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91云惜皇後  
   
291云惜皇後

無奈地歎息之後,星風快步跟上了追隨在馬車之側的水菲菲,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以這種無的方式,來告訴她,自己的決心.

水菲菲看著星風暖暖一笑,示意自己方才的話,是為了安撫慕容玥的心,才這般的.

星風見狀輕輕地松了一口氣,道:"菲菲,不論多久,我都會等著你,我會讓你知道,我回事王妃那種無論經過多長時間考驗,都始終如一的男人."

"我相信你!"水菲菲俏臉一,開口回答道.她和星風是自幼一塊長大的,對星風自然是了解頗深的,否則,也不會有如此大的信心,要等到慕容玥成親之後,再考慮自己的親事.

慕容玥在馬車之內悠悠地歎了一口氣,對宸王嗔到:"都怪你,都養的一群什麼手下,一個個都執拗的九頭牛拉不回."

宸王淡淡地掃了一眼慕容玥,為其倒上了一杯天機茶,嘴角噙笑輕語:"九頭牛拉不回,不也被你給慫恿得一個個學會對本王隱瞞事了嗎?"

若不是她煽動了星殤,自己又豈會在慕容玥和親納蘭皇朝的事,成了既定的事實之後,才趕回來.他還沒有找慕容玥算賬呢,這丫頭居然還敢來和自己抱怨了!

"你怎麼知道的?"慕容玥一怔,而後才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星殤他們呢?你不是他們應該今天就到的嗎?為什麼菲菲和星風都出現了,他們卻不見了身影?"

宸王魅然一笑,眸中帶著淺淺的流光掃過慕容玥,開口道:"他們都被我責罰去靈窟之中了,想必至少還要三天才能出來,你放心,不會誤了去納蘭皇朝的事的,這群家伙,一個個都翻天了,居然不分事的輕重,什麼事都瞞著本王!"

著,宸王一睇慕容玥:"若非是怕你的菲菲哭鼻子,本王非得把星風這家伙也給發落到靈窟中去,不過本王如今想到了更好的懲罰他的法子."

著,宸王的眸中閃過了不懷好意的笑痕,看著慕容玥的心頭一緊,急急問道:"什麼法子?"

"你猜?"宸王一挑魅惑的眉眼,有心逗弄慕容玥.

"這個……"慕容玥凝眸一轉,腦中閃過一個想法,驚聲問道:"莫非,你是想把星風給安排在我的計劃之中,讓他去實施那美男計?"

"不錯!怎麼,玥兒有意見?"宸王一把拉過慕容玥,讓他坐在了自己的雙腿之上,戲謔地看著慕容玥.

"沒有!"慕容玥搖了搖頭,非但沒有什麼不滿之色,反而興致勃勃地道:"我只是覺得,你這個主意太好了!還有什麼是比讓一個男人流連在花叢之中更加考驗一個男人的忠貞的辦法呢!北辰星,你真是太聰明了!你放心,我一定會給星風安排一個最適合他的女人,讓他好好地施展自己的魅力的!"

著,慕容玥不懷好意的目光落在了宸王的身上,那閃耀著迷人光彩的眸光流溢生輝,看得宸王頭皮一緊,斂起了魅惑容顏之上的笑容,嚴肅地道:"玥兒,收起你的心思,想讓本王去做魚餌,施展你那所謂的美男計,你就省省心吧!心本王絕對會用美男計讓你下不了床,免得將那鬼心思放在了本王的身上."

慕容玥一聽宸王的話,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忙換上了一張笑臉道:"北辰星,你想哪里去了,我才沒有動這個心思呢!我怎麼會舍得把你送到別的女人身邊呢!"

這家伙,能不能不要這麼精明,害的她有心想要嘗試一番這妖孽的無雙魅力之威力都沒有辦法.誰讓他威脅自己的話太有殺傷力了!

什麼叫用美男計讓自己下不了床.這家伙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想到昨夜那激而瘋狂的一幕,慕容玥便感覺雙腿又是一陣酸軟,不為別的,只為這男人雖然看著削瘦,但那非凡的戰斗力,卻是讓人逍魂蝕骨,為之欲仙欲死.

"沒有這個心思最好,否則,本王不介意和玥兒在未來的幾天時間,都在床上商討顛覆納蘭皇朝的計劃."宸王邪氣凜然地著,一只素手已然靈巧地滑入了慕容玥的衣襟之中,握上了那無法掌握的柔軟之處.

"北,北辰星,我已經沒有打你的主意了,你怎麼還……"慕容玥的身子被宸王這麼一揉捏,酥酥麻麻的感覺彌漫開來,讓得她那白玉般無暇的容顏瞬間染上了一抹嫣.

"已經沒有,那便是明你方才就是打著這樣的主意了,該罰!"宸王著,伸手將慕容玥的禽獸壓下,隨之便吻上了她那嫣的雙唇.

"唔……"慕容玥還待反駁,唇已然被宸王給堵住了,他那靈活的長舌霸道地探入了她的口中,纏上了她的丁香舌,仿若攻城掠地一般,不過放自己口中每一處,汲取著她口中的芬芳.

"玥兒,你真甜,本王怎麼嘗,都嘗不夠……"宸王低沉的聲音在慕容玥的耳邊響起,那濡濕的綿綿細吻,已然隨著她的唇之處,蔓延到了她那玲瓏剔透的耳朵旁.

"北辰星,菲菲他們在外面……"慕容玥被宸王的歎息聲羞得透了一張俏臉,尤其在感受到翹臀所坐之處那一根火熱的堅硬時,渾身的燥熱,更是難以自已.只是,此刻他們可是身處鬧市之中,馬車旁,還有著水菲菲和星風,若是被他們聽到了她和宸王的動靜,那豈不是羞死人了,想到這里,慕容玥便伸手推了推宸王,想要自他的懷抱之中離開,不讓兩人之間的晴欲繼續燃燒下去.

宸王聞卻是一把摟住慕容玥道:"你放心,他們聽不到的,這馬車是星木特制的,只要門窗一關,外面就絕對聽不到里面的聲音的,往日是為了讓本王能夠放心地抵禦寒毒,如今看來,的確是非常好用."

著,宸王已然靈巧地解開了慕容玥的衣裳,將手探到了慕容玥的柔軟之處,感受著那處的濡濕潤滑:"玥兒,你也是想要我的,對吧!看看,你都濕了!"

"不准!"慕容玥一把伸手捂住了宸王的嘴,開口羞道:"北辰星,你越發壞了!"幸而這馬車是特制的,聲音不會傳出去,否則,若是任由宸王這般下去,她可是沒臉下馬車了!

"本王的壞,可是經過玥兒調,教出來的……"宸王寵溺地輕咬了一口慕容玥捂在自己嘴上的柔荑,星眸邪氣流溢而過,一個轉身,將慕容玥壓到了身下,吻上了慕容玥的唇,雙手一扯,便將慕容玥的褻褲扯下,將自己置身之上,一沉身,沒入了慕容玥的身子.

慕容玥輕哼一身,有些難耐地動了動身子,卻是惹得宸王一聲低吼,快速地動作起來,帶起了一bobo的潮……

久久,宸王才在一聲低吼之中釋放了自己,噙著慕容玥的一朵嫣開口道:"玥兒,你的甜美,讓本王怎麼要也要不夠……"

慕容玥低低地喘息著,感受著宸王帶給自己的舒暢與快樂,雙手緊緊地攀附著宸王厚實的身子,雙眸嫵媚得仿佛要滴出水來,聲音滿是芸雨之後的嬌媚:"星,你壞死了,我現在渾身都沒有一絲力氣了,如何還能游園?"

這家伙,明明沒有真正合體之前,即便是自己如何挑,逗他,他都能夠自持住不越一絲雷池,而如今,才在昨夜合歡過,僅隔一夜,居然再一次把自己吃干抹淨.

宸王看著慕容玥渾身無力的模樣,笑得如同一只饜足了的狐狸,坐起身來,將她抱起,摟在懷中,體貼地為她穿好衣服,開口道:"沒有力氣,本王抱著你游園,本王有的是力氣!"

道最後一句,宸王目光危險地看著慕容玥愈發嫵媚可人的嬌顏,眸中的潮隱隱起伏.

"不來了!北辰星,你有力氣你自己解決,本姑娘是不配合你了!以後未經本姑娘同意,不准碰我!"慕容玥雙手捂住宸王的眸子,不讓他看自己,又羞又氣地道.

明明都是他在上面用力氣,為什麼到最後渾身癱軟的人卻是她?

男女之間的體格區別,真的就這麼大嗎?13acV.

"呵呵,本王什麼都能夠答應你,就這點做不到,玥兒,一開始都是你來撩撥本王的,如今本王已經被你調,教成功了,莫非你就想甩手不認賬了嗎?你點的火,你自然要負責熄滅!"宸王抓過慕容玥的柔荑,放在唇邊細細親吻著道.

慕容玥感受著柔荑之上酥酥麻麻的感覺,那種被人捧在心頭之上呵護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讓得人願沉醉其中,不要醒來,只是,看著面前做著最為溫柔的舉動,卻著最為無賴的話的宸王,慕容玥哭笑不得地道:"北辰星,就算我撩撥了你,可是已經為你滅火兩次了,什麼債都還清了吧!哪里有人像你這般無賴的?"

宸王聞挑了挑眉,一臉促狹地貼著慕容玥的額頭道:"玥兒,方才好想滅火的人是本王才對啊!一直都是本王在上頭,而享受著的人,似乎一直是你哦!"

"啊!閉嘴!北辰星,你這個無賴!"慕容玥被宸王的一番話的臉上火辣辣的,抓過馬車之上的靠枕就朝宸王砸去,這家伙,果真是無賴到了無敵境界了!

"玥兒,本王的可是實話……"宸王一手接住了慕容玥砸過來的靠枕,繼續打趣著慕容玥道.

"北辰星,你還,再以後不許碰我!"慕容玥羞惱地威脅到.

"是!本王遵命!"宸王立即回答到,一副受教的模樣,眸中那魅惑的光彩卻流溢著妖孽的風姿.

而慕容玥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方才了什麼話,這家伙,自己居然再一次被他算計了,方才那話,分明不就是答應了以後繼續讓他碰自己嗎!奈歎步上容.

"臭狐狸!不理你了!"慕容玥別過臉,做出一副不理會宸王的模樣,心中卻是對這腹黑的家伙滿滿的愛意.

"玥兒!"宸王挑了挑眉,起身將慕容玥擁入懷中,輕聲喚道.

"哼!"慕容玥冷哼一聲,別過頭.

"玥兒!"宸王伸舌舔了舔慕容玥玲瓏可愛的耳垂.敏銳地發現慕容玥耳後豎起的絨毛,眸子閃過一絲笑意.

"不准碰我!"慕容玥身子一個僵直,有心想要推開宸王,奈何才芸雨之後的身子,嬌柔得使不出力氣來.

"玥兒,別生氣了好不好,誰讓你這般的甜美,讓得本王愛不釋手呢!"宸王的聲音中滿是委屈之色,仿若被慕容玥冷漠的態度給傷了一般.

"我不是氣這個!"慕容玥咬牙切齒地到,誰是生氣他這個了!

"那本王不該不經過你同意,就隨意碰你!"宸王嘴里著,手上卻是不放松一絲.

"也不是這個!"慕容玥頭上滑下三條黑線.

"那,本王不該在到達了惜云園後,還一直窩在馬車之內和你尋歡作樂,惹你生氣."宸王著,素手再度滑下,來到了慕容玥的腰帶之處.

"北辰星!"慕容玥狂吼一聲,捉住了宸王作怪的手,才想些什麼,卻在看到他那故作委屈的模樣時,噗哧一聲笑出聲來,無奈地道:"罷了,本姑娘懶得和你胡鬧,快下車啦!"

天知道他們已經到了惜云園多久了,按照北辰星胡鬧的個性,只怕在方才他們纏綿的時候,就已經到了惜云園了,想必菲菲和星風他們早就猜到了自己和宸王在馬車之內做些什麼了,想到這里,慕容玥再次氣呼呼地瞪了宸王一眼.

宸王對慕容玥愛嬌的白眼,只是報以淡淡一笑,伸手擁過了慕容玥,在其耳邊輕聲道:"玥兒放心,他們不取笑你的."

慕容玥對宸王的這番話只能報以無奈的白眼,的確,在他們這個朝代來看,主子們的行,房樂趣,完全不會刻意避開了下人,甚至有些主子們行,房的時候,還有下人在一旁侍候著,隨時端茶送水,為其沐浴更衣.

更何況,宸王和自己在馬車之內的動靜,外人根本就聽不到,一切,也是只是心中的猜測而已.

果然,在下了馬車之後,慕容玥眼尖地看見,水菲菲和星風以及車夫皆是遠遠地避開了馬車,見自己二人下車後,才遠遠地跟在他們的身後,不上來打擾他們二人.

早在自己等人到達惜云園的時候,天機閣的人就已經到了這里,為自己二人的到來肅清了其他人.

因為此次宸王過來,是為了拜祭云惜皇後的,自然是要隱蔽了行蹤,不能讓外界知道.

就連他們的馬車,也是直接駛入了惜云園內,不讓外人得知一絲風聲.

慕容玥才下了馬車,便看到前方水波粼粼的湖面,腦中閃過了自己第一次來到這個異世的形.以及初見宸王之時,看到的那一幕如秋風寫意圖般美好的景色.

"北辰星,為何上次,你會出手救我,那時候的我,只是一個又傻又丑的丑八怪,你是高高在上的宸王,為何會注意到我這麼一個不起眼的人物呢"慕容玥挽著宸王的手問道.

宸王看著粼粼水面,思緒仿佛也回到了當日的一幕.

"我那日看到你在水里掙紮的模樣,與我很像,心中感觸,便讓星殤去將你救起."

慕容玥心知宸王所的很像,定然指的是自己在水里的掙紮,與他在寒毒發作時候的痛苦掙紮一般,心下一痛,開口道:"北辰星,我的掙紮得救于你的手,我也一定會將你從寒毒的手上解救出來.相信我,我一定能夠做到的!"

宸王看著慕容玥緊張的模樣,伸手一點其俏鼻,笑道:"我自然是相信我的玥兒的,我可是玥兒的人,閻王是不敢隨便收走的.否則,玥兒這只母獅子沒有人要了,可是會去找閻王的麻煩的!我就是前車之鑒,救起了玥兒,卻賠了自己的身心,閻王是聰明人,不會算不來這筆帳的."

"不錯,閻王是聰明人,所以我才會來到你的身邊!"慕容玥意有所指地道.

宸王聞眸光微閃,看了眼慕容玥,繼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遠處的一座寺廟,開口道:"那座寺廟,便是母後所在之處了!"

當年云惜皇後身亡之後,北辰皇便建了這座惜云園,蓋了一座寺廟,將云惜皇後的遺體以特制的方式,封入了水晶棺內,安置在了此處的寺廟之中.

"我們過去吧!"慕容玥緊緊地握著宸王的手,于他一同滿懷虔誠地朝云惜皇後所在的寺廟走去.

寺廟的門,虛掩著,慕容玥伸手輕輕地推開了那色的門,只聽吱呀一聲,門被推開,兩個眉目端莊,年齡在四十歲左右的尼姑轉過頭來,見到慕容玥二人的時候,站起身來,朝他們行了一禮,道:"淨心,淨慧,見過宸王殿下,星月公主."

"兩位師太有禮了!"慕容玥開口道:"我們想要去拜祭云惜皇後,還請兩位師太帶路."

"兩位請跟貧尼來!"那名叫淨慧的尼姑開口道.

慕容玥和宸王隨著淨慧繞過幾道回廊,來到一處藏經室之中,只見那淨慧在藏經架上的某處按下,便見一堵牆緩緩移動,出現了一道密室入口.

"請宸王殿下和星月公主自行入內,貧尼再此等候兩位."淨慧雙手合十,朝宸王和慕容玥道.

"有勞淨慧師太了."

宸王和慕容玥隨著密道走了差不多十丈之遠,便看見一道精致的房門,宸王伸手推開了那道門,眼前突然一亮,入目的,是一個與帝寢殿一般無二的房間.

只是由于是密室,這個房間之內的亮光,皆是自屋頂上數十枚夜明珠放射的光芒而來.

且不這與帝寢殿一般無二的房間,需要耗費多少財力才能制造而成,單憑著屋頂之上的夜明珠,就價值連城.

只是,此刻,慕容玥和宸王的目光,都不曾落在他處,而是齊齊落在了那置于龍床之上的水晶棺上.

水晶棺內,一個栩栩如生的女子,正躺在其中.

只見那女子眉目如畫,瓊鼻櫻唇,肌膚如雪,氣質如霜,一身清華的氣息,讓人無法逼視,雖為妝,但那常年金戈鐵馬,馳騁沙場所積累下來的無雙氣勢,竟是不弱于久經沙場的大將,讓人肅然起敬.

此刻閉目躺在透明的水晶棺內,就如同是躺在了那龍床之上睡著了的女子一般.

若非是早便得知了那水晶棺內的,是云惜皇後,慕容玥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就是那已經死去了近二十年的云惜皇後.

宸王一步一步,緩緩地走到了云惜皇後的面前跪下,雖為語,但那平靜的表之下,卻仿佛已然道盡了千萬語.

慕容玥心疼地走到他的身邊跪下,朝著躺在龍床之上的云惜皇後道:"皇後,我是慕容玥,是北辰星的未婚妻,雖然我是第一次見到你,但你的傳奇故事,我已然聽了無數.感謝你為北辰皇朝的百姓所做的一切,更感謝你生下了北辰星如此完美的男子,雖然他這麼多年都不曾來見過你,但他卻是因為受到殲人蒙蔽,才會一直沒有到這里見你.如今殲人已經伏誅,你在天之靈,也可以瞑目了!未來的日子,我會用我的生命來愛護北辰星,不讓他受到傷害.風雨共濟,禍福與共."

完這一切,慕容玥這才伸手握住了宸王的手,只感覺入手冰涼,就如之前所握著一般,慕容玥心疼地顰起眉道:"北辰星,你別這樣,你若如此傷心,讓云惜皇後見到了,會心疼的.她是那般的愛你,即便是舍棄了自己的性命,也要生下你,我相信,她最大的心願,就是讓你開開心心地生活著,別因為她的離世,而受到任何的影響.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在臨死之前,將你托付給了自己的貼身侍女,只恨那淑妃心智不堅,才會讓軒轅昊有機可乘,造就了你淒苦的命運."

宸王聽了慕容玥的話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轉而臉上讓人心疼的平靜消失,而是換上了一張濡慕的笑臉:"母後,兒臣來看你了!"

著,宸王的身子緩緩拜下,給了云惜皇後最為恭敬的叩首之禮,慕容玥的沒有錯,眼前的女子,自己雖然不曾見過一面,但卻是她用自己的生命,換得了他的降臨.世界上最偉大的母愛,莫非如此.

"母後,以前我總是想不明白,為何別的孩子都倍受父母的疼愛,而我,卻總是被自己的母妃嫌棄,曾經因為這個事,我無數次地躲在暗黑的角落里暗自神傷.終于,在後來,我知道了,那個總是用著可怕的目光看著我的女人,並不是我的生母."

"在那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是你的兒子,是開國皇後的嫡子.你知道嗎?在得知了真相之後,我並不開心,因為,我明白了,我這一生,終是沒有一個愛我疼我的母親.即便是開國皇後的兒子又如何,還不是一個沒有母親的可憐人罷了!"

"而今日,我在見到你之後,我才明白過來,原來,我的母親,和世界上其他的母親一樣,都是深愛著自己的孩子的,而你,更是為了這份愛,付出了自己如花的生命!"

到這里,宸王看著云惜皇後那曠世絕倫的無雙容顏,心痛得如同萬箭穿心,這樣一個如詩般美好年華的絕色女子,就是為了將自己生下,便付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她是一國之母,她用著別人沒有的尊榮身份,有著別人沒有的無雙容顏,有著最為疼愛自己的夫君,她本可以幸福快樂,無憂無慮地過上最為快樂的生活.

但是,她就是為了自己,便舍棄了這一切,只為了給自己一條生命,讓自己平安的降臨.

智慧無雙的宸王,如何會不知,以云惜皇後的聰慧,又怎會想不到,兒子的降臨,會帶走自己的生命,可是她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生下自己.

"母後,若是兒臣可以選擇,甯可沒有自己的出生,也不要讓你做下這樣的決定,母後,你這樣完美,我如何能夠完美地配得上做你的兒子?"

"北辰星,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是父母眼中最完美的孩子,你無需有這樣的想法!"慕容玥看著一臉堅毅之色的宸王,開口道.

"不!"宸王搖了搖頭,道:"若不是為了我,想必母後早已經逐鹿天下,將天下合一,讓百姓們不用再受戰亂之苦.我是她的兒子,我一定要完成她的心願,將新月大陸統一,讓全天下的百姓,都過上豐衣足食的日子."

宸王看著云惜皇後絕色的容顏,眸中滿是堅毅之色.

===================================================

兩萬字搞定,偶要滾去休息了.累癱了!另外,加群的童鞋們,請記住,一定要先留,再加群哦,群號在評論區置頂的某條評論之中,發表人是水安然,請查看!

上篇:290路漫漫     下篇:292為你編織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