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79天狐之血+捉J在床  
   
279天狐之血+捉J在床

萱若色的身影陡然出現在房間之中,一手端著一盤菜,另一手拎著毛色被弄的髒兮兮的靈寶.

靈寶一見慕容玥回來了,的身子靈活一扭,被自萱若的手中逃離,閃電般地跳進了慕容玥的懷中,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控訴地看著慕容玥,伸出一只爪子指著萱若,委屈地吱吱叫著,仿佛在向慕容玥告狀.

"萱若,你是不是又欺負靈寶了,心它以後見到你就躲起來,不再讓你碰它了!"慕容玥好笑地看著靈寶一副氣急的模樣,開口朝萱若問道.

這丫頭,自己明明是制造了機會讓她和云逸相處的,怎麼她竟是丟下云逸,跑去和靈寶玩了,真是白費了自己一番苦心.

"我哪里有欺負它了,我只是發現讓它陪著我一起做飯而已,誰能想到它竟是躲在了柴堆里睡著了,結果燒火的嬤嬤一時沒有注意,把它丟進了灶膛里,險些把它燒死了!若不是我好心把它救出來,只怕它就要變成烤狐狸了!玥兒,你看看,我為了救它,手上還被火苗灼傷了呢!真是個沒有良心的狐狸,早知道就不救你了,晚上多一道烤狐狸吃也好!我還沒有吃過這麼聰明的狐狸肉呢!"

萱若氣呼呼地朝靈寶做了一個鬼臉,而後委屈地撩起自己的子,將自己燙傷的白嫩手臂遞到了慕容玥的面前,示意她看看.

慕容玥凝眉看去,不由地輕輕抽了一口氣,之間萱若的手臂之上,被燙起了好幾個拇指大的水泡,尤其是在手掌之上,更是燙的厲害,密密麻麻的都是水泡.顯然,這次她為了救靈寶,可是吃了很大的苦頭.

"這……北辰星,你有沒有燙傷的藥?"慕容玥心疼地捧起萱若的手臂,朝宸王問道.

宸王搖了搖頭,他身份尊貴,自從出師回到皇宮之後,就從來無需自己動手做飯,身上又怎麼可能會燙傷的藥呢!

云逸皺起眉頭來到萱若的面前,凝眸看著萱若的手臂,自懷中掏出一盒綠色的膏藥,遞給了慕容玥.示意她為萱若塗上.

慕容玥接過膏藥,才想為萱若塗上,卻見原本躲在自己懷中靈寶一個咕嚕竄起身來,擋住了自己的動作,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了看萱若,而後歪了歪脖子,似乎思考了一下,繼而將自己短的前爪放到了自己的嘴邊,輕輕一咬,咬破了自己的前爪.

嫣的鮮血流出,靈寶卻不曾叫上一聲,就那般用著自己流著血的爪子輕輕的在萱若的手臂上塗著.

讓人不敢置信的一幕,就這麼發生了!

那些本如成人拇指大的水泡被靈寶的指甲劃破,在經過靈寶的鮮血塗抹之後,傷勢肉眼可見地恢複了起來,不多久,萱若原本滿是燎泡的手臂,就變得血一片.

靈寶見自己的鮮血已經塗遍了萱若的手臂後,將爪子收回,用舌頭舔了舔,那原本流血的傷口便凝固住了,而後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就這麼沉沉地睡了過去.

"這……我,我的手不痛了誒!"萱若傻傻地看著靈寶睡下之後,終于回過神來,看著慕容玥叫到.

云逸聞神色一變,再也不顧及避嫌,就這麼拉過萱若的手臂,素手在其手臂之上一抹,干透了的鮮血混著被靈寶劃破的死皮掉落,只見那些本是燎泡的手臂,已然恢複了原本的光滑,之余一些淡淡的痕跡,只怕再有兩日,就可以恢複如初.

四人頓時沉默下來,四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靈寶,半晌,云逸才開口道:"天狐之血?!"

云逸的話,帶著幾分疑問,幾分肯定,幾分不敢置信.

"不錯!應該就是了!"宸王的神色亦是帶著幾分激動之色,誰能想到,他們四處搜尋而不得的天狐,居然就生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若非這次萱若為了救靈寶而受傷,只怕他們還在心心念念著如何去找尋這三味奇藥之中唯一沒有消息的天狐呢!

"看來,萱若這次受得傷,可是物有所值啊!"慕容玥心中狂喜,目光卻是意有所指地對上了萱若亦是狂喜不已的雙眸,繼而悠悠然將目光落在了萱若尤被一臉狂喜的云逸握在手中的藕臂.

萱若觸及慕容玥的目光,頓時回過神來,如觸電一般猛地收回了手臂,臉上不可自抑地一片嫣.云逸這時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但似乎卻並沒有對此而感覺到什麼不妥,而是極為平淡地掃了萱若一眼,而後看向宸王,首次極為篤定地道:"流星,看來,玥兒此次和親納蘭皇朝,勢在必行了!火靈石在迷族,紫千幻了他會想辦法幫你弄來,而天狐,就是靈寶,如今只差這火鳶蘭了!你總不能眼看著就能解毒了,還功虧一簣吧!"

宸王聞,默然不語,但那緊握的雙拳,卻泄露了他內心的不平靜.

慕容玥見狀,伸手柔柔地覆上了宸王的手背,輕輕開口道:"北辰星,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夠保護好自己的.若是其他兩味藥還沒有希望的話,我可以暫時放棄去納蘭皇朝和親,先行去找另外兩種,但如此只差火鳶蘭了,若是要我放棄,我絕對做不到.你若是真的愛我,就應該為我好好地活著.若是連生命都沒有了,那你還能夠拿什麼來愛我呢?"

"就是,流星,看你平時也不是這麼沒有魄力的人啊!怎麼到了玥兒身上,你就如此優柔寡斷了!行不行你就一句話,大不了,你就跟著玥兒一起去嘛,有你的保護,那個納蘭夜還能通天了不成?"一旁正好奇地觀察著自己傷勢全消的手臂的萱若,在聽到慕容玥的話後,抬起頭來湊了一句.

慕容玥聞,心中一跳,還來不及阻止萱若,卻見宸王已經抬起頭來,不容置喙地道:"玥兒,萱若的對,除非我跟著一起去,否則,你就死了和親這份心吧!"

"這……"慕容玥無奈地瞪了一眼滿臉無辜的萱若,開口道:"北辰星,你可是納蘭皇朝除之而後快的人,若是他們知道了你的身份……"

慕容玥相信,若是北辰星沒有以北辰使者的身份高調地出現在納蘭皇朝,而是隱藏了身份進入納蘭皇朝國界,一旦被納蘭皇朝的人得知,只怕隨之而來的,就是接連不斷的暗殺行動了!

"玥兒,你要相信流星的能力,他不但是北辰的宸王,更是天機閣的閣主,況且如今沒有了寒毒的侵蝕,流星一身的本領已然可以盡數發揮,相信他在納蘭皇朝國境之內,足以保護自己和你了!"云逸作為和宸王一道長大的好友,自然對宸王的性子十分了解,一旦他做了什麼決定,是不容易更改的,與其讓他們為此事爭執,還不如接受這個既定的現實.

"這……"慕容玥還想些什麼,卻見宸王已然靠著椅子閉上了雙眼,心知此事已然沒有商量的余地了,只得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這樣,到時候便讓皇上給北辰星安排一個貼身侍衛的身份.與其偷偷摸摸地跟著我,還不如正大光明地站在我的身邊來保護我,這樣反而還不容易引人懷疑.反正現在宸王去養病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北辰,相信納蘭夜他即使再精明,也不可能猜到,天天陪在我身邊的侍衛,就是宸王."

云逸和萱若亦是點了點頭,心中對慕容玥的決定亦是十分贊同,慕容玥這一計策,乃是針對了人們的心理而設定了,正所謂印證了燈下黑的道理.

萱若本還想些什麼,卻在此時聽到了宸王均勻而悠長的呼吸聲,眾人舉目望去,卻見到宸王竟是就這般靠在椅子上沉沉睡了過去.

慕容玥見狀心中一痛,心知宸王定是為了趕回來與自己見面,顧不上休息,才會累成了這般,想到這里,慕容玥不由地伸手將宸王落在臉頰旁的黑發輕輕勾到了耳後,看著他眼臉下隱隱的青痕,目中滿是心疼之色.

云逸見狀,低聲囑咐道:"既然事已經決定了,你回頭和流星討論好具體的行動,我們就先回去了,先讓流星好好休息吧!"

著,云逸便抓起杵在一旁的萱若的衣領,就要將她提出去.

"放手!"萱若一個閃身,避過了云逸的手,來到慕容玥的身前,將呼呼大睡的靈寶抱起,接著一溜煙地就躥了出去.

云逸見狀,只是笑著搖了搖頭,跟著走了出去.

慕容玥見眾人離開了,便抬起宸王的手臂,扶著他來到自己的床前,蹲下身,才為他脫完鞋襪,准備為他蓋上被子的時候,卻在下一秒感覺到身子一緊,繼而被人臨空一翻,就落如了大床里面.

"北辰星……"

慕容玥才開口,卻聽見宸王略帶疲憊的聲音道:"噓,別話,讓我抱抱……我好想你……"

著,宸王還不自覺地在慕容玥的身上蹭了蹭,感受著她那馥雅芬芳的氣息,轉而又繼續進入了夢鄉.

見宸王如此,慕容玥只得無奈地任由他抱著自己,看著他那如蒲扇一般卷翹的長長睫毛,心中起了幾分童趣地伸手撥弄過,而後在心中默默地數著:一根,兩根,三根……

數著數著,慕容玥也不自覺地就在宸王那滿是青竹清香的懷抱之中睡了過去.

此刻,被慕容宰相使喚著來傳慕容玥二人去用膳的肖嬤嬤自沒有關起的門走了進來,在見到兩人鴛鴦交頸而眠的一幕時,愣了一下,轉而嘴角露出了一絲慈愛的笑容,悄無聲息地退出了房間,細心地為兩人掩起了房門.

房門被掩起了那一瞬間,宸王睜開了星眸,看了一眼面前的慕容玥,眸光溫柔地在她那飽滿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而後繼續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次日清晨,慕容玥懶懶地伸了個懶腰,在碰觸到了宸王手臂的時候驀然驚醒,睜眼,卻望進了宸王那深款款的眼眸之中.

"早上好!"慕容玥璀璨一笑,好心地打招呼道.一大早就能夠看見絕世美男的日子還真是幸福啊!

賞心悅目這個詞真不知道是誰創造的,果真是貼切之極,絕色的容顏,絕對是能夠帶給人好心的,難怪當初會有烽火戲諸侯一.

美人的影響力,絕對是超強的.

宸王見到慕容玥的好心,亦是魅然一笑,道:"人一個女子最美的時候,就是才睡醒之際,此果然不錯,別的女人如何我不知道,不過我家的玥兒這一笑,可真是讓我不想起來了!"

"不想起來?為什麼?"看到美人不是應該心更好,精力更充沛嗎?為什麼這北辰星的思維,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呢?

宸王戲謔地看著慕容玥一臉的疑惑,很是好心要為她解惑地抓著她的柔荑,緩緩往下,來到自己那已經火熱堅硬的位置.

"你,你這個無恥的大色狼!"慕容玥此刻哪里還會不明白宸王的"不想起來"是什麼意思,當下一伸長腿,就要將宸王給踢下床去.

卻見宸王邪邪一笑,一個翻身,就要慕容玥壓在了身下,雙腿一夾,就將她攻擊自己的腿給夾在了自己雙,腿,之間,還不忘在那充滿彈性觸感極好的腿上蹭了蹭,這才開口道:"玥兒這話可就傷了本王的心了,古人云,食色性也,本王只是遵從古人的教誨,身體力行罷了!怎麼能夠稱之為無恥呢?"

慕容玥只感覺到那根火熱的鐵棒直直抵著自己的柔軟之處,讓得才睡醒的她,身子一軟,一股暖流便順著自己的腹之處流下,讓她頓時一陣口干舌燥,身體發熱,雙頰之上,暈起了一片霞.

"別使壞了,你……"

宸王才這麼一動,便感覺睡了一夜的被窩之中散發出一片雪蓮清香,心知這是慕容玥身上的馥雅香氣,心中更是燥熱不已,低下頭便吻上了慕容玥的唇,大掌也毫不客氣地自慕容玥散開的衣襟之內滑入,攀上了那座豐盈柔軟,彈性十足的高峰.13acV.

若色現房控."嗯……北辰星,別使壞,我們該起床了!"慕容玥還未完全清醒的神智在宸王火熱的激吻之下,再次熏熏欲醉,只是習慣了早起練功的她,依舊開口堅持道.

"起床做什麼……本王肚子餓了……"宸王含著慕容玥甜美的雙唇道,顯然,此餓非彼餓,喂飽他的,只能是慕容玥嬌美的身子.

"別鬧啦!等下……"慕容玥的話還沒有完,便聽得一聲咳嗽聲自房門之外傳來,赫然是慕容宰相的聲音.

"啊!"慕容玥羞得身子一震,便一腳朝宸王踢去.

一心探索慕容玥身體的宸王,毫無准備地被慕容玥踢了個正著,"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一臉郁悶地看著慕容玥.

"快起來啦!我爹來了!"慕容玥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地下床扶起了宸王,無奈地看著宸王亦是被慕容宰相的突襲給弄的不知所措的模樣.

"玥兒,宰相大人他以往似乎並沒有這麼早就來你房里啊!"宸王有些頭痛地撫了撫自己的額頭,跑到人家未出閣的閨女房中占便宜,被未來岳父給捉殲在床,即便是睿智如宸王,也只能暗歎一聲,乖乖地走出了房門,選擇了坦白從寬.

"哼!"慕容宰相一臉陰郁地看著宸王自自己寶貝女兒的房中走出來,口氣不善地道:"那是因為以往沒有人會在我女兒的房間過夜!臭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沒事就往我女兒的房間里鑽,不過你的膽子還真是越發大了!居然光明正大地留宿了!哼哼!"

此刻的慕容宰相儼然是一副心肝寶貝被人偷走的痛恨模樣看著宸王,哪里還會顧得上以往的君臣之禮,非但不再稱呼宸王,就連北辰星也不叫了,直接以臭子稱之.

"宰相大人!這……我……"宸王被慕容宰相的一頓訓斥弄的狼狽不堪,心中卻是沒有半分惱意,京城中人誰人不知這慕容玥可是慕容宰相的掌中寶.

如今自己堂而皇之地留宿人家寶貝女兒的房間之內,慕容宰相沒有拿一把刀來追殺自己,已然是非常給自己面了!畢竟,如今他和慕容玥只是定親了,還沒有成親,最為重要的是,這慕容玥還沒有及笄呢!

"還不快點洗簌一番用早膳了,莫非還要老子親自給你們端來不成!"

慕容宰相在劈頭蓋臉地訓斥了宸王一番後,似乎心頭的氣也消了一些,冷冷地丟下這麼一句之後,便背著一雙手,搖搖晃晃地朝著門外走去.

在跨出房門的時候,隱約之中,宸王耳尖慕容宰相一句不虞的話語:"臭子的,都在老子女兒的房間住第二個晚上了,見到老子還是一句一個宰相大人,當老子家是他老子的朝政嗎!不肖子!"

宸王聽到這里,不由魅然一笑,抬高了音量朝慕容玥叫到:"玥兒,快點洗漱一番,爹來喊我們吃飯了!"

"噗通"一聲,房間內,似乎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與此同時,才走出不遠的慕容宰相身子一晃,險些摔倒在地……

直到坐到了飯桌之上的時候,慕容玥依舊是滿臉通地不敢抬起頭見人,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是比被自己父親捉殲在床的事,更讓人無地自容的?

偏生身旁的這個家伙,那臉皮卻是不知道用什麼材質做成的,居然在發生了那樣讓人難堪的事之後,竟是毫無感覺地和自己的父親談笑自如,一句一個"爹",老天啊!她還沒有和他成親好不好!

偏生自己的父親竟也是如此配合著宸王,宸王叫一句,他就應一句,默契十足,若是外人見著了,還以為宸王和她父親才是一對父子,而自己,則是那未過門的羞澀媳婦呢!

"玥兒,你怎麼了?"宸王仿佛此刻才發現了自己身邊女子的不對勁一般,滿臉關切地開口問道.

慕容玥狠狠地瞪著宸王那魅惑絕色的容顏,有心用目光在他的臉上刺幾個洞,奈何自己的功力不夠,只能冷冷作罷,開口沒好氣地應到:"沒事,只是沒有胃口!"

"這怎麼行?"宸王立即由至誠至孝的女婿,轉為溫柔關切的好夫君,溫柔地道:"沒有胃口也先吃一些墊墊肚子,回頭我讓天香樓的廚子再過來一趟,你想吃什麼,就讓他給你做,嗯,不如這樣吧!以後就讓那廚子呆在慕容府中專門為你做菜好了!"

慕容宰相滿臉欣慰地看著宸王對慕容玥的體貼備至,繼而開口問道:"星兒,那天香樓的廚子,可不是誰都能夠使喚得到的,莫非……"

"爹猜得沒有錯,那天香樓就是婿的產業,以後爹若是想要去吃飯,就直接去二樓的廂房好了.我已經讓和掌櫃的過了!"宸王恭敬地回答到.

"好,好!"慕容宰相開懷地笑道,轉而對慕容玥道:"玥兒,你想吃些什麼,回頭爹讓管家去給你買,這些日子星兒沒有在,你都瘦了一圈了,如今星兒安然無恙地回來了,你也可以放心地養養身子了!否則回頭去納蘭皇朝的路上顛簸,你就更要受苦了!"

慕容宰相看著慕容玥又瘦了一圈的臉,心疼地道.

慕容玥聞臉一,掃了一眼身旁注視著自己的北辰星,無奈地道:"爹,玥兒是因為練功才瘦的,才不是因為他呢……"

"呵呵,不管是練功也好,是因為思念也好,總之在去納蘭皇朝之前,你必須先把身子養好,否則為父又怎能放心讓你去那麼遠的地方呢!"

慕容宰相到和親之事,之前滿臉的笑容已然不見,眼中再次染上了擔憂之色:"你們用過早膳之後,就先進宮一趟,和皇上好好地談妥此行的計劃,力求做到完美."

===========================================

還有一章,我繼續滾去寫!大概在十一點左右發!

上篇:278     下篇:280驚世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