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83反擊宸王  
   
283反擊宸王

"又是來這招……"慕容玥無奈地在心中喃喃一句,雙目控訴地瞪著將自己唇堵住的宸王,有心想要推開他,卻又不舍得這帶著青竹清香氣息的甜蜜香吻.

"丫頭,專心點……"宸王寵溺地輕咬了慕容玥一下,趁著她嚶嚀之際,長舌靈活地鑽入了慕容玥的檀口之中,吻上了那香滑可口的丁香舌.

慕容玥嬌吟一笑,不甘心自己再次居于弱勢,雙手攀上了宸王的脖子,居高臨下地摟著他的腦袋,將自己的丁香送出,柔柔刷過宸王那帶著青竹清香的薄唇,轉而纏上了宸王的舌,與之嬉戲著.

宸王感受著慕容玥的丁香舌在自己的口中舞動著,時而輕刷過他的銀牙,讓他感受著那牙齦被其滑嫩的舌尖舔舐的酥癢:時而潛入他的長舌底下,輕觸著他舌頭之下最為敏感的神經,帶個他陣陣顫栗的塊感.

就在宸王陶醉于慕容玥那能夠切入他靈魂最為蕩漾的深處之時,慕容玥的柔荑猶如一條靈蛇一般自他的脖子上滑下,自他的衣襟之處探入了他那肌肉線條完美起伏的胸膛之上,輕輕柔柔地撫上了他胸前的點點凸起,引得他的身子一個繃緊,將她的丁香緊緊地吻住,汲取著她口中醉人的芬芳.

久久,宸王才放開慕容玥的唇,兩人分離的唇瓣之處,牽扯出一條銀色的絲線,曖昧而yin靡.

"玥兒,你這個妖精……"宸王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想要用吻來懲罰慕容玥的行為竟是如此的失策,每每到最後,欲罷不能的,總是自己,而倍受**折磨的,還是自己……

"北辰星,你是北辰皇朝的神祗,那我便要化身為妖精來you惑你這個神祗,否則,想要吃掉你這個神祗,只怕遙遙無期了……"慕容玥邪魅地朝宸王笑道.

"想要吃了本王,可沒有那麼容易!"宸王深吸一口氣,魅然在慕容玥的瓊鼻上一咬,惹得她吃痛地縮回手撫著自己的鼻子,堵起了唇,瞪著自己,轉而緊緊地將慕容玥抱進自己的懷中,不讓她繼續動作下去,否則只怕又是一場欲罷不能的糾纏.

慕容玥心知自己上了宸王的當,還想要繼續流連在那朵茱萸之上時,卻發現,兩人之間已然沒有一絲間隙,而自己的翹臀所坐之處,那如鋼似鐵的擎天之柱,已然叫囂著抵在了自己的翹臀之下.

"哼,北辰星,你就等著吧!總有一天,本姑娘會把你變成我的人的!"慕容玥傲然嬌聲道,繼而,一低頭,丁香舌自宸王那因用力相吻而變得嫣性感的唇上滑過,與此同時,她的纖指自宸王的頸脖之後,順著頸椎緩緩劃下,順著那挺直的背,劃到了宸王的腰際.

那被慕容玥纖指劃過而引起酥酥癢癢感覺,就自宸王的頸椎之處襲入了宸王的骨髓之中,惹得宸王一個激靈,原本就火熱得欲求不滿的堅硬,更是險些就這麼噴發而出.

而引起了宸王這激烈的反應的慕容玥,卻在這一瞬間,自宸王的懷抱中跳出,妖媚地掃了一眼宸王憋得通的俊臉,就那麼一甩長發,退出了假山之中,隨之而來的,則是她那銀鈴般的笑聲.

"該死的,玥丫頭,本王饒不了你!"宸王哪里想不到自己是被慕容玥給捉弄了,只是此時的慕容玥已然鑽出了假山,他即便有心想要去把她捉回來,但雙腿之中那挺直的緊繃,卻讓他無法就這樣不管不顧地起身追隨,只得坐于原處,強行按捺下心中的沖動,平緩著體內的**.

"哼,來啊,本姑娘還怕你不成!"慕容玥一吐丁香,嬉笑著趴在一塊大石之上,看著宸王無奈的模樣,笑聲連連.

"你這丫頭……"宸王苦笑一聲,不再理會慕容玥的挑釁,靜心平複著下腹的躁動,他又豈會不明白慕容玥對自己的意和她幾番挑,逗自己的心意,只是,他不想在慕容玥還未及笄的時候,就將她變作自己的人,雖皇室子弟之中,許多皇子都在自己才十三歲的時候,就讓宮人尋來歲數相近的少女給自己做啟蒙之禮,但他卻珍而重之地想要將自己和慕容玥的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的時候,在最美的夜晚,做著這世界上最美的事.

"走吧!先回去了,爹定然已經在家等我們了!"久久,宸王才恢複了常態走出了假山,對著一旁掩嘴竊笑的慕容玥道.

"那時我爹,不是你爹,別亂叫,本姑娘還不是你的人呢!"慕容玥唇一嘟,愛嬌地一睇宸王道.

"遲早都是的,丫頭,心急吃不成熱豆腐!"宸王再度恢複了那魅然無雙的風姿,好笑地看著某個一臉急色的妮子道,本以為這世間只有男子會色急的,卻不想,到了自己的身上,竟是反過來了,這丫頭明顯一副急于將自己拆吃入腹的模樣,他究竟是該竊喜自己的魅力之大,還是該無奈自己的行動遲緩,竟讓佳人不滿呢!

"問題是本姑娘豆腐吃夠了,肉味卻還沒有償到一口啊!"慕容玥翻了翻白眼道.

"咳咳!"宸王被慕容玥這一句話噎得差點沒有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一個釀蹌,險些摔進了一旁的荷花池中.

"丫頭,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矜持點?"宸王皺眉在慕容玥的腦袋上一敲,哭笑不得地道.這丫頭,怎麼就如此讓身為男子的自己感覺底氣不足呢!自己堅持著要將她的初YE留在新婚之夜,還讓她為之不滿了不成?

"北辰星,好痛的!心把我打傻了!"慕容玥素手一捂自己的腦袋,哀聲叫到,絕美的容顏皺成了一團,讓人看之好笑又心疼.

"打傻了也是本王的王妃,本王一樣愛!"宸王聞,才要收回的手,轉而變成了撫摸方才自己敲打過的地方,璀璨魅然的星眸之中流露出一絲心疼之色.

"騙你的啦!"慕容玥被宸王揉了兩下之後,陡然朝之做了一個鬼臉,歡快地朝前蹦了幾步,回頭嫣然一笑,道:"宸王殿下,本姑娘要矜持,你可不能隨便對本姑娘動手動腳的,男女授受不親,知道嗎?"

宸王被慕容玥那回眸一笑,星眸一亮,仿若望見了雪蓮之雪山之巔盛開,在聽見佳人淘氣的話語之後,故作苦惱地道:"這可怎麼辦呢?若是本王寂寞難耐,就只能去那些畫舫之上,尋花問柳,以慰……"

"北辰星,你敢……"慕容玥聞雙手一叉腰,俏臉緊繃地叫到.

"為夫不敢!"宸王身形一閃,一把將慕容玥摟入了懷中,在那俏臉上偷了一枚香,滿意地看著慕容玥為之染上的暈道:"男女授受不親,那是君子的行為,而本王,在玥兒的面前,可不願做那君子,只想做一個采花賊而已,只不知,我家玥兒,可願給本王采擷呢?"

"貧嘴!"慕容玥眼尖地看見不遠處候的侍衛在見到宸王偷吻自己時背過身,但那快速聳動的肩膀,卻告訴她,方才的一切,已然落入了那些人的眼中,當下俏臉通地退出了宸王的懷抱,一刻也不敢停留地朝宮門之外走去.

宸王見到一臉害羞的慕容玥時,啞然一笑,心中對慕容玥在面對自己,毫不掩飾的愛意更是感動不已,轉而快速地朝慕容玥追去.

在宸王的背影消失之後,又一個侍衛裝扮的男子自花叢之中閃了出來,在之前那侍衛的頭頂上一拍,不滿地道:"臭子,下次給我躲好些,免得壞了主子的好事!"

"五哥,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只是剛才一時尿急,想要去找茅廁,卻不想,偏生被主母給撞了個正著啊!"那男子一臉苦瓜相地道.

"下次就是有尿也得給我憋住,壞了主子的好事,心到時候兄弟們剝了你的皮!"那被稱作了五哥的男子不滿地道:"好容易才碰到主子和主母親熱的時候,本想多看些好戲,就被你這子給壞了!你這尿可來的真不是時候!"

被他訓斥得男子一臉無奈地在心中道:我這也不想啊,我比你還想要多看看主子和主母親熱呢,早知道今日主子會來這一幕,今天早上我甯願空著肚子,也不喝那兩碗粥啊!

慕容玥與宸王一路輕語地轉過了兩道回廊,才想要拐過一道彎,卻在聽到一聲嬌柔的抽泣聲之後,對視一眼,默契地同時飛身,躥上了一旁的屋簷,隱蔽了身影,朝牆另一方之下看去.

"耶律哥哥,你可一定要想想辦法,娶蘭兒過門啊!蘭兒的肚子,就快要遮掩不住了,若是……若是父皇知道了,定然不會輕饒了蘭兒的,母妃又離開了,到時候一旦被父皇發現蘭兒已然身懷六甲,父皇怪罪于蘭兒的時候,可沒有人為蘭兒了!耶律哥哥,你可千萬要想辦法救救蘭兒啊!"

慕容玥在聽到北辰蘭的聲音後,凝眸看去,心下微微一歎,這北辰蘭才半個月不見,整個人已然瘦了一大圈,原本豐盈嬌俏的容顏,已然變得憔悴蒼白,或許是為了掩蓋自己已經有孕的身子,她刻意穿了一件寬松的繡裙,那瘦弱的身姿,在寬大的繡裙之下,更是顯得纖弱不堪.

此時的她,美目之中滿是擔憂的淚水,一只素手緊緊地抓住了身旁耶律風的衣襟,仿若即將溺斃之人抓著救命稻草一般,哪里還有往日的高傲之色.

耶律風聞,眸中閃過一絲心疼與無奈之色,他輕輕地攀著北辰蘭那瘦弱的肩膀,柔聲道:"蘭兒,不是我不想立即將你娶進門,只是,此時的我,在護國公府之中,毫無地位可,那安平君主的刁蠻無禮,蘭兒你也是見過的,雖我是他的夫君,可是她何曾有將我當作夫君對待過.非但平日里對我非打即罵.更是毫無羞恥之心的……讓那些所謂的護衛和她晝夜宣浮,雖我對她毫無一絲感可,但我畢竟也是她拜過堂的夫君啊!她可曾顧及過我的顏面了!蘭兒,上次我,見面之後,我就和她提過此事,她非但沒有同意我娶你進門,更是將我……將我綁在大床之上,用皮鞭將我抽了一頓……"

到這里,耶律風將自己的衣撩起,露出了手臂之上鞭痕,俊臉之上,滿是痛苦之色,對上了北辰蘭滿是淚水的美眸,伸手拭去她臉上的雷,開口道:"蘭兒,我何嘗不想娶你進門,只是,我此刻生活在護國公府,身份甚至還不如一個下人.你……你還是把我忘了吧!這個孩子,本就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你還是……還是別留下了……憑你天之嬌女的身份,即便是已然**于我,相信還是能夠找到一個疼愛你的男子的,蘭兒,我……"

"耶律哥哥,別了……"北辰蘭不等耶律風完,便將他緊緊地抱住,哭著道:"耶律哥哥,蘭兒不要忘了你,自從蘭兒五歲那年,被其他公主欺負的時候被你救下之後,就喜歡上你了,這麼多年來,從未變過,你讓蘭兒如何能夠忘記你!為了你,蘭兒不知道拒絕過多少少年俊彥,更昧著良心欺負過玥兒,甚至想盡辦法讓你和玥兒解除了婚約.蘭兒好不容易才盼到了和你訂婚,還沒有享受幾日幸福的生活,你又被安平郡主搶去了,蘭兒這些年來,一直都在想盡辦法成為你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如今好容易才有了你的孩子,你讓蘭兒如何能夠忘記你!若是讓我忘記你,還不如讓蘭兒去死更加容易!耶律哥哥,你這是在逼蘭兒去死嗎?"

北辰蘭道最後,淚如雨下,泣不成聲,腦中再次想起了自己在年幼的時候,被耶律風救下的形.那時候的母妃,因為要爭寵,甚少有時間陪著自己,而她,在一次迷路之後,碰上了另外幾個公主和朝中大臣的孩子,由于勢單力薄,被其他的公主欺負,推倒在地,傷心哭泣之下,耶律風站了出來,扶起了的自己,將自己帶回了怡和宮,避免了自己再受其他孩童的欺負.

也就在那一次,她記住了這個在自己受到欺負時,唯一幫助自己的耶律風,自此以後,每每德妃出席宴會之時,她都會纏著要德妃帶著自己一塊去,而目的只是為了能夠在宴會之上,見到耶律風,和他一起偷溜出去嬉戲玩鬧.

這份感,隨之年齡的增長,從依賴,化作了愛慕,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對無顏癡傻卻身為耶律風未婚妻的慕容玥,嫉恨不已,總是仗著自己公主的身份和聰明,欺負慕容玥,想盡辦法想要把慕容玥自耶律風的身邊趕走.

只是,誰又能夠料到,趕走了軟弱好欺的慕容玥,卻迎來了比自己更加強勢,更加凶悍的安平郡主,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耶律風搶入了自己的護國公府內,做了上門女婿.到如今,自己即便是想要當耶律風的妻子之一,都做不到.

若是她知道事會演變成這樣,還不如當初就讓耶律風順順利利地娶了慕容玥,這樣,不定自己能夠以平妻的身份嫁給耶律風,和慕容玥這個表姐共侍一夫,和和睦睦地過日子.

只可惜,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吃,即便她是天之嬌女又如何,在既定的事實面前,她並不比普通人占有優勢,也只能大落牙齒和血吞.

耶律風在聽到北辰蘭的話後,心中一痛,將她摟入懷中道:"蘭兒,你千萬不要這樣,我一定會想辦法的,我一定會想到辦法來把你娶進門的.若是實在不行,我便去皇上面前請罪,是我強行殲汙了你,讓皇上要怪罪,便怪罪我一個,這樣的日子,我也不想再過下去了,與其窩窩囊囊地做一個被女人騎在脖子上不敢吭聲的男人,我還不如為自己心愛的女人死去來的痛快.蘭兒,若是我死了,你且記住,千萬別留著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他,找一個老實可靠的男人嫁了吧!"

耶律風捧著北辰蘭那嬌的絕美容顏開口道,或許,一開始,他對北辰蘭還帶有幾分利用的心,但在經過了這些日子天翻地覆的改變之後,他對這個一心愛慕著自己,全心以待的女子,已然全然沒有當初的不堪念頭了,有的,只是全心的疼愛與珍惜.13acV.

他耶律風是勢利和人,但並不代表他就是一個沒有心的人,這樣一個全心愛慕自己,將身心都給了自己的女人,若是他還不懂得珍惜,肆意傷害,那麼,他耶律風便真是畜生不如了!

奈何,即便他現在有心想要給北辰蘭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卻心有余而力不足,護國公的護短,誰人都知,安平郡主的刁蠻無理,囂張跋扈,梗死和無人不知,他耶律風,已然是耶律家的棄子,又能如何反抗呢!

"不!耶律哥哥,若是你死了,蘭兒便陪你一起死,蘭兒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還想讓我嫁給誰?若真有那麼一天,我們便一起死去,到地府一家團聚……"北辰蘭目光堅定地道.

在得知自己懷有身孕之後,她仿佛突然之間長大了不少,以前的天真和刁蠻,已然漸漸地從她的身上消失,剩下的,只是一種女性與生俱來的為人母親的堅忍.她愛耶律風,自然就愛著他們兩人的孩子,這兩者,缺一不可,若是不可全,那便以身陪葬.

是這地心寵."蘭兒,你別急,給我些時間,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你千萬別做傻事,即便是為了我,為了我們的孩子,你也千萬別做傻事!答應我!"耶律風痛苦地一拳擊在牆上,任憑自己的拳頭被撞擊的鮮血淋漓,咬牙切齒地道,一抹骨子中的傲氣和堅毅,自他的眸子中迸發出來,身為男子,他讓一個全心愛慕自己的女子傷心至此,真是不該.

"耶律哥哥!"北辰蘭驚呼一聲,抓住了耶律風滿是鮮血的拳頭,眨去了美眸之中的淚水,開口道:"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我一定不會做傻事,我會等你,一直等你,即便你無法娶我,那我便等母妃回來,母妃一定會幫我的,她一向最疼我,一定會想辦法幫我的……"

"好,蘭兒,時間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你千萬記住今天答應我的話,別再胡思亂想,要好好照顧自己,你現在是有身子的人了,千萬要多吃些東西,莫要傷了身子.我改日再進宮來看你,你放心,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耶律風抹去了北辰蘭蒼白臉頰上的淚水,低聲叮嚀了幾句之後,才匆匆告別離開.

北辰蘭目光癡迷地看著耶律風遠去的背影,伸手在自己微微突起的腹之上撫著,低聲道:"孩子,你放心,娘一定會想辦法把你生下來的,不會讓你離開娘."

直到耶律風的背影再也看不見之後,北辰蘭才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轉身朝著自己的宮殿走去.

慕容玥看著北辰蘭離開的背影,悠悠然歎息了一聲,一時竟是不知道些什麼才好.不知為何,現在的她,對北辰蘭,竟是沒有了以往的恨意.

畢竟,北辰蘭以往對自己的傷害之舉,也只是出于女孩子的妒忌之心.而如今看來,北辰蘭,也不過是一個可憐之人而已.

雖這一切都是北辰蘭咎由自取,但終究算來,自己在其中,也起到了一絲推波助瀾的作用.

這耶律風究竟有什麼魔力,竟讓得北辰蘭堂堂一個北辰公主,對其如此的死心塌地,看來,愛卿的魔力,還真是不容覷啊!

"怎麼了?好好的為什麼歎氣?"宸王轉過慕容玥的臉,愛戀地看著她突然間有些傷感的模樣,挑了挑眉問道:"莫非玥兒是有些不忍心了?"

上篇:282共舞     下篇: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