾多皇子之中的笑料,更是險些被暴怒的父皇撤去了太子之位,若非是母後連同一干大臣誓死為自己求,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之後,納蘭皇朝的祭天儀式之上,國師算出了有鳳鸞星出現在新月大陸,得到鳳鸞星之人,便可逐鹿新月大陸.

國師乃是母後一族之人,受母後之命,將此事瞞下,私下告知了母後:以聖壇指示,鳳鸞星就降臨在北辰皇朝.

因此,他便費盡心機,讓夜鷹中的暗衛分批嵌入北辰皇朝,一心打探慕容玥的消息,只可惜,慕容玥的身邊似乎有著極為強大的組織在保護著她.任是他費勁了心機送入一批又一批的暗衛,也無法探出慕容玥一絲半點的消息,當然,那些眾所皆知的消息除外.

在聽聞慕容玥居然能夠想出以指紋破案的方法之後,納蘭夜就開始懷疑,慕容玥就是那個鳳鸞星降臨之人.只因,慕容玥崛起的時間,與國師推斷的太過巧合,加上慕容玥突然如同換了個人般的變化,更是將這份懷疑放大.

于是,他便親自帶著厚禮來到北辰皇朝,決定親自會一會轉變之後的慕容玥,更挑動軒轅曼舞去挑釁慕容玥,逼得慕容玥一次又一次地展現自己的才華.

一曲孔雀舞,讓得一向唯利是圖,只愛江山,將女子視為玩物,從不在意的納蘭夜對慕容玥心動不已,為自己之前所下的決定暗喜不已.

一曲假山音樂,更是讓得納蘭夜狂喜萬分,在他看來,除了那所為的鳳鸞星,世間還有哪個女子能夠做到這樣神乎其神的事.

得鳳鸞星者得天下.

當初國師的話,納蘭夜可是記憶尤深,也正是因此,他才會在中秋盛宴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趕到北辰皇的面前,求娶慕容玥,甚至不惜許下諸多承諾,以打動北辰皇.畢竟,慕容玥是北辰宸王的未婚妻,這可是眾所皆知的事.

而宸王是北辰皇最為疼愛的兒子,這也是眾所皆知的.

但所為的疼愛,在納蘭夜看來,也是有代價的,只要代價夠大,就沒有辦不成的事.

感無價,在納蘭夜看來,也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就如同他所預料的,在他諸多好處與許諾之下,北辰皇同意了自己的聯姻請求,甚至就連傳聞中深受他寵愛的慕容玥執意反對,也絲毫無法打消北辰皇的決定.

慕容玥的反抗,沒有打動北辰皇的心,卻深深地觸怒了納蘭夜.

在納蘭夜看來,他已經表現了足夠的誠意,甚至以自己太子正妃之席迎娶,卻不想,竟換來了一句"本姑娘不屑!".

不屑!慕容玥居然敢她不屑?!

想到這里,納蘭夜便是氣恨不已,莫非做他納蘭皇朝的太子妃,還不如北辰的宸王妃尊貴嗎?莫非他這個享譽納蘭皇朝,文武雙全的納蘭夜,還不如北辰皇朝的病秧子北辰星嗎?

她慕容玥居然膽敢如此羞辱他納蘭夜!

若非是因為他對慕容玥有著絕對的喜愛,若非是因為要顧及大局,只怕他當朝就會拂而去.

即便是如此,他亦是難以忍受這一口氣,在回到北辰的納蘭行宮之後,就傳來了夜鷹暗衛,欲要設局將這份羞辱還給慕容玥.

只要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慕容玥擄走,毀去她的名聲,看那慕容玥還能否保持那份清高驕傲.

當然,夜鷹暗衛是不敢對慕容玥有半絲冒犯之舉的,他的目的,也只是毀去慕容玥的名聲而已,只要困住慕容玥一夜,第二天再將她放走.那麼慕容玥被擄,甚至可能已然**的風聲,就會傳揚出去,屆時只要自己擺出一副既往不咎,寬宏大量的姿態,表示自己依舊願意迎娶慕容玥,還怕她不會對自己死心塌地嗎?

被剝離了清高驕傲的慕容玥,在入了自己的太子府後,不也只能選擇乖乖地服侍自己,用她的智慧和心計來輔佐自己,換取自己的寵愛,以免被淹沒在自己府中那眾多的侍妾之中,孤苦一生.

納蘭夜的計策,不謂是非常完美的,若是換一個女子,只怕還真是會按照他的思路來進行下去.

只可惜,納蘭夜千算萬算,卻怎麼也沒有算計到,慕容玥居然是一個武功高強之人,甚至連夜鷹暗衛手中無往不利的迷,藥,到了慕容玥的身上,也發揮不了一絲半毫的作用.

他派去的八人,竟是無一生還,其中還有一個,更是自幼和他相伴的親信.

"慕容玥,本宮就不相信,你到了我納蘭皇朝之後,還能夠掀得起風浪來,本宮定然要將你這匹野馬馴服,讓你乖乖地臣服在本宮的身下……"納蘭夜緊握著雙拳,冷聲道.

"太子萬萬莫要動怒,一切以大局為重,如今三皇子等人已然蠢蠢欲動,聯系朝中諸多大臣,想要動搖太子的儲君之位,若是此次兩國聯姻,再出了茬子,只怕朝中局勢,更要對太子不利啊!"身旁一個渾身隱于黑袍之中的隨從開口道.

容亦心謀上."師兄請放心,本宮一定不會辜負國師對本宮的一片苦心,定然會將這慕容玥娶回納蘭皇朝,讓她盡心輔佐本宮的!"納蘭夜聽到那隨從裝扮男子的話後,松開了緊握的拳頭,恢複到那副文質彬彬的模樣回到.

"太子殿下英明神武,屬下自然放心的,只是屬下想要提醒太子一句,對付女人,攻心為上啊!"那被納蘭夜稱之為師兄的男子道,"以太子殿下的身份,還怕得不到一個女人的心嗎?只要太子殿下願意放下身份,去迎合那慕容玥,料想有著國母身份的吸引力,加上太子殿下你的英俊瀟灑,文武雙全,想要拿下區區一個慕容玥,不是手到擒來?"

"師兄的對!"納蘭夜雙眸一亮,拍手符合到:"昨日慕容玥會那般氣惱,定然是因為沒有思想准備的原因,畢竟她已然和北辰星那個病秧子定了親,突聞要另嫁他人,自然是一時無法接受.這也明了這個女子並非是朝秦暮楚,攀龍附鳳之人.這樣賢良淑德的女子,正符合一國之母的風范,且慕容玥更是一個天姿過人,才貌雙全之人,若能夠將她降服,對本宮來,好處絕對是難以估量的."

"太子殿下所極是!"那人應到,而後獻策道:"既然那慕容玥已然自皇宮中出來了,如今正在宰相府,太子殿下何不如明日登門拜訪,約慕容玥一道出門游玩,與其培養一下感?"

"好!"納蘭夜聞點頭應到,隨後喚來下屬,命其准備一番,只待明日將慕容玥約出來之後,好好培養一番感.

在納蘭夜想來,自己玉樹臨風,身份顯赫,更是文武雙全,多少女子想要入自己的太子府費盡了心機而不得.如今,他肯放下身段,去討好慕容玥,豈不是手到擒來,易如反掌.

只要一想到自己不久後,就能夠將慕容玥那絕麗婀娜的身子擁入懷中,肆意疼愛,納蘭夜的心頭就升起了一股躁動.

被他稱之為師兄的男子見狀,會意地退了下去,讓侍從從隨行的美人中選出一人,送入了納蘭夜的房中.

不久後,納蘭夜的房中,便傳來了女子嬌柔的喘息申銀……

次日,慕容玥才起床,便聽得肖嬤嬤來通報,納蘭夜正在慕容府的前廳等候自己.

聞,慕容玥不由冷冷地挑了挑眉,眸中閃過一絲戾色,昨日雖然她沒有留得活口審問那些人的身份,但對方的身份,她早已經猜透,定然是納蘭夜派來的無疑.

在她看來,納蘭夜今日如此迫不及待地找上門來,簡直就是告示了此地無銀三百兩,本以為納蘭夜會在上一次盜藥失敗之中吸取教訓,卻不想,還是如此的按捺不住啊!

"讓他等著!什麼時候本姑娘心好了,什麼時候去見他!"慕容玥懶懶地端坐于梳妝台前,拿著木梳,有一下沒一下地梳著自己順滑的秀發.

"是!我這就去回複他,姐還沒有起床!"肖嬤嬤當然明白慕容玥的心思,在她看來,所有想要和宸王殿下搶姐的男人,都不是好人,之前的耶律風是,如今的納蘭夜,更是!

"有勞嬤嬤了!"慕容玥優雅地伸了伸懶腰,難得一個沒有練功的早上,她可要好好享受一番,不想浪費在無謂的人身上.

待得肖嬤嬤離開之後,慕容玥身形一閃,坐到了窗外的大樹之上,單手托腮,看著北方,神色染上了一抹思念.

北辰星離開已經有五天了,想必此刻已經到了雪山了吧!水菲菲他們昨日才出發,以他們的速度,再有三天,應該也就能夠趕到雪山了!

北辰星,你就再忍受三天,只待服下火靈珠,就能夠擺脫寒毒的痛苦了,至于其他的藥材,我們再一起努力,一定會得到的……

慕容玥眼前漸漸地出現了宸王那魅惑無雙的絕色容顏,那無雙的容顏上,泛著自己最為熟悉的妖魅笑靨,讓得她的心為之一柔,嘴角亦是緩緩地凝起一朵絕美的笑靨.

"玥兒!你好早哦!"萱若打著呵欠出現在窗戶前,在看到慕容玥的身影後,腳下一點,出現在慕容玥的身旁,學著慕容玥的模樣,坐在了樹干之上,看了前方半晌,卻只是看見了一排排的房屋,終是無奈地收回目光,疑惑地開口問道:"你在看什麼?"

前面並沒有什麼好看的風景啊,為什麼玥兒能夠看得如此入迷?

"在看雪山."慕容玥淡淡一笑,看著萱若可愛的模樣,好笑地回答到.

"雪山!"萱若險些自樹干上掉下去,有些不可思議地道:"雪山離這里可是千里之遙誒,玥兒,你沒有發熱吧!"

萱若驚叫著伸手去摸慕容玥的額頭,卻被慕容玥一把抓住了柔荑,而後嘟囔到:"再了,雪山有什麼好看的,一片白茫茫的,什麼風景都沒有……"

"雪山上的雪景,一定很美……"慕容玥搖了搖頭,想起前世在瑞士滑雪的時候,那一片純白,仿佛能夠將人的心靈都洗滌的純淨.

"都是白色,哪里美了!"萱若精靈般的眼眸撲閃撲閃的,腦子一閃,仿若明白了什麼一般,將臉湊到了慕容玥的面前,直勾勾地看進了慕容玥的眼底,嘴角噙起一抹調皮促狹的笑容,打趣地道:"玥兒,我明白了,你這不是在憧憬雪山的雪景,而是在懷念此刻身在雪山的某人吧!"

慕容玥好笑地看著萱若仿佛發覺了什麼大秘密一般的模樣,笑著點了點她那可愛的俏鼻,道:"猜對了,可惜沒有獎!怎麼,本姑娘想自己的未婚夫,又何不對嗎?"

萱若被慕容玥如此一,不由俏臉一,翻了翻白眼,道:"我玥兒,你就不能矜持一些嗎?若是讓流星那家伙聽到你此刻的話,該不知道要有多得意了!"

"他才不會得意呢!該得意的人是我才對,我在這京城活得有聲有色,他卻只能面對一片白茫茫的雪山,相比之下,他想我,定要比我想他,更加深刻,更加迫切!"慕容玥就著樹干,向後一躺,身姿瀟灑地躺在了樹干之上,看著因掉光了樹葉,顯得光禿禿的樹枝.

"玥兒,你和流星的感,真好!"萱若羨慕地道.

如此的兩相悅,心有靈犀,在他人面前毫不掩飾自己對對方的愛戀與思念,更絕對信任地相信著對方,這該是有多麼濃烈的深,才能有著這樣的自信啊!

"萱若為何要羨慕他人,你如此的可愛純潔,定然會有珍惜你的人出現."慕容玥拉著萱若在自己身旁的樹干上躺下,示意她和自己一般仰望著天空.

"你看,這天上的云彩多麼美,每一朵云彩的姿態,都各不相同,每一時每一刻,它們都在變換著自己的形狀.甚至你每一次呼吸,它們都已悄然改變了模樣……就如我們的人生一般,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可複制.時間在飛逝,我們的生命亦是在流逝,人生短短幾十年,我們只有自己開開心心地活著,瀟瀟灑灑,快意人生,才會在今後的日子,不會因為如今的選擇後悔.驕傲地一聲,我的人生,不曾虛度!"

只有曾經死亡過一次的人,才會真正地明白生命的可貴,前一世的自己,將所有的時間都貢獻給了阻止,無論是哭也好,笑也好,都是為了完成組織的任務,甚至就連在難得的度假之時,通訊器都要為組織而開著……

那樣的人生,完全沒有自我,既然老天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她定然不能再重蹈以前的覆轍……

"玥兒,你的話,我明白,可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萱若學著慕容玥的模樣,看著天際云卷云舒,只是,在她的眼里,那些云的姿態只有一個,那就是云逸那張悲憫平和,淡然如風的容顏.

云卷是云逸,云舒,還是云逸……

"心在哪里,你就跟著它去哪里……"慕容玥轉過頭,看著萱若,話語若有所指:"喜歡什麼,就放寬了心去追逐,為何要苦苦壓抑自己?只有瘋狂地追逐過,才會在日後想來不會因為如今的猶豫而後悔!"

"玥兒,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萱若在慕容玥似乎能夠洞徹人心的目光下別過了眼眸,有些不安地道.

"我應該知道什麼嗎?"慕容玥目光無辜地看著萱若,似乎被萱若的話弄的有些驚訝,轉而故意朝萱若那邊轉了轉身子,賊兮兮地開口問道:"萱若,我們可是好姐妹啊,有什麼事,你可不許瞞著我哦!"

"啊……沒……沒有……我沒有事瞞著你……"萱若被慕容玥這麼一問,險些就這般自樹干之上滾了下去.

"真的沒有?"慕容玥嘻嘻一笑,再次故作懷疑地問道.這萱若可是武功高強,輕功絕頂之人,居然會一再出現這樣險些自樹上摔下去的行為,讓得慕容玥不由地在心中暗笑著,險些一個忍俊不住,表露出來.

"真的沒有!如果有的話,以後我一定會告訴你的!"萱若連忙雙手擺動,生怕自己的心思被慕容玥發現,畢竟,云逸現在可是愛著慕容玥的,若是讓她發現了什麼,因而對自己心生嫌隙,那可就不好了,她可是極為喜歡慕容玥,想要和她成為好姐妹的.

以後若是可以,她一定會告訴慕容玥真相的.

"這樣啊!那就算了!"慕容玥不再逗萱若,以免過猶不及,嚇壞了她!

"玥兒,你……真的要去納蘭皇朝和親嗎?"萱若突然放低了嗓音,靠在慕容玥的耳邊開口問道,"你就不怕,以後流星知道了,會生氣?"

萱若亦是聽了慕容玥要去納蘭皇朝和親的真正原因,只是,她卻並不贊成慕容玥的這番做法:"要麼,你還是等流星從雪山回來了,然後一起想辦法混進納蘭皇宮吧!流星那麼聰明,一定有辦法可以取得火鳶蘭的!"

慕容玥的院子四周都有天機閣的暗衛在守著,加上萱若的武功極為高深,她們的聲量更是低得只能挨著耳朵才能聽見彼此的談話.因此兩人並不擔心兩人的交談會被他人聽去.

"不行,火鳶蘭是納蘭皇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株,即便世間再有另一株火鳶蘭,我們也不知道要花多長的時間才能找到,我不能冒哪怕一絲的險去賭納蘭皇在得知北辰星要用火鳶蘭入藥之後,會不會狠下心來把火鳶蘭給毀了!"慕容玥搖了搖頭道.

北辰星的存在,對北辰皇朝有著多麼大的影響力,只怕新月大陸的其他國家都知道,北辰神明的名頭,可不是明白得來的.可以,宸王每多活一年,對北辰皇朝的貢獻都是無法估計的.

宸王的身旁每天都有著天機閣的暗衛在保護著,在他聲名鵲起的那幾年,天機閣的暗衛每天都要斬殺數名來自不同國家的殺手刺客.由此可見,宸王的存在,是多少國家的憂患.

上篇:271步步算計     下篇:273宸王歸來:玥兒,你又不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