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77衣服之爭  
   
277衣服之爭

慕容玥在聽到宸王的話後,心虛地低下了頭,道:"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

"沒有可是!"宸王睜開星眸,眸中閃過一道寒光,之前雍容淡雅的姿態不見,剩余的僅是一片肅殺之色,"那納蘭夜再敢窺覷本王的女人,本王就讓他這一輩子都留在北辰了!玥兒,你給我聽著,我的解藥,我自己會想辦法,你那和親的念頭,最好給我收起來,否則!"

"北!辰!星!"慕容玥見宸王發怒,非但一收之前唯唯諾諾的羔羊模樣,反而坐起身來,兩手一叉腰,如一只張牙舞爪的母獅子一般瞪視著宸王,"你給我閉嘴!"

慕容玥這一聲怒吼不打緊,雖將宸王的話給聲聲止住了,卻驚得兩里之外的流云及其他放風的天機閣成員一個激靈,險些摔倒在地.

彼此都是面面相覷,一副被嚇倒的模樣,乖乖,看來他們的主母可不是一般人啊!就看她敢這般狂吼自家主子的膽量,就是世間罕有的.雖自家主子總是一副淡雅慵懶的模樣,但試問他們誰敢在主子面前這般放肆了!

流云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頭頂之上被震落的色楓葉,摸了摸額頭之上的冷汗,心中在對慕容玥吼功的佩服之余,更是對流域暗罵不已:"該死的流域,明明對我主母可是一個溫柔大方,高雅尊貴的絕色女子來著,單聽這吼聲,也不像啊!回頭定要去找你算賬,幸好幸好,自己只是趕了這麼一段路而已,還來不及做任何得罪了主母的事,否則,就怕主子也保不住自己啊!"

任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宸王在慕容玥這麼一句驚天動地的吼聲之下,竟是絲毫不曾色變地保持這那份冷靜高雅的模樣,只是淡淡地了一句:"玥兒,你泄露惷光了!"

"啊!"慕容玥聞,忙一個俯身,再次扯過馬車之上的帷幔包裹住自己的身體.瞬間收回了方才那獅子的氣焰,而後瞪著宸王道:"還有幾天我就要嫁人了,你不准有意見,即使你有意見,我也當你沒有意見,你的意見是不可能會起到任何作用的."

宸王面色清冷如湖水般,竟是沒有被慕容玥的一對意見給繞暈了,而是淡淡地道:"你是在提醒本王該把你囚禁起來了嗎?"

若是只有囚禁了她,才能阻止她的計劃的話,宸王相信,自己一定能夠狠下心來如此做.

"你敢,如果你敢這樣,你束縛我的手,我就砍了自己的手,你綁住我的腳,我就折斷自己的腳,北辰星,我告訴你,這一次,我非嫁不可……嗚嗚嗚……"

慕容玥話未完,唇再次被宸王用唇堵住,宸王滿是無奈感動地親吻著慕容玥,半晌,才放開她,聲音委屈地道:"玥兒,你就聽我一次,相信我,我一定……"

"北辰星,這一次我真的不能聽你的,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更會讓納蘭夜離我三尺之外,不會讓他近身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好嗎?只要一得到火鳶蘭,我就飛奔回來你身邊,再也不離開你了,好不好?我們就在慕容府中開開心心地住著,沒事就進宮陪陪皇上下棋,或者陪著我爹聊天.再也不分開了,行嗎?"

容在後虛納.宸王將頭埋在慕容玥的胸前,歎息著道:"玥兒,你這分明是在拿刀割著我的心……我如何能夠看著你為別人披上嫁衣?如何能夠看著別的男人對你著只有我才能夠的話?"

"那我便不穿嫁衣,納蘭夜些我不愛聽的話,那我的耳朵就自動屏蔽……"慕容玥一一允諾.

"可是……"宸王依舊埋首于慕容玥的胸前在談條件.

慕容玥翻了翻白眼,終是不耐地道:"北辰星,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才同意我去納蘭,是不是要讓你跟在我身邊,監視著我,你才放心?!"這個傲嬌的狐狸什麼時候變得這般……

"這個主意不錯!"宸王終于將頭抬起來,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道:"如果是這樣,我可以考慮一下."

"北辰星,你瘋了?難道你不知道其他國家多少人巴不得你早點死嗎?去納蘭皇朝,那你不是等于將自己洗乾淨送到了人家的盤子里,對別人,哈啰,請慢用?"慕容玥眉眼一挑,用著最為幽默地語氣嘲諷地看著宸王道.

"想要吃了本王,也得有一口好牙才是!"宸王伸手一彈慕容玥的俏鼻,滿眼戲謔地道:"不是每個人都有我家玥兒這般好的胃口,能夠吃下本王的!"

"北辰星,你想找揍是不是!"慕容玥臉色一,想起方才自己的大膽,絕色的容顏之上火燒火辣的.

"就這般決定了,除非是本王跟著,否則,你就老老實實地呆在北辰,哪里都不許去,我會讓人跟著你的,你就別白費心思了!"宸王施施然伸了個懶腰,而後伸手在馬車的某處一按,馬車的車壁之上彈開一扇門,里面擺放了幾套青衣和數套白色的繡裙.

宸王伸手為慕容玥取下一套繡裙後,才取出一套青衣為自己穿上.

慕容玥啞然地看著宸王穿上青衣之後,半晌才開口問道:"這,這馬車之上,怎麼會備有衣裳的?"

這套馬車是自己上次遇襲的三天之後,天機閣的人送過來的,之後,流域就成了自己的專用車夫,只是,她卻在那次之後,就沒有機會坐這輛馬車,今天第一次,自然沒有機會了解到這馬車的妙用.

又哪里會想到,這馬車之內,居然會備有自己和宸王的衣服.

莫非,北辰星他……早就預料了這麼一天……所以才……

慕容玥看向宸王的目光頓時變得不那麼友好起來.

宸王為自己穿好青衣之後,卻發現慕容玥還未起身,不由一挑絕美的眉眼,調侃地問道:"怎麼,王妃還在等著為夫來侍候你嗎?"13acV.

慕容玥聞抿了抿嘴,睇著宸王問道:"北辰星,為什麼這馬車上會備有衣服?"雖然這衣服備的也是極為的妥當,但奈何心中那怪怪的感覺可是極為不舒服……

宸王聞一怔,而後表有些怪異地看著慕容玥,半晌,才哈哈大笑出聲,笑聲磁性而you惑至極,那俊逸不凡,魅惑無雙的容顏亦是因為這狂莽不羈的笑容而染上了另一種無以倫比的男性魅力.

宸王的笑聲毫不掩飾,聽得遠處的天機閣人員再次面面相覷,不明白宸王這處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明明剛剛主子才被主母那般河東獅吼地訓斥過啊!為何還能笑得如此開心暢懷,看來,這陷入愛之中的人,還真的是沒有道理可!

"北辰星,你給我閉嘴!"慕容玥顯然是被宸王那般怪異的目光看得心中發毛,如今再見他這般忍俊不禁地大笑出聲,當下又羞又惱地開口喝到.

"是……是……"宸王也心知眼前的女子是惱羞成怒了!當下大手一伸,將慕容玥自帷幔之中抓出來,拿起她的衣服,便體貼地為她穿起來.

慕容玥有心要躲避,但想到自己所有該發生的,不該發生,都和宸王發生了,雖然沒有捅破最後那一層膜,但也只是時間問題,又何須再在他的面前扭捏,索性就心安理得地享受起宸王的服侍來.

"夫人,你方才想到哪里去了!這些衣服,只是流域見你上次被納蘭夜派人暗襲之後,渾身鮮血的回去,心細記下,讓天機閣的人為你准備的而已,至于本王的衣服,也是他們一道放進來,有備無患而已."宸王將雙唇貼在慕容玥的耳邊道,繼而,他那絕色的容顏之上泛起了不羈的笑容,眸中邪氣流溢,光彩非凡地道:"玥兒,你方才問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你誤會了本王什麼?"

慕容玥聞,自己才要系起腰帶的手一抖,才要系好腰帶隨之松開,宸王眼明手快地接過腰帶,為她系好,卻尤不肯這般放過她,繼而施施然到:"夫人,這些瑣事就讓為夫的代勞好了,你只需要為為夫的解惑便是了?莫非,這些衣服放在這里,除了是因為一些外在因素需要時更換方便,還有什麼其他的作用嗎?嗯?"

著,宸王魅惑地一伸舌頭,在慕容玥那得仿似可以滴出血來的耳朵上一舔,目光戲謔地看著慕容玥耳後那因為敏感而驟然豎立起來的汗毛.

慕容玥見宸王故意抓住自己的失誤,百般挑弄,氣結緊了緊拳頭,有心想要朝宸王那誘人萬分的邪魅容顏之上來一拳頭,卻終是舍不得下手.

畢竟上天想要制造出如宸王這般完美無暇的容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樣完美的臉上,哪怕受一絲損壞,都讓人覺得是一種暴殄天物的罪孽.

只不過,慕容玥又豈是那般容易就被調戲了的,在最初的失措之後,她那水色瀲灩的眼眸一轉,心下已經有了對策.

===================

第二更到,偶繼續滾去寫第三更!

上篇:276反擊     下篇: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