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84  
   
284

"的確是有一點!"聽到宸王的問話,慕容玥老實地點了點頭道,不知為什麼,在見到北辰蘭那消瘦憔悴的模樣之後,慕容玥的心中竟是升起了一種不舍的緒,仿佛骨血之中,有一種莫明的哀愁在流淌.

宸王聞星眸微微一眯,開口冷聲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當初那樣暗算于你,你又何必為她傷懷!"

在宸王看來,所有想要加害于慕容玥的人,即便是讓其下十八層地獄也不為過.

更何況,北辰蘭與耶律風能有今日的處境,都是他們自找的.若非耶律風想要褻瀆慕容玥,就不會招惹來安平郡主,而北辰蘭之所以會未婚先孕,也只是因為她為所困,識人不清.

在宸王想來,自己沒有落井下石,已經是因為看著北辰蘭是自己同父異母之妹妹的分上了,又怎麼會因此而心軟傷懷呢!

慕容玥聞輕輕地搖了搖頭,微微蹙眉,捂著自己的心口道:"不知為何,看到北辰蘭傷心憔悴的模樣,我的心中,總是感覺到莫明的疼痛,北辰星,你,是不是因為我和北辰蘭是表姐妹的原因,血濃于水,才會有這般的感觸?"

宸王聞眼眸一暗,將慕容玥摟在懷中,伸手撫平了慕容玥皺起的眉頭,開口道:"玥兒,別這樣,我見了會心疼,北辰蘭那人,不值得你為她心疼煩惱,我們先回去吧!別讓爹等急了!"

著,宸王便摟著慕容玥,徑自從宮牆之上飛奔著離開了皇宮,心中暗惱,早知玥兒會在看到這一幕之後,為北辰蘭憂傷不忍,他便不在方才任由著慕容玥看到這一幕了!

用完午膳之後,慕容玥懷摟著無精打采的靈寶,看著宸王和云逸坐在院子中對弈,腦中不時地閃過北辰蘭那淚如雨下,眸光堅忍的模樣,時不時輕輕歎息一聲.

一旁無聊地逗弄著靈寶的萱若見此,不由好奇地將腦袋湊到了慕容玥的面前,開口道:"玥兒,你怎麼了?是不是流星欺負你了?否則你為什麼一臉不開心的模樣?"

慕容玥聽得萱若如此問,對上了萱若那滿是關心之色的水靈眼眸,忙換上一張笑臉道:"沒有,只是想到了一些不開心的事而已,萱若,你是不是無聊了,要不要我陪你下一盤棋?"

萱若聞擺了擺手道:"才不要,下棋好無聊,要不,玥兒,你把靈寶給我,我帶他去皇宮里面偷吃好吃的?"

慕容玥聞還來不及回話,便見原本無精打采地趴在自己腿上的靈寶一個激靈站起身來,躥進了萱若的懷中,開心地齜牙咧嘴吱吱叫了起來.

見此,慕容玥一陣無語地看著面前的這一人一獸,滿臉無奈地看向了一旁戴著易容面具一臉淡然以對的宸王,撫了撫額,很是無奈地長歎了一口氣:"萱若,北辰星這家伙還在這里呢!"

萱若很是不給面子地道:"在這里又如何,他還能攔著我不成?心我回去告訴我爹,把他逐出師門!"

宸王聞,無奈地摸了摸鼻子,朝對面一臉戲謔笑容的云逸做了個無可奈何的模樣,誰讓人家是雪山的公主呢!自己這北辰皇子,只怕還真是奈何不了萱若!

慕容玥見狀,對萱若的淘氣無以對,這普天之下,敢當著一個皇子的面,叫囂著要去皇宮偷東西的人,只怕也只有萱若和靈寶這兩個家伙了吧!

宸王看著慕容玥一臉好笑的模樣,魅然一笑,悠悠然道:"玥兒,你當初不也是如此麼?"這丫頭笑得沒心沒肺的,也不想想,當初若是沒有自己的幫忙,只怕她早就被禦林軍給抓住,送到父皇的面前,讓慕容宰相半夜去父皇面前贖人了.

"怎麼,玥兒也做過那梁上君子?"云逸聽見宸王的問話,不由很是訝異地開口問道,"你們就是那次認識的?流星,莫非當初你將玥兒的貨給劫了?"

云逸可是和北辰星自幼一起長大的人,自然對他那惡劣的性格有所了解,才會一中的地將兩人相遇的形猜了個大致不離.當下便頗為玩味地在慕容玥和宸王兩人之間掃了一眼,目光滿是戲謔之色.

慕容玥聞,臉一,道:"北辰星,當初你是故意的在那里等我的?"她就了,哪里有那麼巧的事,敢這北辰星當時就開始算計自己了!虧自己還一副心翼翼地挾持他,更被他給勒索了幾份上好的藥材.

宸王見慕容玥終于後知後覺地醒悟過來,笑著道:"莫非你還當本王無事半夜三更的跑去皇宮喂蚊子麼?"雖然當初他也是去皇宮取藥的,但若非如此,又怎麼能夠看見慕容玥盜藥的一副可愛模樣呢!

就憑慕容玥那時候拿藥的狠勁,若非自己去的及時,只怕當時自己壓制寒毒的藥材,又要推遲幾天,多受幾天苦頭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當時才會那般故意敲詐慕容玥一番,卻又在事後不舍的在之後去為慕容玥送藥,替慕容玥解毒.13acV.

想到當時自己被慕容玥"劫持"時的形,宸王不由地挑了挑眉問道:"對了,玥兒,提起這事,本王倒是想起一個問題了,那受王爺,是什麼意思?"

"呃……"本想為自己被敲詐了的藥材找宸王秋後算賬的慕容玥,在聽得宸王問起這個問題後,當下為之一噎,竟是想不到又什麼話可以為宸王解釋這個敏感的問題,只得含糊回到:"那個,我當時只是一時口誤,一時口誤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

完之後,慕容玥暗暗咬了咬牙,低聲咒道:該死的北辰星,真是狡猾,見自己想要秋後算賬了,就故意轉移了話題,偏生自己還不得不被他牽著鼻子走.

"當真?"宸王總感覺事沒有這般簡單,但如今慕容玥不肯,他自然也就懶得再追問下去.轉而朝一旁興致勃勃地等著自己繼續下去的萱若道:"要去找吃的就老老實實的找自己想吃的,莫要惹事生非?你們兩個可聽清了?"

"聽清楚了聽清楚了!你就放心吧!"萱若見宸王同意了自己進宮,當下便連連點頭,帶著一把抓著那亦是連連點頭,揮著前爪的靈寶,急不可耐地轉身飛奔離去.

慕容玥看著萱若這番興奮的模樣,好笑地搖了搖頭,其實萱若和靈寶若是想要吃些什麼珍稀的食物和靈藥,只需一聲,宸王自會讓人送來,之所以想要去偷取,想來,也只是為了其中的樂趣吧!

而宸王安排在皇宮之中天機閣人員,在見到萱若和靈寶之後,也定然會在暗中保護她們,不讓她們受到驚擾.當然,即便是北辰皇發現了萱若的蹤跡之後,也會對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萱若和靈寶鬧的不是太過,就不會約束她們的行為.

"你對她太過寵溺了!"云逸淡淡地掃一眼萱若色的背影,轉而將注意力放回了棋盤之上,施施然開口道.

宸王看了一眼云逸冷淡的模樣,一身白衣的他,是如此的不染凡塵,仿若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佛,無半絲人類該有的晴欲,不由挑眉道:"云逸,你對萱若也太過嚴格了,她畢竟還年幼,且常年生活在雪山之上,沒有什麼樂趣.如今難得下山,想要到處玩樂一番,也是難免的!"

"雪山上都被她鬧翻天了,若是還想尋樂趣,豈不是要把雪山都掀翻了!"云逸聽了宸王的話後,不由微微冷了冷聲音,道:"若非是玥兒求,就憑她把我的藥爐給毀了,我就不會這般輕易放過她!不過即便我不找她麻煩,只怕過些日子師叔回來,也不會輕饒了她!流星,只怕到時候你也護不了她了!這丫頭,終歸是要好好管束一番才好."

慕容玥聽到云逸氣惱的話後,不由地輕輕一歎,在她看來,萱若當初打翻云逸的藥爐,只不過是想要吸引云逸的注意力罷了,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

照她這些日子的觀察,云逸始終只是將萱若當作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就如同上次云逸抓住了萱若的手一般,是那般的自然,男女之防在云逸看來,並未放在了萱若的身上.

如此看來,萱若想要得到云逸的感,只怕是路漫漫了!幸而,萱若的心,並不若一般的女子那般的脆弱而傷感,即便沒有得到云逸的愛,她亦然可以活得瀟灑快活,不會將愛當作了自己生活的全部.

若是終有一天,云逸還是無法對萱若產生愛,或是另有了一個"她",想來萱若也會瀟瀟灑灑地放手,去尋找自己的一片天空吧!

確有問慕愁.只希望,這個精靈般的女孩,能夠遇到一個懂的欣賞她,全心愛惜她的男子,呵護她的一生.若是這個人,是云逸,那便再為完美不過了!

上篇:283反擊宸王     下篇:285云逸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