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80驚世鬼才  
   
280驚世鬼才

慕容宰相心知北辰皇胸懷天下,謀略過人,雖然宸王與慕容玥都睿智聰慧之人,但凡是多些人商量,總是更好.

"是!爹放心,我一定會護得玥兒安全的,不會讓她受到一絲傷害!"宸王再次開口保證到.

慕容宰相點點頭,繼而繼續低頭用膳,只是,慕容玥卻分明看到,在慕容宰相低頭的那一瞬間,目中有隱隱水光閃過……

慕容玥驟然握緊了藏于下的手,心中對自己道:無論如何,都要保全好自己,不能再讓父親為自己傷心……

皇宮之內,慕容玥滿臉不甘地看著怡和宮內的宮女,怎麼也不敢相信,德妃居然就這麼離開了!

"公主,奴婢真的沒有謊,德妃娘娘就在昨日離開的!"那名怡和宮內的宮女看著渾身散發著寒氣的慕容玥,頭也不敢抬地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一旁一身侍衛裝扮的宸王開口道.

那宮女疑惑地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慕容玥,見慕容玥點了點頭之後,才行了一禮退下.

"星,你不是德妃已經中了腐心蝕神散了嗎?那她為何還能夠神智清明地離開?"慕容玥不甘心地開口問道.德妃對自己的傷害有多深暫且不論,就憑她是害死月靈,造就了慕容宰相一生孤苦的凶手,慕容玥就沒有理由能夠放過她.

宸王對此亦是滿心的疑惑,單憑星風下毒的本事,是不可能有任何閃失的,那為何德妃還能夠逃脫呢?

"方才那宮女過,德妃在離開皇宮之前,去和父皇辭行過,我們去問問父皇,應該會查到些許線索."宸王思索了一番後,開口道.

"只能如此了!"慕容玥咬了咬唇,轉而朝乾清宮走去.

北辰皇在見到慕容玥二人進來之後,目光一轉,便停留在了宸王的身上,當下神色一變,伸手一揮,便示意李德全推下去守住房門,轉而又驚又喜地開口問道:"星兒,你怎麼回來了!"

宸王跪下身道:"兒臣參加父皇!"

"快起來!"北辰皇大步跨至宸王的身前,扶起宸王,不及開口,便感受到手下那溫熱的肌膚,當下滿臉震驚地問道:"星兒,你身上的寒毒……是不是……"

宸王緩緩地搖了搖頭,見到北辰皇瞬間黯淡下來的目光後又急急開口:"父皇莫要擔心,如今那火靈石和天狐之血,都已經有下落了!"

"星兒的可是真的?"北辰皇在聽到宸王的話後,神色頓時大喜,火鳶蘭自己等人正在籌謀,如今火靈石和天狐之血,亦是有了下落,那豈不是明,宸王的解藥,已經有了希望了!

想到自己錯將他人的孩子疼愛了近二十年,反而讓云惜和自己的孩子受了近二十年的苦,北辰皇的心里便是更加的難受,不由愧疚地朝宸王道:"星兒,你可知,你才是朕和云惜的孩子,朕卻……"

宸王聞微笑著搖了搖頭,道:"父皇無需有任何愧疚之,雖然父皇受到淑妃的蒙蔽,將兒臣當作了淑妃之子,但這些年來,父皇對兒臣的疼愛卻不曾少過半分,並未因為任何原因,而虧欠過兒臣,反觀兒臣,卻讓父皇為了兒臣的寒毒,而勞累煩憂了這麼多年,兒臣真是太不孝了!"

"星兒莫要如此想,唉,只怪父皇當初太過相信淑妃了,才會讓你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星兒,朕明日便下旨,封你為太子!"北辰皇道.與此同時,目中閃過一絲戾色:"淑妃已死,而那孽畜,父皇已經在幾日前就將他處死了,更已經為了軒轅曼舞之事,讓東籬皇給朕一個交代,星兒,玥兒,朕不會讓你們的委屈白受的.若是東籬國不能給朕一個滿意的答複,朕便禦駕親征,踏平了東籬國!"

北辰皇在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肅殺之氣,他可是馬背上打下來的天下,比之納蘭皇和東籬皇這兩位繼承得來皇位的皇帝,他的骨子內有著好戰的因子存在,一將功成萬骨枯,更何況,以戰打下一個國家呢?

"皇上暫且先穩住東籬國!"一旁的慕容玥先行開口道.

"哦?玥兒為何如此?"北辰皇轉頭看向慕容玥.

宸王開口道:"父皇,兒臣與玥兒已經商討過目前的局勢,如今的局勢,我們不宜先于東籬國交戰,而是應該先行和東籬行緩兵之計."

"如何一個緩兵之計?"北辰皇問道.

宸王朝慕容玥點了點頭,慕容玥淡然一笑,步至禦書房牆上的那幅地圖之前,指著某處開口道:"皇上請看,我們與東籬國和納蘭皇朝之間的距離.我們若是與東籬交戰,兩國之間有一處天險,若是東籬國采取防守之法,派兵守于此處,只守不攻.那麼即便我們能夠攻下此處天險,也要付出極為驚人的代價.若是此時我國兵力薄弱之際,納蘭皇朝乘虛而入,那麼,我們將會陷入進退不得的地步.進,要面對東籬國的抵死反撲,退,則要面對納蘭皇朝和東籬國的聯手攻擊."

北辰皇聽著慕容玥的解,細細看過了那處位于東籬國過境之內五百里地的天險,眸中閃過一絲驚歎之色,緩緩地點了點頭道:"玥兒的沒錯.那以玥兒的意思,對東籬國使用緩兵之計,又是如何一個緩兵之法呢?"

慕容玥見北辰皇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之後,接著道:"若是玥兒沒有算錯的話,再有五日左右,那東籬國的使者就會來到我國,提出賠償協議.到時候皇上毋須直接回了對方的賠償,只是提出要考慮些日子.而在之後,玥兒就會和親納蘭皇朝,那使者在見到玥兒和親納蘭皇朝之後,定然會心生疑竇,以為我們已經和納蘭皇朝結成了聯盟,傳信于納蘭皇朝.接下來,他們定然會加大補償的代價,而皇上要做的,就是想辦法盡量拖延時間,每一次,都要加大賠償代價,但每一次的代價,都要在東籬國承受得了,卻會動傷筋動骨的尺度上,至于如何能夠無期限地將兩國的談判進行下去,相信皇上定然會很拿手,若是皇上覺得自己擔當不了這個談判人員,可以讓玥兒的父親來,相信他定然很拿手的!"

想到自己那個表面大大哈哈,其實精明圓滑,更修得一身滾刀肉功夫的父親,慕容玥就不由地揚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哈哈,玥兒的沒錯,這般占盡了道理,卻盡行些無賴之舉的事,最是適合慕容愛卿來做.玥兒果然不愧是慕容震天的女兒,深得其精髓!"北辰皇在聽到慕容玥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不由地輕笑出聲.

面對北辰皇這般拐彎抹角地損自己,慕容玥只能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接著道:"而玥兒此次前去納蘭皇朝,就會想盡辦法來分化納蘭皇朝的皇室內部."13acV.

到這里,慕容玥轉頭看了看宸王和北辰皇,道:"皇上和宸王需要協助玥兒的,就是在兩天之內,湊齊容貌俊美,心思靈活,且對北辰皇朝是絕對忠誠的少男少女各十名給玥兒,玥兒要對他們來一個別開生面的特訓.當然,若是可能,你們最好能夠給我接受過間諜培訓的人."

北辰皇和宸王聞皆是一怔,而後北辰皇開口道:"這種人,我的手下只有八人,但只有女子!"

慕容玥聞毫不意外地點了點頭,這個朝代人的思維,的確只是停留在以女子you惑他人的階段之上,卻不曾想到過,有時候,美男計,也能夠獲得不一樣的效果.

宸王聞沉吟了一番,開口道:"我可以找出十二人,但我的人卻都是男子,玥兒,這樣可行?"

慕容玥聞笑道:"也行,反正有這麼多人也夠了!"末了,慕容玥不自覺地喃喃道:"不定那納蘭皇朝不僅色狼多,色女也多呢!"

北辰皇和宸王聞臉上齊齊一黑,彼此對看一眼,宸王不由好笑地搖了搖頭,示意北辰皇,自己也不明白慕容玥為何會有此一,莫非是想要讓自己天機閣的人去勾,引納蘭皇朝的女人嗎?

若是如此,只怕那些兔崽子一個個要跳腳了!他們天機閣的男子,每一個都是狂傲不羈的少女,個個眼高于頂,若是要他們去討好女子,只怕還真是有些難度.

只不過,如今要讓他們這樣做的是玥兒,那麼他北辰星也只能縱容慕容玥胡來了!

才想到這里,卻聽慕容玥突然開口問道:"北辰星,你方才的人里面,有沒有包括星殤,星火和星電?"

宸王聞一愣,而後開口道:"沒有,怎麼了?"

容相懷下傷.慕容玥唇一彎,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很是討巧地道:"也好,到時候不夠人手了,再把他們加上也行!"

宸王聽到慕容玥如此,心中對自己的猜測更加的篤定,不由暗暗地為星殤,星火和星電三人默哀了一下,看來,某個心眼的丫頭准備秋後算賬了!

"玥丫頭,你要這些人,究竟是想要做些什麼?"北辰皇開口問出宸王想問卻不敢問的話.

慕容玥邪邪一笑,看著北辰皇疑惑的目光,一字一頓地道:"美,人,計!"

北辰皇聞險些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不敢置信地問道:"你,你什麼?美人計?如何美人計?要男子做什麼?"

慕容玥很是無辜地道:"美人計,自然是為了迷惑好色之徒的啊!那些美男子,當然也就是為了勾,引納蘭皇朝京城之中的貴婦的?"

"咳咳!"宸王聞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而後很是溫柔心地開口問道:"玥兒,你能不能和我們,你到底是准備做什麼?"

慕容玥見北辰皇父子二人如此一副天雷滾滾的模樣,也就好心地不再打擊他們,而是轉身踱步走到書桌面前,准備先倒杯茶解解渴再繼續為他們解,畢竟了這麼多,她已經感覺到口干舌燥了!

只是,慕容玥沒想到她拿起一只乾淨的杯子,才放在自己面前,就見北辰皇已然急不可耐地提起珍貴的紫砂壺,為自己倒上了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水.

慕容玥有些受寵若驚地道:"這,多謝皇上!"

"你快些喝完你計劃!"北辰皇很是心急地擺了擺手,而後目光熱切地看著慕容玥.

宸王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一向敬若神明的父皇,如此心急的模樣,而後一臉佩服地看著慕容玥,這天底下能夠讓一國之君為其倒茶的人,只怕也只有寥寥幾人吧!玥兒可真是長臉了!

慕容玥見狀,無奈地一口灌下杯中的茶水,而後繼續開口道:"皇上執政這麼久,應該早就發現,朝中之人已然分為了好幾個派系吧!"

北辰皇點了點頭,示意慕容玥繼續.

"每一個派系,都有自己站隊下的人馬,而因為政見或者私下的某些原因,各個派系之間,總難免有些摩擦.有些摩擦或許只是一些面和心不合,而有一些嫌隙,卻會引起下方或明或暗的交鋒.這些況,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朝代都無法避免.甚至為君者,亦是樂于見到下方的人不和,因為這樣有利于為君者掌控朝臣.而我此番和親納蘭皇朝,皇上便可讓這二十人,通過不同的身份,進入納蘭皇朝,讓他們四處探聽納蘭皇朝朝政之上的消息.而後通過不同的方法,進入到不同派系之間的朝臣身邊,不管是迷惑朝中大臣也好,勾,引朝中大臣的妻女也罷,要做的就是煽風點火,搬弄是非,甚至在必要之下,借刀殺人,殺人嫁禍,任何方式,無所不用其極,只要能夠擴大各個派系之間的矛盾,就可以去做.相信只要方法時機得當,不用多久,納蘭皇朝的內部,就會被攪渾."

"而我,則可以趁亂獲得火鳶蘭,更會在恰當的時機,攪渾納蘭皇宮之內的水."慕容玥到這里,抬頭看向宸王,道:"北辰星,你在納蘭皇朝之內,一定有自己的暗衛吧!若是可以,你先收集一些有用的資料,讓我們在到達納蘭皇朝之時,就可以開始行動."

北辰皇和宸王在聽完慕容玥的話後,不由地眼前一亮,宸王在聽到慕容玥的問話之後,點頭應到:"我回頭就讓天機閣將這些年在納蘭皇朝之中得到的消息全部送到你手上,讓你可以盡快安排計劃.除此之外,天機閣內還有善于易容之人,想必此番也能夠派上用場."

慕容玥聞頓時喜笑顏開,道:"如此最好,這易容功夫,在殺人嫁禍和挑撥是非之上,可是無往不利的最佳利器呢!"

北辰皇在見到慕容玥那燦爛的笑容之時,不由地背後一涼,這樣一個有著最為聖潔無雙容顏的丫頭,誰能夠想到,她竟會是一個如此腹黑狡詐,滿腹陰謀詭計的最佳間諜策劃高手呢?

"玥兒,那你們在行動成功之後,如何抽身呢?"到如今,北辰皇似乎感覺到自己的思維有些跟不上慕容玥的腳步了,繼續開口問道.

慕容玥看著北辰皇那張今日顯得如此"忠厚老實"俊臉,翻了翻白眼問道:"想要抽身還不容易?北辰星的手下不是有善于發掘地道和易容的高手嗎?如今我們需要考慮的,並不是如何回來,而是如何奔潰他們的朝政,擾亂他們的民心,消滅他們的斗志……一旦時機成熟,我就會讓人給皇上送來消息,到時候皇上就可以狠狠地宰東籬國一刀,讓他們給我們提供攻打納蘭皇朝的軍資!"

"這,若是東籬國不同意呢?"北辰皇倒吸一口涼氣,開口問道.

"他們不會不同意的,因為拖延到那個時候,東籬國也已經心力交瘁,只要到時候皇上稍稍讓一些,他們就會雙手奉上皇上想要的補償.而這個時候,我們再與納蘭皇朝交戰,他們心中反而會感到一陣慶幸,選擇做壁上觀,即便納蘭皇朝想要拉他們下水,他們也只會避之不及了!"

北辰皇點了點頭,對慕容玥的結論亦是表示了贊同,到那個時候,東籬國已經被自己宰了一刀,正後怕不已,而做出補償之後,他們更是財政拮據,自保尚且不及,又豈會輕易就敢開戰的.

想到這里,北辰皇不由滿目驚歎地看著慕容玥,這慕容玥果真是一個驚世鬼才,竟是對人心把握的如此精准,每走一步,都為下一步的計劃,做好了預測.幸而這樣的鬼才是出身于他們北辰皇朝,更是自己的兒媳婦,否則若是生于自己的敵國,只怕此刻坐立不安的,就是他們了!

======================================================

兩萬字更新完畢,累得渾身疼痛,求安慰,另外,請求加群的親們請一定一定記得先在文下留,再申請加群,一定一定記得報上自己的在鹽巴的昵稱,管理員才會通過哦!否則管理員是不會開門的,因為只有VIP會員才能進入哦!

上篇:279天狐之血+捉J在床     下篇:281驚世鬼才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