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88訴  
   
288訴

看著慕容玥如此可愛的一面,宸王頓時玩心大起,學著她一般,不用任何功力地朝她追逐而去,魅聲喊道:"壞丫頭,看本王抓到你後怎麼懲罰你!"

"哼!才不怕你呢!"慕容玥快速地躲著宸王的抓捕,如一只白色蝶兒般飛躍在色的楓葉之上.

皎潔的月光照射在慕容玥的身上,為其一身白衣披上了一層聖潔的柔光,色的楓葉,隨著慕容玥和宸王的嬉戲,被一次又一次撥飛而起,隨著秋風飛揚,清澈見底的湖水,倒映著漫天繁星,蕩漾出一層層水銀般的光澤.

夜色甯靜,此處自有歡快的笑聲飛揚,讓人疑心是否有那山中的精靈,化作了人形在此嬉戲……

宸王璀璨的星眸中只有慕容玥那白色的身影,魅然無雙的笑容,從不曾自他的嘴角離去,夜的靜怡,月的皎潔,玥的無雙,讓他感受到了從所未有的快樂.

"抓到你了!壞丫頭,看你還往哪跑?"宸王一個飛撲,將慕容玥撲倒在了厚厚的色楓葉之上.

慕容玥墨色的發絲早已在嬉戲之中散開,此刻隨著她的倒下,如瀑一般散開在色的楓葉之上——白色的玉人,色的楓葉,墨色的發色,竟是美得如此觸目驚心.

慕容玥喘著氣,張揚無雙的笑靨,竟是比繁星皎月更加明亮:"北辰星,不算數,你剛剛偷偷用輕功了,你耍賴,不算數……"

宸王璀璨的星眸中流溢著黑曜石的風華光彩,被面前妖精一般的人兒蠱惑了神魂,徐徐低下頭,貼著慕容玥嫣的雙唇道:"本王對自己想要的人,從不講求君子之道……"

最後一個"道"字才出口,宸王已然吻上了那比楓葉更,比玫瑰更香,比雪蓮更妖的唇.

兩舌交吻,勾勾纏纏,一如彼此的心,早已經交融在一起.

唇齒相依之間,有因激相吻而來不及吞咽的蜜津自兩人緊緊貼著的唇瓣間滑落而下,印在了慕容玥那絕美的容顏之上,閃耀出一種別樣的魅惑.

不覺間,宸王的手,已然解開了慕容玥的腰帶,衣袂散開,那欺霜賽雪的白玉肌膚已然因動而泛著瑩瑩粉色.

宸王的唇緩緩往下,吻上了那處鎖骨之下的起伏,流連不已,方才才被過人的理智壓下的沖動,再次勃發起來……

"妖精!"宸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面前媚眼如絲的慕容玥,手握成拳,深深吸了一口氣,起身來到湖邊,捧起一捧水,澆在了自己的臉上,借以壓制著體內洶湧的晴欲.

慕容玥見此宸王這模樣,心中暗自心疼他的同時,心中亦是不由帶了一絲氣赧,這個讓人心疼的家伙,分明自己都已經願意了,他卻總是不肯越雷池一分.

聽得淙淙水聲,慕容玥一咬唇,眸中一抹淘氣之色閃過,輕輕地來到宸王的身後,伸手一推,便將措不及防的宸王推落了湖水之中.

"咯咯……"見得宸王掉入水中,慕容玥銀鈴般的笑聲響起,幸災樂禍地看著他一身濕漉漉的狼狽之態.

"壞丫頭,本王有心心疼你,你居然敢戲弄本王,看招!"宸王看到慕容玥那淘氣的模樣,當下身形一動,便趁慕容玥大意之下,將其的裙擺一拉.

"啊!"慕容玥才暗自得意,又哪里會想到宸王會偷襲自己,一個沒有留神,就被宸王給拉下了水,"噗通"一聲,掉進水中,亦是濕透了一身.

"北辰星!你敢偷襲我!"慕容玥懊惱地叫到,雙手一拍,便揚起一片水花朝宸王襲去.

"壞丫頭,究竟是誰先偷襲誰的?"宸王不甘示弱地回擊著慕容玥.

"啊!"慕容玥被潑了一身水,驚叫出聲,雙手連撥,一bobo水花沒頭沒臉地朝宸王淋去的同時,自己亦是被淋了個徹頭徹腦……

一時間,童心未泯的兩人,就這樣開始歡樂無限地打了水戰……銀鈴般的笑聲和充滿了磁性的笑聲在夜色之中蕩漾開來……

遠處的天機閣成員,在聽到了兩人歡快的笑聲之時,亦是默契地再次擴大了防守的范圍……

久久,慕容玥停止了對宸王的"攻擊"開口叫道:"北辰星,我投降,我投降了……"

宸王見慕容玥玩累了,魅然一笑,將之抱起,躥出了水面,脫下了自己的外袍,墊在楓葉之上,將她緩緩地放在了上面.

"北辰星!"慕容玥伸手摟過宸王的脖子,呢喃道.

"嗯?"宸王被慕容玥這麼一摟,只感覺那雪蓮般的清香若有似無地縈繞在自己的鼻翼之間,讓得他不由地再次往慕容玥靠了靠,捕捉著那份讓自己夢牽夢回的馥雅.

"我愛你!"慕容玥在宸王的耳邊出這句已然在自己午夜夢回之中,幾度開口出的話.

宸王的身子一震,目光驚喜若狂地看著面前的女子,在其臉上落下一吻,深地道:"我也愛你,玥兒,謝謝你!"

眼前的女子,是如此的堅強,自己遠離養病之際,非但獨自面對著來自德妃的壓迫,來自納蘭夜的威脅以及軒轅曼舞的算計.更利用自己的聰慧,將淑妃近二十年的陰謀摧毀,將心懷不軌的北辰昊除去.

最為重要的是,她在得知自己身體狀況的時候,非但沒有退縮,沒有起了和自己退婚的念頭,反而想盡辦法改變星殤等人的性格,讓他們將自己的安危置于自己的命令之上,一切以自己的身體為第一,而她,更是為了自己的解藥,而忍辱負重地要以和親為幌子,潛入納蘭皇朝,為自己謀得解藥.

這樣的玥兒,讓他如何能夠不愛,不敬,不視若珍寶,不將其放在自己心頭最為柔軟的地方.

"北辰星,我們相愛,為何要謝."慕容玥自然明白宸王的意思.但即是兩人相愛,又為何要謝,夫妻本是一體,雖然他們還未舉行婚禮,但在慕容玥的心中,早已經將北辰星當作了自己今世的夫君.

"是的,玥兒是本王的人,本王亦是玥兒的人,我們不謝,只愛!"宸王聞魅然一笑,低頭噙住了那花瓣一般的唇.深的吻,已然覆上.

慕容玥伸出舌頭迎上了宸王的,勾起了宸王的舌,與之起舞,汲取著他空中青竹的清香,迷戀地品嘗著自己最為喜愛的滋味.

宸王感受到慕容玥火熱的吻中飽含的激,一直未曾褪去的火熱更是席卷而來,他著魔一般地擁著慕容玥,火熱的吻,自慕容玥的唇上移開,來到了她那玲瓏剔透的耳朵,細細的吻,隨著耳垂往下,吻過那性感的鎖骨,逐漸流連而下.

此刻,一身濕漉漉的慕容玥,周身散發著妖冶的美豔,如彼岸盛開的曼珠沙華般讓人為之瘋狂迷醉.13acV.

一身原本飄然如仙的白色繡裙,在沾上了水之後,便緊緊地貼在了慕容玥那完美起伏的身上,最為要命的是,濕透的了白色綢緞,已然透明得掩蓋不住慕容玥的一身春色,讓得她粉色的肚兜與褻褲,盡數映入了宸王的眼中.

宸王呼吸瞬間一滯,難自已地伸手解開了那包裹著女子豐盈的肚兜.

著容一宸躲.色的楓葉搖曳,碧綠的清水瀲灩,漫天的繁星閃爍,皎潔的月光流溢……

男性剛陽的身子與女性柔美的嬌軀糾纏在一起,不分彼此……

風中,似有一聲隱含痛苦的悶哼傳來,緊接著,是舒適,是難耐的申銀聲伴隨著男子粗嘎的喘息響起……

久久,宸王心疼地看著昏昏睡去的慕容玥,為其穿上了衣服之後,抱起慕容玥來到了山谷之外,鑽入了早已經候在那處的馬車,朝著候在一旁的流云吩咐了一句後,流云得了命令之後,答應一聲,身形快如閃電般消失在夜色之中.

而宸王所乘的馬車,則是由流域駕著,平穩地朝著宸王府駛去.

慕容玥迷迷糊糊地任由著宸王抱著自己進入了宸王府,直到渾身被一股暖洋洋的熱水包裹之時,這才緩緩地睜開雙目,打理著四周簡潔卻不失優雅的環境.

"這是哪里?"慕容玥慵懶地伸了伸腰,感覺到渾身的疼痛已然舒緩了不少,不由愜意地歎息了一聲,繼續享受著宸王體貼的按摩.

"這是我房間內的溫泉浴池."宸王看著慕容玥雙目間掩不住的疲憊之色,不由在心中暗暗自責,明知慕容玥身體尚且嬌嫩,卻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那般激烈地向她索求著.

"星,別皺著眉頭."慕容玥將自己的身子蜷在宸王的懷中,貼上了那赤呈著的胸膛,感受著那胸膛呼吸之間的起伏,享受著溫度適中的池水包裹著自己的感覺,只感覺到內心一種滿滿的幸福充足.

"能夠成為你的女人,是我這些日子以來最大的心願,莫非你不想要我嗎?"

宸王擁緊了懷中的嬌軀,吻著慕容玥的發絲道:"玥兒,我如此愛你,怎會不想要讓你變成我的女人,只是,你已經知道了,我體內的寒毒尚未解除,若是將來,無法成功解毒,我若因此而喪命,豈非是害了你一世……"只要一想到這里,宸王的內心便是無盡的後悔,他不後悔要了慕容玥,這是他內心最大的願望,但要了她之後,卻不能夠給以她幸福的保證,才是他痛苦所在的源頭.

慕容玥聞一怔,而後瞬間坐直了身子,目光隱含危險之氣地看著宸王,緩緩開口道:"你終于出你的心里話了!北辰星,這才是你一直不願意要了我的原因吧!"

"玥兒,你……"宸王見到慕容玥此刻的神,又哪里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只怕早已經被眼前這個聰慧過人的玥兒給看清了,難怪,玥兒總是有意無意地挑弄著自己,難怪,玥兒會不止一次想要成為自己的人,只怕,就連今夜一切,亦是在她的算計之中吧!

"不錯,雖然今夜是你提議要帶我去山谷之中觀賞夜色的,但成為你的人,卻一直都是我在努力的目標!北辰星,若是我沒有將自己變作了你的人,你是不是就打算在兩年後的寒毒發作之中,毫無牽掛的離開這個世界?你是不是認為,只要沒有要了我的身子,你就可以放心地拋下我含笑九泉?你是不是認為,只要我還保存著完璧之身,我就可以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忘記你嫁給別的男人!"

慕容玥一連串的質問,臉色隨著每一句的問話,愈加冰冷下來.

"北辰星!你果然是好胸襟,果然不愧是北辰的神明,不愧是智慧過人的智王,你居然大方到為自己所愛的女子將來嫁人做好准備,你居然聰明到為自己所愛的女子將來嫁人鋪好後路.很好!真的很好!你若是真的如此大方,如此坦蕩,你當初就不應該來招惹我,你已經把我的心給偷走了,我如何還能夠將你忘記,如何能夠當作這個世界上不曾有你這麼一個讓我愛到心痛,愛到心碎,愛到義無反顧,愛到忘切自我,拋下自尊,不顧一切,只想成為你的妻子的男人!北辰星!你告訴我,你這麼聰明,你告訴我啊!如何才能夠做到?"

話到最後,慕容玥已然泣不成聲,轉身俯在溫泉池旁淚如雨下,只要一想到宸王是抱著這樣的心態,來一次一次壓抑著他的**,一次一次地強迫著他為她的將來謀算,她的心,就如同被萬劍凌遲一般痛得無法呼吸.

"對不起!"就在慕容玥以為宸王會繼續保持著他的沉默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宸王的道歉之聲.

下一瞬間,慕容玥只感覺自己的身子一緊,已然落入了那溫熱的懷抱之中,她有心想要掙開這個令她貪戀不已的懷抱,卻在伸手的一瞬間,轉為了更加用力的回抱.

"北辰星,你怎麼能夠這麼狠心,你究竟該是怎樣的鐵石心腸,才能夠在一邊愛著我的時候,一邊想著讓我r後嫁作他人婦……"

"對不起,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玥兒,若是早知我會愛你如此之深,我當初當然會在初見你的時候,便遠遠地避開你,若是可以,我甯願自己躲在一旁壓抑著自己的深似海,也不願你與我一同沉淪……"宸王緊緊地抱著慕容玥,往日星光璀璨的眸子內,盡是無盡的悔恨.

"北辰星,你已經招惹了我,已經把我的心給偷走了,你這輩子是逃不開了,我現在身心都在你的身上,你不許再有放棄的想法,若是你敢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即便是追到陰曹地府,我也要讓你賠償我的損失!"慕容玥哽咽著道.這個男人太能隱忍,若是不讓他一次清醒過來,明白自己的決定,她不能保證,這種她絕對不能容忍的錯誤,他是否還會再犯.

宸王聞神色一凝,才想猶豫,卻見慕容玥已然抬起了哭得雙眼腫的眸子,滿懷威脅之意地看著自己.看著那雙堅毅得不容拒絕的眸子,久久,宸王仿似明白了什麼,緩緩地綻開一抹絕世風華的笑靨,輕輕地點了點頭,開口道:"好!既然已經相愛,那即便前方是無盡的深淵,本王也要拉著你一道沉淪,即便是死,本王也要拉著你一起,一同走過黃泉路,一同經過奈何橋,一同打碎那盛著孟婆湯的碗,一同投胎轉世,做那生生世世的夫妻!慕容玥,你已經是本王的女人,任何人若是再想窺覷,本王即便化身為魔,也要讓對方命喪九泉!"

"這才是我慕容玥的男人!"慕容玥聞,終于破泣為笑,捧著宸王的臉道:"北辰星,記住你的話,我們生生世世,都要做夫妻的.你若先死,便在奈何橋上等我,我隨之即來,我若先死,你便隨之跟上.我的男人,即便是死,也要一同奔赴的!"

這個世界既然有著輪回穿越,她才不做那傻子,任由北辰星一人離開或者留下,生生世世的夫妻,可不是人鬼殊途便能夠持續的,她愛他,生要愛,死了,也要繼續愛!

她偏執也好,她自私也罷!她就是她,她慕容玥的男人,即是愛她,就要連同她的偏執,她的自私,一同愛入心內.

"好!"宸王的笑容愈加明朗,心頭栓了許久的枷鎖瞬間便打開,看著慕容玥的星眸再度恢複了星光流溢,魅然的容顏愈加風華絕代.

"北辰星,人家剛才被你傷了心,你可要賠償人家!"才如同女王一般完宣的慕容玥,瞬間再度恢複了女人的姿態,窩在宸王的懷中,把玩著他那順滑如絲的墨發道.

"玥兒要我如何補償?"宸王開口笑道,一只素手再度來到慕容玥那柔軟的腰肢上,為其揉捏著,緩解她因為自己之前的放縱而酸軟的腰肢.

"嗯,你前幾天才壞了我去游惜云園的計劃,那便罰你明天陪我游惜云園吧!"慕容玥眸子一轉,開口道.

宸王眸子閃過一絲感動之色,毫不猶豫地點頭道:"好!本王什麼都依你!"著,宸王將慕容玥的身子臨空一抱,便自池子內走出來,朝著臥室所在的門走去.

"啊!你要做什麼?"慕容玥看著宸王雙,腿之間那處的昂然,有些緊張地開口問道.

宸王看到慕容玥緊張的可愛模樣,眸中邪氣一轉,在她那因為泡了溫泉而顯得撲撲的可愛俏臉上一吻,聲音低沉地開口道:"你本王是想做什麼?嗯?"

"啊!"慕容玥瑟縮了一下身子,扭捏地開口叫到:"北,北辰星,我,我……"

宸王見到慕容玥如此模樣,終于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將她放在自己臥室內的大床之上,在慕容玥的臉上又是一親,寵溺地開口道:"傻丫頭,你放心吧!本王雖然有心想繼續要你,但又怎會不明白你初逢雨露,身子嬌柔呢!本王是要抱你去休息了,此刻夜已三更,莫非你打算就這樣一夜不眠,等著天明去游園不成."

慕容玥聽得宸王如此,哪里會不知道自己被他給戲弄了,看著他那滿是戲謔之意的星眸,臉上一陣發燙,羞赧之下,不由嬌羞地伸手在他的胸口上一捶,恨聲道:"北辰星,你居然敢戲弄于我,哼,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另外去找地方睡覺吧!別在這里打擾我的睡眠了!"

聽到慕容玥的話,宸王不由神色一斂,好笑地道:"丫頭,這可是本王的臥室!你若是不讓本王睡,那本王又睡哪去?"

"那我可不管."慕容玥一仰下巴,一臉傲嬌地道:"剛才是誰捉弄本姑娘來著,既然是想要讓本姑娘安心睡覺,那你便出去,別打擾我睡覺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著,慕容玥便握了握自己的拳頭,在宸王的面前晃了幾晃,示意他,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宸王見狀,不由頹然歎了一口氣,做撫額之態道:"古人,甯得罪君子,莫要得罪女子,看來果真是誠不欺我,既然如此,那本王只有……"

話未完,宸王的身子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朝床上一撲,將慕容玥壓在了自己的身下,故作惡聲惡氣地道:"既然如此,那本王便只有用強行的手段,來逼我家玥兒就范了!嘿嘿,美人兒,你就從了我吧!跟著我,吃香得,喝辣的!"

慕容玥感覺一只大掌游弋著來到自己的腋下,撓著自己癢癢,不由地連連大笑喊道:"別動,北辰星,你這個卑鄙人,你居然敢偷襲我,啊,哈哈,別動啦!好癢啊!……"

==============================================================

因為怕被關進黑屋,所以太過明顯的肉不敢寫了,只能寫了放群里,至于進群,三步驟,首先文下留,然後申請進群,驗證消息寫上自己在吧的名字,管理員驗證後會給通過的,謝謝親們支持!

上篇:287山谷嬉戲     下篇:289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