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292為你編織網  
   
292為你編織網

見得宸王如此,慕容玥秋眸之中閃過一絲漣漪,輕輕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北辰星,莫非,你是想一統天下,做天下君主?"

得王眸中成.慕容玥雖全心愛著宸王,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一國之母,畢竟,只有逍遙快活,無拘無束的游遍天下,才是她所向往的生活,

若是宸王起了逐鹿天下,主宰新月大陸的心,那麼,他們之間是否還能夠保持著這份純然的愛,不被這至高無上的權勢所汙染.

那張龍椅,是世間最為冰冷的座椅,而那帝寢殿中的龍床,亦是太過寬敞,寬敞到兩人躺在上面,也無法填滿帝王那顆被權欲膨脹了的心.

即便是北辰皇愛云惜皇後至此,到頭來,不也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了嗎?

"傻丫頭,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我何時過要做天下之主了!"宸王握緊了慕容玥的手,眸光清然地搖了搖頭,臉上完全是視權勢如無物的淡然,滿懷真摯地開口道:"我早知你意在逍遙天下,又怎會任由自己被束縛在那龍椅之上.我希望天下統一,只是為了完成母後的遺願,亦是因不忍見天下百姓總是承受戰亂之苦.統一了天下,自有能者來治理,而我,只需陪著你笑看風云便是!玥兒,你要知道,在我的心里,即便血染的江山如畫,亦是不敵你眉間的一抹朱砂!"

慕容玥聞,輕輕地松了一口氣,眸光瀲灩地看著面前一臉溫柔的宸王,緊緊地回握著他的手,堅定地道:"那好,北辰星,若是你要逐鹿天下,我便陪你馳騁沙場.你要這天下合一,我便為你金戈鐵馬!只願早日塵埃落定,我們便笑看云卷云舒,做一對閑云野鶴的神仙眷侶!"

宸王聞,默然含笑輕吻在慕容玥的眉間,溫熱的唇落,似滿懷的深,盡傾注于一吻之中.

慕容玥輕擁著宸王,嘴角彎出一抹絕豔的笑靨,心中暗道:"皇後,你放心,我愛著北辰星,便會為他做一切的事,他要平定天下,我便會用我的一切能力,助他完成心願……"

待得兩人回到馬車上的時候,宸王已然平複了自己的緒,恢複了那一臉淡然的神,璀璨魅然的目光,含著無盡愛意地看著慕容玥,閃過一絲疑惑之色開口道:"玥兒,我有一個問題很是不解."

"什麼問題?"慕容玥開口問道.

"我母後所安寢的水晶棺,並不是獨一無二的,既然爹他如此深愛著娘,為何不為她打造一副水晶棺來給她安寢?"宸王目光中帶著一絲疑惑,繼而開口道:"即便當時無法打造,宮中也不是只有這麼一副水晶棺,相信以當時的況,爹去向父皇要一副,想必父皇也定然會同意的.那為何爹卻將娘入土安葬了?"

慕容玥聞心中亦是閃過一絲疑慮,只是這些問題,只有慕容宰相才能解釋,即便想要得到答案,也只有回去之後向慕容宰相詢問了.

"北辰星,這個問題,我要回去之後問問我爹才能明白了!或許,是爹爹他另有想法吧!"

宸王聞默然點頭,的確,或許是慕容宰相他害怕自己總是見到亡妻的容顏,黯然神傷,才會願選擇將自己的妻子入土為安吧!

談話之間,馬車已然到了月靈的墓地,慕容玥由宸王扶著下了馬車,便看見那立于清山綠水之旁的白色墓碑之前,盈盈立著一道嫻靜優雅的身影.

"柳姨娘,你怎麼來了?"慕容玥一眼便認出了那道靜怡的身姿,不由奇怪地開口叫到.13acV.

柳姨娘聽到慕容玥的話後,輕輕轉過身來,見到慕容玥和宸王的時候,不由訝異地一怔,而後問道:"玥兒,宸王殿下,你們怎麼過來了!"

慕容玥聞一怔,這才反應過來,柳姨娘之所以會如此問自己,想必定然是她常常都過來看娘親,而自己,也僅是在中秋之日,來過一次,相對于柳姨娘來,自己這個做女兒的出現,反而是更加的意外了!

"我帶星過來見見娘親."慕容玥看了一眼宸王後,道.

柳姨娘見狀,含笑點了點頭,道:"是該帶他過來看看夫人."

著,柳姨娘回頭看向墓碑,緩緩地道:"夫人,一轉眼,就十幾年過去了,玥兒都長這麼大,眼看就要嫁人了!想當年,府中多熱鬧,有老夫人,有陳倩,再後來,又有了你……雖然日子過的鬧心了點,但總比現在冷冷清清的要好,至少,日子不會覺得如此的漫長寂寥!"

慕容玥上前一步問道:"柳姨娘,你若是覺得日子孤單,可以搬到我隔壁的院子里啊,這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做伴了!"翠柳居的確是太過偏僻孤寂了一些,柳姨娘雖然年過三十,但依舊是如此的風韻動人,這樣一個美貌如花的女子,卻獨守著一座空蕩蕩的院落過日子,不謂是太過殘酷了!

柳姨娘聞淡笑著搖了搖頭,道:"玥兒,即便與你相伴,也不過只有一年半載的時光罷了!再遲了,只怕宸王殿下也不願意了吧!"

柳姨娘到這里,看向了一旁含笑不語的宸王,面含歉意地道:"上次是奴婢的失誤,給宸王殿下造成了困惱,奴婢在這里想你陪個不是了!"

著,柳姨娘便俯身拜倒在宸王的面前.

宸王見狀,淡淡一拂,冷然道:"事已經過去了便無需再提了,你亦是對玥兒母女的一片忠心,何罪之有!"

"宸王殿下果真是心胸過人,玥兒交付給你,我也可以放心的離開了!"柳姨娘施禮被阻,也就沒有繼續,直起身來,滿臉釋然之色道.

"柳姨娘要去哪里?"慕容玥聞疑惑地開口問道.

"天下之大,總有我去的地方!"柳姨娘看著面前的青山綠水,微笑著開口笑道,"留在慕容府十幾年,即是為了給調查夫人的死因,亦是為了心中的那份執念,如今前者已完成,而後者,已放下.是該到了離開的時候了!有時候,執念于一處的風景流連不走,卻不知別處的風景更加動人,何苦來哉!"

"姨娘此話,玥兒並不認同."慕容玥上前一步,並立于柳姨娘的身旁,輕輕道:"即便他處的風景更加迷人,但若不是自己所想要的,亦是無法入心,柳姨娘真的放下了嗎?"

若是真的放下了,又怎會在翠柳居一呆,便是十數年,若是真的放下了,又怎會在中秋之日,見到自己父親的那一刻,熱淚盈眶,又怎會因為父親的一句話,而含羞如少女!放下,的容易,但做起來,又是何等的難!多少人,就是蹉跎于不舍,輸在了放不下……

"放不下又如何,放得下又能怎樣?玥兒,我去意已決,老爺……以後就交由你好生照顧了!"柳姨娘輕輕別過臉,嫻靜如菊的眸中,似有氤氳之色,只見她輕輕仰起頭,終是將淚水隱于長長的睫翼之下.

見得柳姨娘如此模樣,慕容玥心中縱是還想再勸些什麼,卻終是無法再出口,畢竟,感的世界,外人縱是千萬語,也不敵心中愛人的一個眼神,若是父親依舊忘懷不了娘親,即便將柳姨娘留下,也不過是困住了一個傷心人在府中空度年華罷了!

須臾,柳姨娘才開口道:"你們既然來了,便好生陪夫人話吧!這里雖然景色美好,但終究太過清冷,以後,若是有時間,便常來看看夫人,我先走了……"

柳姨娘完這番話後,便轉身盈盈離去.

慕容玥看著柳姨娘愈加纖瘦的背影,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她知道,柳姨娘的這一句走了,並不僅是走出了這山谷之中,更是走出了那個困了她半生的慕容府,若是可以,她亦是希望,柳姨娘在離開了慕容府之後,能夠真正的放下心中的執念,畢竟,全心地愛著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對于一個女人來,無異是世間最為噬心的痛苦.

"若愛上迷族女子的男人注定孤獨一世,那麼愛上心系迷族女子的男子,對另一個女人來,亦是一種毀滅性的痛苦,北辰星,為什麼老天非要造就如此多的痛苦,一生一世一雙人,不是最好不過嗎?為何總要在錯誤的時間,遇上對的人呢?"

慕容玥回眸看著身旁的宸王道:"柳姨娘是如此,滿腹算計的淑妃亦是如此,就連陰險毒辣如德妃,亦是逃不開之一字,為愛掙紮,空負年華,左右還是得不到真心所愛之人,更甚者,還落得一個身死魂消的下場."

宸王看著感觸良多的慕容玥,目光寵溺地看著慕容玥,視若珍寶地將她擁入懷中道:"不論他人如何,我們是在對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所以,我要倍加的珍愛你,寵愛你,將你捧在心尖上,將你寵得無法無天,讓你再也無法逃脫我為你編織的網,除了本王,誰都看不上!"

上篇:291云惜皇後     下篇:293為你編織網2