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74讓納蘭夜看看我們在做什麼  
   
274讓納蘭夜看看我們在做什麼

"你……你你你……"慕容玥驀然睜開那雙剪剪秋眸,水色瀲灩的瞳孔中,第一次,出現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慕玥剪眸氣."我……我什麼?"宸王一身青衣立于馬車之內,那璀璨如無盡星海的眸中,流溢著邪氣凜然的光彩,就那般帶著濃濃威壓地看著慕容玥.

"你怎麼回來了?"慕容玥方才面對納蘭夜時的精明狡詐早已經飛到了九霄云外,就那般茫然地看著魅惑無雙,風萬種的宸王,瑟縮起身子,心虛地退出宸王的懷抱,喃喃地問道.

宸王聞眉眼一跳,嘴角一彎,似笑非笑地俯下身,將慕容玥困在了自己的雙臂之間,看著面前這個明顯是做了"虧心事"不敢面對自己的少女,聲音低緩地問道:"我為什麼不能回來?或者,我該聽你的,傻傻地在雪山上等上半個月才回來,然後在聽到你已經嫁作他人婦的消息後,痛苦絕望地吐血而亡?還是,我要拖著這麼一副病弱的身子,苟延殘喘地在北辰等著我的女人給我尋回了解藥,而後歡天喜地的服下解藥,做一個讓女人為我出頭的男子?嗯?"

最後一個字,宸王柔柔地打了個轉,轉入了慕容玥的心頭,讓得她一個激靈,而後心虛地低下了頭,囁嚅道:"沒有,我,我只是……"

"你只是因為擔憂我的病,你只是害怕納蘭皇在得知火鳶蘭是我解藥不可或缺的主藥材之一,毀了火鳶蘭,讓我寒毒終生不得解脫,對嗎?"

宸王滿眼心疼地看著慕容玥,一張魅惑無雙的容顏之上,滿是痛惜之色,他緩緩地將慕容玥抱入了自己的懷中,感受著那具馥雅清香的嬌軀帶給自己的充實感受,滿是無奈地道:"玥兒,你可知道,對我來,你的安危,勝過世間萬物!我能夠忍受寒毒侵蝕我千萬遍,卻不能忍受你受到任何一絲的傷害.玥兒,你可明白,你的存在,才是我活下去的最大動力?"

"我能夠照顧好自己的,北辰星,你要相信我!"慕容玥感受到宸王那已然不再冰涼,而是充滿的溫暖氣息的懷抱後,心中輕輕地松了一口氣:真好,那火靈珠果然管用,北辰星的懷抱已然不是以往那種毫無溫度的清涼,而是有了一個健康人該有的體溫.

"玥兒,你太看納蘭皇朝了,能夠成為新月大陸三大強國之一的國家,納蘭皇朝又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讓人嵌入皇宮之內盜取寶物的?"宸王有心想要給懷中的女子屁股上來幾巴掌,卻終是下不了手,只得狠狠地在慕容玥那挺翹的香臀上揉了幾下,感受著手下那酥軟滑嫩的觸感,宸王的眸光瞬間暗沉了許多.

慕容玥的嬌臀被宸王這麼一揉捏,那酥麻的感覺瞬間襲遍全身,她不由地嬌哼一聲,癱軟在宸王的懷中,不甘心地道:"我會心,不會讓他們發覺我的目的的.北辰星,你別看我……"

她可是二十一世紀最為優秀的特工,不知道成功地竊取了多少國家的珍貴寶物和機密,偽裝自己,獲取自己想要的報,可是她的拿手活,北辰星也未免太看她了!

"倔強的丫頭!"宸王懲罰性地在慕容玥的唇上輕輕一咬,惹得她痛呼一聲,才張開嘴,便感受到一條靈動的舌頭順著她輕啟的唇之處伸了進來,在她的口中肆意攪動著,汲取著她口中的芬芳蜜業.

"唔!"慕容玥滿心的思念就在宸王這麼一吻之中泛濫決堤,才要不顧一切地回應宸王,眼角的余光卻望見了背對著自己的肖嬤嬤,忙拍了拍宸王,被他吻著的檀口,語音不清地道:"肖……嬤嬤……"

宸王聞頭也不回,長一甩,一股勁氣便卷起了肖嬤嬤的身子,甩向了車簾之外,冷聲喝道:"流域,回府!"

駕駛著馬車的清秀少年流域聞,忙應一聲:"是,主子!"

著,流域便毫不猶豫地將馬車掉了個頭,朝著宰相府的方向回去.

慕容玥心知,自己此次可是徹底的惹惱了這個醋壇子美人星了,忙自宸王那狂風驟雨般的吻之中掙紮出來,朝被卷出後,穩穩落于流域身旁的肖嬤嬤道:"嬤嬤,你去告訴納蘭夜,我身子不舒服,先行回去了!"

左右今日這惜云園是游不成了,有這麼一個大醋壇跟著,若是納蘭夜再不識相地貼上來,只怕這納蘭皇朝的儲君,就要命喪北辰了!如今北辰皇已經將軒轅曼舞給殺死在北辰了,若是再殺了納蘭夜,皆時東籬國和納蘭皇朝聯手對付北辰,可就不妙了!

"是!"肖嬤嬤亦是心知宸王一來,定然要找姐好好"懲罰"一番,自己還是趕緊去和納蘭夜一聲,免得過來打擾姐和宸王的好事才是,看方才宸王那迫不及待的模樣,只怕如今兩人已經糾纏上了.

想到這里,肖嬤嬤忙急急追上了前方配合著慕容玥馬車,不疾不徐地走著的馬車,朝納蘭夜道:"納蘭太子,我家姐突然感覺到身子不適,要先行回府休息了,還請納蘭太子見諒."

"什麼?"躺在軟塌之上假寐的納蘭夜在聽聞到肖嬤嬤的話後,掀起車簾看了眼後頭已然調頭的馬車,眸中閃過了一絲不虞之色,朝駕車之人吩咐了一句:"追上去!"

"納蘭太子!"肖嬤嬤面色不虞地道:"我家姐已經了,她身子不適……"

"玥兒身子不適,本宮自然要前去問候一下才是!"

納蘭夜冷冷丟下一句,見馬車就要追上了慕容玥的,當下身子一閃,便落到了慕容玥的馬車之前,再開口,已然是和顏悅色地問道:"玥兒,本宮聽聞肖嬤嬤你身子不適,特來問候一下,本宮亦是懂一些雌黃之術,不如就讓本宮為你診斷一番,可好?"

馬車內,宸王與慕容玥正糾纏在一起深擁吻.

滿心怒火浴火交加的宸王首次采取了主動,迫切地索求著,那被壓抑了許久的感,如同火山般爆發了出來,恨不得將慕容玥那嬌柔的身子揉入自己的身體內,交融為一體.

慕容玥被宸王壓在身下,沉醉于宸王火熱的綿綿深吻之時,陡然聽得納蘭夜的問話,神智頓然一醒,睜開眼,剛巧望進了宸王那不虞的星眸之中.

"該死的,玥兒,本王才走,你就給本王惹了桃花來!他居然敢叫你玥兒?誰允許的!"宸王才被慕容玥那纏纏綿綿的吻壓下的火氣再度燃起,懲罰地在慕容玥那精致的耳垂之上一咬,冷冷地低聲道.

"呃,給我三分鍾,就三分鍾,乖,乖啦!三分鍾後,我就隨你處置……"慕容玥訕訕一笑,在宸王的雙唇上一啄,而後揚聲朝馬車外道:"納蘭太子,玥兒突感身子不適,想來是舊疾複發,就不勞納蘭太子費心了,府中有備著的藥丸,玥兒回去服下後,休息一番即可.還請納蘭太子見諒,玥兒不能陪你游惜云園了!"

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話時,不滿地伸舌在慕容玥胸前豐盈之處的微微突起之上輕輕舔舐著,惹得慕容玥的嬌軀一陣顫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將這番話以平常的語氣出.

"別鬧!"慕容玥輕輕地推了推宸王埋在自己胸前的腦袋,卻見他紋絲不動,回應自己的,只有豐盈之處傳來的一陣陣酥麻難耐之感.

見阻擋無效,慕容玥才收回手,便陡然感覺到宸王在自己宿兄的頂端輕輕一啃噬,那細密的銀牙在帶著些許力道自花蕾之處滑過時帶起的電流,瞬間傳送至四肢百骸,讓得她的身子一陣輕顫,一股暖流自下腹竄出,讓得她無力地癱軟在宸王的懷中,無法自已地自唇出飄出一句嬌吟:"啊!"

"玥兒,你怎麼了?"納蘭夜聽得慕容玥的這一呻,吟聲,身形一動,就要沖上馬車去查看慕容玥的況.13acV.

"請納蘭太子留步!"納蘭夜身形才動,流域已然自馬車上飄下,擋在了納蘭夜的身前,一臉冷酷地阻止了他的行動.

"讓開!"納蘭夜見此眉頭一皺,那長年久居上位的威壓傲然便無形地散發了出來.

這慕容玥都養的是什麼手下,一個肖嬤嬤是府中老人,身份非常也就罷了,居然連一個的車夫也敢出手阻攔自己的行動,莫非真當自己這個納蘭儲君是如此好欺的嗎?

宸王聽得納蘭夜的話,魅惑絕色的容顏之上泛起一絲邪笑,自慕容玥的胸前抬起頭來,俯首在她的耳邊問到:"玥兒,要不要讓納蘭夜看看我們此刻在做什麼?好讓他死了這份心,別再窺覷本王的女人?"

聽得宸王的話,慕容玥臉色一變,連忙伸手捂住宸王的唇,低聲喝到:"你瘋了,我還指望著他納蘭皇朝的火鳶蘭呢!"

===============================

那啥,明天要不要讓邪氣的宸王繼續存在,你們來回答我吧!有沒有油水撈,就看你們表現了!

上篇:273宸王歸來:玥兒,你又不乖哦!     下篇:275馬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